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80后对当前经济趋势的感悟

jiejunyun 收藏 1 472
导读:此文较长,是本人有关一篇大型文章的部分初稿,在此张贴如下,欢迎乌有之乡的朋友们对其中不足之处批评与指教,在此不甚感激。 “历经三十年的改革开放中国经济取得了突飞猛进的发展,人民生活水平得到翻天覆地的改善,迈入21世纪的中国享有世界工厂的美誉,2万亿外汇储备赶超日本赢得世界的注目,我们由此坚定的相信,21世纪将是中国的世纪,21世纪的中国将会超越美国,成为世界新兴的超级强国!”真爽,中国即将超越美国,想一想都令人感到振奋,不过这只是一种天真美好的幻想,在世人看来是一种不可思意,骄做狂妄,遭受耻笑嘲讽

此文较长,是本人有关一篇大型文章的部分初稿,在此张贴如下,欢迎乌有之乡的朋友们对其中不足之处批评与指教,在此不甚感激。



“历经三十年的改革开放中国经济取得了突飞猛进的发展,人民生活水平得到翻天覆地的改善,迈入21世纪的中国享有世界工厂的美誉,2万亿外汇储备赶超日本赢得世界的注目,我们由此坚定的相信,21世纪将是中国的世纪,21世纪的中国将会超越美国,成为世界新兴的超级强国!”真爽,中国即将超越美国,想一想都令人感到振奋,不过这只是一种天真美好的幻想,在世人看来是一种不可思意,骄做狂妄,遭受耻笑嘲讽的自我意淫,当然,或许只有当事者意识不到这一点,看着荧屏上大牌专家们激情四射,滔滔不决地卖力演讲,我嗤笑一声随即关掉电视走出家门。


街上情景依旧一如既往,摆地摊的小商贩由于卖不出商品而愁眉苦脸,买菜的大爷大妈们为节省一毛两毛与菜主们争得面红耳赤,贴有“疯狂打折,29元随便选”标语的服装店老板由于无人光顾爬在柜台上打着瞌睡,两旁饭店里面冷冷清清,服务员与老板一同上阵在街上招呼着客人,夜幕将至,打扮得花枝招展的少女们开始穿梭在街上,目光紧盯着每一个从身旁路过的男人,无论老少都献上妩媚的微笑,看来日常工作又开始了,街旁人们谈论的依然是与房子,上学,看病有关的话题。


“我再观望一阵,如果房价还降不下来我就把父母攒下的多年积蓄拿出来交个首付,年龄也不小了,如果再耗下去女朋友都得跑了。”


“明年孩子该上学了,我们俩工资加起来虽然不多但也得给他报个重点啊,决不能输在起跑在线,再苦只能苦自己,不能苦孩子,毕竟关系到一生前途。”


“昨天我老伴住院了,押金3万,刚刚给孩子买完房,这钱叫我从哪儿出啊,看来还得从亲戚那里借,以后拿退休金慢慢还呗。”


这就是他们所说的盛世?!环顾着身旁愁云满面谈论著的路人,回想到方才在媒体上看到的激情澎湃,手舞足蹈夸夸而谈的专家学者,此时买东西的我心中不禁发出了哀叹。


回到家中打开互联网,进入眼帘的是中美贸易争端、西方各国压迫人民币升值、中印边境关系紧张、美国对台军售引发中国抗议、中国出台史上最严厉的调控制政策整顿房地产、人民币跨境结算正式启动、欧盟陷入债务危机难以自拔…………好一个动荡不安的世界,看来中国莫说步入盛世,在当前危机四伏的国际环境中能够自我保全就实属万幸了,此时我目光移向窗外,陷入沉思之中。


首先进入我思考的是“世界工厂”这个西方冠以我们的梦幻称号,每当大牌专家学者提起这四个字脸上均洋溢起骄傲自豪之情,依照他们的观点,中国应当充分利用自身优势融入到全球经济一体化当中并从中获取最大的收益,这正符合亚当斯密的核心理念之一:国际分工。亚当斯密告诉我们:小到个人大至国家禀赋都是不一样的,有的国家土地辽阔适于耕种,那么这个国家就应该充分利用这一优势大力发展农业,将农产品那拿到国际市场上去交换,交换什么呢?自身短缺的商品,比如漂亮的纺织品,精美的茶具……而出售这些商品的国家制造业很发达,但农业领域欠缺,通过双方交换可以互补有无,亚当斯密同志认为通过这样的交易才能优化各个国家的资源配置,将各自的整体效率提升至最大化,他认为一个在农业方面具有天然优势的国家如果大力发展工业,往往首尾不能相顾,既浪费了宝贵的资源(土地),又耗费了大量的人力和财力,最终非但工业未能发展起来,反而使得本应良好发展的农业功败垂成,结果得不偿失。


