冰风暴 第二章 临阵磨枪 第八节 咽喉要道A

tycwez 收藏 1 8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6494.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6494.html[/size][/URL] “嘿,老肥!”(沃金的身材解密了)苏沃洛夫向人群中的一个戴着头巾的胖子喊道,胖子回过头来一看:“哎,苏沃洛夫,你怎么在这里?”苏沃洛夫:“呵呵,我负责解决这里的问题,你们呢?”沃金:“哎呀,我们也只是解决我们的问题罢了——对了,玛卡洛夫最近在给他的特勤部队招兵买马,你怎么不去?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494.html


“嘿,老肥!”(沃金的身材解密了)苏沃洛夫向人群中的一个戴着头巾的胖子喊道,胖子回过头来一看:“哎,苏沃洛夫,你怎么在这里?”苏沃洛夫:“呵呵,我负责解决这里的问题,你们呢?”沃金:“哎呀,我们也只是解决我们的问题罢了——对了,玛卡洛夫最近在给他的特勤部队招兵买马,你怎么不去?”苏沃洛夫听了之后笑了笑:“特勤部队?好像目前里面说得出名字的除了玛卡洛夫他自己以外只剩下那个迪米特里了吧,我们GRU(俄罗斯联邦军队总参谋部情报总局)出身的人对他们MVD(内务部)有些看不顺眼。”沃金:“说得也是,我们VDV(俄罗斯空降兵部队)也不喜欢MVD。”(ps:车臣战争时期由于俄军机械化步兵在巷战中难以对付车臣武装及其雇佣兵部队,俄军调拨了大量内务部和GRU的特种部队参加战斗,但即使是这些部队也难以对抗以战代训的雇佣军。电影《炼狱》中那几名冲进医院的俄特种兵就属于GRU特种部队,结果面对车臣武装的进攻他们还是退却了。俄罗斯空降兵部队即VDV在车臣战争中发挥了重要作用,比如776高地之战)苏沃洛夫:“是吗,他们MVD特种部队就是一帮窝里凶的家伙,不然马卡罗夫怎么会从那儿转到一半部队去。哪里像你们VDV,本来就是一群为了第三次世界大战而准备的尖刀。”沃金:“唉,看样子我们的灵魂也会像我们的身体一样发胖,要知道我在战争中见到过不少胆小鬼——叛徒、逃兵、俘虏,没有哪一支军队可以幸免。”苏沃洛夫:“别说这些不开心的事情了,你们接下来要干什么?”沃金:“中国人的反应很快啊,他们在南面再次筑起了一条防线,看样子我们要和他们打一场真正的战斗了。”

数架苏22攻击机从天空掠过,机翼下面挂着的航空炸弹和57毫米火箭巢显得异常显眼。

-------------------

红旗岭

“敌机来了,快隐蔽!”防空哨向天鸣枪,警告地面部队隐蔽。

如果不是没有雷达,谁想用防空哨这种老掉牙的土办法。雷达这种精密仪器在emp的冲击下最容易损坏了,加上缺乏保养使得幸存下来的雷达失效,所以,现在全东北的部队没有一台可用的雷达!

“雷达啊,雷达,谁能给我们一台可用的雷达啊。”伍修从隐蔽的防空洞里面钻了出来,看着远去的苏22机群感叹道。“要是我们还有雷达,就一定有还能用的防空导弹,要是……唉,临阵磨枪啊。”周德泉摇了摇头。

刘云站在红旗岭下一个村庄旁边的农田里面,指挥工兵布置雷场。本来刘云因该和赵纯他们一起在兵工厂的,但是刘云所在的车队在路上遇到了空袭警报,为了避免全军覆灭,他们只好躲进树林里面。等他们出来的时候,无线电里面出来的命令是让他们赶紧撤退到红旗岭。

他们遇到的一个大麻烦就是反坦克地雷严重不足,现在只能用土办法解决。

“这是啥玩艺?”刘云看着正在给一个玻璃瓶子里面注入某种液体的伍修,“这叫莫托洛夫鸡尾酒瓶。”伍修解释道,“我就是给这里倒了一些汽油,然后再加上一些增稠剂,比如□□□、□□□(为防止被不法分子模仿故屏蔽关键词)什么的,然后再装进瓶子里面,再加上块布封住瓶口,这不就的了?”刘云:“你不要告诉我你准备拿这个玩艺去对付老毛子的装甲部队哈,这玩艺顶多扔几十米,扔到前装甲上面还没有什么用。”伍修:“这你就不懂了,我们是把这些玩艺埋到土里面,和反步兵地雷混合到一起,就成了燃烧地雷,到时候老毛子要头疼罗!”

