炮手 正文 第十六章 哀号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498.html


话音传入石小男的耳朵里他被这个汉子的话给定在了地上,他实在是不想管这些乱七八糟的事情。可是想起那清秀的面容他放不下心来啊!

有些郁闷的石小男转过身来,看着那个被挂在树上像风干鱼一样的家伙,被那汉子麻利的解开了捆住手的皮带终于自由了。

一把拔出塞在嘴里的烂草叶子,赵二杆子一边想石小男冲了过去,一边喊:“大哥帮我干死这小鳖犊子,就是他在我背后下手的。”

冲动的赵二杆子同学没有考虑为什么自己的大哥和石小男一块过来,只是一门心思的想一雪前耻。过程是壮烈的结果确是茶几上的物件儿--悲剧。

石小男轻巧的伸出了两个手指,轻巧的正点在赵二杆子的额头。石小男近一米九的身高,胳膊的长度要比一米六多一点的赵二杆子长出一大截来,稳稳站在地上的石小男任由着赵二杆子在那里表演,而他始终面带微笑的看着站在一旁的汉子。相比在他手下乱晃的瘦猴,一直站在一旁的那精廋的汉子,给石小男的感觉更危险。

看着被人用手指顶着额头无法前进,双手不住的再空中乱哗啦的赵二杆子,再挣扎了一回儿后被有些不耐的石小男,趁着突然撤去力道前冲的机会,一个标准的过肩摔给丢到地上,要不是林子里的地面有一层厚厚的枯叶和腐草,估计这一下二杆子同学一时半会儿是缓不过近来。

站在一旁始终没有动弹的汉子,无奈的用手重重的拍了一下脑门,看着从各地昂爬起来的二杆子跌跌撞撞的还要继续上呢!

“二杆子你别闹了!人家小兄弟只是把你绑了,也没有对你怎么样?何必这么不依不饶的?”

可能是听了大哥的话,可能是累了,也可能是饿了,反正我们的二杆子同学停下了他的折腾。双手扶着他的膝盖不住的在一旁喘着粗气,不过他的眼睛还恶狠狠的盯着石小男。

现在没有心思跟在一旁瞪着牛眼的家伙计较了,石小男看着在他不远处,始终挂着淡定的笑容的汉子不由的问道:“大哥是哪座山头,哪位掌柜的要下来砸硬窑啊!你得到的消息到底准不准啊?”

汉子摇了一下头,随后说道:“没有准确的消息听说是七盔帽白毛风,不过日子就定在了今天晚上。”

石小南头痛,他非常的头痛。

白毛风他听老爹也念叨过,那是这方圆百十里最强的一股绺子了。不但人多而且下手还狠,遇上硬窑不但劫财不说还可劲儿的祸祸女人,基本上只要他们遇到敢反抗的窑口都是鸡犬不留,就跟冬天山里挂的一种旋风似地,所过之处人畜皆无。

石小男的心理一个劲的哀叹:黄羽慧你咋就那么倒霉呢?刚从鬼子的爪子下面跳出来,就一脑袋扎进绺子的窝里呢?

这边石小男脑袋瓜在那打转呢!那边消瘦汉子把一直攥在手里的饼干扯出一半来,塞给还在那里斗气的二杆子同学。

见到香喷喷的饼干二杆子同学也没有功夫跟人置气了,一把抢过饼干就大口的往嘴里塞了起来。由于吃的太急了一没注意,粗糙的饼干将二杆子同学噎的直翻白眼。催胸顿足的再地上蹦跶了好久,可就是没法把卡在喉咙的饼干给咽下去。

正当他即将成为第N个被饼干给噎死的爷们时,再他慌乱的眼神中突然出现了一个水囊。这时候的二杆子同学也顾不上什么恩怨了,一把夺过水囊就向嘴里灌了过去。

“咕咚咕咚”随着他的喉结上下的跳动,终于将那卡在嗓子眼的饼干给咽下去了。

长出了一口气二杆子有些愣愣的看着手中的水囊,虽说有些不情愿可他还是得承石小男的一个人情。

直到这饥饿的二人干掉三包饼干大半囊的桦树汁,才意犹未尽的抹抹嘴角的饼干渣。

见到二人已经完事了,石小男冲着消瘦的汉子一拱手:“敢问大哥的字号,兄弟在这里先谢谢您这个消息了。”

“小兄弟不必客气,说起来还是我们兄弟有愧啊!毕竟是我们先动了歪心眼,我在这里先谢过小兄弟既往不咎了。”

说完石小男对面的汉子将腰一弓。

见到对方这个架势,石小男赶紧上前一把拖住了汉子的身体。有些规矩可不能整错啊!

见到石小男谦让汉子也就就势起来了。

“兄弟免贵性钱,叫钱大富。我身边的是我老弟赵二杆。”

既然留下了字号,那也就没有什么好说的了。石小男可不认为自己有什么王八之气,是个人物见到他都纳头就拜。

石小男双手抱拳冲着钱大富和赵二杆子一拱手:“两位大哥此番小弟有错在先,但事出有因希望就此揭过。山不转水转,兄弟石小男希望咱们来日好相见?”

看着两个人愣在那里,石小男又掏出两包饼干放到了地上,随后他慢慢的向后退了回去。一直到数目遮住了双方的视线,石小男才转身向二道岭的方向走去。

石小男可不认为自己可以和电影里的兰博媲美,上两回跟鬼子对焊那是站着偷袭的光。要知道关东扯得上字号敢砸硬窑的绺子,绝对的比鬼子还难对付。小鬼子惹上了实在不行还可以钻进山里,可山上的绺子要是粘上了,那帮在山里溜得比黄大仙还熟的家伙发起狠来,黏在身上那可就是不死不休局势了。

美色虽好但是也得有命欣赏啊!要是花没有摘到再让马蜂给蛰一口,那石小男可就连哭的机会都没有了。

所以为了自己以后还有摘花的机会,石小男果断的决定还是先回二道岭,消停的再山里猫上一阵子再说吧!

可还没等石小男走出多远,就听到自己身后传来了急促的脚步声。他回头一看好吗!那兄弟俩正迈着大步向他追来。

石小男心里琢磨了一下:估计不是找自己报仇的,不然他们不会这么明目张胆的追上来。可自己该撂下的场面话,按照老爹的交代都已经撂下了,他们为什么还要追自己呢?

想了半天没有答案,索性石小男也就不想了,一切等那兄弟俩到了就知道了。不过石小男还是将揣在腰上的撸子给偷偷背在了身后,万一有个万一自己也好有个准备。

看着追到跟前的钱大富,石小男被他还没停稳就说的一句话给造了个跟头。

“石兄弟,你要守着那斗花子就先别着急,我已经让我老弟去屯子里探风去了,等二杆子回来咱们再想折。”

看着在自己面前气喘吁吁的钱大富,想起那个尖嘴猴腮的在自己面前长牙五爪赵二杆子。石小男再自己的心理哀号:老天爷啊!你不能这么玩我吧!

[这两天ZF要找我谈心,告诉不要折腾了ZF说的永远是对的。内部消息传来。我跑!整的上传还得找个黑网吧,看来不离家三千里是不能消停了。我咋就没有猪脚那么幸运穿越呢?]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