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狱之城 父辈的战争 第四百二十四章 魔影再现(上)

听风吹雨夜无眠 收藏 0 31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662.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662.html[/size][/URL] 1947年6月25日下午5点,华盛顿特区惠灵顿国家公墓。 这天华盛顿下起了小雨,往日熙熙攘攘的街头也因此变得有些冷清。身着一袭黑衣的普雷斯特和海军部长一道走进了公墓,他们来到一座白色的墓碑前,将手中的一束鲜花放在了地上。 “将军,我知道您是无辜的,请您相信我,总有一天我一定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662.html


1947年6月25日下午5点,华盛顿特区惠灵顿国家公墓。

这天华盛顿下起了小雨,往日熙熙攘攘的街头也因此变得有些冷清。身着一袭黑衣的普雷斯特和海军部长一道走进了公墓,他们来到一座白色的墓碑前,将手中的一束鲜花放在了地上。

“将军,我知道您是无辜的,请您相信我,总有一天我一定会把杀害您的凶手绳之以法!”普雷斯特紧紧咬住嘴唇,但是却依旧无法阻止悲伤的泪水顺着脸颊流淌到脚下。

“好了年轻人,不要总是沉浸在过往的悲伤里,人生的脚步总是要往前走,你也该考虑一下自己今后的生活了。”海军部长轻轻拍着他的肩头安慰道。

普雷斯特沉默了,自从涉嫌谋杀拜德的雷纳德少校离奇死亡之后,勤务调查处就以证据不足为由匆匆终止了对拜德死因的调查,他对此感到非常气愤,连续几次找到找到勤务调查处要求立即重新调查拜德遇害一事。但是事与愿违,他不但没能达到自己的目的,反而还被责令立刻退役。

尽管遭遇了这些不公正的对待,但是天性倔强的普雷斯特并不甘心就这样放弃对真相的搜查,他没有回到田纳西州的老家,而是在华盛顿打起了零工,他决心通过自己不懈的努力,一定要使美国政府再度重视起他和拜德在南极洲的发现。

“部长先生,很感谢您对我的安慰,但是我如果不把杀害拜德将军的真正凶手找出来的话,那么我永远也无法面对自己的良心。”

“真是个倔强的小伙子。”海军部长在心里暗自赞叹,但是他也很清楚美国目前已经把苏联视为最危险的敌人,在这样的时代背景下,要想让白宫方面同意耗费巨大的人力物力去搜索一座传说中的城市,这无疑于痴人说梦。

“如果你有了什么新的发现,就请告诉我一声,我还有事要忙,再见。”海军部长转身离去,只剩下普雷斯特孤独的伫立在拜德的墓碑前。

“真没有想到这小子竟然这样倔强,事到如今还不肯罢手。”一高一胖两个戴着墨镜的黑衣人突然出现在距离普雷斯特很远的一处角落里。

“也许我们早就应该把他也干掉。”高个黑衣人说。

“不行,这样一来会引起人们对拜德死亡原因的怀疑,我们不能干这种引火上身的傻事。”

“那我们现在该怎么办呢?难道看着这小子继续为拜德四处喊冤吗?”

“您不用为此事感到担心。”胖子冷冷一笑,“因为有人已经想好了该怎么对付他。”

“哦!你能告诉我这个人是谁吗?”

“很抱歉,我什么也不能说。”

高个黑衣人有些失望的看着同伴,但是他也知道自己的想法其实是一种违反纪律的行为,所以他还是选择闭上了嘴。

“我们走吧。”胖子说,“好戏一会儿就会上演的。”

两个黑衣人消失了,而普雷斯特对这两个人的出现却一无所知,他依旧沉浸在无边的悲痛中不能自拔,直到夜色降临,他才依依不舍的离去。

已经下了一整天的雨仍然没有停息的意思,路边的行人纷纷在雨伞下感受着初夏季节的清凉,那些穿着时尚的美丽女郎们索性脱掉高跟鞋,赤着脚走在湿漉漉的街道上,而生性活泼的孩子们则就地打起了水仗。生活看似是这样的多姿多彩,但是人们却永远都不会想到,暗藏在都市深处的邪恶力量这时正将魔爪伸向一个无辜的年轻人。

普雷斯特走在湿滑的街道上,他的心情随着阴郁的天气而变得十分忧愁,自从拜德遇难之后,他不止一次找到当初参加过“跳高行动”的一些军官们,希望他们能够出面证实拜德并没有编造谎言。但是结果却令人遗憾,那些人不是担心仕途会受到影响,就是干脆对他闭门不见,虽然布恩格中校出于对弗兰克小分队失踪的内疚,倒是答应他出面作证,但是布恩格的行为却遭到了美国军方的斥责,认为这是在刻意损坏日趋紧张的美苏关系,这位功勋卓著的空军中校由于受不了这种羞辱,竟然选择了服毒自尽。

