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豹突击队侦察兵可十指抓墙30秒纹丝不动!

mzq004 收藏 7 2183

追击,似疾风闪电;捕获,如猛虎跳涧。


突进,如狂风骤雨;腾翻,似凌空飞燕……


"云龙风虎尽交回,太白入月敌可摧"。反恐战场上,中国武警"雪豹突击队"队员个个英雄虎胆、身怀绝技,他们凭着过硬的本领和非凡的战绩而闻名中外,令恐怖分子闻风丧胆,为国家和武警部队赢得了无数荣誉。走近这支反恐劲旅,在鲜花和掌声背后,是这样一群人撑起了耀眼的光环:他们中既有百发百中的"神射手",也有洞察秋毫的侦察员;既有胆大心细的"排爆专家",还有……他们是当之无愧的英雄,神通广大的特种兵,在反恐战场上,他们上演着一部部决战决胜的"反恐大戏",跌宕起伏,惊心动魄,精彩纷呈。12月9日,记者来到"雪豹突击队",探访了特战队中的特种兵--


"神枪"无敌 刘洋:55米外射中刀刃


主人公小传:刘洋,"雪豹突击队"某班班长,二期士官。擅长射击,被誉为军中"神枪手"。曾远赴伊拉克担负使馆警卫任务,参加过"长城反恐"、"08卫士"、"燕山6号"等大型演习,05年获全国攀登比赛第一名,04年获总队射击比赛第一名。先后荣立个人二等功2次,三等功1次。


士官刘洋,细高个,瓜子脸,一口浓重的四川话,人送绰号"神弹弓"。


提起这绰号,还得从刘洋当新兵时说起。有一回,刘洋听说特战队有个狙击组,便悄悄问排长:"排长,我挺想进狙击组的。你看,有戏吗?""想当狙击手,必须发发命中10环,你能行?"刘洋二话没说,掏出随身带的弹弓,"嗖"地一声,几十米开外树枝上的麻雀应声坠地。"神弹弓"的绰号从此在战友中流传了起来。


而今,刘洋已是有了8年兵龄的老兵。早已如愿成为狙击手的他,绰号也从"神弹弓"变成了"神枪手"。一次,武警总部要开设一个全新的射击科目,特警和雪豹突击队展开了激烈的争夺战。要知道,夺得这个新科目不仅能优先配发新式枪械,更是件让人羡慕的"风光事"。一来二去,特警和"雪豹"谁也不让谁,只好由总部首长提议:两家各出1名狙击高手"比武招亲",谁胜了新射击科目和新式武器就"下嫁"谁家。


比赛按照国际规则,在距射手55米远处迎面立一刀刃,谁射中刀刃算谁赢,采取三局两胜制。3发子弹下来,特警弹飞无影,代表雪豹出战的刘洋却三发全中,"神枪手"的雅号不翼而飞。在场的领导非常高兴,战友们也羡慕不已,而刘洋却淡淡一笑:"其实没什么。练多了,谁都能做到"。


刘洋在训练中极其刻苦,端枪训练一站就是五、六个小时,射击技能也进步最快。训练间隙,刘洋特别乐于助人,不厌其烦地把自己训练的体会讲给战友们听,还把练狙击积累的经验结合军事理论,总结出一套狙击瞄准"三步法",教给战友们。大家普遍反映,"三步法"针对性强、实在、管用,对提升训练效果很有帮助。


"心静气闲,才能百发百中。"刘洋经常对战友说,练好射击本领是一种修养,更是一种境界。作为特战队员,虽然有时感觉很累,但收获也很多。


侦察能手 蔡争辉:鹰眼神探智多星


主人公小传:蔡争辉,"雪豹突击队"特战队员,一级士官。毕业于湖北警官学院侦察专业,善长操作"爬墙机器人"进行高空侦察。参加过"长城系列"、"08卫士"等大型演习任务,在执行奥运安保任务中特批"火线入党"。


