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396.html


得益于长三儿喜欢手舞足蹈。

虽然有三个人差点儿淹死,但姜瑞震慑赵云霄和项兆宏的手段太惊人,出水关时施施然的姜瑞太令人感到安心。因此,一帮人竟然在阴暗阴森得地下河里高谈阔论,包括姜瑞,浑不觉得水流速度渐渐加快,直到手舞足蹈的长三儿挥手扫到了洞壁上一个什么东西。

“哎呀!什么东西?”

被长三儿扫下来一根短棍样的东西,正砸在他靠着洞壁的脑袋上,不轻不重吓了一跳,然后自然要看看是什么东西。

既不神神怪怪,也不是稀奇玩意儿,就是个铁桩。因为年深日久,早就锈烂了,跟朽木一样一碰就断。但这个烂铁桩陡然一时令所有人警觉起来。要知道,这个铁桩不可能是秦朝的东西,否则早就化为飞灰了。根据地下河里德潮湿度判断,此物历史不超过两百年。

那么,钉下铁桩的盗墓前辈用意何在?

思索中,终于有人发现水流明显加快了。毫无入墓经验的柯林有些懵懂,王亮懒得动多了脑子,另外三人则面面相觑,最终又是热爱发言的长三儿说出了大家心中所想:“激流!漩涡!”

姜瑞宋劲赞同的点头。宋劲说:“看来,前辈比咱们谨慎并有经验,早早发觉了危险。咱们也要准备一下了。你说呢姜瑞?”

“没错,有备无患。我看咱们先以绳子以防万一。不过,为了防止登山绳和石钉[40厘米长、直径1.5厘米、1.5公斤重的合金石钉只有三枚,没法儿多带]不够用,咱们有必要再前进一段。这样,我继续探路,宋哥准备好石钉和登山镐断后,随时准备固定登山绳。。。。。。”

很快,五人准备停当,五根登山绳已经连接在一起。姜瑞将登山绳一头绑在腰上,处在最前,长三儿第二,柯林第三,王亮第四。将七十多米登山绳挎在肩上增加重量的宋劲最后,登山绳这一头已经与石钉腰环接好。

最前面的姜瑞高喊一声:“准备好了吗?”

最后的宋劲答应:“没问题!”

“王亮,我一通知,你就帮着宋哥固定绳子。。。。。。”

王亮扬了扬手里的另一把登山镐应一声:“放心!”

“那好!借着石壁,出发!”

小小的队伍拉开二十米开始前进,最前的姜瑞依着石壁一米一米移动。倒数第二的王亮距离最后的宋劲很近,不但随时可以帮忙,也减少了水流对宋劲的影响。。。。。。

水流越来越急,水道开始明显朝下倾斜,姜瑞扣住石壁的手指越来越用力,没给同伴增加压力。但他身后五米的长三儿和十米的柯林已经不大能靠近石壁,如果不是王亮和宋劲两把登山镐,已经随波逐流了。

又前进了三十多米,姜瑞的手已经开始在滑溜溜得洞壁上留下挖痕。后面的长三儿和柯林已经没有任何反抗,就是把脑袋伸出水面,全靠后面二人了。而越发倾斜的水道出现了一个拐弯,隆隆水声从弯道后传过来,考验就在前面。

“宋哥,现在!”

姜瑞喊宋劲,却是王亮发出一声大吼,本来就是背对水流方向的他猛然踩水窜起一尺多,双手抡圆了登山镐狠狠凿进石壁内。同样背对水流的宋劲随之顺流靠在王亮身上。

叮----铛----

石钉刚刚落在石壁上,可以当铁锤用的登山镐立刻砸中钉帽。宋劲的武功虽然无法和姜瑞相比,但这份感觉、力量和准确性却足够完成任务而有余,哪怕身在水中,双脚无根。

一锤下去,锋锐得石钉入壁三寸,宋劲依此稳定身形,一锤一锤更加有力,铛铛铛连续十几下,石钉入壁达到安全的三十厘米。然后,宋劲把自己身上绳子的前部在石钉上绕了几圈,拉住:“好了姜瑞,可以休息一下啦,拉力不超过一吨绝对没问题。”

听到宋劲的保证,姜瑞立刻躺在了水面上,他确实有点儿累了。长三儿柯林一起“哦”了一声,提到嗓子眼儿的心总算落了下来,但他俩并不累。要说累,还是王亮,松下劲儿来的他甚至叫虚弱:“宋哥,拉我一把!”

