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访一元钱“消毒餐具”:浑身都是说不清的毒

绿色梦想吧 收藏 9 557
导读:对于饭店提供的塑封“消毒餐具”,你除了确定会多付出1元钱外,再得不到关于安全和卫生方面的任何保障。因为,这是一个没有政府部门有效监管的行业,许多“厂家”只是在小作坊里进行简单冲洗,而后提供给饭店使用,这使交叉感染的几率更加增大。而且,塑料包装物对环境的污染和对餐具本身的污染也有待专业机构予以关注和做出评估。 [img]http://pic.itiexue.net/pics/2010_7_10_41807_11441807.jpg[/img] “有偿碗筷”风靡中小饭店   说不上从哪一天起

对于饭店提供的塑封“消毒餐具”,你除了确定会多付出1元钱外,再得不到关于安全和卫生方面的任何保障。因为,这是一个没有政府部门有效监管的行业,许多“厂家”只是在小作坊里进行简单冲洗,而后提供给饭店使用,这使交叉感染的几率更加增大。而且,塑料包装物对环境的污染和对餐具本身的污染也有待专业机构予以关注和做出评估。


暗访一元钱“消毒餐具”:浑身都是说不清的毒


“有偿碗筷”风靡中小饭店


说不上从哪一天起,我们到普通饭店吃饭时得不到免费提供的碗筷了。我们需要花1元钱,买一次用塑料裹着的“消毒餐具”的使用权,才能吃上饭。


根据记者在各地采访的印象,长治市不仅市区的中小饭店很多在用,其所属各市县也出现了“有偿碗筷”。


长治市城区约有旅馆饭店400家左右,除高档饭店和特别小的饭店不使用这种收费餐具外,其他饭店绝大部分都在使用。上档次的饭店不使用这种餐具,原因之一是大饭店自身有清洗消毒设施,能保证餐具的卫生;二是塑料包装的餐具外观上不上档次,所含件数也不一定符合吃各种菜式的需要。另一方面是特别小的那种“大碗面饭店”,是因为多出的这一块钱不为消费者接受,无法使用。


饭店经过和清洗公司讨价还价,可以从顾客支付的1元钱中抽得4角到5角钱,这已是许多饭店的一个小额但稳定的利润来源。长治市内的一般行情是,饭店和餐具清洗公司三七开。如果清洗公司是小公司、家庭作坊,而饭店的规模较大,分成比例则最多能达到五五开。而据记者调查了解到,要开设一家能达到《食(饮)具消毒卫生标准》要求的清洗消毒厂,必需的设备投资即需六七十万元(包括软化水、机洗、消杀、烘干等设备)。如果供一套只挣5角钱,即便一天做到两千套,除去水电、人工、运输等开支,十年时间也挣不回设备钱。



暗访一元钱“消毒餐具”:浑身都是说不清的毒


远红外多重消毒就是用水冲


长治市城区北石槽村就有一户人家是做“餐具清洗消毒服务”的,还打出一个牌子叫“洁奥”。半个月前,长治电视台“上党夜线”曝光了这个没有任何证件而且条件简陋达不到卫生标准的家庭式工厂。记者近日来到这里时,这个小工厂仍然在正常运转。有点不同的是,叫门方式改变了——自电视台曝光后,这里不再给公开敲门的陌生人开门,而只接纳打暗号者:用脚在后墙上跺三脚。


记者捡一块半头砖,在后墙砸了三下。一阵狗叫后,女主人出来开门。


在正房旁边的一间小厨房里,三名妇女正在洗碗。穿过小门进入正房,地上摆着几摞装餐具的塑料筐,靠墙则放着一个脚踏式的简易封口机。门口的小台上放着一沓用来封装餐具的塑料袋子,袋子上印着“消毒餐具配送中心,本产品经过380℃远红外超高温多重消毒……”


11月22日下午,记者又来到距长治市区十几公里的潞城市采访,发现这里也在做此类“消毒餐具”。就在市内西华小区的大门口,一个临街的小房子里盘碗叮当,三四个妇女正在将餐具摞起,装进塑料袋,到机器上封口。既没有手套,也没口罩,她们有说有笑就徒手把盘子、水杯塞进了袋子。记者问她们这些东西消毒不?一位大姐对着墙角的一台消毒柜努嘴答道:“消哩!”而消毒柜的手柄上正挂着一件女式大衣。


