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01.战士的荣耀

2010.7.10

1968年3月2日,离我的17岁生日还有20天的时候,我穿上了绿军装,成为一名战士。从此,开始了战士的生涯。

我服役的部队是从井冈山走过来的红五团,有一、三、五、九,四个红军连队,我在六连。

这是一支野战部队,六连是步兵连,也就是依靠手、脚、肩膀打仗的部队,每天的生活费标准是四毛二分五,服役期是两年,参军时我的身高是173公分,体重50公斤。

我当了五年兵:第一年生产、营建;第二年前线备战和修工事;第三年农村疏散和修人防工程;第四年全年施工修战备工事;第五年全训。

在新兵连我就开始胃痛,到老兵连开始缓解,但随之开始伴随慢性扁桃体炎和其急性发作,经常发高烧、心跳120次以上,1969年末十二指肠球部溃疡又开始伴随着我的军旅生涯,直到复员地方才逐步好转。

让我自豪的是:无论是体力的不足、病痛的折磨、还是艰苦的生产、施工、训练,我没有掉过一次队、拉过一次后,硬是挺了过来!复员时身高176公分,体重60公斤。

我是在当了两年班长以后的1971年7月1日入的党,那时父母还在农村走“五七”,负责共和国隐蔽战线工作的舅舅还关押在监狱中。

我是在学习毛主席著作模范红九连所在团唯一读马列的战士:除了每年通读一遍毛选之外,从1970年开始通读《资本论》等马列原著。

我是1973年3月2日复员的,选择了产业工人的生涯,深入了解社会和工人阶级。

我在工厂里的独身宿舍一住六年,两年出徒,第三年开始带徒弟,每年八月份就可以提前完成全年的工时任务。除此之外,还负责车间的民兵训练、是工厂民兵表演分队的战士,以十发子弹98环的成绩拿过铁西区民兵射击比赛的第三名。

在工厂的独身宿舍里,我每天读书80——200页,完成了一生最重要的基础理论知识和历史知识的学习,在传达粉碎“四人帮”的当天夜里就开始了口诛笔伐“四人帮”的战斗,开始高考的第二年,以初中二年的基础、离开校门接近11年、27岁的高龄考上了大学。

在学校的三年,我先后担任班长和校学生会主席,把部队的管理和思想工作融入学习生活之中,树立了良好的班风、校风。

1981年我分配到沈阳市物价局,开始从事收费管理,1984年担任处长职务,至1993年末,完成了全市收费管理的清理整顿和价格理顺工作,建立了完善的规章制度和科学有序的工作程序,促进了第三产业的发展,解决了困扰人们多年的“诸难”问题。同时,在理论研究上发表了《论收费管理》、《论理想的社会主义与现实的社会主义》等文章。

1993年是机关办企业、干部从事第二职业的高峰期,全局除了我处都开办了公司,“让干部先富起来”成为时髦的口号,我妻子在为某省直企业贷款1500万元人民币以后也收取了部分“好处费”。中央提出机关干部“五不准”之后,我帮助她退回了全部所收款项,也引发了由于退款额与提款额的不同行贿单位内部有人举报公司领导和经办人贪污,省检察机关办理了此案。

面对特殊历史条件下发生的特殊情况,我没有回避矛盾,而是深入其中了解事情真相,从身边人查起,到一点点搞清办案人与涉案人之间的关系,在法庭上公开揭露了办案检察官违法办案、徇私舞弊的犯罪嫌疑,出狱后继续通过举报和申诉、互联网公布真相与司法腐败进行了不懈的抗争,从中总结出了制度反腐的理论。

刑满以后,我开始了互联网上的理论和文学创作,发表了以《论改革》为代表的、涉及自然科学和社会科学、历史科学、人文科学的两千多篇文章,形成了《探索集》系列,许多具有开创性、历史性,以至有的网友问我是不是大学教授?

我只是一名战士,被开除了党籍公职、没有劳保、医保、自有住房和最低生活保障的战士。造福人类、奉献国家民族是我的志向,与邪恶抗争、不向任何艰难困苦低头是我的性格。

再过几个月就是我的60岁生日。

回首往事,我没有荒度时日,没有辜负无数革命先烈、革命前辈对我的希望,党和人民对我的培养,也没有失却战士的本色。

一息尚存,我就是一名战士,人民的战士、唯物主义战士。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