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日英雄刘纯启与“满洲事变以来最大的悲惨事件”

1932年1月上旬,骄横一世的日本侵略者万万没有想到,竟在毗邻朝阳的锦西县境内,遭到了同仇敌忾的朝阳、锦西两县武装民众的英勇抗击,并吃了一个被他们自己称之谓“满洲事变以来最大的悲惨事件”的大败仗。领导这次名震中外抗日壮举的民众领袖就是朝阳大地哺育的又一优秀儿子——刘纯启。

刘纯启,朝阳县缸窑岭乡(1961年划归锦西县)烧户沟人,出身于一个贫苦农家。青少年时期,即以放羊、扛活为生。共有兄弟5人,刘纯启居三,因头发稀疏,绰号“亮三”。不堪官府、豪绅的盘剥,青年时期即投身绿林,劫富济贫,深得穷哥们爱戴。“九·一八”事变后,他立即举起抗日大旗,奋起抗击日寇。在1931年底,他曾参加由毕占一组织的,以反对贪官周铁铮和汤玉书为宗旨的攻打朝阳的战斗。1932年初又成为威震一时的抗日英雄。

“九·一八”事变后,张学良将辽宁省政府迁到锦州。1931年12月下旬,日军大举进攻辽西,气焰十分嚣张。东北军在蒋介石不抵抗政策影响下,军队及政府机关先后撤向关内。日本侵略者于1932年1月3日占领了辽西重镇锦州。占领锦州的日本陆军第二十师团,于1月5日即派出了以古贺传太郎少佐为首的第二十七骑兵联队和以石野中尉为首的步兵小队共100多人,出兵进攻位于朝阳县边境的锦西县城——江屯。随后又派出由松尾少尉率领的粮秣运输队做后勤支援,进驻了江屯。丧失民族气节的锦西县长张国栋于1月6日献城投敌。

官军败逃,日寇横行,县长投敌,这就更加激起了朝阳、锦西两县人民的极大愤慨。广大民众纷纷主动串联,集结武装,准备抗击日本侵略者。这时,江屯城内共有日军兵力140余人。当古贺传太郎得知周围群众正在调动抗日武装时,这个骄横自大的军国主义分子,自恃兵强马壮,根本没把中国广大民众看在眼里,决心出城“扫荡”,以显示日本帝国的所谓“军威”。1月9日上午,古贺调兵遣将,派松尾运输队回锦州领取弹药给养,留村上骑兵小队守城,他自己亲率50多名骑兵和石野步兵小队28人去城西,对民众抗日武装进行“扫荡”。这时以刘纯启为首的抗日武装,早已联络好朝阳、锦西两县的张思远、刘春山、刘振东、李树珍等十几股抗日武装,做好了抗敌的充分准备,并公推刘纯启为总首领。这时有组织的抗日武装已达2000多人,更有无数的爱国民众做后盾。义勇军在江屯城西的上坡子、龙王庙和西园子一带设下了伏兵,严阵以待。

当古贺率领的一股日军走到上坡子屯,石野率领的一股日军进到了龙王庙屯时,立即遭到了民众抗日武装的突然袭击。由于出敌意料之外,日军仓促应战,陷于被动。而我广大抗日军民则越战越勇,许多民众也纷纷前来助战,一时间形成了草木皆兵之势。

石野一股日寇,被张思远、刘春山等人率领的民众抗日武装,很快就打得死伤狼籍。石野身负重伤,余敌且战且退。古贺一股日军在上坡子遭到我抗日民众的猛烈攻击后,造成伤亡,抵挡不住。古贺仓皇率部夺路后撤,企图龟缩回县城。当撤退到西园子村时,又遭到刘国臣、刘存富率领的民众抗日武装的袭击。刘国臣等12人占据了村北土坎上的一座旧炮楼,处于居高临下之势,以猛烈的火力,封锁住古贺一伙的退路。古贺象一头输红了眼的野兽,挥舞着指挥刀率先夺路而逃。刘国臣等人集中目标一齐开火,当即把古贺击中落马。两名日军前来救护,也立刻被击毙。敌机枪队长星野大尉也被击毙。疯狂了的残敌为了夺路逃命,放火焚烧炮楼,引起了炮楼内的火药爆炸。除刘存富等3名抗日战士幸免遇难外,刘国臣等9名抗日战士都壮烈殉国。抗日民众武装在大量杀伤敌人的情况下,主动地撤出了战斗。下午3时,一伙垂头丧气的残敌抬着古贺等人的尸体,狼钒狈缩回江屯城内。

