末日锦衣卫 第一部 第15章 山湾血泪(3)

3岁就很尜 收藏 10 38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6532.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6532.html[/size][/URL] 年轻美丽女子仍然在恶狠狠地骂道:“你们这些恶魔,我父亲、母亲跟你们有什么仇?有什么恨?你们要这么残忍的杀害他们?我哥哥跟你们又有什么仇!又有什么恨?你们非要这么残害他!你们都不得好死!” 老丐再次狂笑起来:“哈哈哈哈哈哈……什么仇?什么恨?真是天大的笑话!难道闻名江湖的‘恶丐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532.html


年轻美丽女子仍然在恶狠狠地骂道:“你们这些恶魔,我父亲、母亲跟你们有什么仇?有什么恨?你们要这么残忍的杀害他们?我哥哥跟你们又有什么仇!又有什么恨?你们非要这么残害他!你们都不得好死!”

老丐再次狂笑起来:“哈哈哈哈哈哈……什么仇?什么恨?真是天大的笑话!难道闻名江湖的‘恶丐独龙’出手杀个把人,也还要什么理由吗?你这小美人啦,也真是太孤陋寡闻了!”

原来,眼下这个作恶的家伙,就是那个以淫为乐、大肆败坏丐帮门风、十五年前被丐帮驱逐出去的六袋长老“冀北独龙”。两个中年乞丐,则是他在丐帮时的手下亲信,也是他的亲传弟子。

“啊!‘恶丐独龙’?怎么是这个无耻透顶的恶棍、黑心王八蛋?”躲在屋外矮墙下的胡欣,听到老丐报出名号,脸上不禁一怔。

他迅速从怀中掏出一个小包,并从小包中拿起几粒橙黄色的小颗粒——干豌豆粒子握在手中,这是“刀剑归一”三兄弟的独门暗器,也叫“黄珠暗器”!

今天胡欣决定出手,狠狠的惩罚一下这个作恶多端的老丐,让他尝尝“黄珠暗器”的滋味!


老丐缓缓地走向年轻美丽女子。也许是感到美味即将到手,已经忘乎所以,他全然没有注意到身后不远处胡欣的到来。

常年行走江湖的人,忘乎所以是最大的忌讳。

忘乎所以的人,往往很容易丢掉自己的性命,有时甚至是脑袋掉了,自己还不知道是怎么掉的,你说冤不冤?

在恶丐的逼迫下,仍然跌坐在地上的年轻美丽女子,身子一点一点地往后挪动,抱在怀里的孩子,顿时吓得大哭起来。

老丐仍然象“猫捉老鼠”一样,一边逼近一边继续调侃道:“其实啊,你父亲,你母亲,还有你那个不中用的哥哥,跟我老人家一点关系都没有,我老人家以前根本就不认识他们,他们不欠我老人家的钱,也不欠我老人家的债,更谈不上和我老人家有什么仇、有什么恨了。告诉你吧,我老人家以前根本都不知道还有这么个好地方,也从来没有来过。下河湾这个名字,我老人家还是昨天才知道的。”

站在老丐身后的中年胖丐笑了笑,逗趣地说:“小娘子,你父亲,你母亲,还有你那个不中用的哥哥,他们为什么都得死呀?你知道吗?那都是因为你呀!是你要了他们的命啊!”

中年瘦丐也在一旁帮腔道:“小娘子,这能怪谁呢?要怪就怪你自己吧!你为什么长得那么美啊?女人长得太美了,也是有罪的呀!古人不是说‘怀璧其罪’吗?就是这么个道理。你看看,你看看,你父亲,你母亲,你哥哥,不都是让你的美貌给害死了吗?说起来,他们的死,要怪还得怪你呢!你知不知道?”

躲在矮墙下胡欣,头上已经蒙着黑布,摊开的手掌上,放着几粒黄色的豌豆粒。他手腕微抖,两粒豌豆突然从掌中旋劲飞出。

小院里,中年胖丐还在大声狂笑:“哈哈!好一个出水芙蓉,简直是美艳绝伦,谁见了不喜欢?谁见了不动心?何况是我们师父,他可是最最喜欢象你这样细皮嫩肉的美貌女子的呀!哈哈……”

笑声嘎然而止,中年胖丐整个身体突然“扑嗵”倒下,前胸扑地,后脑朝天,脑浆摒出,一动不动了。

听到尸体到底砸出的沉闷响声,老丐顿时大惊。

可是,还没有等他转过身来,又一声死人倒地的“扑嗵”声传来。

原来,站在他左边的中年瘦丐,也和右边的中年胖丐一样,也是身中暗器,俯身倒在了他的脚下,也是后脑朝天,脑浆摒出,姿势与胖丐如出一辙,中招之位也与中年胖丐一摸一样。

老丐一看,顿时脸色聚变,遽然警惕起来。

他迅速提神运功,自我防身,以备搏击。

在储劲待发的同时,他还不断的拿双眼扫视着四周动静。但是,实在令他失望,院子周围没有任何人影,也没有一点动静。

有道是:树欲静而风不止。

情势危机之时,越是安静越让人感到担心,越是宁静越让人生畏。没有人影,没有任何动静,这就更增加了当场的恐惧气氛。

此时,跌坐在地上的年轻美丽女子,也被这突如其来的变故惊呆了。

她停止了哭泣和谩骂,瞪大了眼睛,也开始警惕地扫视着周围。同时,双手把怀里的孩子搂得更紧了。

“怎么会这样?”年轻美丽女子想,但她无法知晓其中缘故。

再者,她早已惊惶失措,也无法去想得更多了。

老丐一双贼眼还在左右搜索,同时储劲待敌。

可是,这一次他仍然什么也没看到,院子周围和原先一样,依然是静静的。

为了给自己壮胆,惊讶不已的老丐,开始大声吆喝、谩骂起来:“是哪个见不得人的混帐王八蛋?居然敢暗施偷袭?有种的站出来,让你家老花子大爷见识见识,看看你究竟是什么货色!哼哼!看本大爷不把你这个王八蛋的脑袋切下来,斩成肉酱才怪呢!”

院子周围仍然是一片寂静,这使老丐感到更加的惊恐。他的双拳握得紧紧的,骨节“嘎吱嘎吱”作响。

紧张僵持一阵后,一直处于高度警惕状态的老丐,似乎开始放松了一点。

他弯下腰,左右看了看扑到在地上的自己两个徒弟的死尸,满脸愤怒,两眼直冒火星,心里头哪个气愤呀,就不用形容了。

简单查看了一会儿之后,他缓缓站起来,看看左右无人,便胆子壮了起来,再次大骂:“是哪个暗施偷袭的混帐王八蛋,见不得人的混帐王八羔子?怎么啦?你丫的害怕了?敢站出来给你家花子大爷瞧瞧吗?你这个王八蛋,难道你是个缩头乌龟不成?是个见不得阳光的‘下三烂’不成?难道你是个浪得虚名的混账东西?”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