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风暴 第二章 临阵磨枪 第七节 这仅仅是开始

tycwez 收藏 5 31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6494.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6494.html[/size][/URL] 领头的BTRT55撞开了挡路的BMP2的残骸,同时用车上的AGS30榴弹发射器扫射办公楼,占领仓库的敌人用阵地上的AGS17和82毫米口径迫击炮支援他们的行动。同时,占领修理车间的敌人开始攻打炼焦车间,北面的敌人也开始向炼焦车间和火车站仓库发起进攻。炼焦车间和修理车间之间就隔着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494.html


领头的BTRT55撞开了挡路的BMP2的残骸,同时用车上的AGS30榴弹发射器扫射办公楼,占领仓库的敌人用阵地上的AGS17和82毫米口径迫击炮支援他们的行动。同时,占领修理车间的敌人开始攻打炼焦车间,北面的敌人也开始向炼焦车间和火车站仓库发起进攻。炼焦车间和修理车间之间就隔着一条公路,敌人运用占领修理车间的工事掩护他们的压制火力,很快就击垮了炼焦车间的侧翼防线。

苏沃洛夫跳下BTRT55,指挥那些冲进工厂的突击队员,利用地面上的残骸和碎砖等物品为掩体,交替掩护接近兵工厂办公楼。“好了,注意找掩护,机枪手,火力支援!榴弹手,干掉那挺机枪,快!”苏沃洛夫在士兵中走动,指挥他们夺取办公楼。

“注意,中国坦克,Тип 59-D!”(从俄语资料上面粘贴的,不知道老毛子是不是真的这么叫),一名手持SVD狙击步枪的狙击手放下狙击步枪,向身后的苏沃洛夫报告到。苏沃洛夫抓起电台,“装甲部队,发现敌军坦克,一辆Тип 59-D,。”T62坦克车长:“什么位置。”苏沃洛夫:“就在办公楼左边。”说话间那辆59-D已经向一辆BTRT55开了一炮,105毫米口径的81式线膛炮摧毁了那辆被他瞄上的装甲车,虽然是用坦克改装的,但是T55的装甲面对105线膛炮还是力不从心。T62坦克车长:“现在我知道他的位置了,开炮!”

115毫米滑膛炮发射出脱壳穿甲弹,击穿了59-D的装甲。那辆59-D的装甲上迸溅出一团火花,顿了一下,然后剧烈的爆炸。

“打得好,盒子。”苏沃洛夫笑着放下了电台,“现在我们继续前进,占领那个办公楼。”工厂办公楼因为遭到双联23毫米高射炮的打击,上面的几层已经千疮百孔,下面的几层也好不到哪里去。进入厂区的T62和BTRT55开始用自己的机枪火力攻击办公大楼。攻击办公楼的突击队员灵活的运用路上的各种残骸为掩护,接近办公楼,而办公楼里面的守军由于遭到强大的火力压制,几乎没有办法对突击队实施有效的反击。

停放在办公楼前的两辆85式装甲运兵车已经被击毁成为了燃烧着的残骸,上面几层楼内大部分的士兵已经被23毫米炮弹打成了残缺不全的尸体,下面的几层楼内也是狼藉一片,现在他们只能用扔手榴弹的方式阻挡敌人的进攻。傅勇推开一个倒下的,挡住门的书柜,猫着腰进了办公楼二楼里面的一个机枪堡。机枪手没有去操纵架在窗户上的67-2式通用机枪,只是蹲在一块防弹钢板后面向外扔手榴弹。

傅勇:“咱么还有多少人?”机枪手:“你看看这挺机枪旁边的血迹还有那些白花花的玩艺吧,这里死了多少人了我都不清楚——都是被狙击手干掉的,脑袋开花。”傅勇:“我们的狙击手呢?”机枪手:“躲楼上去,被机关炮打成冻豆腐啦!奶奶的,狙击手爬那么高干什么,想埃炮弹啊。”傅勇:“谁负责这一片儿?”机枪手:“不是您傅营座吗?”傅勇;“我是说办公楼这一片儿。”机枪手:“估计是我吧,我也不知道这栋楼里面有多少个能喘气的了。”说完他就抓起两枚77式木柄手榴弹向外面丢了出去。傅勇向他展示了一下自己的95式下面下挂的91式榴弹发射器,“这玩艺才是好东西。”说完向外面就打了一发35毫米榴弹。机枪手立马就离开了房间:“您老还是快跑吧。”然后抓着傅勇愣是把他给拖了出来。他们二人刚刚从那个房间里面出来,数十枚VOG30和VOG25像雨点一般打到那个房间里。

