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卫华夏 济南战役 开封会议

华夏龙城 收藏 0 86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6512.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6512.html[/size][/URL] 济阳和青城的战斗已经结束了,日军现在收缩兵力,他们对于丢失两个师团应该很愤怒,其实如果日军稳扎稳打,将主力梯次设置,不要使一两个独立的师团轻易冒进,近卫军根本没有可能完成这次大胜。 这样整个华北战场的形式突然的转向了我们一边,南线日本的四个师团被廖磊的集团军牵制在淮海两岸,徐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512.html


济阳和青城的战斗已经结束了,日军现在收缩兵力,他们对于丢失两个师团应该很愤怒,其实如果日军稳扎稳打,将主力梯次设置,不要使一两个独立的师团轻易冒进,近卫军根本没有可能完成这次大胜。

这样整个华北战场的形式突然的转向了我们一边,南线日本的四个师团被廖磊的集团军牵制在淮海两岸,徐州方面又增加了张治中的一个军,从河南方向赶来的川军三个师也已经进入徐州战场,南线的日军见我们歼灭了两个师团全面放缓了脚步。山东的黄河防线已经形成,我的主力师已经从济阳、青城抽身现在正在开赴龙口和青岛方向,日军的华北方面军第2军司令官西尾寿造中将被解职,坂垣征四郎中将被临时任命为第二军代理司令,日军向德州方向增派了一个师团防止近卫军渡河攻击德州,在龙口的第五师团害怕重蹈其它两个师团的覆辙已经开始收缩防线,准备撤退了,青岛方面日军全部退回出发地域在大口径舰炮的帮助下做着抵抗,很明显日军在为调动部队复仇做准备。从河南方向传来的消息日本第14师团,在师团长士肥原贤二中将带领下向郑州、开封以东集结,估计在是要挡住河南方面对山东、徐州战场的支援。

战场上虽然还有战斗进行,但是现在已经出现了难得的稳定局面,近卫军此役损失近三万人,子弹、炮弹、油料消耗巨大,我们库存的弹药和装备现在很难在发起一次向济宁、青城一样的战役了。我焦急的盼望着我在德国订购的一批子弹、炮弹全部到位,否则日军如果现在进攻我们很难再招架了。震林为了让我放心除了不断的发电报询问运输船队的动向,还督促军工部门加紧生产弹药和终于军用物资。

在潍县和烟台地区留守的文强则抓紧时间组织新兵训练,补充部队消耗。由于我们在济、青大捷,很多外地流民涌入了胶东地区,其中有不少人愿意加入近卫军,这样新兵招募就有了保障。

1月22日我接到了蒋委员长的电报,通知我到开封开会。由于日军第十四师团已经切断了路上交通,我不得不坐飞机穿越部分日军控制区,空军部长武道尔上校亲自驾驶青龙战斗机为我护航,现在他们对我的生命更加关心了,这些犹太人发现只有我和近卫军才能让他们更好的在胶东地区生活,所以四架护航的战斗机上的飞行员全部是犹太人,有了他们的护航我心踏实了许多。

1月23日中午我赶到了开封,一下飞机开封当地政府和军队的高级官员还有大批的记者,全部到机场迎接我,除了因为我的职位,更多是他们希望看看歼灭日本两个师团的人究竟有何过人之处。

走出飞机很多我和迎接我的官员一一问候后,大批记者围住了我,我对于这些照相机、记录本有些应接不暇了。我只能在机场作个简单的发言满足他们的要求。

我代表近卫军全体官兵说道:“我们近卫军经过20多日的战斗,歼灭日军两个师团,这只是战斗的开始,我们将在未来继续歼灭日军,消耗日军的有生力量,为长期的抗战打下良好的基础,为此我代表近卫军向各界保证,我近卫军将在山东战场继续抗击日寇,只到战至一兵一卒也不轻易放弃防区。”

有了这个简单的发言我终于顺利的上了汽车,赶赴蒋委员长在开封的公馆,钱大均在车上给我说了现在华北日军的最新调动,如果他说的属实那么在短时间内日军将集中大约十四个师团的兵力对我山东和徐州地区进行围攻,我们的处境又将陷入被动了。

来到公馆蒋介石竟然主动的出来迎接我,这可是难的的事情,美龄表姐也挽着我的胳膊一直和我走进屋里,我们落座之后蒋介石首先赞扬了近卫军在山东战场的战果,他知道我其实是为他长了面子,谁不知道我们之间的关系啊!现在这个中国战场到处失利,唯有我和李宗仁将军还能坚守我们自己的防区,这已经很不容易了,更何况我们一举歼灭了日军两个师团,真是给他低落的情绪打了一针强心剂。

蒋介石今天十分高兴,他说道:“云峰,去过潍县的人都说你们近卫军与众不同,此一役可以说是实至名归啊!”

