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大世:祖国朝鲜无法取代 韩国国籍非我选择

2野劲旅 收藏 0 81
导读:在南非世界杯即将进入最后的决赛阶段之际,一名用热情和狂热激起全世界人内心热火的年轻人却已经身在万里之外。他就是韩国籍的朝鲜代表队前锋郑大世。他扰乱世界最强队巴西的球门,其能力受到了认可,成功转会德国。这样一位无所畏惧的青年,为何在朝鲜队与巴西队的比赛前泪流满面?郑大世近日现身川崎队的训练场,并解开了人们的疑问。    韩国《中央日报》:与巴西队正式比赛之前演奏国歌时为何流泪呢?   郑大世:“不知不觉地流出来的,很难对眼泪进行什么说明。但是,这不是第一次在(正式比赛场上)流泪了。 在2008年东
近期热点 换一换

在南非世界杯即将进入最后的决赛阶段之际,一名用热情和狂热激起全世界人内心热火的年轻人却已经身在万里之外。他就是韩国籍的朝鲜代表队前锋郑大世。他扰乱世界最强队巴西的球门,其能力受到了认可,成功转会德国。这样一位无所畏惧的青年,为何在朝鲜队与巴西队的比赛前泪流满面?郑大世近日现身川崎队的训练场,并解开了人们的疑问。


韩国《中央日报》:与巴西队正式比赛之前演奏国歌时为何流泪呢?


郑大世:“不知不觉地流出来的,很难对眼泪进行什么说明。但是,这不是第一次在(正式比赛场上)流泪了。 在2008年东亚杯赛时,我终于成为了朝鲜国家队的代表,在同日本比赛的现场演奏国歌时我也是泪流满面。目标达成眼看要实现的想法溢满了我的内心。同巴西的比赛中流泪正是这件事情的延续。作为足球选手能在世界杯中同世界最强的球队一较高下,那是多么伟大的成就。原来眼泪能更多地表现我的心境。在本届世界杯之后,索性在签名的时候干脆在脸上画个眼泪。”


韩国《中央日报》:那时您最先想起的是谁的面庞?


郑大世:“还是我的妈妈。在家境不宽裕的情况下,把三个子女都送进大学,因而受了很多的苦。那时妈妈就在观众席上。虽然看不见,但是那时我想妈妈也在哭吧。另外,在回首我的足球生涯时,脑海中不断回荡着我能到今天的地步真是经历千难万苦的想法”。


韩国《中央日报》:在日本成长的您与成长环境不同的其他朝鲜选手们相处融洽估计并不容易吧?


郑大世:“我们之间说的话不能100%理解,同队员间交流也有问题,文化上的差别也不少,我也曾为此彷徨过。有段时候我在想,朝鲜的中场队员们故意不同我配合(传球),他们只给洪映早传球而甩开我。虽然都是我的误解和偏执……”


韩国《中央日报》:外界对同葡萄牙比赛没穿雨中专用足球鞋而在比赛中大败的分析是事实吗?


郑大世:“朝鲜人们称防滑钉鞋为‘小铁球’,但是防守队员只要打滑一次就是一次致命的失误,所以大部分球员穿了钉装了小铁球的雨中专用足球鞋。但是进攻球员很多人没有穿,我也没有在上半场比赛中穿这种球鞋,所以出现很多打滑的情况,后半场比赛我就换上了这种鞋。虽然朝鲜国家队不是绝对没有雨中专用的足球鞋,但是数量不够并且球鞋的性能非常不好。”


韩国《中央日报》:想要成为成功的足球选手,不是还有选择可以成为韩国的代表或者转入日本国籍成为日本代表吗?


郑大世:“确实有时候很羡慕条件优越的韩国代表或者日本国家队。但是我学习踢足球的学校从初中开始一直到大学都是朝鲜学校。当然我的目标是成为朝鲜的代表选手,我仅为此一步一步地努力前进。要想得到金钱的奖励或者优越的环境,只要在职业球队踢球就可以了。对我来说,国家代表不是金钱的问题而是一个确定信念的舞台”。


韩国《中央日报》:本届世界杯上一球未进,遗憾吗?


郑大世:“一场比赛中会有一次绝对好的机会。能够把握的人和不能把握的人差的就是实力。我认为一球未进就结束了赛程,这是精神力的不足。”


韩国《中央日报》:对您来说,祖国是韩国还是朝鲜?祖国又意味着什么呢?


郑大世:“我认为祖国如同我的母亲。我知道朝鲜在世界上的形象并不是很好,有这样那样的政治问题。但是无论讨厌也好、喜欢也罢,母亲都是无法取代的。因为我从小时候开始就念朝鲜学校,所以我一次也没有怀疑过自己的祖国是其他的国家。在日本政府的文件中我随着爸爸的国籍成为了韩国国籍,但那不是我的选择。”


韩国《中央日报》:对韩国有何种感受?


郑大世:“如果在比赛以外有机会的话,我想以个人的身份访问韩国。我非常喜欢Wonder Girls组合,既可爱又漂亮,她们出色的表现力让我感动不已。”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