“我靠,这么强的火力。”傅勇拍了拍溅到他身上的灰尘,“咱们还顶得住吗?”机枪手从瓦砾堆里爬了起来:“我看我们是顶不住了,还是先退一退,避一避老毛子的矛头,要不然啊……”说话间敌军步兵已经接近了RPG22一次性火箭筒的精确射程,纷纷掏出背上的RPG22火箭筒朝着办公楼开火。傅勇:“我靠,老毛子……火箭筒党!现在真的是顶不住了!撤!”

由于RPG22的连续射击压制了办公楼内的机枪火力,使得敌人的AGS17小组可以安全的架好他们的武器,在看见办公楼已经够不成威胁后,敌军装甲部队开始绕过办公楼,向变电站进发。

钟林:“火车站!老毛子要打到变电站了,你们还要装多久?!”火车站:“我们已经装完了!现在可以出发了!”钟林:“你们是可以走了,我们还要等装甲火车。”说话间他看了看窗外,敌人的一辆T62坦克已经绕过办公楼向变电站这里开过来了。T62撞开办公楼周围的矮墙和用来当作工事的板条箱和沙袋,隐蔽在这些掩体后面的士兵纷纷逃离。变电站围墙上有一个缺口,里面布置了一门100毫米滑膛反坦克炮。100毫米滑膛炮向着T62发射了一枚钨合金尾翼稳定脱壳穿甲弹,同时停在火车站入口处的那辆59-D主战坦克的105线膛炮和另外两门100毫米滑膛反坦克炮也跟着向它开火,同时凑热闹的还有步兵的RPG22、40火和80单兵,他们同时朝着这一辆T62开火,那辆T62在反应装甲附加装甲全部被毁后爆炸了。办公楼内的守军在用手榴弹组成的诡雷和障碍物堵住大门和一楼的窗户后开始撤退。这时候老毛子的AGS17和装载在BTRT55上面的AGS30开始发飚了。发射手架起AGS17,对准办公楼的一二两层,就是一个短点射,几枚30毫米VOG30榴弹打在上面,炸出一个又一个洞。

傅勇正在楼内组织撤离。“把伤员抬走,他奶奶的,怎么能把伤员抛下,这不就成了溃退吗!”傅勇将两名赶着逃离办公楼的士兵赶回去,让他们抬起停放在办公楼内一个房间里面的重伤员。这时候敌人的榴弹射击开始了,他们的榴弹发射器对准了办公楼,交替射击,不给里面的人一点喘气的机会。傅勇见状,大叫:“开让人压制敌人的榴弹发射器!不然我们全都会完蛋的!”但是现在楼里的人都忙着逃命,那里还有人去压制火力。再说了,拿轻武器压制人家自动榴弹发射器,纯属嫌自己命长的行为。

“装填弹药!”榴弹发射手吐出了还含在嘴里面的烟头,点燃另一支烟,等待他的装填手给AGS17换上另一个弹鼓。装填手打开AGS17的受弹器盖,将刚才那个弹鼓里面的不可散金属弹链收起,换上另一个装满的弹鼓里的弹链,盖上受弹器盖,上膛。整套动作一气呵成,发射手再次操纵起AGS17,对准大楼猛轰。30毫米榴弹的弹壳掉得满地都是。

“快走啊!”傅勇一边跑一边拖着两名架着一名重伤员的士兵,他们身边都处都是空弹壳、弹匣,丢弃的头盔,办公楼在受到火力打击时掉下的各种瓦砾碎片等东西,傅勇感到自己的军靴偶尔会踩到一些软绵绵的东西,很小,不是尸体,只能是……

