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本山在台湾“卖丑”,再显“艺德双痞”


华龙网2010年7月6日报道,二人转终于转进了台湾地区,赵本山的刘老根“版图”再度扩张:7月3日晚,赵本山携小沈阳、沈春阳夫妇、杨冰、赵丹、吕品、王金龙、王小虎、张可等弟子组成豪华二人转演出阵容登陆台湾地区,演出“刘老根大舞台之笑转台湾”,大秀“黑土地文化”。2520张门票一早售完,3个小时300多次掌声,赵本山登“台”火爆到不行。中新网7月4日也报道,赵本山携弟子3日晚在台北奉献了一场精彩的演出,全场笑声不断,绝无冷场。演出所得悉数捐予台湾两家慈善机构。此次是赵本山首次来台演出,以其创立的刘老根大舞台为班底,小沈阳、沈春阳、毛毛、金龙、杨冰、赵丹、王小虎、张可等也到场共襄盛举。报道还说,赵本山进台湾先是派了小沈阳为《康熙来了》大作宣传,后又拉来吴宗宪侯佩岑共同演出,前期准备十足,又加上“地头蛇”极力帮衬,所以“刘老根大舞台之笑转台湾”门票相当抢手。但尽管最高票价8800元新台币(约1846元人民币),创下了台湾地区艺文表演的最贵票价纪录,但票房火爆却敌不过巨额的成本,演出结束掐指一算,还亏了近30万新台币。……


于是,赵本山为兑现此前在接受采访时表示捐款的诺言,“决定再掏腰包”。所以,赵本山在当晚演出现场挥毫而成的《水调歌头·明月几时有》书法作品以508万新台币的价格拍下,赵本山表示这508万新台币同样将会捐给慈善机构。截止目前,笔者还不知他到底给台慈善机构捐款多少。也许就这508万新台币?!


大陆有评论人士说,赵本山携弟子首度登陆台湾演出,创下多个亮点:一是人气超旺票房冲高。2500多位观众让“国父纪念馆”演出厅爆满,而8800元新台币的最高票价被台湾媒体形容创下台湾艺文团体表演中的最贵纪录。二是政要明星“力挺”。中国国民党荣誉主席连战夫妇、海基会副董事长高孔廉等在辽宁省常务副省长许卫国的陪同下,观看了演出。三是原汁原味的“东北二人传”大受欢迎;歌曲演唱、转手绢、顺口溜、抖包袱讲笑话、绝活等表演诙谐、花俏,显露深厚功底。四是赵本山以“绝活”征服现场观众。赵本山压轴登台,展现多才多艺。他先与吴忠宪、侯佩岑合作小品《演员的烦恼》,又与观众演唱《月亮代表我的心》,二胡独奏《赛马》。最后在台湾艺人家家演唱《但愿人长久》声中,赵本山挥毫《水调歌头·明月几时有》当场义卖,以508万新台币竞得,连同当晚的演出所得,全部捐予台湾2家慈善机构。据说赵本山此次来台也是“试水”,或有将“刘老根大舞台”引进当地的可能。而当大幕暂落、掌声响起的时刻,可以想见的是,一旦此举付诸于行,那么赵本山无疑又多了一顶“海峡两岸文化交流使者”的桂冠。


然而,岛内和海外舆论,却有不同的声音;并介绍了其中的一些内幕。


舆论说,6月30日晚赵本山坐着他的私人专机顺利攻进台湾,看似是文艺演出,实质是“统战手段”。CCTV透露,7月2日,由辽宁省常务副省长许卫国率领的150位各市政商代表团的大部队也顺势“来台访问”,除了帮助消耗掉151张门票。这次演出最大的噱头是演出所得全部捐给台湾的慈善机构,实质上只是一场演出,观众千人,其中151名还是辽宁省政府拉来的,扣除所有费用,例如本山专机的一切开支、旅馆费、和演员工资等等外,才捐出。这点钱,说实在的,还不够台湾企业家动动小手指头捐出的钱。


舆论说,新华网这两天高调宣传赵本山带徒弟到台湾演出下三烂的玩意儿,还登出什么高清图,图片越清晰越令人作呕。新华网吹嘘说赵本山书法拍508万(约合105万人民币),其实是出台转内销,被赵本山背后的辽宁地方政府所属买下了;钱这么一洗,捐给台湾的2家慈善机构,说起来好听。