我谦虚的说道:“委员长,我近卫军全体将士抗击日寇是分内职责,没有什么可以夸耀的,我们此一役同样付出了沉着的代价,我库存的弹药、油料消耗一空,近三万多的伤亡率是我军自建军以来从来没有过的,日军的顽强也是我们没有想想到的。”

蒋介石笑着说道:“弹药我可以通知徐州方面给你支援吗?现在在华北的军需补给,将优先你们近卫军。”

我看着蒋介石的大方,我表示了感谢,并且追问着他让我来开封的目的。

蒋介石给我看来情报部门送来的战情报告,日军集中了近十四个师团从北、西、南三个方向向我山东、徐州地区集结,估计他们要为两个被歼灭的师团报仇,在加上在龙口和青岛的日军部队,山东将被四面包围中,我看着报告又看了看蒋介石。

我狠狠说道:“来吧!兵来将挡、水来土掩!”

蒋介石笑着说道:“很好,我现在正在制定新的作战计划,我想在陇海、津浦路两线组织一次战役,力求消灭日军一部,稳定中原局势,我想听听你的想法。”

在到开封的路上我已经详细的分析了未来日军的动向,但是我没有预计日军会集中如此之多的部队进行会战,日军明显没有从失利中取得教训,他们30万人竟然想吃到我们在山东、徐州地区的近80万军队,简直是天方夜谭。

这时候钱大均把一张作战地图打开了,上面表明了日军的动向和我军的防御区域,我仔细看了看把随行的侯静如喊了进来,我向蒋介石提议给我半个小时的时间,我和侯静如分析后个他答案。蒋介石从来没有见过我这样的军官,他好奇的站在我和侯静如身后看着,侯静如和我做着战场评估。

半个小时后我向蒋介石说道:“以现在的我军兵力配置与日军动向分析,日军将以两个师团切断陇海路阻止开封、郑州方面的我军部队对山东、徐州战场的支援,另外南线四个师团将在淮河方向突击前进沿津浦路北上力图攻击徐州、连云港地区,日军第五师团配合部分援军将继续在我龙口地区展开登陆作战,青岛方向则有可能增加的到一个师团的兵力,其余六个师团中的五个师团将向我黄河沿岸地区攻击,力图打破我黄河防线,剩下的一个师团将作为预备部队使用。按照此计划日军将在山东、淮北地区投入大约近三十万人,而我军现在在这两个地区大约有近八十万人,再加上在河南的支援部队,总兵力不下百万,考虑到我军装备问题,全部消灭日军是不可能实现的,但是在创造一个像济青哪样的大捷还是可以的。”

蒋介石看到我的分析,继续追问道:“云峰,说说具体的方案。”

我喝了口水点了一支雪茄缓缓的说道:“日军如果按照以上的布置攻击我军,他们必然首先向陇海路攻击切断我山东、徐州方面与河南驻军的交通,然后才会选择重点地区开始渡河攻击。我们的作战很简单,以淮南方面的李品仙兵团为牵制兵团,袭扰日军南线兵团的补给线,以廖磊兵团与孙连仲、张治中兵团为淮北方面军阻止日军渡过淮河,凭借淮河的天然屏障打击日军。我近卫军第三军配合军直属部队对龙口地区的日第五师团进行攻击力求全歼日军,然后抽调三个师配合河南方面部队在陇海路再歼灭日军一部,另外我近卫军其余部队和51军及第三舰队海军陆战队作为黄河防卫部队,抵挡日军从黄河以北地区的攻击,汤恩伯的57、89、69三个军作为总预备队随时支援各个战场,我还可以给汤恩伯的部队配备100辆汽车,使他们的成为战略机动部队,随时配合其它部队进攻。如果可行的话还可以通知山西方面的我军在临汾地区发起反击,牵制日军其它兵团。上述计划按期完成后,我陇海路兵团将向东南方向攻击前进,与驻淮南地区兵团会合,力求在淮河两岸再次围歼日军一部,如果战役全面完成黄河以南长江以北地区日军在短时间内将不可能在发动任何攻击了。”

蒋介石和钱大均都对我的战略预想瞠目结舌,他们没有想到我的胃口如此之大按照我的想法,几乎是要围歼日军近六个师团,他们有些惊讶了。在如此广阔的战场上,光是协同部队都很困难,更何况是围歼作战了,山东的胜利是由于我们近卫军和部分友军单独进行,如果按照我说的整个中原地区的部队要严丝合缝任何一个环节出现失误都有可能造成战役的失败,他们有些紧张了。

“怎么多部队协调问题很难做到统一。”钱大均说道

我看到他们有些犹豫,我说道:“委员长,为了更好的震慑战场上的各位将领您必需授权战役最高指挥官阵前斩将的权利,上将一下的军官不需上报,可以就地处置。另外我听说您把韩复榘抓了,我劝你杀了他,防止有人效仿他的作风,临阵退缩。”

“很好!云峰,此次战役由你来指挥怎么样!”蒋介石竟然大方的把近百万军队的指挥权交给我。

要知道在这些地区的部队五花八门,有韩复榘的第三集团军、东北军旧部、川军、西北军、桂系军、中央军再加上我们近卫军,我这样资历的将军很难驾驭。

我谢绝了指挥权,并提出了我心目中的指挥官人选:“委员长,云峰年龄尚轻,资历尚浅,很难驾驭如此之多的部队。我怕很难控制部队,我向您推荐三个人您看如何?”

