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电车之狼]票员MM被骚扰

题记:本故事绝对真实,但话题敏感,敬请英雄莫问出处.谢谢!

昨天下午泡在网上,偶然看到一条消息,今年拉尼娜现象比世界杯上的橙衣军团荷兰队还要火,闹的咱这个北方小城酷热难当,官方统计,公交车里温度竟然达到了42度。那得是什么景象啊?大脑里不由的飞快闪过挤在公交车里挥汗如雨、人贴人的男男女女。突然,一个背着老式卖票夹子,高高梳着一条早就不流行,却让人感觉那么神采飞扬的马尾,穿着宽松的半袖公交票员制服,却依然不掩身材玲珑的漂亮MM出现在脑海里,真不知道这个一年多没有联络的芊芊会在哪里?

抄起手机,试着拔出了一个一年多没有打过的号码。还是那曲“康熙王朝”的铃声,“雾来啦,雾来啦,娃娃哭啦。想爸爸,想妈妈,想要回家……”这么恋旧,二年了,居然不换一个?“喂,以为你失踪啦!怎么还在呢?”还是那么不留情面“车上热吗?”我弱弱地说出这样一句没头没脑的话来。“早不在车上了,从去年车队就全换无人售票车了,根本没有票员了。有事吗?正好我晚上有空,要不请我吃饭?”“好吧!知道给你打电话就是这个结果,怕了你了。对了,你不会带位帅哥来吧?”“想什么呢?!帅哥还不知道陪哪个老妈吃饭呢!说吧,去哪?”

芊芊,大杂院里从小一起爬墙头,偷苹果,捅马蜂窝玩大的铁哥们。人长的漂亮,却从来都是穿着裙子做男孩儿玩的事,在一群半大小子里显得相当出众。高中毕业,小姑娘就早早的到父母单位当了一名公交票员,每天端着个大水杯,挎着个棕色的皮票夹子挤在车上卖票。前两年,总喜欢一起吃烧烤,喝啤酒。别说,还真怀念过去的日子.早早的,我就坐在了我们常去的那个农家乐烧烤摊前,燃一枝烟,看着人流,在等一份记忆。一辆银色的小“POLO”停在院门口,“嗨,你拿人包干吗?”还没看到车上的人,一个熟悉的声音就从摇下的车玻璃里冲了出来.芊芊!这时,我也看到, 一个骑摩托车偷包的男人,被这声音吓了一跳,猛的将刚拿到手里的包甩在地上,猛轰油门跑远了.

紧身上衣,灰色短裙的芊芊没锁好车,就远远的很妩媚地冲着我笑,根本看不出刚才见义勇为的就是她.我也笑着打着招呼: “喂,老大,傍大款啦,怎么开上这么辆’二奶’车?”哥们平时都戏称“POLO”是二奶车.别说,这称呼用在这款没屁股的二厢大众小车身上,怎么感觉都那么贴切. “切,最烦人这么说我的车.” 芊芊扭头大声冲着前台嚷“老板,来两个烤羊腿,一会儿打包!” “别,老大,消消气,你还是烤我条腿打包吧!”真是惹不起! “芊芊,咱这脾气不能改改啊,你管那小偷干吗?!”想着刚才偷包男人扭头时那恶狠狠的表情,俺真是关切地问. “怕他们干吗?当票员时,咱天天见小偷,都快成哥们啦.”不这样回答就不是芊芊,不过,我真的不知道她不是在开玩笑.

于是,那天芊芊的话题,从贼开始,一直到结束还是在讲贼的故事.虽然认识那么久,可是,公车上的这些事情,我还是头一次听.下面,为了不影响铁血朋友的阅读.偶略去我那只能偶尔插上的一二句问话,以第一人称专心的复述芊芊的故事,绝对忠实原著,没有一点加工的成份.