最引人注目的是这段评论:被大陆人骂声连连的、粗俗的、还不如街头卖艺人水平的下三烂玩意儿,居然搬到了台北孙中山先生纪念馆!孙中山先生被尊为“国父”,海峡两岸人民从来都没有过争议。亵渎国父就是亵渎祖宗,说白了就是亵渎自己。在中国大陆,过去有一个非常明显的特点,有的人你骂他,他还能忍受,要骂他爹妈、爷奶,那他当时就动粗,他认为这是污辱他祖宗。“7月3日不是愚人节,但国父纪念馆竟能上演如此低俗的演出,这不是在愚弄孙中山先生的子民吗?不是在亵渎和伤害国父的在天之灵吗?”但新华网7月3日报道指出,“这场演出是辽宁省在台进行的经贸文化交流活动中的一幕”;也就是说,演出是带着统战任务的。这么一来,统战的效果如何,就值得疑问。


海外媒体报道说,演出现场,赵本山最后压轴,在与吴宗宪侯佩岑共演小品《演员的烦恼》后,去年动过手术至今仍未完全康复的赵本山表示,“我也‘不要命’了,给大家奉上二人转艺术和绝活。”随后,赵本山用二胡拉了一曲《赛马》,居然体虚的满头大汗!赵本山放下二胡,还不肯结束,接着表演了“已有20多年没演过的绝活”。什么绝活儿呢,原来是扮演驼着背唱《小草》等歌曲的“老太太”,男演员模仿“老太太”这应该不算是什么绝活儿,况且52岁的赵本山本身看着就像快70岁的,这能算什么本事呢。接着,他在“不断的走调和串词中为观众演唱《阿里山的姑娘》、《潇洒走一回》、《路边的野花不要采》等歌曲”。


海外评论说,大陆的“赵本山”这张牌在美国华人圈子里遭到惨败,有人甚至要赵本山滚回去,还有的要他赔门票钱。赵本山在美国消失了,却在台湾露头。为了“踩着石头过河”不至于跌进河里,大陆做了周密的计划,让赵本山先派徒弟小沈阳在5月初到台湾试演探路,小沈阳说会努力找到两岸民众“共同”的笑点,让台湾民众了解“二人转”。实际上是要把台湾民主社会“转”进大陆的怀里。为了这一点,大陆下了很大的功夫,起码赵本山在国内的灰色收入不查账,因为一查账就得枪毙。二来与台湾内鬼勾结,外吹里煽,把赵本山捧“火”了。大陆喉舌、台湾TVBS的报道很煽情:“赵本山的二人转表演在大陆总是博得满堂彩,这次将舞台从大陆转到台湾,而且所有售票所得,要全部捐给台湾的慈善机构,连演出酬劳也不拿,一分也不会带回去!”;“最贵的票价高达8千8百新台币”。CCTV也吹嘘说,“此次演出的所有演出收入,将会全部捐给当地的慈善团体。”唯有中新网露出一点实情,这次将舞台从大陆转到台湾,“所有售票所得,扣除成本及9人演出费用”;但事实证明,除了赵本山私人专机费等成本、9人演出费用外,还“亏了”30万新台币。如此火爆、“一票难求”的演出,除了赵家班自己盘满钵满外,台湾从演出中实则毫无所得;而大陆还搭进来508万新台币以维护赵本山“捐款”诺言。


台湾TVBS还忽悠说,“今年28岁的小沈阳,是赵本山的得意门生,他2006年拜入赵本山门下,目前演艺事业不可同日而语,年收入达2亿新台币,提到师父赵本山,他肃然起敬:‘他不仅是神,也是父亲,感谢赵老师。’”。但导演赵雷曾爆料:赵本山对徒弟十分苛刻,小沈阳去年给赵本山挣了2个亿人民币,自己只拿到了2000万元,这2000万元分配后(给师傅的,给公司的,其他的费用),小沈阳手里所剩无几。


从上述评论看来,赋予赵本山“海峡两岸文化交流使者”的桂冠,很可能得不偿失。实际上,赵本山作为民间艺人,应该有其一定的价值和地位,毕竟这是文化多元的一种体现。但若强行给其赋予一种政治任务,承担对台、对外的交流使命并期待大有斩获,无疑是幼稚的。无论他怎样地受到欢迎,也只能是很狭小的一个方面;就如古代秦淮河边最当红的妓女,无论达官贵人还是引车卖浆者流,都趋之若鹜,但决不能将其视为中华女性的代表和使者一样。


