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058.html


史迪威对杜聿明突然改变态度的做法感到非常诧异,毕竟现在日军第15军大部分已经被盟军所吸引和压制,他们完全有把握将眼前的敌人包围然后干掉。既然如此杜聿明为什么不听指挥,这让从大洋彼岸美国过来协助中国抗日的史迪威大惑不解。

杜聿明面对史迪威这个行为倔强的老头子的愤怒,只好实话实说,原来早在同古战役开始以前,委座亲自参加了在腊戌召开的远征军高级将领预备会议。就在老蒋即将离开缅甸回国的时候,他交代给杜聿明八个字:保存实力,不打大仗。

这意思就是说远征军还是像以前在中国内地作战时那样保持过分的谨慎,杜聿明凡事需要向委座直接请示,绕过桀骜不驯的史迪威,从而达到保存实力的效果。

委座其实是个向来喜欢打小算盘的人,他知道英国人只知撤退而不知抵抗,中国远征军的任务无疑就是一面保护滇缅公路、一面掩护胆小如鼠的英军撤退;现在日军已经占领仰光,外部的援华物资不可能经敌占区送到公路,然后再进入云南,滇缅公路上的大批车队就变成了有车没货的光棍。

另外一个原因是目前越南和香港还控制在盟军手中,而且也没有受到日军较大的威胁,外面的东西可以通过海空运输的方式进入中国内地,这总要比用汽车在公路上慢吞吞地运货要实在很多倍。

老头子最后的考虑就是这个远征军大多是国军中的精锐部队,将其消耗在已经无足轻重的缅甸确实不太划算,他们不过就是多杀伤一些日本人而已,故委座才给了杜聿明保存实力的暗示。

史迪威没想到中国战区的统帅居然如此把个人的政治手腕给运用到干预作战指挥这方面,怪不得杜聿明会出尔反尔,不过他还是尽量压住火气,对杜聿明说“我不管你和统帅在我这个总司令官的背后做了些什么,但有一点是非常明确的,那就是完成同古会战!”

杜聿明虽然对史迪威的倔强有些不满,但至少现在的情况确实有利于盟军,就算是西线英军不主动配合也没关系,远征军可以独挑大梁。想到这里他很快就给邱清泉的第5军和甘丽初的第6军下令重新恢复对日军的攻势,同时命令在卑谬的盟军部队务必死拖日军第56和33师,以争取在4月初完成整个会战计划。

其实这会儿在卑谬的查精武上校也已经将眼前的敌人给拖到了山穷水尽的地步,日军第56师已经沿公路后退了几公里的距离,同时独立战斗群及其友军也做好了关于全面反攻的准备。除了调动手里的地面部队和空中力量以外,地精还特意命令驻扎在香港的XS1V装备飞毛腿导弹,让海军直接放在甲板上进行远射。

3月29日,盟军航空兵按计划集中了300多架飞机,对同古附近的日军部队展开了暴风雨轰炸。另外从XS1V的甲板上发射的远程飞毛腿有一半落在同古和卑谬外围的日军阵地,一半则落在毛淡棉和仰光,这在杀伤大批鬼子的同时也使得日军第15军司令部与前线部队的联系被迫中断。

远征军第5军的22和96师及第6军主力趁机以排山倒海之势首先杀向日军第55师,竹内宽此时早就被盟军的密集型空中打击给吓破了胆,只得带着他的直属部队南撤。最后该师大部被国军装甲部队和航空兵的联合攻击所灭,另有几百个人当了俘虏,竹内宽师长则在混乱中侥幸逃脱。

而迂回到同古永克冈机场附近的牟田口日军第18师的情况看起来比竹内还要糟糕,它的北和西面是远征军张轸的第66军,南面是邱清泉的第5军,东面是甘丽初的第6军,西南面还有一个不大不小的盟军战斗群和少量英军部队。这也就是说日军现在已经被封在了一个棺材里,就只是差个盖子的问题。

牟田口仔细地研究了一下他日军第18师现在的形势,如果继续进攻同古的话必然是自杀作战,向东或向北发起新的攻击也没有完全的把握。所以他觉得目前最保险的办法也许只有从西南面对盟军进行突破,然后再与第33和56师接头,这样就不至于陷入包围。