我刚当票员时,跑的是全城最忙的一条公交线路,途中要经过三所中学,四所高校和两家省级三甲医院,学生和求医的外地人让每趟车都能保证绝对的超载.市里晚报的记者在一次现场体验后写到:在这路公交车上,基本上不用抓住任何扶手,即使司机师傅再急的刹车也不会倒下,因为人太多啦!每天背着票夹子卖票,看着各种各样的面孔,也练的基本一眼就能把一个人身份看得八九不离十:高高地举着月票的那些学生.拎着大蛇皮袋,将票叼在嘴角的打工族.即使坐无人售票车,都要撕张票根准备回去报销的小公司的职员.即使再乱的车上,也可以戴着MP3,旁若无人听歌的小护士……

可是,有一群人,我怎么也看不出来身份.衣服总是穿得整洁得体,冬天是时尚的皮草,夏天正版的名牌T恤.春秋得体的西装毛衫.他们,每天都要好几次坐我的车,也从来不会逃票,有一次我忘记了,其中一个甚至从前门追到中门,把钱递给我要买票.和车上的老票员说起这件事时,那个姐姐只是笑:他们可不是啥好人,都是贼.不过,咱在明处,他在暗处,谁跑哪条线,他们都知道.尽量别惹他们.有公司派出所反扒便衣定期抓他们呢.后来,我慢慢地知道了,公车上的贼也有分工,每伙人承包一条线路,彼此间从不越线作案.

在派出所一次大的行动之后,好长一段日子,那伙人没了影子.那天,是我的晚班,晚上九点了,末班车上,只有稀稀拉拉的几个人,一个喝多了的男人上了车,我过去让他买票,那人喷着酒气嘟嚷着: “别理我,烦着呢!”再推他一下,说买票. “你他妈的没看我喝多了吗?滚!”张嘴就骂人,一个大老爷们,为一块钱至于吗?!可是,车上的人都好像没听到一样,连头都不扭的坐在那里.从小没受过这份委屈,我眼泪差点没掉下来.就在这时,一只大手按在了那人肩膀上面,明显的感觉到那肩一下低下去好多“买票!”真有路见不平一声吼的,也许那只手的力量太明显了,那个男人竟然一下酒醒了似的,乖乖地掏出一块钱买了票.还清楚的说出了四个字: “对不起啊!”

带着一份被英雄救美的得意,我看了那个帮我的男人一眼,也就是这一眼,吓我一跳,这不是平时跑我们这条线路的那群贼里的一个吗?说真的,长的蛮帅的,十八九岁的样子,只是稍稍有些胖. “快下班了吧?”他居然在和我说话,莫非准备拉好关系长期坚持在这条线路上, “你怎么刚上班?”郁闷着的我,竟然回了这么一句没头脑的话,哪有这么问贼的?不过,真希望他刚才顺手拿了那个喝多的男人的钱包.那个贼却很稚气的笑笑,坐在那里不回答.下班了,骑车的路上,我不时的扭头看,真怕会被这个贼盯上.可除了灯影,什么都没有,我多心了,他只是个偷钱的贼,不杀人,不劫色哦.别说,心里不知道怎么回事,有种弱弱的失落.

可是,几天之后,我在公交车上,却看到了最不愿意看到的事情.那天搭公司的另一条线路出门买东西, “公司的”对着并不认识的司机师傅说了句,我就挤到了车厢后面.当时公司还没有为员工办乘车卡,公交内部人员上车只要说是公司的,都免票,这是不成文的规定.算是公司给员工的福利吧,也仅仅是这么多啦.坐车,我也喜欢到车厢后半部分,因为不管哪辆公交,这里都人少,好象大多数上车的人都不喜欢往后走,小偷和色狼自然也就不愿意来这里了.

平时跑车,总是盯着哪个买了票,哪个没买票,自己坐车,也还是习惯的看着车里的人,今天,我真后悔了,真不应该往车里看了,二个身材很棒,穿着牛仔裤的女孩站在离我不远的地方,一看样子就知道是典型的南方女孩,遇到比我身材好,长的漂亮的,我有时候也忍不住多看两眼的,也怪自己看了第二眼,在其中一个女孩丰满的屁股上,我看到了一只似曾相识的大手,正顺着女孩身体的曲线,轻轻的抚摸着,这只手太熟悉了,就是那吼了一声“买票”的贼的手,真是他,这家伙真不要脸,光天化日之下,就敢这样摸女朋友,不顾及别人感受.我扭过了头.不再看,心里突然酸酸的.