在"雪豹突击队"特战大队,蔡争辉是为数不多的大学毕业生战士,也是出了名的"智多星"。"智多星"的智慧来自爱琢磨的习惯,在别人看似平常的事,他都要琢磨出个一二三来。


不久前,队里装备了爬墙侦察"机器人"。然而在使用中,因机器吸附性能和墙面要求之间的存在差异,不时发生从墙上掉下的现象。他回去后开始琢磨了起来,找工具、绘图纸、查资料,四处征求建议,见人就问。


10天后,一个利用日本产钓鱼线制成的便携式防坠落保险线出现在勤务值班室,在担负多次高空楼房侦察任务中,屡试不爽。


同时,他还积极利用在大学学到的理论知识研究论证,一有空闲时间就找各种不同结构的墙面进行研究,经过一个多月的实践探索,他总结出了一套"爬墙机器人技术要领",什么类型的墙能爬,什么温度下使用效果最佳,传输距离多少……都研究个明白仔细。在多次大型演习中,他操作"机器人"在高空危楼进行侦察,传回的数据都真实准确,为特战队作战决策提供了准确依据,被战友们誉为"鹰眼神探"。


新战士小王在执勤中,一遇到登高侦察就腿抖。经过分析,蔡争辉认为这是缺乏应急心理素质所致。对此,他向中队建议,对官兵进行100种侦察突发情况的心理调查,针对个体情况逐一进行分析,并琢磨出了一套侦察应急心理战术,人人适用。


蔡争辉不仅是个"小能人",而且在训练中也非常刻苦。为练好侦察兵的"十指抓墙"硬功,他利用业余时间苦练技能,有一次在训练中双手竟抓破了6块皮,鲜血直流。现在,他用"十指抓墙"功夫可以在使身体紧紧地贴平面墙上,30秒纹丝不动。


"取得今天的成绩,一步也离不开组织,我要用更加出色的表现回报部队的培养。"过硬的素质源于坚定的信念,小蔡机智的眼神中充满着智慧,但他最为得意的还是自己是一名中国武警"雪豹突击队"队员。


爆破专家 李哲:炸与不炸我做主


主人公小传:李哲,"雪豹突击队"特战队某中队副中队长,中尉警官。精通排爆、引爆等爆破技术,曾参加"中俄合作2007"、"长城反恐"、"08卫士"、"燕山6号"等大型演习任务,3次荣立个人三等功。


"如果引不响,你就别回国了!"战友的一句玩笑话,至今仍让李哲记忆犹新,说起一年前的在莫斯科发生的这段故事,李哲腼腆一笑,但随即又严肃起来。


亮剑莫斯科,胜负只一线。那次,李哲担负的是现场演习的炸点显示任务:爆炸时间、地点、时机都必须准确无误地掌握,方能保证引爆成功。


演习前,李哲将所有线路全部检测了一遍,均显示正常。然而,就在演习即将开始时,意外的事情发生了,由于俄军车速过快,引爆线被颠簸乱成一团!怎么办?如不及时处理,引爆失败,就意味着联合演习失败……后果将不堪设想。俄军士兵也毫无办法,急得直磋手。紧急关头,小李临危不乱,掏出携带的匕首,将引爆线割断,并迅速用牙咬开胶皮,重新对接。


作战命令下达,炸点随即引爆,一秒不差,演习顺利进行。事后,一位领导玩笑说,如果引不响,你就不要回国了!