至于防守红旗岭一线的部队,大多数是刚刚加入部队的新兵,训练不足,经验不足,胆量不足,虽然上面调集的武器已经全数到位,但是要让这些新兵面对对面那些凶狠的老毛子,大家心里面都没有底。

钟林率领他的部队在撤出了兵工厂的战斗之后,被命令加入到红旗岭的防线。郑天罡这样做可能是考虑到这些部队已经参加过战斗,有经验。但是伍修却不这么认为,那些跟他一起从馒头坡上面撤下来的人现在谈战色变,犹如惊弓之鸟,一旦打起仗来,恐怕他们是最先逃跑的。

“不管是有没有经验,参没参加过战斗,现在最重要的事就是要把部队的情绪稳定下来。”这是伍修对防守红旗岭提出的建议,“另外我们还应该注意好隐蔽防线,还有反空袭。”整个红旗岭地区的防务不是钟林负责得了的,兵团指挥部对红旗岭非常重视,专门派出了参加过三战的老军官曾旷达负责此地。

曾旷达虽说是老军官,但论年龄无论如何也用不到“老”字,这里的“老”因作经验丰富来讲。不过让整个红旗里办公的人都想不到的是曾旷达刚到红旗岭就抱怨兵团指挥部在瞎指挥,因为他虽然是参加过三战,而且也指挥过大部队——一个团——但是他在军校里面所接受的教育,以及他的战斗经验都是面对高技术条件下的战争,没有哪一所军校会在21世纪还来教授如何打一场二战水平的战争。当前这场常规战争对于绝大多数东北兵团的官兵来说,他们是毫无准备的。不论是阵地战还是巷战以及其他,他们所学的都是在高技术条件下的打法,现在空军没有,二炮没有,电子战部队没有,连炮兵都严重不足,雷达和防空导弹发射装置全部都不能用,面对敌人的空袭几乎没有还手的力量。

“现在就是这个情况,你还能咋样?”在听完曾旷达吐苦水后,钟林无奈的回答道。

现在言归正传,钟林,曾旷达,傅勇等杠上有“两毛”的军官都来到了红旗岭镇——这是红旗岭下面的一个小镇——里面的镇政府大楼里,商讨作战方案。

“首先,要明确我们这次作战的重要性。”钟林首先发言,“红旗岭控制着一条向南的公路——国道,这里是敌人向南的交通要道,也是我们的北大门,如果红旗岭失守,那么敌人的装甲部队就可以顺利南下,势如破竹。”

曾旷达一张嘴就给大家泼冷水:“现在是冬季,老毛子很擅长冬季作战,他们也做好了冬季作战的准备,雪地伪装服都已经装备完毕。而我们呢?不少部队的冬训服还是沙漠迷彩,只有少数参加剿匪战斗的部队有雪地迷彩服,还是自己做的,其他部队,只好一人套一件白大褂凑合了。人家的装甲部队早就准备就绪了,连雪地迷彩都涂好了。我们的坦克全都是加班加点从仓库里面拉出来翻新的,还是老59,面对敌人的T62都要打颤。敌人的空军也似早有准备,连固定翼飞机都可以升空作战了,我们呢?好像除了几架米8、米17直升机以外,什么飞行器都没有吧!换言之,也就是敌人有装备优势,空中优势,后勤优势……”傅勇:“大哥,你就闭闭嘴吧,照你这样再说下去,我们直接找老毛子投降算了。”曾旷达:“我有那意思吗?连我的话都没听完就不要乱下结论吗,我们要重视敌人,不管是战略上还是战术上,我们不能学棒子,在战场上打了败仗后就只知道篡改历史,或者是在改编的影视剧里面拍成自己胜利。”傅勇:“你是说……历史?”历史上中国人跟老毛子在东北打过不少仗,基本上不是失败就是惨胜,除了珍宝岛上面沾了一些便宜以外,雅克萨之战是几万清军打几百老毛子(还打了几年),清末老毛子甚至占领了东北,中东路事件老毛子横扫东北军。“历史不能改变,但未来可以改变。”钟林说。“别跑题啊,说正经事。”曾旷达打断钟林正准备发表的长篇大论,“你的方案是什么?”

