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热钱开始做空中国

tomjaly 收藏 0 316

人民币升值刺激A股上涨的神话已恍若隔世。


人民币再一次升值了,从6月21日至7月2日,10个交易日上涨了0.824%。快于上一轮任一时段。如果按照前一轮人民币升值经验,A股上证指数必定大幅上涨。然而,市场让绝大多数人大跌眼镜的是——A股惨烈下跌。除恢复弹性首日上证指数上涨2.9%外,其后9个交易日,最大下跌10.07%。


与此同时,人民币升值的楼市上涨效应也神奇消失了,自从此轮房地产调控政策出台后,楼市就进入了观望期,价格有所松动。而近日北京、上海等地的二手买盘开始集中涌现,房地产商新盘也开始降价,有其是万科降价,个别楼盘降幅达20%,给地产商以较大冲击,楼市恐慌情绪明显升温,房价有可能不久进入快速下跌通道。


为何同样是人民币升值,前一轮和此一轮,股市和楼市的表现如此截然相反?道理何在,这对中国和投资者意味着什么?


非常重要!非常关键!6月14日,笔者撰写了《人民币贬值并非天方夜谭》一文,它指出:“在美元成功地向欧元转嫁危机之后,美元势力战略做空人民币已经不仅仅是一种疑虑,它相当可能已经在蓄势待发中。中国经济安全其实存在着一条隐形底线:房价下跌35-40%、股市上证指数跌破2000点,人民币贬值超过10%,经济增幅低于6%。如果上述4条同时具备,则中国将可能遭遇一场严重金融危机。我们相当有机会观察这条底线遭遇冲击的情形,即人民币由升值到贬值的拐点会比人们想象的更早。”


前周,人民币被宣布恢复弹性当日,我与一位基金公司的老总交流时,这样谈了对后市的看法:最关键在于人民币升值与股指的关系,如果上证指数涨速超过人民币升值,则A股仍有重回牛市的可能;如果上证指数明显弱于人民币升值速度,甚至人民币升值,A股跌,则本人在5月4日所做推断——股指期货:战略做空中国的拐点——就已经没有悬念。中国已经正被战略做空,决策者已经不能再抱有任何的侥幸心理。


还有新的坏消息,比如中国地方债务的审计显示,有7个省、10个市和14个县本级超过100%,最高的达364.77%。这无疑是一个继房地产调控、股指期货、欧元危机外需收缩、工人涨薪潮等之后另一个看空中国的重磅炸弹——在主权债务危机备受关注的时刻,中国地方政府最高达到364.77%的数据,远超过欧洲希腊美国的加州,会令所有投机嗜血的国际热钱非常兴奋。


战略做空中国的条件都已经具备了,甚至连华盛顿号航空母舰随时开入中国黄海都准备好了。剩下的悬念是国际热钱以怎样的先后秩序最大化锁定在中国的收益。


从2004年后陆续进入中国投机的国际热钱,规模巨大,按照本人测算,其本金在9500亿美元上下(测算方法为,先测算出2004年前10年的中国外汇储备的平均增长率,由之推算出2004-2008年外汇储备的正常余额,以2008年初的实际外汇储备额—测算正常值),以人民币对美元汇率平均为1:7.8测算,迄今,其平均汇率收益为15.1%,约1400亿美元,其间,中国股市从1000多点上涨到6124点,楼市价格翻了几倍,以其平均投资收益率为100%计,又是一个9500亿美元,即热钱在中国的总量超过2万亿美元。


这么一笔巨大游资,其天生本性是如何保值增值。如果留在中国,必定要有利益空间可图。可现在国内A股大跌,热钱能做中国散户基民的救世主?楼市拐点出现,很可能进入加速下跌阶段,在过去10年中国大都市楼价已经涨10倍的情况下,它们会接盘?中国当前的PE泡沫已经达到最高峰了,再加大投资?不可能!除了爆炒大蒜、绿豆等粮食农作物外,国内已难有满足巨额游资的资本增值的大空间了。


国际热钱不是乌龟,它们是狼群,嗜血闻风而动。因此,这些热钱就很可能大幅外流,以保存投机中国的战利品,并去寻找更有增值空间的国家和市场——尽管这在当今世界并不容易。


现在中国很有可能已处在这个热钱大规模外流的拐点上!端倪其实已现。5月份,在贸易顺差、FDI继续上涨的同时,新增外汇占款却大幅下降,当月“新增外汇占款—贸易顺差—FDI”也由正转负,为负500多亿人民币,显示热钱流出迹象。


近日,《第一财经日报》刊发《人民币美元供需濒临逆转》文所述情况进一步印证了本人的推测:某大型商业银行结汇、售汇额累计出现的净结汇规模,今年前四月同比均正增长,但5月同比负增长35%,6月同比负增长49%。这说明银行的客户倾向于抛出人民币持有美元。这个情况并非个别,最近,本人接触了两家国内银行的高层,他们都反映近期银行内的美元突然紧缺。


那么,假如国际热钱大规模外流,那么怎样的节奏和操作最符合那些最聪明热钱之需呢?即制造最后一波人民币升值,在他人盲目追涨跟风时,它们可以以人民币最高价卖出置换美元;对于中国,最糟糕的是,美元势力威逼人民币升值,市场人民币买盘不足,央行或国内商业银行出面购买人民币,对于国际热钱而言,这将是最高位脱手人民币的最理想状态。


当人民币开始贬值,盲目跟风者恐慌抛售,人民币升值到贬值的拐点就会出现,乃至进入快速贬值的阶段。人民币贬值的幅度将主要取决于楼市股市下跌幅度和经济基本面变糟的程度。人民币对美元贬值10%是相当有可能的,更大幅度的贬值可能意味着中国金融系统的崩溃。


中国当务燃眉之急,一是做好随时向金融系统大规模注入流动性的准备,二是防范国际热钱大规模集中离境。笔者早在2008年6月《反热钱战争》一书中就提出了对策:实施资金集中出境的浮动税率制度,宣布对集中离境的资本征收“外汇集中离境税”。比如,以2009年中国每日平均离境的外汇量为基本额度。此税开征后,若每天申请离境的外汇总额是基准额的几倍,当日就征收百分之几十的离境税。这可对热钱集中外逃起到“一剑封喉”的作用。


从法理上说:由于中国并没有开放资本项目自由化,大部分国际热钱是非法的,中国有权增收上述税收。然而,外部势力必定反弹,甚至不排除动用外部军事威慑。


而最直接有效的方法是,在人民币开始贬值时,宣布人民币一次性贬值10%,热钱将渡河正半,进退维谷,达成最佳反击效果,不过,那时中国需要极大的政治勇气和金融铁腕。


还有另外一种情况,即在国际热钱做空中国的关键时期,美国国内出现了重大金融或者社会政治动荡,则中国有可能逃过一劫。但无论如何,中国不彻底解决权贵既得利益扩张,内部人向外利益输送,社会财富分配不合理的根本问题,总会有一场金融和社会大灾难在前面等着我们。


希望我们被现实证明是忧天的杞人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