如果说引爆是有规可循的话,那么排爆却随时都充满不可预知性因素。一次,在和公安特警进行的一次重大对抗演习中,特警自制了红外线炸弹,具有高度的隐蔽性和不可预测性,对我方构成了很大的威胁。


接到任务后,离演习时间只有一天。"请教专家、查阅资料、研究电子元件……"半天时间,李哲把所有关于红外线的资料全部研究一遍,获得了很多重要信息。他发现红外线虽然肉眼无法观察,但利用数码呈像原理,可以清晰地探明。于是,他将摄像头手机绑在探测架上制成"手机探测仪",从而一举破解了被公安特警寄予厚望的"杀手锏"。


"炸弹是难以驯服的野兽,但如果你能真正了解它的性能原理,它也会像温顺的小绵羊。"现在的李哲已经熟练掌握20多种不同类型炸弹的原理和排、引爆方法,成了名副其实的"爆破专家"。


攀登健将 丁坤山:攀登下滑惊无险


主人公小传:丁坤山,"雪豹突击队"特战队某班班长,二期士官。擅长直升机索降、楼房突击等攀登技术,参加过"中俄合作2007"、"长城反恐"、 "燕山06号"等大型演习任务。2004年,获北京总队攀登比武单项第一,荣立三等功1次。


攀爬15米高的楼层,沿雨漏管只需7秒5,沿避雷针只需8秒5,沿阳台只需9秒……就是这组惊人的数据,让我们对眼前这位貌不惊人的士官肃然起敬。他就是"雪豹突击队"中最优秀的攀爬能手丁坤山。


丁坤山的攀登技术无人能敌,他在下滑方面也是一等一的高手。


飞身下滑!顺着一根活动的绳索从高楼顶层如高台跳水般纵身跃下。为了练精这一技术,丁坤山的左右小臂都曾经摔骨折。


侧向移位!利用一个结点和一根绳索,丁坤山能够从大厦的一面移至与原先墙体垂直90度的墙体。这一动作,对结点的位置、身体发力的角度和发力的大小都有极高的要求,稍有误差,就会导致身体无法正面进窗。


破窗攻击!左手持枪右手紧握绳索用力蹬地向前荡出,达到高点后反身利用重力对准目标窗户踢窗而入,给犯罪分子以迅雷不及掩耳的突然袭击!


直升机索降!从轰鸣的直升机上顺着绳索如"天兵"般飞速下滑,在短时间内完成兵力垂直转移。作为雪豹突击队攀爬下滑组的负责人,丁坤山还解决了下滑绳上单个挂环容易失误、扣环浪费时间和直升机上动作幅度大不安全的问题,达到了6名队员用时15秒下滑完毕的速度,又快又好!


一招擒敌 苏泗军:一掌制敌震敌胆


主人公小传:苏泗军,"雪豹突击队"特战队员,三期士官。擅长擒拿格斗硬气功等擒敌技术,主练"铁沙掌",参加过"长城反恐"、"08卫士"、"燕山06号"等大型演习任务。


第一次见到苏泗军,是在雪豹突击队的训练场上,隔着寒冬漫天的飞沙,仍让人感觉到一股英武之气扑面而来。他洪亮干脆的口令,挺拔的身姿,矫健的动作,即使是在一群雪豹特战队员中,依然显得格外出众。"特战队员中的特种兵"--苏泗军的战友们这样向我们介绍。


苏泗军是雪豹突击队中当之无愧的"武林高手"。看过苏班长"身手"的人,都会不由自主地竖起大拇指连连称奇--他能够轻松地用手掌、手侧、手背将砖头开至八小块,能够徒手将树皮抓下来。一双看起来和常人并无差异的双手,在苏班长那里,便具备了惊人的力量。


这双铁砂掌,不仅圆了苏泗军的功夫梦想,更成为了"雪豹突击队"执行反恐任务中的擒敌利器。在与恐怖分子近身搏斗时,经常会遇到敌方手持枪支、爆炸物等凶器的情况,发起攻击时稍有不慎,后果就会不堪设想。苏泗军凭借着自己过硬的功夫根底,利用这双铁砂掌,总结出擒拿穴位、控制关节的战术方法,为精确制敌、最大程度减少伤亡提供了保障。而在特战队员深入敌后、隐蔽接敌的过程中,一旦与敌接触,苏泗军的铁砂掌更可以发挥一掌制敌的功力,无人察觉之间,敌人便已倒地,不会造成部队暴露的危险。