3月30日,日军第18师按计划以两个联队的兵力左右掩护,并佯攻远征军第5和66军,主力则朝着西南方向突击。国军装甲兵团在察觉到敌人的动作以后,迅速调集几个师的兵力展开围攻。但由于这支由九州矿工出身的日军善于在短时间内构筑工事,掩护的部队以相当猛烈的火力进行阻击,给国军造成了一定的伤亡,也减缓了他们行动的速度。

再说地精这边,日军第56师松村部队对卑谬的盟军阵地发动了最后一次进攻,结果又被国军的坦克给打了回去,其主力因而被迫沿公路退回了仰光。

地精在得知敌人第56师撤退、第18师正在从北面突击而来的消息后,马上命令他的独立战斗群调整部署,对后者展开全面的攻击。他让装甲部队集中所有的坦克装甲车在右侧丛林地带机动打击日军。战斗群步兵以小组为单位在正面展开,在炮兵的远程火力掩护下兵分数路对敌进行袭击,越军阮大明的部队也随同行动。海军第1特勤团和米克雷的英军部队在左侧监视可能随时回头增援的日军第33师,第54装甲团一部和附属的缅甸新军负责继续稳定卑谬城防;地精本人负责指挥他的直属特种部队和航空兵配合以上各部作战。

日军第18师只顾突围,牟田口根本没想过要对前方进行侦察,虽然那样也确实有些浪费时间,但至少可以搞清楚盟军大概的动作。这结果自然也就是可想而知的了,小鬼子被盟军强大的空中力量给炸得焦头烂额。

另外地面上的那些个盟军步兵和坦克的枪炮打得很准,日军的坦克装甲车或者士兵们只要一碰上就会死得很难看,一个二个都成了废铁或者是碎渣。

4月1日,由于日军第18师已被在卑谬的战斗群所拖住,再加上第5军的邱疯子军长拼了死命让22师和96师打下日军两个联队的掩护阵地,从而使远征军主力再次重新用钳子从两侧夹住了这条大鱼。

牟田口面对一前一后两个方向上的盟军的巨大威胁,也给他手下的官兵们下达了死命令,那就是掉头攻击远征军第66军,从西面打开缺口。国军第66军自从入缅以来一直都没有开过荤,现在终于等到了对鬼子大开杀戒的机会,驻守腊戌外侧细包地区的刘伯龙第28师作风凶悍,他们不到半个小时就通过肉搏吃掉了日军突击的一个联队。

日军第18师见他们不管从哪个方向突围都没有得到什么好果子吃,于是便干脆就直接留下来构筑坚固的工事,他们准备凭着擅长的矿工技能进行死守。

地精发现日军已经在卑谬和同古之间的丛林里设置了新的防御阵地,知道现在敌人已经是走投无路,才做出了这样的选择。于是他便立即命令快速工程队与敌人相对挖沟,战斗群步兵对日军发起小规模的突击,坦克和航空兵进行火力压制,加上远征军主力各兵种的积极配合,牟田口的第18师很快就完全变成了一支孤军。

与此同时,在仰光的日军司令部与前线部队也恢复了联系,饭田从竹内的直属队发来的电报里看出了形势的严峻。这个身长腿短的第15军司令官知道盟军已经开始对他手下的日军做外科手术了,他立马给就近的第33和56师发电报,命令他们务必要从外面反击盟军,同时将第18师从远征军的包围圈里拉出来。

但饭田没想到第56师现在已经遭到盟军某战斗群的重创,现在正被迫进行撤退休整,渡边解释说他们已经竭尽全力了。

饭田与别的日军指挥官的不同之处在于素质比较内涵,他很少对部下发怒,像扇嘴巴这种侮辱官兵人格的事情更是做不出来。他听取了渡边的建议,决定让在西线与英军主力作战的樱井的第33师前去负责解围,第56师留在仰光休整。

英军斯利姆的驻缅第1军在征得亚历山大将军的同意后,决定壮着胆子对面前的日军第33师发动反攻。4月2日,退居普罗美、阿兰庙的斯科特的英军第1师和印军第17师经过长时间避战休整后,兵分两路主动打击日军第33师。樱井对此感到十分意外,因为英军在前些日子已经被他给压制得抬不起头,现在怎么就有了如此巨大的潜力。