轰!几枚榴弹在他们身边爆炸,整栋大楼开始剧烈的晃动。

“快点跑啊!楼要塌了!”傅勇加劲的逃,同时他不再帮助那两名架着伤员的士兵,自己倒是加快了脚步。从个人角度说,他的决定是正确的,因为他刚刚离开那三个人,那三个人就被一连串30毫米榴弹击中,傅勇回头的时候只看见了他们消失在坍塌的瓦砾和榴弹爆炸的火光前的那一幕。

玻璃窗被打碎,傅勇从正在遭受火力打击并且已经燃起熊熊烈火的兵工厂办公楼里面破窗而出,然后二话没说,一头冲进变电站里面。

钟林:“你的人哪?”傅勇:“还好意思说,全都打没啦!现在我是顶不住了,得撤退了。”钟林:“撤退就要开始了,你们还得留在这里掩护,不然就等着老毛子的子弹在你们后背上钻洞吧。”

不久,炼焦车间也在东面来的装甲部队和北面来的步兵的攻击下失守了。

兵工厂内部的防线已经被压缩至变电站——火车站台一线,火车站里面已经可以看见敌人的装甲车辆,由于火车站的站台高于兵工厂内部的地面,所以敌人的步兵和装甲车辆短时间还没法上来。运送物资的火车开始启动,火车站里的守军开始将他们的重伤员转运至列车内。列车在启动的时候没有拉汽笛,因为一旦拉响汽笛,场内守军的意志就会瓦解,他们会放下防线不管,直扑火车站。

“装甲火车什么时候到?”钟林从变电站大楼里面看着正在缓缓驶离车站的运输列车,“他们马上就到!”列车里面的人回答。钟林抬起头,他已经可以看到正在开进车站的装甲火车了。

“好了,乘着敌人停止进攻这个机会,火车站的部队掩护变电站撤退。”钟林放下话筒,指示通讯员开始收起电台,要撤退了。

“撤退了是吗?”傅勇抽着从钟林那里要来的烟,斜眼望了望不远处正在燃烧的办公大楼,大楼已经开始坍塌了。“火车站火力掩护,让变电站的人先走。”钟林走下变电站大楼,指挥撤退。他告诉两名正在收起100毫米滑膛反坦克炮的炮兵:“炮不要了,扔下!”炮兵问:“要不要把炮炸了。”钟林:“炸了他们就知道我们要撤退了,不炸。”

从变电站到火车站之间有一条小路,如果从厂内公路上撤退的话敌人会看到的,所以这条小路才是正确的选择。

“地雷埋上没有?”傅勇问正在操纵着一门100毫米滑膛反坦克炮的鱼刚,鱼刚说:“能埋的全埋了,呵呵,我还夹了一点佐料。”“什么佐料?”傅勇的问题刚刚出口,他身边的人就开始涌上撤退用的装甲火车。

所谓的装甲火车面对敌人的装甲部队根本就没有什么优势,至于它的火力配置,看了前几章的读者朋友们都应该清楚了,这里不再赘述。凑字数不是这么个凑法,把小说搞的一半的内容都是引用的资料才是凑字数的王道。

“快上火车啊!”钟林看着正在掩护撤退的火车站守军,“你们先上,我来给你们拖延一点时间。”鱼刚让傅勇先上去。停放在火车站大门口的一辆59-D坦克向着正在向火车站推进的敌人开火,它的105毫米口径线膛炮摧毁了两辆装甲车和一辆T55坦克。而自己也多处中弹,履带被毁,前装甲上密布着弹孔,车体受损,赵纯拿工兵铲拍着59-D的炮塔:“要撤退啦!跑路啦!”在掩护变电站的部队上火车后,火车站守军开始登上装甲列车,敌人的坦克也开始接近火车站,由于火车站守军停止了反击,现在他们一路上无人抵挡。一辆BMP2步兵战车刚开到能看到列车的地方,就触发了一枚反坦克地雷,这些反坦克地雷旁边连接着几枚迫击炮炮弹,这是考虑到敌人的步兵和坦克之间一直挨得很近的缘故。虽然地雷让敌人浪费了不少时间在路上,但他们还是在火车完全离站前进入了车站。

“老金!你怎么落在最后面啦!”赵纯站在火车最后一节车厢门口,看着正在向火车狂奔的金永烈。老金距离车厢的距离越来越近了,不过就在这个时候——不少文艺作品都喜欢搞这个“就在这个时候”,虽然这很俗套,很狗血,但是还是有不少人在用,连作者也不例外——就在这个时候,老金摔了一跤,被地面上的缆绳绊倒了,这一下摔得可不轻,难道老金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列车远去…

(翻页)了吗?