按照钟林的方案,防线分为两道:第一道设置在红旗岭北面山下的树林和村庄里面,第二道防线为红旗岭南面的红旗岭镇。

漫长的红旗岭横亘在南下的国道上,国道穿过红旗岭上的一个山口,连通国道的南北两端。红旗岭特殊的地形:北坡非常平缓,但是南坡非常陡峭,顶部多峭壁,无法在南坡设置反斜面阵地或者是在顶部设置阵地(在顶部设置阵地也没用,敌人的空袭不是盖的),因此,钟林放弃了在红旗岭上面设置防线的想法。

曾旷达:“在树林中设置阵地就比较麻烦了哟,在村庄和农田里面还好些,因为那里的土层比较松,但是森林里面可就是正宗的冻土了,还不算那覆盖的雪层。那些冻土硬的用牙都咬不动,更不要说在那里构筑工事了。”

“那么,钟林,你怎么解决在冻土里面修筑工事的问题呢?”曾旷达似乎是故意找钟林的茬,钟林的回答是:“把冻土加热软化不就行了吗。”傅勇:“你找什么茬啊,你当东北的冻土是青藏高原上面那种啊,这里的冻土又不是挖不动,只是,挖起来有点费力而已。”

“接下来是火力配置,我们的计划是,以红旗岭上这个高地作为我们的火力支撑点,这个高地控制着国道,可以说是我们控制公路的锁。只要控制住山口处这个高地,我们就控制住了红旗岭。因此,我的意见是,将我们的远程火炮,布置在高地上面,再上面多修点工事,把它变成一个碉堡。在高低下面的村庄和树林里面,布置平射火炮。”

“啊,设想的蛮好的吗,可是我们这一点部队去塞老毛子的牙缝都不够,增援部队怎么来?”曾旷达提出了他的另一个问题。“我们的左翼右翼都有友军,他们随时可以提供支援。”

------------

雪花又开始飘了。

沃金坐在BMP2步兵战车的炮塔上面,仰望天空。

“明天我们就要攻打中国人的下一道防线了,”他说,“但是中国人的防备很严密啊,看样子我们要付出不少伤亡。”柯斯佳靠着沃金所在的那辆BMP2站着,他接上沃金的话:“马卡罗夫那家伙不是带人上去侦查过了吗?”沃金:“侦查个P啊,中国人阵地前面数百米处的地上连个茅草丛斗,没有,全被他们拔掉了,你就是晚上摸过去也能把你给发现,上都上不去,侦查得到什么?”柯斯佳:“空中侦察呢?”沃金:“空中侦察也没有什么结果,只知道中国人在那里布置了防空武器。再说了,我们也没有专门的侦察机,侦查得到什么?”柯斯佳:“哎,我是害怕中国人再像上次那样用火箭炮打我们啊。”沃金:“你说火箭炮?我们不也是有BM21吗?中国人的火箭炮跟它比起来算什么?”柯斯佳:“那个,苏沃洛夫最近把我们抓到的那些中国俘虏全都集中到了一起,他要干什么?”沃金:“鬼才知道。”