事实上,赵本山作为“使者”,早在美国就遭遇了“滑铁卢”;被人讥讽为“艺痞”,特别是遭到美国华侨华人的抨击。比如纽约律师陈梅说:“在赵本山的演出之后,我接了很多电话,很多人抗议他的演出内容,我个人也有同感。我可以用四个字来囊括他们的演出:无聊、下流。赵本山的演出团队,演员上台一讽刺残疾人,二讽刺肥胖者,三讽刺精神病患,他的演员模仿瘸子等残疾人,把自己的欢乐建立在别人的痛苦之上,连赵本山本人出场时都说了一句话‘大概全中国的精神病人都在我赵本山刘老根队伍里’。”陈梅说,“我认为如果赵本山的团队不改变内容,就不应该再出国了。因为这种演出放在主流社会,演出厅门口会聚集很多残疾人和肥胖者抗议。”还比如前纽约中华学苑张校长说,“赵本山的演出非常低俗。说句实话,赵本山的演出水平不高,语言低俗,在纽约演出时,赵本山本人说‘哥俩娶一个媳妇’,又解释不是哥俩用一个媳妇,什么话!低俗的很!我感到他给辽宁人丢份儿。我是辽西人,我们辽西把下里巴人这一层又分为两等,一种是狗挠门,一种叫傻柱子接媳妇。傻柱子到春节接媳妇回家过年,虽然情节简单,但还是有情节。狗挠门却没有情节,那是狗的自然属性,谈不上有情节,小狗就爱干这个动作,赵本山的演出就属于狗挠门。”


这就是美国观众特别是华侨华人对赵本山的评价;虽然难听,但却切中要害。现场的热闹气氛有时并不能完全说明问题,只有当人们的狂热渐渐散去,再重新品味时,却发现留下来的都是一些低俗不堪的东西。这个时候,人们就会跟买了个漂亮的包装盒,喜滋滋地回家打开一看,却发现是一堆臭气熏天的厕所纸!所以,不那么好忽悠的美国观众愤然了,他们要起诉赵本山侮辱残疾人,也就在情理之中。就是这次赵本山在台湾演出如此“火爆”,却也引来大量民众的呵斥:诸如大陆的吹鼓手,乡村痞子,文艺界的小丑,黑社会里的哥们,经济运作的暴发户;……等等。


《羊城晚报》曾报道,2010年4月,国家级“丑宝”赵本山在北京为自己的电视剧《乡村爱情故事》召开研讨会。一开场,赵本山不但挨个儿与到场的专家、学者、记者握手致谢,还姿态谦虚地向各位求教。赵本山一再要求与会者向他说真话,不留情面地批评。不料,被赵本山的“诚恳”和“鼓励”感动的中国传媒大学教授曾庆瑞教授直言“本山喜剧是伪现实”后,赵本山恼羞成怒,大骂曾教授的直言是“毒药”,而他赵本山“要良药不要毒药”;愤然声称:“我敢说,农村生活在座的各位没有比我更了解的,我是你们的老师!”


赵本山拙劣表演遭到大量网民的炮轰。有网民讽刺道:“老赵的东西严格讲不是艺术,而是以市场为导向的低俗搞笑产品。教授的艺术批评是对牛弹琴,得不到老赵的认同是可想而知的。不要埋怨老赵没有宰相肚子,要埋怨教授自己没有眼光,把宰相府的一个小丑当成了宰相。”还有网民抨击道,赵本山本想像大陆组织假欢迎一样,召开研讨会骗取赞誉;不料有不识趣者要真批评,他只得暴露自己对于批评只是假欢迎,凶相毕露。这就正式宣告:现在有着私人飞机的专制帮凶“赵总”,只会让全国百姓莫大愤怒!


今日中国,官方一面高唱“主旋律”,一面却艺术趣味、精神境界日趋低下,排斥严肃文化,追捧低劣作品乃至糟粕;而赵本山顺势开历史倒车,将旧中国街头地摊的噱头找回来,奉为至宝,以嘲笑生理缺陷、插科打诨为能事。这样一个活宝,竟成官方的宠儿,乃至成为中西文化交流、两岸交流的使者!


早在2008年11月,加拿大媒体就爆料说赵本山举家移民加拿大,对此国内媒体据说也得到赵本山短信答复予以确认;后来他自己又否认了移民。其实移民国外纯属公民应有的正当权益,无可厚非。只是有一些大陆当权者、知识精英、演艺大腕和企业富翁大肆宣扬“爱国主义”的同时,使用各种非法和卑劣手段搜刮民脂民膏,然后将钱财通过移民外国——这本是中国老百姓的财产;而且移民后还居然声称自己是“爱国”。这种作为,就令人不齿。


因此,大陆若将涉嫌移民外国和倒卖煤炭致富、拥有私人飞机、以封建宗法手段运作团队的赵本山作为两岸交流使者,那么他在台湾卖的不仅仅是文艺之丑,更卖一些大陆当权者的政治伦理之丑,进一步显示大陆一些当权者、精英的堕落,并已成“道德痞子”;从而台湾人将更多地清醒,认识到他们和大陆的距离。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