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强被执行死刑细节披露(图)

本报讯 (记者褚朝新)昨日,文强二审辩护律师宣东介绍,临刑前文强见到了其子和大姐文万琴,十分钟的会见时间里,除了抱头痛哭,文强还叮嘱其子“好好做人、不要埋怨社会”等。


宣东介绍,上午10时许,他接到了文强大姐文万琴的电话,称他们并未接到行刑通知。宣东称,文万琴在电话中称,见面时她和侄子并不知道文强即将被执行死刑,文强本人也没有提及。会见时间总共约十分钟左右,三人抱头痛哭。


文强大姐文万琴介绍,6日晚10时接到专案组通知,称要找其去见文强核实一些问题。


文万琴称,7日早晨5时50分,警方将其接到了重庆市五中院。7时左右,见到文强,文强表示很意外,说自己一点思想准备都没有。


文万琴说,文强对儿子说,想把判决书给儿子看,还给儿子写了封信,但不知道会见到家人,所以没带出来。文强嘱咐儿子,好好做人,不要恨社会,少上网玩游戏等。


会见10分钟后,文强被带走。9时,文万琴接到朋友电话,得知文强被执行死刑的消息。


文强被执行死刑细节披露(图)

2008年6月,时任重庆公安局副局长的文强在检查工作。


文强被执行死刑细节披露(图)

2009年9月,文强被执行逮捕。


另一篇:


7月7日,曾在重庆市公安局副局长位置上坐了15年的文强被执行死刑,其在位期间当地肆意滋生的黑社会组织也在此前得到打击,当地整治法制环境也就此立下标杆。


文强死,百姓安


7月6日晚,文万琴接到重庆市有关方面的通知称,“文强想见你们”。


文万琴是文强的大姐。7日凌晨5时许,她乘坐重庆市公安局安排的车辆赶往重庆第五中级人民法院。7点多钟的时候,她见到了文强。


和文万琴一起去探望文强的,还有文强独子文伽昊。文伽昊去年8月文强案发后被重庆警方带走,文万琴曾多处寻访而不知其下落。文万琴称,文伽昊在今年6月2日被警方释放,目前暂时居住在一名亲戚家。


这场见面只持续了10分钟左右。文强的家属此前并不知道这场见面之后,文强将被押赴刑场。


目前当地没有公布有关文强被执行死刑的其他细节。《第一财经日报》记者从当地获得未被官方证实的信息是“采用注射死刑方式”,但行刑时间无法得到确认。


有关文强被执行死刑的消息公布后,当地有人在中共重庆市委门口拉起“文强死,百姓欢,重庆安”等横幅,并在重庆市最繁华的解放碑地段的高楼上挂出“处决文强是重庆市打击腐败的重大胜利”等条幅。


除了薄书记,咋没人反文强的腐败?


文强在重庆坐大,早在十多年前就有人告,告者众多,但没有结果。薄书记去了重庆,“黑社会大街上砍人象切菜”,便打黑了,抓了文强。大家疑问,从前咋没人反文强的腐败?


看看下面的文章,你便明白了。


“你想想,靠这样的腐败分子反腐败,会有啥结果?!”


这是一个不愿透露姓名的地方纪委书记,与我的一席谈。郭一平将对方的原话照录,保持原汁原味:


一, 地方100个部门,合并成了一个腐败部门


要让你郭一平去钓鱼,你在大河边,蹲半天也钓不了一条鱼。


假如,有一个养鱼的鱼塘,主人允许你到这个鱼塘随便捞。我教你一绝招儿,你往鱼塘里扔些碎馍渣儿,会有一大片鱼蜂涌而来。你不用钓了,干脆洒一网下去,哈!一大堆鱼。一网一堆,两网两堆,三网三堆……


腐败分子,就象这一条条的鱼,也是“鱼塘”里最多,只是主人打死也不让你捞!党政机关,是腐败分子栖身的“鱼塘”。不腐败,你当不了官,所是能当上官的,都是腐败分子。为啥边腐败边升,因为不腐不让升。让你升,因为你给上级服务了,用钱用女人。不然凭啥让你升?现在在地方,能腐败的,都腐败了,没一个干净的。干净的,是因为没机会腐败。这就是现状。


按道理说,这公检法是“捞鱼的”但他们为啥不捞?


其一,公检法吃的是地方政府的财政饭,也得看市长县长的脸色。


其二,公检法也得听市委县委书记的。


何况,公检法里,也有腐败分子,也有把柄在人家手里。


看出来吧,地方的党政和公检法,说是这么多的部门,实际上是勾结在一起的,包括人大政协,就变成了一个腐败部门。


二,腐败分子在高喊反腐败


现在的地方官场,别管是公检法,或是党政机关,到处都是腐败分子,形成一种高度的默契合作。我有事,你也有事。你不找我的事,我也不找你的事。互相配合,互相包庇,死保对方,就是死保自己。他们这种“团结”精神真可以惊天地泣鬼神了。


安徽省北部,18个县的县委书记,统统因为卖官而落马。而各县里的一把手,几乎都是掏钱买的官。你想想,腐败到了什么程度?!


可是,现在的反腐败,“主力军”,仍然是这一帮子人。你说靠得住吗?


周久耕的天价烟,官场上的人最容易看到,但人家为啥不管?为啥让网民在不经意间“发现”?那些落马的腐败分子,有揭发他人腐败的,但你见过还在位子上揭发他人的吗?


说白了,在地方,还是处于腐败分子反腐败的阶段。


腐败分子,高喊反腐败,调子最高。陈良宇,王华元陈绍基……哪个禽兽在位时没作过反腐败报告?!


接“天线”和“地线”才能反腐败成功


就象电流,上有来路,下有去路,才能形成闭合系统。少了哪一项,就畅通不了。


中央应该建立“钦差大臣”制度。这个钦差大臣不受地方党政公检法局限,有独立的惩治权。这等于接通了天线。


下边,发动广大人民群众,启动媒体和网络,大打一场反腐败的人民战争!媒体独立行使监督权,发稿不经任何人签字。网络上,不要随意删贴子。主观为党为国为民,说真话,诉真情,无恶意,即使100句说错了一句又有何妨?


还有,地方官员,改任命制为普选制。人大的“全票通过”不顶网民的“一半通过”。试想,陈良宇、许宗衡、王宝森们,又有哪个不是人大“全票通过”的?官由民选,官才注重民意,才不敢胡来!官不畏民,必然欺民害民忽悠民!


惩治腐败,必须下猛药治顽症。贪污两亿多还不判死刑,到底贪多少才有死刑?!上10万就该枪毙!干脆恢复龙头铡!特殊时期就得有特殊办法。别听一些“法学家”乱说话,对贪官污吏的过于“人性化”,就是对先烈们对人民对历史的犯罪!


人头换来的江山,决不能葬送在腐败分子手中


中国共产党领导中国人民,用人头换来的江山。来之不易。我们应当珍惜,应该以死相保。


地方大面积腐败,集体腐败,不作为乱作为成了风气。在这种严重形势下,必须有壮士断腕之决心,象当年打日本鬼子那样,依靠群众,放手发动群众,让腐败分子陷入人民群众的汪洋大海,而不能让人民群众掉进腐败分子的汪洋大海。


大打一场反腐败的人民战争,让一个个“腐败之鱼”现形于光天化日之下!


可以这样说,薄书记来重庆之前,文强的上上下下,都是腐败分子,所以对文强的种种恶行“一直看不见”。这些腐败分子,也可能今天进入了人大,也可能异地正做高官。这些可能不能忘记。否则,不算反腐败!应该有比文强更高级别的腐败分子,离开了重庆。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