琴岛女婿 正文 70.遗憾啊遗憾!

预备役海军上校 收藏 0 19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490.html


孔庆福跟着老婆孩子吃完意大利餐出来,陈卫红说回家,孔庆福说去老丈人家,锚锚也说去老爷家,陈卫红无奈地同意了。


三人一进门,锚锚先找姥姥:“姥姥,你看妈妈今天给我买的新书包。”


李道静说:“怎么又买新的,你那个不是开学时刚买的么。”


“两个换着用么,就一个太寒碜。”


陈铁柱这时正坐在沙发上喝茶了,见女儿一家人进来,看了女儿一眼没说话,只是冲女婿点了点头。


陈卫红叫了声:“爸”之后就和妈到另外一间屋子去了。


孔庆福走到沙发前坐下:“爸睡完午觉了?”


陈铁柱说:“刚起,上午你们干什么去了?”


“去商场转了转,中午锚锚要吃意大利饭,知道您不喜欢就没请你们。”


“我吃不惯那些东西,一股子奶骚味。对了,你给我的怀表很好用。谁知道这两年我是在怎么了,不管事皮带的还是钢带的,带着手表手腕就过敏,这个怀表好,揣上衣口袋就行了。”


“说起买这块表我还想告诉你个事哪,那是我在比利时的跳蚤市场买的。”


“跳蚤市场?怎么回事?”


“哦,在欧美一些国家,每到星期天,一些城市的人们会在市区的一些街心广场上摆开小摊卖些自家不用的东西,价钱好商量,这就是“跳蚤市场”。”


“哦,那不是和我们农贸市场差不多么?”


“是啊,那天是星期天,我和一个水手下地闲逛,在城里转了很久,星期天商店都不开门,我们正准备打道回船,路过一个街心广场。那里聚集了很多人,我说:“是跳蚤市场!去看看。”


那个水手不想去:“都是人家用过的旧货,买回去丢人。”

我拉着他就走,那广场有大约几百平米大,有很多各种各样的摊位,摊主大多是俩口子,摆卖的也是自家不用的东西,儿童用品,家具,艺术品,旧电器等等。我们转来转去,我就瞄上那块怀表被我瞄上了,您不是说戴手表过敏么,我一看这块怀表是白铜的外壳和表链,表壳上雕刻着古时候欧洲贵族驾马车出行的图案,按一下表上方的钮,表盖开启,白色的表盘,蛇形指针,罗马数字,还有秒表,听听表走的声音,咯咯咯。。。。。。很不错啦。


卖主是一对年青人,我试着问他们要多少钱?


他们说:“你随便给。”


我问他们:“这是不是年代很长的表。“


他们说:“不知道,是从家里储物柜里翻出来的。“


我心想:就算不是什么高挡表或古董,只要便宜买回去能用一年两年,用不了也能当个玩艺儿。


我试着说:“十美元?”


对方说:“你说比利时法朗。”

我换算后说了,他们摇摇头,我加到十五美元他们还犹豫,我放下表要走,他们想了想说:“ok””


“15美元,100多人民币,很值了。”


“今天给您说的是后面的事,拿了表我们继续转,我蹿道着水手也给老婆买了个欧色欧香的手饰盒。


忽然那水手拉了拉我袖子:“看!那是什么?”


我一看:“我的老天,中国象棋!”


“是咱们的象棋?年头很久的了?”


“是啊,用紫檀木做的盒子,大约一尺长多半尺宽,三寸高,盒盖打开放平,内盒就是一张象棋棋盘,卒,炮,车,马,相,士,楚河汉界,炮等都是写着隶书字,棋子分白,黑两色,白色的是用象牙雕成的,黑色的是用乌木雕成的,蹊跷的是每个棋子都像国际象棋一样雕成头像,卒是古士兵,炮是炮车,马是马头,车是将军,相是文官,老将是皇帝,在一些棋格里还镶着中国古代画。”


“你没看错吧,如果这是真的,那至少也是咱们清代的东西了!如果真是那时候的,怎么跑到洋鬼子的地摊上去了?”


“我就是奇怪啊,我一边仔细的看这象棋一边打量着摊主,那是一个白发苍苍的老头,穿的很一般,消瘦的脸上没有一般比利时人那种红润,布满皱纹的额头很窄,一双淡灰色的眼睛无神的看着在他摊上翻东找西的客人,细长的手上夹着一支烟卷,这老头似乎对客人们漠不关心,半睡着似的等着啥。


我假装漫不经心的说:“哈!这东西一定是假货,仿造中国的。”


没想到那老头听了我的话很深沉的看了我一眼:“不,你说错了,是真正的中国古董。”


“是么?你怎么这样说?”


“这是我爷爷从中国的紫禁城带回来的。””


“哦?是中国皇帝送给他爷爷的?”陈铁柱喝了一口茶说。


“那老头说:“不,是战利品,我爷爷是军官。”


“什么战利品,是八国联军从咱们这抢的!”陈铁柱重重地放下茶杯。


“您别生气,有什么办法,那是咱们祖上没能耐叫人家抢了,这会咱么也不能抢回来呀,那不咱们也成强盗了?”


“那怎么弄?”


“我就都问老强盗孙子: “你说这是真货?那你知道这是什么?”


“这是中国的象棋。”


“你会下么?”


“不会,我只知道国王只能在这个格子里走,和欧洲象棋不一样。”


我心想:算了算了,不管是不是真是从清朝抢来的,问问他要多少钱,要是合适就买下来,反正这紫檀木的盒子,象牙,乌木棋子不会假。”


“也对,买下来买下来!”陈铁柱跟着着急。


“可是他开价1000美元,我又贬又损说了很多话,您知道那强盗孙子说什么?”


“他阴笑着说:“欧洲人不会玩这个,你们中国人喜欢这个,而且这是中国皇宫里的东西,如果不是我快用不着了,我还不会卖哪。”


我当时口袋里没带那么多钱,只能回船去把自己所有的外汇都拿来,我真想把这宝贝弄回来,可是,一来我们船停在很远的码头上,就是坐出租车也要来回一个多小时,而且,我当时刚上船不久,总共也没攒到1000美元。”


陈铁柱顿顿脚:“我一直说你们不要乱花钱,总是给老婆孩子买些衣裳香水什么的,到这个该用钱的时候抓瞎了!”


孔庆福端起茶杯喝了口水。


陈铁柱说完也有点后悔,他知道女婿在船上很节俭,挣的钱都攒起来给家里用了。


“你接着说,最后怎么样了?”


“还能怎么样,那强盗孙子还说了:“年青人,如果你真要,下星期再来吧,我要回家了。”


第二天我们就开航,那还有下个星期天。没办法了,我只好一步三回头的走了。“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我们足球都赢啦,这里岂能服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