末日锦衣卫 第一部 第12章 纵观天下(5)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532.html


周铁再次一笑,说道:“我也多次听说了这件事。听说其中有一位年仅二十五岁、名叫‘南风’的南海少年剑客,春初昆仑比剑,十五招便击败昆仑二掌教风雷子,让风雷子那个老掘头心服口服。今年五月初五,在雷州半岛,这个少年与‘西南三魔’的老大、‘翻天锤’萧无道遭遇,长剑独斗老魔的双锤,也是没出二十招,老魔便中剑受伤,落荒而逃,此事不知道是真是假?我还听说,他们的出剑速度,有时都达到了‘无影’的境界。他们的招式,当时在场的,除了本派的几个门人之外,其他的没有一个人认识。”

胡欣十分肯定地说:“依我看,上述传说十成有八成是真的!要不,‘西南三魔’最近怎么突然消失得无影无踪了?以前,他们仗着锦衣卫势力,在朝廷内外、武林之中横行霸道,是何等的嚣张?何等的横行无忌?”

杜森笑了笑,讥讽道:“他们大概是感到输得非常窝囊,怕别人知道了丢人现眼,又想着要报仇雪耻,尽快的找回来,而匿藏在哪个阴暗角落里,偷偷习练他们的‘高深武功’去了吧!”

胡欣也是呵呵一笑:“大概如此吧!大哥,二哥,还要告诉你们一件事,那个叫南风的少年剑客,小弟五年前就认识他,还是‘南海神剑’莫老前辈给介绍的。据说,当时他已经在‘南海神剑’门下秘密习武三年,那时的剑术就已经很高。此人极其聪慧好学,武功自然进展神速。当时,南风还向小弟介绍了他们‘山水四派’的一些情况,尤其介绍了四派的四个么徒,他们自己内部称之为‘山水四少侠’,两男两女,年纪相仿,在本派中,都是武功最高者。”

杜森摇了摇头,一副无可奈何的样子,讪讪地说:“你们两个呀,一大一小,好像每次都是这样,一唱一和的,总是对着我来。好了好了!我说不过你们了,这该行了吧?”

周铁笑了笑,轻轻地叹了口气:“哎!我说老二,你都这么一大把年纪了,还是这样粗拉巴叽的,总是不爱动动脑筋。且如此性格急噪,一点也不冷静,真是有意识透了。不是为兄的说你,在这方面,你和老三相比,确实是差多了。”

胡欣也笑了笑,谦虚地说:“大哥此一说,也不尽然。其实,二哥为人耿直,嫉恶如仇,不善诡计,说话、办事,处处直来直去,对人情谊最是真挚不过了,这一点就比我强多了。我这个人,太功于心计,什么事都要弯弯饶,自个儿感到累不说,往往还会给别人一个‘阴冷’的印象,说起来还真是个累赘。不象二哥那样,大碗喝酒,大块吃肉,说砍就砍,说杀就杀,该是多么的潇洒痛快!我就缺乏二哥这个劲头。可江山易改,秉性难移呀!哎!想潇洒一点也潇洒不了,又有什么办法呢?哈哈哈哈哈哈……”

说完,双手一抖,刀剑双双向上飞起,然后又同时落下,准确入鞘。

杜森也跟着自我解嘲地大笑起来:“哈哈哈哈哈哈……还是老三了解我。经三弟这么一说,我杜老二还是不错的嘛!老大,你真不够意思,成天尽挑我的毛病,好象我身上一无是处似的,枉自我们相处了这五十多年。”

周铁微微一笑,责怪道:“老二,我说你呀,一点自知之明都没有。就你身上那些个臭毛病,招来的麻烦还少吗?哪一次不是你出事、捅漏子?哪一次又不是老三救你于危难之中?老三的年纪虽然比你我小多了,可他的冷静,他的思考慎密,他对武功的悟性,就是几个你我这样的粗人加在一起,也是远远不及。‘小心使得万年船!’这是万古不变的真理。江湖险恶,官场阴毒,世风败落,处处都是阴谋诡计,处处充满惊险杀机,多动点脑筋,多留点心眼,总是有好处的。”

胡欣微微一笑,说:“大哥你太夸奖了!其实,我这点本事,还不都是你们带的、你们教的?自从二十五年前你们二位收留我那天起,你们处处呵护我,你们教我做人的道理,你们授我武功,你们传我智谋,一切都是有赖于二位兄长的关爱。否则,我哪有如此进展?哪有今日之成就?”

杜森也是婉尔一笑,夸奖道:“还是老三会说话!二哥我听起来,心里也是怪舒服的。”

周铁呵呵一笑:“老二,这下你也心服口服了吧?夜风寒人,我们就不要在这里瞎客套了。走,我们下去!否则,把树梢压弯了,可是天大的罪过!”

胡欣急忙表示赞同:“对!是该下去准备准备了,天亮前,我还得出发呢!”

周铁再次向胡欣交代说:“老三,你下山之后,务必处处小心!我们就约定,以嘉禾客栈作为联络交汇据点,那里放有我们的五只联络信鸽,随时恭候使用。你在银州查案的进展情况,可随时告知客栈老板蔡九,让他随时飞鸽传书告知我们,以便我和你二哥也有所准备。”

胡欣马上回答:“小弟知道了!小弟一定把银州查案的情况,及时告知大哥、二哥,让你们早做准备。”

杜森迫不及待地说:“老三,有什么为难之事,或者遇到了什么麻烦,务必马上飞鸽传书告知二哥,二哥即刻就下山去帮你!”

胡欣高兴地回答:“一定!一定!!小弟一定记住两位兄长的吩咐!”

周铁一摆手:“好!我们现在下山!”

话音未落,三个人同时轻盈提纵,腾身拔起,飞掠树梢,向下倾泻而去。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