恍惚之间,老金见到赵纯从站台上拉起一根缆绳,向他喊着什么,不一会儿老金明报了赵纯的意思,那是让他抓住那根绊倒他的缆绳。老金抓紧了缆绳,赵纯将缆绳的另一头绑在火车车厢上,让火车拉着老金跟上队伍。

这办法好是好,但是把人拉在地上,跟地面上的摩擦——那个痛啊!好在路上停着一辆手推车,老金在路上抓住了手推车让自己躺在上面,总算是告别了那该死的摩擦力。

------------------------

每一次战斗,有幸运的人,也会一定有不幸的人。

大约有近百名士兵没能赶上那班末班车,留在了兵工厂,他们当中绝大多数人放弃了抵抗,成为了俘虏。

硝烟散去,枪声不再在兵工厂里面响起,大批俄军进入了兵工厂,带走那些还没来得及搬运和销毁的物资。

“嘿!老实点!”苏沃洛夫拿着一挺RPK74轻机枪,看着那些在战斗中被俘的中国军人,在苏沃洛夫的命令下,那些负责看守俘虏的士兵将俘虏们赶到一个用板条箱和废弃办公桌之类的杂物围成的圈子里面,然后他们将围成圈的板条箱、桌子点燃,形成一个由火焰围成的牢笼。

“我们又赢了一次,中国人又输了一次。”苏沃洛夫打开一听罐头,把罐头放在一个又砖块砌成的灶上面加热。“是啊,”鲍里斯说,“他们的火力完全被我们压制住,而且他们的防线设置也有问题。”苏沃洛夫看了看正在加热的罐头,显然他对鲍里斯接下来要讲的话没有什么兴趣,他的兴趣集中于他的罐头上。“你说,为什么中国人可以用这条并不完美的防线阻挡我们直至他们将工厂设备搬空呢?”鲍里斯文苏沃洛夫,苏沃洛夫的注意力仍旧集中于他的罐头,他头也不抬的回答:“因为我们糟糕的情报部门没有将工厂军用等级的地图交给我们,搞得我们一进去就晕头转向,而且不知道是谁在指挥我们的炮兵部队,在进攻这里之前我们的2S12迫击炮不知道被调到哪里去了,再加上后继的装甲部队迟到——总之,就是这些。”鲍里斯:“我还以为你要说这是因为中国人骁勇善战呢?”苏沃洛夫:“骁勇善战?”他指了指正被围在“火圈”里面的战俘,“就这样还‘骁勇善战’?你在开什么玩笑?”

进入厂区准备搬走剩余物资的乌拉尔卡车在一辆接一辆停放在厂内的公路上。这里面的物资实在是太多了,以至于中国人也没能将它们完全搬走。在火车站仓库那里,随处可见搬着箱子,扛着袋子的老毛子士兵。

“现在看来中国人似乎是准备把这里当作他们作战时的补给中心。”苏沃洛夫看了看正在被搬上卡车的物资,除了武器弹药以外,还有大量的大米,土豆,玉米棒子,棉被等物资。“呃,好像这些物资不是我们当前必须的吧。”鲍里斯看着这些正在装载货物的乌拉尔卡车,他发现这些卡车很多都没有军队标志。“这你就不知道了,把这些东西运到北方去,那可是一笔相当大的财富。”苏沃洛夫在鲍里斯耳边轻声说道。

既然钞票和贵金属都已经是废品,这些生活必需品才是标准的硬通货。在为大家谋福利的同时也要揣满自己的腰包。鲍里斯见到这一幕不由得觉得可笑,这可真是一只强盗部队,但强盗又怎么样?在没有秩序的年代,强盗把你家抢了个精光,你能干什么?只能是感叹自己生不逢时,遇到这么个倒霉年代。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5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