当他接到来自仰光军司令部和友军第18师的电报之后,樱井才了解到了所有的真相,原来盟军早就已经吃掉了竹内的第55师;渡边的第56师也已经退却到仰光休整,暂时帮不上忙;中国远征军现在正拿牟田口的第18师开刀,英军自然也就可以理直气壮地对他的第33师发起大规模的反击。

樱井拿着手里的电报看了两眼,然后命令他手下的两个联队迅速东进攻击支那第66军,同时命令第213联队拼死阻击英军,以达到支援第18师突围的目的。

不过尽管如此,日军第33师依然还是在卑谬碰了钉子。由米克雷少校指挥的英军独立第2团(此为驻缅英军授予的正式番号,但依然归中国军队指挥)和中国的第1海军特勤团死守西部阵地,成功击退了日军第33师的进攻,樱井对此无可奈何。

由查精武上校指挥的独立战斗群、第54装甲团和快速工程队这时已经完成了一半左右的突破任务,工程队的官兵们在炮火中拼命挖坑道,直到同鬼子的战壕相对接。大群步兵跟在工兵的后面猫腰行动,然后向鬼子那边的战壕扔手榴弹、塞爆破筒,日军的外围防御阵地很快就被国军炸毁。

地精手里拿着CMA87卡宾枪,朝着对面看上去较高的日军主阵地进行搜索射击,与手下的狙击手和精确射手同时行动,他们接连干掉了日军十几个机枪手、炮手和尉级军官,使得日军阵地很难组织起有效的抵抗火力。但敌人的主阵地相当坚固,里面的加农炮、榴弹炮和被当做成半机动火力点的坦克装甲车依然还在拼命阻击盟军。

就在地精带着特种部队准备沿着战壕迂回到敌后之时,几辆绿色的T26轻型坦克开到了边上,阮大明告诉他“我们是过来支援你的。”

地精笑着说“谢了兄弟,不过我不需要你们越南人去冒险,还是回去吧。”

阮大明说“哥们你这叫什么话,我现在既然来了,就没打算要活着回去。”他晃了晃挂在腰间的手榴弹“如果咱们被困在里面,我可以随时牺牲自己。”

地精说“得了吧你,你能活着过来参加这次攻坚就已经算是很不错了,还想那么多破事干什么,我可不想随便让手下的弟兄们去死。”

两个长官正说话间,日军几发炮弹打在了距离他们所在的战壕不远的土层边,掀起一阵烟尘。地精说“如果你想和我一起去端日本人的老窝的话,最好还是把坦克给撤下去,现在这环境不适合它们运动。”

阮大明见地精已经松口,便高兴地将他的T26撤下阵地,然后带着他的那些头戴斗笠的越军跟在中国军队的后面老实地行动起来。

地精和阮大明他们在密集炮火和炸弹的掩护下悄悄地沿着日本人的战壕绕到其主阵地的后面,一路上也在不断地扫射日本兵,然后突击队便找到了日军主阵地后面的几个洞口。地精一挥手,几个拿着喷火器的特种兵迅速将火龙喷了进去,鬼子的惨叫声很快传来。

这时手持自动步枪、冲锋枪和手榴弹炸药包的盟军士兵们一拥而上,在日军阵地的内部四处开花,里面的日军仗着人多势众向盟军拼刺刀,但地精和阮大明始终没有给敌人突刺的机会,凭着自动武器将他们全部撂倒。

地精在看上去相对比较繁杂的日军主阵地里仔细地搜索了一阵,发现有个通往地下的铁楼梯,便跳了下去。只见那里已经是空无一人,火盆里还有一堆没烧尽的废纸,旁边的桌子上歪歪扭扭地摆着一些诸如电线、酒瓶和旗帜之类的东西,另外墙上还挂有一张十分精细的地图。

这小子把地图取下放进挎包,然后又气又笑地说“卧了个草,他还真是跑了,不过咱们也已经胜利了,哈哈。”

随着远征军第22师攻克了主阵地的枪炮声逐渐停歇,日军第18师大部被歼,只有牟田口带着5000余人在第33师的支援下拼死突围出去。这也标志着缅甸盟军在同古会战的胜利,此战日军第15军损失3万余人,远征军和英军也付出了1.4万余人伤亡的惨重代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