“我很抱歉,尽管我知道你没有错,但是仅靠我们的力量根本无法撬动那些官僚的脑袋,所以我们只能祈求上帝保佑我们的国家和人民。”这是布恩格临死前留给普雷斯特的遗言。

“我不能放弃,无论我作为一名军人还是美利坚合众国的一位公民,我都必须把这件事情继续下去。”腥风血雨的战场造就了普雷斯特的不屈不挠的意志,他决心要尽自己的一切力量查明事情的真相。

“如果雷纳德真的是杀害拜德将军的凶手,那么他的死肯定是因为有人担心他被捕后会泄密,所以才会杀人灭口,也就是说,雷纳德其实只不过别人手上的一枚棋子,真正的凶手至今仍藏在幕后,可是我该怎么做才能查出这个人究竟是谁呢?”普雷斯特的脑子里乱糟糟的。一点头绪都没有。

普雷斯特这时走到了一条小巷的入口,他的家就在小巷深处的一座破旧的公寓里,由于此处位于华盛顿郊外,平时就没有多少人,现在更是静悄悄的。

“还是回去吃点东西吧,然后再洗个热水澡,说不定等这两件事情办完之后,好办法就会蹦出来的。”普雷斯特拖着疲惫的身躯走进小巷,但是他刚刚来到公寓楼下,一位陆军中校就突然出现在他面前。

“你就是普雷斯特先生吧。”中校极为友好的和他打着招呼,“我是勤务调查处的卡普里克·史密斯中校,我目前正在秘密调查拜德将军突然死亡一事,如果你有时间的话,我想向你打听一些事情。”

史密斯的出现完全出乎普雷斯特的意料,他仔细打量着对方,发现这是一个身材高大的中年人,他有着一双透着精明目光的蓝眼睛,嘴边还挂着一丝看起来非常真诚的微笑。

“您真的是来调查拜德将军死亡原因的吗?”普雷斯特怀疑的问道:“我已经连续多次要求重新调查他的死因,但是却根本没人理会我……”

“这是为了避免引起外界的注意。”史密斯非常严肃的对他说:“自从拜德将军突然去世后,我们就对此事展开了秘密调查,结果发现当时负责对他进行调查的雷纳德少校其实是德国人的间谍,而且种种迹象都表明是他暗杀了拜德将军,最令人震惊的是,在雷纳德的身后还潜藏着一个十分危险的间谍组织,如果我们不把他们从暗处给揪出来的话,那么早晚有一天,这个组织必将对我们的国家造成非常严重的威胁。”

“既然你们也得出了这样的结论,那为什么还要拒绝我要求彻底调查拜德将军死亡原因的请求呢!”普雷斯特深藏心中的愤怒顿时被点燃了,“拜德将军不幸遭遇毒手,布恩格中校也自杀了,而我也被赶出了军队,难道这就是坚持正义的人们应该享有的待遇吗?”

“我很抱歉,其实我们知道你和拜德将军根本没有说谎,据我们掌握的情报显示,德国人确实是在南极洲建造有一座秘密基地,这已经对我国的利益构成了极大的威胁。”史密斯说到这里叹了口气,“但是如果我们公开宣布拜德将军是死于他杀,那些藏在幕后的杀人凶手们就会因此提高警惕,使我们很难抓住他们,所以我们必须让事情看起来就好像我们已经上了他们的当,这样一来,敌人就会自以为阴谋得逞,从而放松警惕,而我们却在暗中继续展开调查,直到抓住他们为止。”

“您说的这些都是真的吗?”普雷斯特依然有些不敢相信。

“相信我,普雷斯特,你受的这些委屈其实我们都记在了心里。”史密斯抓住普雷斯特的手,用一种非常诚恳的语气说:“拜德将军是位伟大的军人,他为了我们的国家和真理不惜献出了自己的生命,如果我们不能抓住幕后凶手,那么我们又能拿什么去安慰他在天堂的灵魂呢!”

“中校!这些事情你们为什么不早点告诉我!”普雷斯特再也按捺不住心中的激动,委屈的泪水顿时夺眶而出,“我一直以为不会再有人相信我所说的一切,但是没有想到奇迹却在我最绝望的时候出现了!”

“男子汉不应该流眼泪。”史密斯用力拍着普雷斯特的肩头,“走吧,小伙子,我们现在就去你的公寓,让我好好听听你们都在南极遇到了哪些有趣的事情。”

“好!请您跟我来。”普雷斯特兴奋地抹了一把眼泪,带着史密斯走进了公寓。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