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火线 上篇 热血征途 第五章 魔鬼训练

龙之传奇 收藏 0 74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531.html


打包走人的顾虑是没有了,可残酷的体能技能强化训练才刚刚开始。

鉴于两个新兵与老兵之间的明显差距,唐国伟明显加大了对他们的训练强度,这位铁骨铮铮的山东大汉说到做到,雷厉风行。

早上一睁眼便是五公里全武装越野,接下来进行野外单兵战术训练:攀岩泅渡、格斗射击、投弹爆破、地图作业、山地夜侦……个个都是必训科目。双臂推砖举重训练,别人每天五百次,他们加倍,整一个恨铁不成钢的摔打。

不到一周,他们便到了体能消耗的极限,难以支撑。按张国富痛苦不堪的话说,紧张得屙泡屎拉泡尿都没时间脱裤子。

即便逮到空隙,杨少平和张国富也无福消受,因为唐班长总会神出鬼没地出现在身后,撞到训练中懈怠松懒,立马勃然变色,大声咆哮让他们滚蛋。怒骂滚蛋之后还不滚蛋的训练从头再来,想要滚蛋的任务加倍叠加。

某次野外生存训练,杨少平和张国富实在苦不堪言,遂不按地图标定路线,绕开障碍重重的山地丛林,抄近路抵达目的地。

张国富激动不已,扔下行军包和步枪,四仰八叉地躺在草灌丛中,无比惬意道:“少平,你不觉得现在是最幸福的时光吗?”

杨少平站着没动:“不觉得。”

张国富诧异道:“为什么?”

杨少平语气沉重道:“因为唐老虎就在这里。”

张国富闪电般蹦起来,又软绵绵倒了下去,绝望嚎叫:“完了,还要再来一次……”

杨少平哈哈大笑:“国富,你上当了,亏你还是个侦察兵……”

有人在身后拍拍他的肩膀,调侃道:“你也上当了。记住,得意忘形是侦察兵的大忌!”

杨少平一阵眩晕,也软绵绵地倒了下去。

即便侦察班的训练如地狱般艰苦,张国富和杨少平对唐国伟的严酷却不敢抱怨,人家丑话撂在前头,侦察班不是混着过的。自己的路自己选择,自己的苦自己吞咽。

不仅不敢抱怨,而且敬畏有加。

这位七六年老兵,在班长的位置上一干就是三年,是五三五六零部队响当当的军事尖子,据说曾在一六三师教导大队集训过,期间表现不俗,获得单兵综合技能比赛第一名,这个成绩,在四八七团已经无人能及了。

现在能够支撑杨少平和张国富咬紧牙关坚持下去的,除了视同生命般宝贵的男子汉自尊心外,还有来自老兵李向阳的可恶嚣张。

李向阳最近一反常态,表现得一团和气,总在他们跑得筋疲力尽翻江倒海天旋地转的时候凑近过来,热情洋溢劝说道:“吃不消了?吃不消就开溜吧,瞎鸡巴逞能干吗呀?你们自己辛苦别人看着也累。操,还真别把我的话当玩笑,昨天来明天走的人多了去,千万不要觉得丢人……”

杨少平悻悻地看了他一眼,忍了。

听着确实窝火,可人家单兵素质突出,有炫耀的资本,你不服也得甘拜下风。这位来自四川内江的老兵,和唐国伟同年入伍,也是唐班长在师教导大队培训时的老对手,射击、投弹、攀爬、泅渡、越野、刺杀样样精通,综合素质非常好,尤其是一手捕俘拳,据说在团里无人匹敌。

唐国伟对其点评可谓入骨三分:此兄余勇可贾,只是作风散漫,老兵油子味重,不仅瞧不起新兵蛋子,对上级也直言不讳,属于那种领导不喜欢却不能不留用的刁兵。

每每此时,张国富总憋不住,望着李向阳嚣张的背影低声骂道:“他妈的,老子就是想走人,也要将你踩在脚底下才走。”

话说得解气,但底气明显不足。技不如人,说话也短三分。

相比之下,倒是其他几位老兵宽容很多。每逢训练中张国富和杨少平支撑不住时,总是冲他们打个唿哨,或是挤挤眼睛,调侃中三言两语提点鼓励。

但令杨少平由衷佩服的,还是他们出色的士兵军事技能。

张海洲是河南登封人,绰号“少林寺”,七七年入伍,一米八的大个子,虎背熊腰,集合列队基本上都是全体队员向左看齐的标杆。

能享有“少林寺”美誉的人,绝非浪得虚名。张海洲平时训练刻苦,沉默寡言,投弹是他在团里公认的绝活,随手一甩便可投至六十几米远,而且很有技巧性,可以精准地穿过洞口来个破膛开肚,也可以在目标上空凌空爆炸来个万箭穿心。

杨少平很艳慕,也暗中不服,渐渐产生与其一比高下的念头。

练习投弹时,杨少平疯了似的玩命甩,拼杀五天,效果出来了,一天比一天扔得远,六十米眼看近在咫尺。

第四天,胳膊肿得晃不起来,打枪别说瞄准,抬枪杠都吃力。实弹射击,十发五中,名次位列张国富之下。

唐国伟拍拍他的肩膀道:“老弟,人家扬长避短,你却舍近求远,何苦呢?”

杨少平大悟,从此轻弹重枪,迷途知返。

张海洲还有一手绝活,单手开砖和头顶破砖,一次亮剑,单掌劈开的半截砖飞过张国富头顶,摔落在十米开外。

张国富缩着脑袋看得心痒痒,跟杨少平说也想学两招。

杨少平摇摇头道:“国富,这可是绝招啊,你看这样的臂力腕力,还有这跨步蹲姿,三天两遭能学到家?我看还是先搞好体能训练吧。”

张国富不以为然道:“是绝招才要学,只要功夫深铁杵磨成针。张海洲人不错,现在又是同班战友,我想他也不会拒绝的。”

杨少平怀疑道:“那你试试吧。人家想教你都未必学得了。”

打发张国富,张海洲只是轻描淡写地说了一句:“想学,好哇,二十公里山地拉练什么时候跑在我前头,你来找我。”

张国富灰头灰脸地走开了。

滕林是贵州兴义苗族老兵,在几个老兵中身材较为瘦矮,但结实精干。他打小在山区长大,自幼擅长攀爬,窜房越脊、攀崖上树很有一套。

侦察班有绰号的两人,一个是张海洲,一个就是滕琳。滕琳绰号“猴子”,名如其人,这个称呼确实非他莫属。

滕林不仅攀爬了得,越野能力同样惊人,在团集训队的时候,五公里十七分钟的全武装越野速度,至今仍让一六三师侦察连的同行们瞠目其后。

罗玉刚是七八年入伍的壮族老兵,中等个子,普通话有点夹生,模样憨厚但不失机灵。老家在中越边境,小时候经常越境做点买卖,通晓越语和越北僚人风俗。按照唐国伟的说法,是个闭上眼睛也能翻山越岭回到龙州老家的家伙,比指北针还管用。

这话说得轻描淡写,但细想之下却令人咂舌,广西边境,十万大山横贯,绵延不绝,到处都是溪涧密林,石头山洞,能享有如此之高评价的,恐怕也只有胡子花白的老猎人了。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东风,东风:目标韩国首尔 导弹准备发射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