宋劲立刻用绳索在王亮腰上缠了两圈,又在自己腰上缠了两圈:“咱们都可以放心休息一下了。”

水流的冲击力的确奈不何1.5厘米的合金钢钉和一厘米粗的高级登山绳,五个人放心大胆的在湍急的水面上休息了一会儿。这么几分钟完全是为了让姜瑞调整状态。在这冰凉的地下河里,至少长三儿和柯林很难恢复体力,只会流失热量。

铛铛铛,宋劲又将一根石钉锤进石壁十几厘米,让拉着绳子艰难上溯过来的长三儿柯林抓住。然后,向做好了准备的姜瑞放绳子。。。。。。终于,宋劲身上的七十多米绳索转到姜瑞身上。

招招手,姜瑞开始闯关。。。。。。

转过弯道,别再头上的防水灯照到了大量人工痕迹。改造地水道很曲折,水流不断冲到洞壁上,顺流而下免不了时常和山岩亲密接触。不仅如此,改造可能涉及到水下。因为,水道坡度越来越大,水面离洞顶的距离呈持续增高之势。既然有定海珠存在,这个工程并不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以姜瑞之能,在势如奔马的水流中前行也很艰难,十分被动的提前以手脚撑住迎面撞来的岩壁。幸好,这种关隘之能依自然环境而建,前行了五十米左右,前面豁然开朗。

灯光照射到下面是一个深潭。傻子也能看出,那是人工建造的、相当规则的月牙型深潭。深潭长三十五米左右,最宽处大约十五米,两侧壁立。潭那边是原始水道,边缘十分平滑。如此建造的用意是什么呢?

从地势来看,月牙潭的位置是原地下河坡度减缓的一段。虽然不到四十米,但水流终究会减缓很多,反应快的人完全可以趁机上岸。但是,经过改造就不同了,上游流速接近20米/秒的激流斜斜冲击到平整的弧形岸壁上,流速不但不衰减,反而会加速。而对面经过改造地出水口又平又滑,无可借力之处。人被冲进去,能出来的万中无一。

姜瑞脑袋转来转去,接着灯光观察着,思考着,终于做出决定。做出了决定并不代表立刻付诸行动,他必须回去一趟。。。。。。回去的过程不多说了,比来时危险少,却极为消耗体力,当五人再聚,姜瑞是一边休息一边商量闯关办法。办法的关键处有三点:姜瑞的成功率是多少?第二,其他人的出发方式。第三,登山绳的强度是否有问题。

第一点,姜瑞说没问题。第二点和第三点其实是一个问题,如果四个人跟在姜瑞身后,登山绳的强度真不敢保证,那么只能估计出发时间了。这个时间只能由姜瑞把握。

姜瑞给出的时间是十五分钟,从他挥手再见开始。

熟门熟路,姜瑞用了两分钟就再次来到月牙潭上方,借助登山绳稳住,再次观察了地形,计划好闯关步骤。平心静气,姜瑞将身上剩余的二十五米登山绳解下,看看没有纠结之处后放在水中。。。。。。

把长剑横咬嘴中,背对激流,运气于腰,紧握登山绳的双手改为虚握,姜瑞瞬间被激流冲下。

真不到一秒,姜瑞眼看就要撞上潭壁,只见他将头一扭,嘴里咬住的长剑先刺中岩壁,身体借势离开撞击之灾,顺着水势继续向下。。。。。。又是不到一秒,姜瑞身体一震,绑在腰间的登山绳完全用尽后将他拉住。

等的就是这个时刻,姜瑞在腰间拉力剧增的同时握紧了绳索,大喝一声中全力一拉,以反作用力,整个身体跃出水面朝前扑去。人在空中,左手已经握住长剑并一剑平平刺出。

姜瑞虽然离开岸边一米多,但不要忘记岸沿呈弧形,姜瑞朝前扑去的身体必然会靠近岸边,而长天剑全力一刺,深入岩石半尺有余,足够了。只见空中的姜瑞弃剑、猛抬左腿,然后一脚踏在剑脊上。剑质极佳的长天剑一弯,人借力跳上了岸。

调息几分钟,眼看要到十五分钟,姜瑞急忙寻找固定绳索之处。。。。。。他妈的,没有,看来必须自己拉着了。

不久,宋劲和王亮先到了潭边,但他俩没急着过去。就见王亮说道:“来吧!”

宋劲骑上王亮的脖子,身体出了水面,以最快的速度将一根石钉[从岩壁上取下来的第二枚]锤进了石壁上方,然后将登山绳挂在了上边。这样,登山绳离开了水面,进出的人可以少受激流影响。

后面就简单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