"一件事,要么不去做,要么就做到最好",这是我的新训班长熊彬对我说过的话,我一直没忘。这是苏泗军对自己的总结。这句话,应该是他取得种种成绩背后的精气神,是他前进拼搏路上的动力支撑。正是在这句话的鼓舞下,苏泗军才从刚入军营时的毫末小草,成长为现在的合抱之木。


突击"尖刀" 黄德洋:8分钟,一般人练不了


主人公小传:黄德洋,"雪豹突击队"特战队员,一期士官。擅长反恐突击,参加过"长城反恐"、"08卫士"等大型演习任务,先后2次荣立个人三等功。


国字型脸,寸头,皮肤黝黑,双眼炯炯有神,说话干脆得像砸铜豌豆--初见黄德洋,这位22岁的年轻士兵不由让人暗自喝了声彩:"好精干的特种兵!"


黄德洋出生于军人世家。入伍前学过4年散打,是河南省登封市散打甲级联赛52公斤级亚军、山东省德州市散打锦标赛52公斤级冠军。新兵训练结束后,黄德洋主动申请参加了为期8个月、淘汰率高达50%的"魔鬼集训",并脱颖而出成为"雪豹突击队"的突击队员。


黄德洋说,"集训那阵,每天都在挑战自己的生理和心理极限"。如今,早已圆了儿时梦想的他,仍在不断挑战自我。


黄德洋现在主攻的课目是"特战小组综合演练"。提起这个由他和战友们自主编排创新的全新训练课目,黄德洋既兴奋又自豪:"这可是独家,一般人根本练不了!"在特战小组综合演练中,每名突击队员要负重10公斤,携带多种武器装备,在8分钟内跃进800米,穿越地下、高空、复杂地形、水域、声障、火障等19组模拟实战环境的障碍物,对突击队员的体能、技能、心理、战术、意志品质和团队协同配合,均是极限式的考验。


然而,要练就超乎常人的胆识、毅力和技能,训练中磕磕碰碰、受伤挂彩难免是家常便饭。一次,在训练直升机高空垂降时,由于机身晃动剧烈,黄德洋在跃出机舱的一瞬间,左手腕被舱门划出一道近5厘米长的伤口,而这道伤口距动脉仅有0.5厘米!事后。黄德洋匆匆缝了8针,又马不停蹄地开始了新的训练……


黄德洋说,在雪豹突击队,作为一名突击队员,时刻都有一种临战的紧迫感,必须比同龄人更早地成熟、稳重,也必须学会比常人更加冷酷和忍耐。虽然特种兵训练异常艰苦,甚至有时不乏枯燥,但黄德洋立志当一名优秀特种兵的信念从未动摇。


"为'雪豹'荣誉而战,无上光荣!"在黄德洋的日记本里,这行特意大写的座右铭显得格外醒目。


空中轻骑兵 田新强:我的战场在蓝天


主人公小传:田新强,"雪豹突击队"特战队员,三期士官。专攻动力三角翼飞行器专业,是空中侦察打击的"轻骑兵"。 参加过"长城反恐"、"08卫士"、"燕山06号"等大型演习任务。


田新强怎么看也不像《水浒》里拳打猛虎的"武二郎"。家住山东省阳谷县的他,瓜子脸,斯文内向,一身军装烫的笔挺。可用他的话来形容自己,却简单的很,只有三个字--"话不多"。


入伍后,田新强在部队第一次见到了三角翼飞行器。"看上去就像三轮车上绑了个风筝,怪怪的",田新强这样形容他的观感。然而,让他没想到的是,从那以后,这个外形古怪的"三轮车"竟成了他在警营里最亲密的战友。


