尘封的勋章 正文 第六十一章 回家

新世纪流星雨 收藏 2 26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6388.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6388.html[/size][/URL] 大虎处决了叛徒之后,将缴获的日军文件、望远镜带在身上,背上一支三八枪,将其它步枪等物资埋藏在山里一个隐蔽所在,做好记号,返回根据地寻找军区司令部。大扫荡开始后,军区司令部及直属单位就开始不停地转移位置,迷惑敌人,吸引敌人注意力,以便主力部队跳到敌人侧后狠狠打击敌人。 大虎从司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388.html


大虎处决了叛徒之后,将缴获的日军文件、望远镜带在身上,背上一支三八枪,将其它步枪等物资埋藏在山里一个隐蔽所在,做好记号,返回根据地寻找军区司令部。大扫荡开始后,军区司令部及直属单位就开始不停地转移位置,迷惑敌人,吸引敌人注意力,以便主力部队跳到敌人侧后狠狠打击敌人。

大虎从司令部出来半个多月了,现在也不清楚司令部的具体位置,也只能在四处寻找。在大虎心里,军区司令部就是自己的家,同志们就是自己的亲人。在外面游击的日子里,大虎可是不缺吃、不缺喝,应该说比在军区司令部里吃的还好,真像《游击队之歌》里唱的那样“没有吃、没有穿,自有那敌人送上前”,但是他格外想念同志们,特别担心军区首长的安危。他像一个远行的游子一样,时时刻刻都在挂念家中的亲人。

大虎离开敌工部的时候,军区司令部还在城南庄,大虎判断司令部一定还在那一带活动。因为那一带是山区,地形复杂,不容易被敌人合围。大虎沿北店头、万里村、南大洋村向西经过曲阳县境,向城南庄一带而来。一路之上都是山道,大虎的布鞋一天就磨漏了,幸亏大虎在宪兵队搞到两双日军的翻毛皮鞋,不然就得光脚走路了。

由于敌情不明,大虎走得比较小心,速度也不快,三天后才进入阜平县境内。大虎身上有一幅日军的作战地图,是从宪兵队摘下来的。幸亏大虎从小就跟爹上山打猎,熟悉山里环境,凭借这张地图,大虎翻山越岭从唐县走到了阜平县,换做别人早迷路了。

爬上一个山岭,下面出现一条公路,公路另一边还是山岭。大虎打开地图查看了一下,这是行唐通往阜平的公路。穿过这条公路,再爬一天的山就可以到城南庄了。大虎坐在山岭上歇息着,突然他看到从阜平方向好像有汽车开过来。大虎随手取出望远镜,向那个方向看过去。是日军的汽车,每辆汽车的车顶上都架着一挺机枪。但是车厢里的日军却不是整整齐齐地站着,而是东倒西歪地躺着。

大虎又仔细观察了一下,看明白了。这两辆汽车是运送日军伤员的。“不能让小鬼子活着离开根据地!”这个念头在大虎脑子里闪了一下。大虎迅速冲下来,在半山坡找了一个有利位置隐蔽起来。

日军汽车越行越近,大虎悄悄端起步枪推上子弹,瞄准司机的位置开了一枪,司机前面的那块玻璃立刻被喷溅的鲜血染红了。车顶上的机枪手在同一时间发现了大虎,用机枪向大虎扫射过来。

大虎是埋伏在一块大岩石后面的,岩石前面是一丛低矮的小松树,周围星罗棋布的是五六块巨石,地形很好。大虎开枪之后立刻躲到了大岩石后面。由于驾驶员被打死,鬼子的机枪刚打了一个点射,汽车就撞在路边的土坎上,撞得日军射手站立不稳。大虎在枪声一停的瞬间,立刻起身开枪,鬼子机枪射手的眉心被凿了个洞,向后一仰倒在车厢里。

这时后面的汽车也开了过来,车顶上的机枪嘎嘎嘎地叫着,压制着大虎。大虎躲到岩石后面轻轻一跳,离开了刚才射击的位置,来到另一块岩石后面。由于前一辆汽车驾驶员死了,车撞到路旁土坎退回来,把路堵死了,后面的汽车过不去,只得停下来。

大虎见鬼子机枪还在向刚才的地方射击,猛地从岩石后站起来,又是一枪,将这个鬼子射手也爆头了。

这时前面汽车里的副司机将死去的驾驶员推出汽车,发动着汽车想跑。没等他挂档,大虎一枪将他打死在座位上。这时两辆汽车上的机枪副射手都抄起了机枪,向大虎的方向不停的射击。

