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荡杀 第五十三卷 第三章

张单 收藏 0 47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40.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40.html[/size][/URL] 当竹内柳河离杜汉星和卢斯小姐还有十步距离的时候,前者忽然止住了自己的莲步,他看见杜汉星是一脸恨意的看着自己,如果说杜汉星会武功的话,那么,竹内柳河还会对杜汉星忌惮三分,但是,竹内柳河这位美女很清楚地知道杜汉星不会武功,杜汉星只会医术,故此,竹内柳河看见杜汉星是这么有恨意的看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40.html



当竹内柳河离杜汉星和卢斯小姐还有十步距离的时候,前者忽然止住了自己的莲步,他看见杜汉星是一脸恨意的看着自己,如果说杜汉星会武功的话,那么,竹内柳河还会对杜汉星忌惮三分,但是,竹内柳河这位美女很清楚地知道杜汉星不会武功,杜汉星只会医术,故此,竹内柳河看见杜汉星是这么有恨意的看着自己,她是一点也不害怕。

竹内柳河看见杜汉星是这么仇视自己,前者是微微一冷笑,道:“杜汉星,你这么看我干什么,怎么了,你还想把我给杀了?”

杜汉星听见竹内柳河说话口气这么强硬,这么不给自己面子,前者听了以后是相当的生气,竹内柳河手指指着躺在地上的梁中国,淡淡道:“杜汉星,躺在地上的是梁中国吗?”

杜汉星一愣,他不知道竹内柳河为什么要这么说,他不知道该怎么回答,竹内柳河秀眉轻蹙,道:“杜汉星,你难道听不懂汉语是不是?”

杜汉星听到这里,他是回过身来,他颔首道:“不错,是梁中国,那怎么了?”

竹内柳河冷然道:“杜汉星,你难道想让梁中国死吗?”

竹内柳河可是一名忍者,对于如何取人性命,察看人的伤势是相当的再行的,她看见梁中国血流了很多,他知道梁中国此时肯定是受了重伤,再不医治一定会死的很难看,至少也会留下后遗症,故此,她是出声提醒杜汉星,希望杜汉星能够去救梁中国,早点让梁中国脱离苦海。

杜汉星这下子的脸色是更加的难看,梁中国可是自己的好弟兄,为自己扛了许多的劫难,现在梁中国生命垂危,自己竟然还忘记该怎么救他,竟然,还要自己最讨厌的人提醒自己去救梁中国,这让杜汉星几乎要发作起来,不过,好在杜汉星此时的身边还有一个白人女人那就是卢斯小姐。

卢斯小姐可是一名记者,做为记者就是要心思细密,缜密如丝,她发现杜汉星自从看见竹内柳河以后,他的脸色就很难看,也就没有好脸色,她是小声的在杜汉星的身边,道:“杜汉星,你的脸色怎么这么差?”

杜汉星感觉今天自己是倒霉透顶了,他是灰着脸,默然不语,卢斯小姐瞧出杜汉星心情不佳,她是转动了一下自己的眼珠,她于是不再“为难”杜汉星,她而是把注意力放在了竹内柳河的身上,卢斯小姐是用自己美丽的眼睛看着竹内柳河。

卢斯小姐和竹内柳河都是美女,不过,一个是西洋美女,一个是东洋美女,一个是会武功的日本忍者,一个是外国的战地记者,两个女子都是外国美女,两个女子站在南京这里,构成一条亮丽的风景线,只不过,在这里满地的死尸实在是有点大煞风景,破坏这里美丽的气氛,增添了多分的狰狞和恐怖。

卢斯小姐和竹内柳河都是女人,而且,都是美丽的女人,竹内柳河看见卢斯小姐是这么看着自己,竹内柳河也是一个精明的女人,她瞧见卢斯小姐是这么看着自己,她也知道卢斯小姐是对自己“宣战”了,卢斯小姐是一名记者,记者可不是好惹的,不然,在报纸上面也不能公布这么多骇人听闻的新闻,当然,忍者也不是好惹的,不然,从古至今也不会有这么多的人死在忍者的手里面。

竹内柳河见卢斯小姐盯了自己有五六秒了,前者是微微的笑了笑,道:“小姐,你这么看我干什么?”

卢斯小姐微笑道:“这位小姐,你似乎不是很懂得尊重人?”

竹内柳河哦了一声,道:“小姐,你这话说的有点不地道。”

卢斯小姐道:“这话怎么说?”

竹内柳河笑吟吟道:“小姐,好歹你们的命是我救的,你怎么非但不感谢我,还这么损我,我看是你才不懂得尊重人。”

卢斯小姐眉头皱了皱,道:“小姐,不错,我和杜汉星的命是你救的,但是,你也不能这么目中无人,说话的态度也不要这么难听。”

竹内柳河嗯了一会儿,道:“小姐,这样吧,我知道了,我会注意的,请你原谅我的目中无人,好吗?”

说完,竹内柳河是伸出了手递向了卢斯小姐,毕竟,竹内柳河救了卢斯小姐和杜汉星的性命,卢斯小姐也不好意思对竹内柳河发作,既然,竹内柳河有意思和解,那么卢斯小姐也不再继续“深究”,他也伸出了自己白皙的右手,和竹内柳河的小手握了起来。

两只白嫩的小手握在了一起,这两个女子是握手言和。

这下好了,竹内柳河和卢斯小姐是握手言和,可是,在杜汉星的心中还是耿耿于怀的,他在心中是十分介意发生在自己身上的三件事情,甚至,在杜汉星的心中还有了自杀的念头。

可是,杜汉星转念一想,想到自己的国家都不成国家,国都都保不住了,自己受这种委屈也算不了什么,再说了,现在只要是一个爱国的中国人就要完成抗日事业,如今,抗战局势一片黑暗,自己怎么能不管国家的死活就这么去死,自己这么做还能算是一个中国人吗?

一想到这里,杜汉星就一切都释然了,不觉得有什么了,接着杜汉星又想到竹内柳河毕竟救了自己的性命,自己说话的态度肯定要好听一点,于是,杜汉星咳嗽了一声,他放宽的语气,道:“竹内柳河,你为什么会救我们?”

竹内柳河也不是那种喜欢装酷的冷若冰霜的女子,既然她看见杜汉星诚心向自己示弱,说话的态度好了不少,于是,竹内柳河的语气也放好了不少,她道:“杜汉星,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这时也不是说话的时候,我们还是找一个安全的地方在说话吧。”

杜汉星听见竹内柳河说的是有道理,遂前者也不再多说一些什么了,本来,杜汉星想把躺在地上的梁中国给背起来,但是,竹内柳河却道:“杜汉星,还是让我来吧。”

杜汉星和卢斯小姐两个人脸上都出现惊讶的表情,因为,竹内柳河只是一个小姑娘,她怎么可能扛得动一个梁中国这种男子,所以,后者是疑惑道:“竹内柳河,你一个弱女子,怎么可能扛得动一个男人?”

竹内柳河微笑的解释道:“小姐,我可是一个忍者,忍者能做许多能者所不能的事情,扛起像梁中国这种汉字只不过是小事一桩,有什么好奇怪的。”

卢斯小姐和杜汉星得到竹内柳河的解释,前二者是豁然开朗,接着,他们两个人看见竹内柳河是轻而易举把在地上的梁中国给扛了起来,然后,道:“两位,你们知道我们要去的目的是哪里吗?”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