说真的,那贼的帅气和江南女孩的秀气,很配的,可是,总感觉怪怪的,那二个女孩一直在聊着天,似乎和贼并不认识的样子,莫非这家伙在工作?我忍不住多看了两眼,这时,贼的手已从姑娘的屁股上向前移动,手臂象情侣一样揽着女孩的腰,手竟然要伸到女孩的另一边的裤袋里面,我看到那只裤袋里精巧的小维尼熊手机链已挂在了外面. “别闹了,闹闹差不多就行了!”辣辣的南方妹妹吼起来全没了那份温柔,她把这贼当成了色狼,以为他要进一步的行动,终于在同伴面前奈不住了面子.当时我竟暗笑,这小贼手艺够潮的,这女孩也真是把劫财的当成劫色的啦.

真正想不到的是,女孩的同伴质问了一句: “你有病吧!”听到的竟是贼这样的回答: “你有药吗?”很经典的一句网络公车对白.后面应该是那句:“神精病!”“你能治吗?”我差点没晕过去,贼也喜欢上网?呵,当时,两个女孩没敢继续问话,躲到了我这边来,那贼也看到了我,眼神中,我看到一丝慌乱,他低下头,随着下车的人流迅速的跑了下去.这贼挺怪的,莫非上回当了次见义勇为的英雄,就要保持良好形象了?呵.真怪,要照平时,我早就和两个女孩一起吼起来了.

一个月后,因为另一条线路加车,我临时被抽调到过去顶班,深秋的天,很冷,我高高的竖起大衣的领子.一个年轻人一面抬手递给我一块钱, 一面眼睛直盯盯的看着前方,用力的跟着一个老头儿挤向车厢中间,根本没有向我要票.我抬头,是他,又是那个帅气的贼!我突然有点走神,回头时,我看到,贼的手已经伸进了老人的怀里面,我大声的提醒着: “刚上车的乘客,请往后面走,请往后面走,后面人少!”注意,如果今后您在车上听到司乘人员喊这句话,请留意一下身边是不是有什么人.这是票员在发现情况后尽最大努力能够做到的,其它的只能交给公安来做了.

那只熟悉的手已经从老人怀里掏了出来,我看到了,手里是一个金色的药盒,装速效救心丸的那种.也看到那双眼睛在盯着我,我的声音让他认出我来,这次我没有回避,穿这身公交制服,职责所在,尽我所能了,对视也就在一瞬间,那贼拍拍老人的肩: “大爷,这是您的药吧,掉了”.老人伸手摸向怀里, “啊?真是我的,哪会儿掉出来了啊!谢谢!谢谢!”我走过去,冲着贼说: “你到站了,下车!”那贼竟然扔出这样一句: “姐,你怎么换这趟车了?我姐给我找了个厨师技校,今儿是我最后一回跑这趟线.”人早跑下了车。

听到芊芊讲到这里,我摸摸芊芊的脑门: “老大,没发烧吧,真有浪子回头啊?!” “别插嘴,还真让我遇上了.我接着给你讲!”

一年后,一次和朋友在小城一个最有名的大饭店吃饭,一位大厨到雅间来,负责讲解一道很经典的侩菜的典故.我发现,那个脸长的很有型,但腰胖的象围了个救生圈的大厨,竟然是那个贼.不过,他发福的速度,绝对超过他偷东西的速度,腰粗的几乎快认不出来了.他也认出了我.介绍完了过来, “姐,你长的真象我姐.不骗你”.朋友们起哄.问我们怎么认识的? “你怎么胖成这样了?”我竟然冲着贼冒出这么一句. “还坐公交吗?” “姐,别提公交了,就因为公交,我正式准备减肥啦.”