这一仗抗日民众武装取得了巨大胜利,除毙敌古贺少佐、星野大尉、石野中尉、和野日中尉4名军官外,还击毙日军士兵40余人,击伤20余人,并打死和缴获战马30多匹,缴长短枪数10支和古贺的指挥刀1把。

在古贺大败的同时,奉古贺之命回锦州领取弹药和给养的松尾运输队,也遭到了和古贺同样的下场。松尾运输队30余人,在去锦州的路上,仅走出离江屯30余里的钱搭子屯,就遭到了严阵以待的民众抗日武装的突袭。民众武装虽然武器低劣,但士气高昂,甚至没有武装的广大爱国民众也来呐喊助威,把敌人团团围住。日军依仗武器精良,进行了拼死抵抗。战斗从上午10时,一直打到下午1时。城内的守敌,慑于群众的威力,唯恐送死,也不敢贸然出城。一场血战,松尾运输队的30人遭到了被全歼的下场。抗日军民缴获了机枪1挺、步枪27支、战刀1把、大车5辆。敌人19匹马全被打死了。

两役合计共歼敌百余人。虽然抗日民众也遭到了数十人的伤亡,但这一仗是日本发动侵华战争以来,伤亡最大的一次大败仗,杀出了中国人的威风和锐气,极大地鼓舞了东北抗日战场上,特别是辽西和热东浴血抗暴的爱国军民。一时间,这一仗成了中日报刊的头号新闻。中国各报刊纷纷刊登这一胜利消息。而日本报刊则把古贺之流吹捧为具有“大和魂”精神的英雄。日本军部还追认古贺传太郎为中佐,到处大登特登其所谓杀身成仁、以身殉国的事迹和他的照片。但在吹捧中也本能地夹杂着哀鸣。在日本关东军出版的《满洲事变实志》一书中,就这一事件发出哀鸣说:“锦西冬季之风暴,闻之皆血泪也。”并不得不承认这是“满洲事变以来最大的悲惨事件”。占领锦州的日本侵略军的头目们,遭此空前重大打击,虽然惊魂未定,但出于军国主义分子的本性,自然于心不甘。他们气急败坏地对锦西、朝阳两县抗日民众进行了疯狂的报复行动。

1月10日和12日,他们先后派出足立大队、户波联队和依田旅团的炮兵中队,分别从锦州和兴城出发,在飞机的掩护下,向江屯一带大肆“扫荡”。刘纯启领导的抗日武装为避敌锋,保存实力,主动转移了。日军在他们遭受重大伤亡的地方,采取了灭绝人性的报复行动,血腥屠杀手无寸铁的中国民众。仅在西园子一带就屠杀了我同胞40余人,烧毁了民房200余问。在钱搭子屯杀死张广志、刘老臣等数人,烧了民房40余间。

这些侵略者在发泄兽欲、杀人放火的同时,仍然心有余悸,也唯恐古贺事件重演,惊恐之余,于1932年1月16日,夹带着汉奸县长张国栋,把伪旗公署仓惶从江屯迁到连山(今锦西市所在地)。

日军撤出江屯后,刘纯启立即带领队伍进驻江屯,受到了广大爱国民众的热烈欢迎。刘纯启除以保安司令的名义,张贴安民告示,维持社会治安外,还受民众推举,以代理县长的身份署理县政,长达40余天。从此,刘纯启更加声威大震,许多爱国志士纷纷投奔他的队伍。刘纯启把队伍进行整顿充实后,正式成立了公安大队,刘纯启任大队长。下设四个中队,由韩国举、陈中山、李全润、李长雨分任中队长。