据了解,长治市内有此类公司七八家,潞城、襄垣、长治县等地也都有同类公司。除极少数公司投入相当的资金设备,清洗消毒合格外,大多数所谓的“公司”条件简陋,既无合格设备,也没有规范的操作规程。简言之,就是水涮一下装进塑料袋,解决几个手工劳动者就业而已。


记者也见到了投入较大资金,上马全套设备的餐具清洗企业,如长治郊区的“乐尔康”和潞矿集团的“清浪”。利润极薄,行业监管空白,没有规则是他们面临的问题。在这种状态下,洗出来的餐具卫生与否,就只有一个“良心”把关了。


饭店间轮换流转,危险更大


据了解,一家餐具清洗公司,要服务七八家至二十家饭店,每个饭店的餐具周转量在二千套左右。一家饭店餐具卫生不合格,影响的仅是这家饭店的顾客。而如果一个餐具清洗公司的餐具不安全,由于餐具在各个饭店间轮换流转,它的影响范围将扩大若干倍。

这类餐具的另一个隐患来自其包装物——塑料。塑料有很多种,性能及化学成分各不相同。记者从市场上拿回3种包装物,于11月25日送到省塑料研究所请教武六旺和李星明两位副所长,他们判断三份样本为聚丙烯,无毒。但据记者在长治以外的地区了解,行业中还有以PVC薄膜包装的,PVC就会有大量有毒物质析出,污染餐具。餐具塑封之后,还有一个在150℃温度下热收缩的程序(使包装绷紧),这一过程会加速毒物释放。


另外,两位副所长还告诉记者,这些包装物上印刷的字和图案所使用的油墨,含有有毒物质,慎勿接触。


不论何种塑料,废弃后都是一种白色污染。一次性的餐具包装扔在饭店地上,并不比塑料袋少。


记者还从乐尔康公司了解到,能够真正经受住反复高温消毒的餐具,不是普通瓷器,而是镁制强化瓷。普通瓷器经瞬时的剧烈冷热变化,很容易裂缝。还有一些公司为了减少折损,使用塑料筷子。所有这些材质,要经“380℃高温消毒”都是不可能的。


卫生部门根本不予审批发证


省卫生厅监督处处长杜家文在谈到这个“新行业”时表示,卫生部门对所谓的“餐具清洗配送企业”不予审批发证,也不介入管理。卫生部门对餐具的安全与卫生的管理,仍然是针对餐饮经营企业。“我不管你从哪里进的,我只要求饭店提供给顾客的餐具必须合格。”


但事实上,餐具清洗和饭店经营发生这个小分工后,管理空当显而易见:餐具清洗无人进行源头监管,饭店对清洗消毒效果无鉴别手段,消费者凭塑料膜上印的那些话更无从辨别真假。


记者随后采访了长治市工商管理局企业登记注册科,该科认为,餐具清洗行业进行企业登记需要的前置条件即是取得卫生许可证。既然此证领不到,这些企业也就不会有营业执照。这也就是说,长治市以及全省其他10个市的数量可观的餐具清洗配送公司,既领不到合法证件,也没有政府机构的管理,而今却如火如荼地在各地“开展业务”。


1元餐具侵害消费者选择权


“不花任何钱,饭店也应当提供给消费者安全卫生的餐具”,省消协投诉处刘丽敏主任说。但现在是,我们花了1块钱,却买到了安全卫生无人能保障的餐具。这是“1元餐具”给我们的新困惑。


刘丽敏说,从《消法》的角度讲,我们需要关注的是在饭店和消费者之间,消费者的知情权和选择权有没有受到侵害。饭店在告知消费者“本店提供1元钱的消毒餐具”并且消费者愿意选用时,饭店才可推销他这个小生意。而当消费者不想花这1元钱时,饭店有义务提供免费的餐具,否则就侵害了消费者的选择权。




6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9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我们足球都赢啦,这里岂能服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