蒋介石也知道我很难控制地方的部队,索性问我心目中的人选。

我不假思索的说出了三个人:“坐镇徐州的李宗仁将军、总参谋长白崇禧将军或者……”

我没有说出第三个人,我害怕刺激蒋介石的神经。

蒋介石反而追问道:“还有谁呢?”

“委员长,我如果说出来您不要生气。”我很想直接说出来,但是我还是担心蒋介石会反感。

“说吧!只要是为了消灭日寇。”蒋介石大度的说道

我鼓足了气说道:“前国民革命军副总司令张汉卿!”

“谁!张汉卿!不行,不行!”蒋介石果然动怒了,我看到他眼睛里充满了仇恨。

我随说着示意侯静如出去,蒋介石也让钱大均和美龄表姐出去,要知道这个事情一旦说出去会牵扯很多事情的,这只有我和蒋介石两个人单独谈了,这样还可以避免争吵。

我见所有人都退出去了我说道:“委员长,您向毕其功于一役吗?”

“什么意思!”他疑惑的看着我

我继续说道:“委员长,您想想现在谁对日本人的恨比你我还大啊!是谁的威望只亚于你呢?是谁有协调现在中原地区所有部队的能力啊!还有您最恨谁!”

他沉思了片刻说道:“继续说!”

我看有门继续说道:“委员长,现在整个华北出来山东基本沦陷了,沪嘉杭地区也已经成立日本人的天下,现在日军正向山东,湖南进军,在中原地区的部队除了我们近卫军和河南的部队,其余的都是杂牌军,他们都担心您用日本的手消灭他们,他们那一个是拼死一战的啊!他们都是在打有保留的战争,我说的也包括宋哲元、阎锡山。但是你如果启用张汉卿,他们就认为你对这样的仇人都可以网开一面,必然为了国家和自身利益团结到您的麾下。”

蒋介石并没有被我的话说服,他紧锁眉头,我知道他需要思考了。他对于自己的下属从来都是家长制,动不动就开骂了,但是我和夫人的特殊关系,让他对我根本没法发作。

我看没有打动这个领袖我接着说道:“您希望把近一百万军队交给桂系吗?战役如果以胜利结束,他们可就是民族英雄了。李宗仁在外,白崇禧在内,我可不知道1927年的那一幕会不会重演啊!张汉卿的羽翼则在近期已经被我们融合了,这样一个人除了自身的影响力,根本没有可以依靠的部队。”

我的话终于说道蒋介石的心里了,我抖出10年前桂系逼宫的场景让他自己考虑,他的眉头终于恢复了平和。他缓缓的说道:“我考虑、考虑。”

我不再逼问了,我主动起身要求去酒店休息一下。现在蒋介石需要自己考虑利弊了,我其实完成了逼宫,潜台词就是如果不是张少帅指挥,我有可能抗命不从。

我在开封逗留了两天,拜访了第一战区的薛岳、李汉魂将军,和他们探讨了关于未来作战的设想,他们都对我的设想表示赞同,薛岳将军甚至表示如果日军窜入陇海路他将率领全部部队投入围歼,我对此次开封之行非常满意。

第三天我做完了关于山东战役情况的分析后匆匆离开开封,我现在更担心龙口、青岛与黄河以北地区的日军动向。我刚刚到达济南就同时接到了国防部两封电报,一份是的任命报告,我接替冯玉祥将军担任第六战区司令长官,于学忠的第五十一军、第三舰队海军陆战队、川军第四十一军全部划归第六战区,第六战区的主要目标是防御山东地区,伺机收复河北,李宗仁将军则继续留在徐州任第五战区司令长官,我们两处的部队大约有近80万人,在加上薛岳指挥的河南兵团,整个中原地区东起胶东,西至郑州、开封集中了近百万兵力。这就是大会战的前奏,当然在河北地区还有29军和其它一些地方武装,一旦会战开始,我估计我方全部投入的兵力应该不下120万人。另外一封电报是蒋介石签署的枪毙韩复榘的通告,我知道这是早晚的事情。我还是焦急的等待着另外一封电报,就是蒋介石同意释放张少帅,命令他指挥整个中原作战的电报。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