朋友起哄,非要厨子讲讲,贼抗议,饭店不允许给客人讲黄段子,会罚款的.在一个开本田CRV的哥们表态之后,贼讲了发生在前几天的事儿,听完.我真想给这贼一个嘴巴,不但偷的技术不行,居然被骚扰都会失败.公车算是白混了.那是在前几天,下雪,路滑,贼犹豫了半天,终于决定没碰他那辆小面包,再挤一回公交车.雪天,高峰时段,哪辆公交车上都会挤满人.贼站在车厢靠后的位置,标准的右手握横梁扶手,左手自然下垂.老老实实的站在那里.

一个穿短款大袄,贴身料子裤子,很漂亮,三十岁左右的女人挤了过来,就站在贼的旁边,渐渐的,贼感觉到一个软软的部位贴向了自己,是女人的大腿,他向旁边闪了一下,可一秒钟之后,那腿再一次紧紧的贴在了贼的手上,贼没有再躲,也没有动,过了一会儿,那女人侧过身去,将后背整个靠在贼的左手这边身体上面.不过,后面发生的事,贼说他真的没想到,站在贼前面的一个人下车了,贼的身前空出了一个位置,那女人一下挤了进去,车上人已下去很多,不是很挤,贼明显的感觉到了.可是,女人竟努力的向后挤着,整个身体靠在贼的怀里,贼甚至可以闻到那女人头发上面清香的洗发水味道.贼说,自己当时真有思想活动了.

一桌人或含笑,或偷笑, “行动了吗?” 本田CRV哥们急急的准备听下文,就见贼拍着自己肚子上面的救生圈是的那堆肉: “没法再讲了,一句话,当时太伤自尊了.自卑啊,那阵我胖的低头都快看不到自己的脚面了. 有这碍事的肚子,啥坏事也别提啦! ”“你不会是准备减了之后干坏事吧?”一个姐们居然问出了这样一句.全场笑翻。

听芊芊讲到这里,我一口啤酒真的差点没喷出来. “后来那家伙减肥成功了没有?”“我哪儿知道!”芊芊也笑的涨红了脸.“那家伙没看上你吧?”我开的这种玩笑,芊芊是从不介意的“什么啊? 我就配找个贼啊?不过,那人不是个坏人,肚子如果瘦下来,肯定特帅”我可以肯定,当时我百分百没吃醋,可芊芊还是补了句:“对了,我后来还真见过一回他和他姐,我和他姐长的真相!”“就这么简单?”我坏笑.“你还想多复杂啊?老板,烤只全羊,打包!”……

================================================================================================

夏日炎炎,你在挤公交或地铁的时候,有没有遭遇性 骚 扰、扒窃等经历。写出你的亲身经历,弘扬正气,还有机会拿大奖!

点击查看详情

去社会聚焦版面(点击进入)直接发帖参赛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Patagonia鳟鱼款棒球帽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瑞士SIGG水壶0.6L

本文内容于 2010-7-12 9:28:09 被饮尽孤独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热门评论

到了楼门前先从双手正了正帽子,莫了莫风纪扣,摸了摸上衣口袋,整理好军容喊了一声报告,里面一声进来,进来一看星光闪闪一片,自己只觉得头上冒汗两腿发颤张开嘴不知道说什么。

我想被骚扰,可是没有

 以下是引用导弹快车上 在第58楼的发言:
到了楼门前先从双手正了正帽子,莫了莫风纪扣,摸了摸上衣口袋,整理好军容喊了一声报告,里面一声进来,进来一看星光闪闪一片,自己只觉得头上冒汗两腿发颤张开嘴不知道说什么。

嘿嘿,俺见了他们也挺郁闷滴说,谁叫咱打字慢呢,呵。哪天看兄弟也挂将军衔。谢谢支持。

孤独兄好,兄文采依旧,风采依旧,拜读。

 以下是引用湘军005 在第61楼的发言:
孤独兄好,兄文采依旧,风采依旧,拜读。

湘军兄别来无恙!很久不挂网了,很惦记初来铁血时的朋友。祝好!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