刘纯启聚众抗日,击毙古贺的事迹很快传开。为此,“东北民众抗日救国会”在整编东北抗日义勇军时,把刘纯启的队伍编为东北抗日救国军第三十四路军(一说为三十六路军),任命刘纯启为司令。朱霁青的抗日总监部也把这支部队编入了国民救国军的序列,任命刘纯启为第九师师长

1932年3月16日,刘纯启率部与孙雨田领导的三十三路军在新台门会师,祭旗誓师后,共同攻打兴城守敌。并先后参加了朱霁青和宋九龄指挥的两打义县和一打锦州的战斗。在打锦州战斗中,义勇军的浑九沟支队何占林部在“二郎洞”被敌军包围。刘纯启率部营救,一场激战,打退日军,使何占林部安全脱险。撤退途中,刘部在钱搭子屯又与一汽车日军遭遇。刘纯启沉着地指挥战斗,除跑掉1人外,歼敌30余人,缴获敌人汽车一辆和武器弹药若干。

1932年10月19日攻打义县失败后,在敌人的收买利诱下,一部分不坚定分子投降了日寇,充当了汉奸。杜清和、曹荣轩等人成了日寇的鹰犬。由于日寇对刘纯启及其领导的队伍恨之入骨,他们便把刘纯启的队伍做为主要攻击目标。他们利用汉奸队伍,除从外部对刘纯启的抗日队伍进行攻打外,还从内部进行破坏,并多次以高官厚禄对刘纯启劝降。但敌人的种种伎俩都动摇不了刘纯启抗日到底的决心。

1933年日军占领热河后,刘纯启仍率部坚持了敌后抗战,后终因寡不敌众,队伍被打散了。但许多爱国志士不甘于当亡国奴,仍坚持小股抗日游击活动。

刘纯启因长期转战在野外,积劳成疾。虽然日寇和汉奸到处搜捕他,但在广大群众的掩护下,他免遭毒手。后终因医疗条件差,1933年秋病逝在朝阳县根德乡曹杖子村。群众偷偷地把他的尸骨埋葬在他的家乡烧户沟的北山上。

刘纯启死后,曾和他一起参加围歼古贺战斗的战友们——李树珍、张恩远、刘振东等人仍率领小股武装,在极端艰难困苦的环境中,坚持抗日斗争,直至把自己的生命献给了壮丽的抗日事业。

张恩远在围歼古贺战斗中,曾负伤。1935年11月4日,锦西警察署日军指导官斋藤正直带人把张恩远包围在一间偏屋中,当即将张妻打死,张恩远拼死冲出重围,后被人暗算致死。敌气急败坏,放火烧了张家的房子,把张恩远的父亲和他四弟张恩义杀害了。

刘振东率部坚持敌后抗日3年之久,1935年秋被日军重兵包围,刘振东也惨遭敌手杀害。

李树珍曾一度率部撤到关内,被东北军改编,后被缴械遣散。李回到家乡后又拉起队伍坚持抗日斗争,并与王震、刘振东等人多次联合对日军作战。1937年2月7日,汉奸杜清和(绰号杜三秃)领鬼子兵把李树珍的队伍包围在小水沟,李树珍和30多名抗日战士壮烈牺牲,李树珍的17岁儿子李广福也为抗日而献身。至此,刘纯启领导的、以击毙古贺为引线而拉起的抗日队伍解体了。

日本侵略者对古贺被击毙一事耿耿于怀。因此,当他们占领热河后,便在缸窑岭一带进行了血腥的屠杀。从1934年到1935年两年间,他们就在缸窑岭一带杀害我同胞400多名。仅杜三秃一人告密和领敌人逮捕而送到朝阳杀害的就有130余人。

刘纯启领导的民众抗日武装击毙日寇古贺传太郎的战斗及其他战迹,在东北人民抗日救亡史上,将永远是闪耀着光辉的一页。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