-----------

在红旗岭北坡下面的村庄附近的农田里面,活跃着不少挥舞着铁铲,在那里挖掘散兵坑的人的身影。

“我不明白,”鱼刚刚刚从兵工厂之战里面撤出来,就加入了一场新的战斗,脸上显得非常疲惫,“为什么要在村外的农田里面挖散兵坑?这不是找打吗?”赵纯:“哎呀,俺出的主意你就不要怀疑啦。”鱼刚:“原来这馊主意是你出的阿!”说完就从地上捏起一个雪球,要往赵纯脑袋上砸,赵纯眼明手快,先把鱼刚手里的雪球打散,然后和他来开了一段安全距离后才跟他解释道:“你知道,敌人的机械化程度很高,换言之,就是他们依赖于机械化,所以呢,我们就在这地上给他们留下一些酒窝,让他们也感受一下颠簸的滋味。”(传说中的依豆酒窝路)

鱼刚:“你把敌人当傻子啊,他们不会用推土机填啊。再说了,要是这些散兵坑被敌人利用了咋办?”赵纯:“这你就不懂了,你看看这里的地形这些散兵坑所在的地方比我们的真阵地要矮一些,而且激励比较近,都在手榴弹的投掷范围里面了,而且我们还有另一个损招。”他指了指阵地前面的缓坡:“看出什么玄机了吗,澡盆子?”鱼刚:“这里有啥玄机啊?”赵纯:“呵呵,这就不知道了吧。这个地方被我们专门浇过一遍水,滴水成冰,他们爬不上来的,而且这也起到了加固工事的作用。”鱼刚:“老毛子如果炮击空袭那你就没办法了吧。”赵纯:“这有什么复杂的吗,我们的战壕里面都有防炮洞,老毛子的那些苏22的载弹量面对它们是没有办法的。”鱼刚:“照你这么说,我们这里是攻不破的马其诺防线咯?”赵纯:“如果你非要这么说那我也没办法。”

观察站设置在红旗岭防线前方一公里处的一个小山坡上面,由于那周围都是开垦过的农田,因此没有什么遮蔽物,只要站在那个高地上方圆数公里都一目了然。不过麻烦也是很明显的——你撤退的时候敌人对你也是一目了然。

在阵地设置完成的第二天早上,观察站的士兵从隐蔽部里出来观察敌情,结果他们很快就发现了自己的阵地伪装得太完美带来的恶果——老毛子居然就在他们所在的小山坡附近扎营!报告敌情很方便,通过无线电报告一下就行了,但撤退可就麻烦了,此时的他们把不得把自己编译成无线电信号发射出去(这…可能吗?),如果这时候突然有几个老毛子对这个山坡感兴趣,要上来看看风景,恐怕观察站里面的人只能等待被老毛子发现后围歼了。当然,所谓天无绝人之路,因为就在这个时候,一列卡车车队从北方来临,趁着老毛子被卡车车队吸引注意力的时候,全观察站官兵冲向了逃生工具——两辆北京212吉普车。

大清早的,鱼刚刚从红旗岭阵地上的帐篷里面钻出睡袋,就听到了背面传来的枪炮声和爆炸声。

“声音从哪儿来的,”鱼刚一边穿好战术背心一边问同样是刚起床的赵纯,“北面,”赵纯带着睡意答道。“废话,没方向感的人才不知道是北面!北面打起来了!”鱼刚踢着赵纯的屁股说,赵纯心想:“好你个小子,打了几丈胆子见长啊。”不过现在一致对外,这点小火气不便发作,只好和他一起集合部队,进入阵地做好战斗准备。

一辆带着弹孔,冒着黑烟的212吉普从北面冲向了阵地,“不要开枪!那是我们的侦察兵!”赵纯的这句话避免了那些从北面死里逃生的人遭受到“友好的火力”。鱼刚看见吉普车径直冲向阵地,心里暗骂:“直着朝这里开干什么,绕路,绕路啊!”

吉普车上从敌人的火力网下幸存的侦察兵最终还是没能逃脱友军误伤,他们的吉普车压上了一枚重型反步兵地雷,一枚由反步兵地雷和几发85毫米爆破弹组成的路边炸弹的袭击。吉普车在引爆反步兵地雷被炸翻后,引爆的炮弹爆炸,将吉普车和上面的一切炸成了碎片。

阵地上看见这一幕的人都不由得低下了头,鱼刚望着熊熊燃烧的吉普车残骸,悲愤的狠狠地拍着雪地。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