大虎匍匐着离开射击位置,来到另一个岩石旁。然后突然开枪,打死第二辆汽车上的副射手。开枪之后,大虎立刻蹲下退出弹壳,重新压进五发子弹。

第一辆车上的鬼子显然被大虎精准的枪法吓到了,不停地射击着,突然枪没子弹了。就在他换弹夹的一瞬间,大虎一枪爆了他的头。

第二辆汽车上的鬼子司机一看情况不妙,就想倒车往回跑,刚启动汽车就被大虎打死在座位上。两辆汽车上的鬼子轻伤员,纷纷挣扎着端起枪向大虎射击。一时间,大虎被他们压制在岩石后面不能动弹。

就在这时,大虎对面的山岭上响起了枪声,密集的子弹射向两辆汽车上的鬼子。鬼子慌忙转移火力向响枪的方向射击。大虎在鬼子的压制火力一弱下来的时候,迅速转移到刚开始射击的地方,举枪向鬼子射击。别看大虎只有一个人一杆枪,但是枪枪要命。

鬼子在两面火力夹击之下彻底绝望了,拉响了身边的手雷。随着几声巨响,两辆汽车上腾起了几股硝烟。对面山岭上冲下来不少人,都穿着便装。大虎一看就知道是游击队。大虎也走下山坡。

山坡下,游击队在迅速地打扫着战场。一个腰插短枪、头扎白毛巾的汉子向大虎走过来。来到近前,这个汉子一边伸出双手,一边问:“同志,你是那部分的?真是好枪法!如果不是你帮忙,解决这帮鬼子还真要费点事呢。”

大虎说道:“我是军区司令部的,出去执行任务着,刚好回来碰上了。你们是哪部分的?”腰插短枪的汉子说:“我们是阜平县大队的。我姓吴,是队长。昨天我们得到情报,说有两车鬼子伤员今天要送走,就准备打他个伏击,没成想你在我们前面开打了。我们听到枪声知道有兄弟部队在前边,就赶过来了,哪知却是你一个人!你可真厉害,一个人就敢打鬼子的伏击!”

大虎笑了笑。说话间,战场已经打扫完了。不包括自杀死亡的十一个鬼子,共击毙鬼子三十二人,缴获轻机枪两挺,步枪二十支,手枪两支,子弹三千多发,手榴弹四十枚,县大队只有两人负轻伤。吴队长一听高兴地咧嘴直笑,连声说:“这回可发了,这回可发了。”

打扫完战场,大虎和游击队一起撤离了公路,向城南庄方向插过去。路上,吴队长告诉大虎,军区司令部已经回到了城南庄。大虎和游击队分手后,回到了军区敌工部。因工作需要,厉男同志调任军区政工部部长,由刘仁同志任敌工部部长兼城工部部长。

刘仁原名段永强,四川酉阳土家族人,1927年参加革命,是一个坚强的共产党员。从事过兵运工作和群众工作,1935年被党组织派到苏联学习,1937年回国后任延安中央党校秘书长兼班主任,刚刚来到晋察冀根据地不久。

大虎向刘部长汇报了自己这些天来的活动情况,并将缴获的文件、望远镜等战利品全部上缴。大虎上缴的日军文件显示,日军最近成立了一个“华北灭共委员会”,对外称“调查部”,地址在北平黄城,专门负责对付共产党、八路军。这是日军一个新的动向。

刘仁同志详细听取了大虎的汇报,对大虎在艰苦复杂的敌后环境中,能机动灵活的打击敌人、夺取情报非常赞赏,认为大虎有特工天赋。

十月中旬以后,晋察冀军区部队针对日军弱点,以一部分主力切断日军补给线,其他主力运用伏击战术打击日军,先后取得王安镇战斗、高门战斗、邵家庄战斗等胜利。

为了配合晋察冀军区的反扫荡作战,八路军120师、129师各一部广泛出击大同至太原、太原至石家庄铁路沿线日军。冀中军区部队不断破坏日军交通枢纽,袭击定县、保定日军,平西部队也袭击了下花园、赤城等地日军。日军占领地区频频告急、疲于应付。

根据地军民和各友邻部队协同作战,沉重打击了扫荡日军。日军迫不得已,除固守五台、灵丘、曲阳等几座县城外,大部兵力撤出根据地。至十一月十七日,历时四十八天的反扫荡作战结束。

大扫荡其间,日军对抗日根据地军民进行了血腥的屠杀。根据地内无村不带孝,处处是狼烟。但是抗日的军民并没有被日军吓到,他们掩埋好亲人,擦干身上的血迹,以更高的激情投入到抗战之中。人们都懂得,在豺狼面前退缩是没有用的,那样只会使豺狼更疯狂。只有抵抗,才会有生的希望。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