田新强说,刚开始学动力三角翼飞行器的时候感觉很难。"因为在地面生活惯了,飞上天后很不适应从那么高的地方往下看",田新强笑着说。然而,凭着刻苦钻研的劲头,田新强还是很快掌握了飞行技术,成了动力三角翼飞行的高手。


田新强很热爱动力三角翼飞行器这个专业,只要说起动力三角翼飞行,"话不多"的他准能竹筒倒豆子般说个滔滔不绝。"首先它很安全,是一种安全性非常高的飞行器"。田新强说,动力三角翼飞行器还能担负空中侦察、打击等多种任务,应用范围十分广阔,特别是在飞行中依靠人工采集信息的效率和精确度,远非无人侦察机可比。


然而,田新强也不得不面对这样一种窘境。随着部队装备现代化和科技水平的不断提高,越来越多由动力三角翼飞行器承担的作战任务被无人侦察机承担,他和他的"三轮车"上天的机会比以前少了很多。但田新强还是一如既往地钻研着他深爱着的动力三角翼飞行专业,并且带出了两批"得意门生"。


田新强现在还保持着一个习惯,每天都要阅读有关动力三角翼飞行、高空气象、应急措施等专业知识的书籍,每周都对飞行器保养擦拭。田新强说,作为一名驾驶动力三角翼飞行器的特战队员,除了具备一般特战队员的基本素质,还必须胆大、心细,时刻保持一流的战备水准。








"只要部队需要,我随时准备飞!"田新强这样说。


蓝军头目 李轲:"反派"原是多面手


主人公小传:李轲,"雪豹突击队"特战队员,一期士官。在红蓝对抗训练中担任蓝军"头目",是精通多项特战专业的多面能手。参加过"长城反恐"、"08卫士"、"燕山06号"等大型演习任务。


李轲是个让人初次见面就印象深刻的特种兵。这位身高1.81米、来自古城开封的21岁河南小伙,在雪豹突击队可算得上是个"另类":光头圆脸,一身灰色迷彩服,头戴只露"三点"的黑色面罩,怎么看都是个如假包换的"反派"。


然而,在李轲眼里,黑色面罩却有着两种不同的特殊含义:既是特战队员区别于普通士兵的重要标志,更是鼓动他这个蓝军头目"兴风作浪"的亢奋点。李轲说,每当他把面罩套在头上,不论自己的身份是特战队员还是"恐怖分子",都感觉自己像只潜伏的雪豹,随时准备出击……


李轲当蓝军"头目"已有4年,他把与红军频频交手的经历概括为两句话:当初屡战屡败,如今旗鼓相当。四年间,李轲一直对两次红蓝对抗的战例难以忘怀。其中一次是李轲当上蓝军"头目"后不久,在"劫持人质事件"中漏洞百出,被红军侦查员轻易摸清底细而全军覆没。另一次,蓝军劫持"人质"后对红军意图事事料机在先。直到红军发起攻击时,才发现"恐怖分子"们早已混入"人质"中逃之夭夭。


李轲说,起初蓝军总认为红军胜理所当然。他和战友们身为蓝军,思想和意识上却没有真正与红军对抗起来,结果演练变成了"演戏"。如今,蓝军早已从"弱旅"成长为劲敌,蓝军官兵个个是特战专业的多面手,屡屡给红军设置意想不到的难题。李轲和战友们也越发喜欢上了蓝军这个"刁钻狡猾"的反派角色。李轲说,现在红军、蓝军每天都在研究对方的战术战法。"只有在对抗中把我们打败了,战场上才能所向无敌。"


对于蓝军"头目"这个头衔,李轲颇为自豪。"当好蓝军头目,不仅要形似,更要神似。只有把蓝军当好了,才能使红蓝双方在实战中把'想当然'的错误想法都丢掉,才能成为一流的特战队员"。夜幕降临,李轲又准时守在电视机旁看起了国际新闻,反恐新闻成了他关注的重点。


"这样可以吸收点养份"。李轲笑着说,"下回对抗保准给红军一个'惊喜'"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7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