套用亚当斯密的理论运用于国内:中国幅员虽然辽阔但耕地面积不足,因此不能大力发展农业,资源虽然丰富但与13亿人口平均起来,属于人均资源占有率低下的国度,不能与出卖资源享受美好物质生活的澳大利亚加拿大等国相比,科技研发水平落后,难以与美国,日本等科技大国比肩看齐,由此得出一条出路——利用自身庞大规模的劳动力步入国际市场,依靠为国际产业链上层打工的方式赚取外汇,进而购买关键资源与技术,使得自身经济持续循环发展并借机得到进一步的提升。啊,看似多么的美好,多么的和谐,多么的令人奋进,我们自从加入WTO后不就是按照亚当斯密同志早已设计好的蓝图一直努力前行吗?试问如今我们是否步入大同了呢?答案是否定的,加入WTO后10年来,我们被国际金融产业资本压制在产业链最底端,沦为真正的底层奴隶,我们压榨劳动力,耗费资源,污染环境为国际提供大量物美价廉的产品,获取得只是微薄的打工费而已,为了吸引外资,我们刻意将劳动力价格压低到令世人震惊无语的最低水平,这是国内消费始终陷入低靡的终极因素,试想,中国13亿人群中农村人口占绝大多数,保守数字9亿,而外出打工者是这9亿人口中的中坚力量,惟有他们获取高收入才能带动这9亿人口的富足,而事实呢,这些农村中坚阶层外出打工获取得收入只够在城市中了以生存,还能顾及其它?众所周知的富士康事件员工月收入仅有1000元,这1000元在高消费的东南沿海城市能做些什么?能够勉强维持自己生存就实属不错了,还能惠及千里之外身处窘困的家人?由此可以看出,中国经济步入低靡的原因在于消费能力的严重不足,而消费能力严重不足的原因在于农村中坚阶层的收入水平严重低下,收入水平的低下则源于国际资本的剥削与国内政策压制的双重结果,可以说我们上了几百年前亚当斯密理论的当,陷入国际分工(即出口导向型)陷阱之中,而我们还浑然不知。


为了遵从亚当斯密同志的教条理论,我们为外资大大们提供了各种优惠政策,廉价的土地,廉价的环境,优惠的税收此外加上极为低廉的劳动力成本,面对如此诱惑外资想不进入都难,10年间来国际资本不仅大批量入驻东南沿海,而且将目光盯向全国,他们打着对华投资的名义参股控股了众多国内核心战略产业(如装备制造业,军工业,甚至包括部分农业领域),至今已达到了全面垄断的程度,在这场不见硝烟的收购战役进行过程当中我们地方政府,媒体和大牌专家学者们不仅不予反对,还从旁拍手叫好,并出台种种政策加以支持,这种荒诞怪异的现象举世震惊,即使亚当斯密同志活到今天看到我们这种自残的举动也会惊讶的合不上嘴,心想:哇塞,我的骗人理论竟达到了如此意想不到的效果,我实在太伟大了,看来一本国富论胜过百万大英帝国的精兵,大英帝国万岁!


不错,一本国福论的确胜得过百万雄兵,150年前英国为打开我们的国门悍然发动了鸦片战争,150年后的今天我们却遵从国际产业分工的理念主动打开国门:哥们,我们不抵抗了,进来吧!多么奇特的一种现象?!为了吸引外资,我们为之提供了超级优惠的税收政策,这样一来国内企业便遭受了不公平的待遇,在市场方面不仅难以与资本规模庞大、技术水准精良且轻装上阵的外资抗衡,而且倍受地方政府转移而来的沉重税赋煎熬,众多大型国有企业连环倒闭破产与此有着直接联系。至2003年,国有企业整合已至尾声,除却基础能源,电力,水力,通讯,交通等关乎到国计民生产业外,其它领域国有企业全面崩溃,悉数被外资,国内私人资本掌控,同时释放出数千万城市下岗工人,改革开放30年来起到生产与消费的中坚力量被消灭,国内经济由于消费严重不足进一步的低靡,由此房地产,国内基础建设外加吸引外资新三驾马车模式被推上前台,一直持续至今(如今,新三驾马车已熄火了两驾,仅靠政府投资勉强带动,能否持续让我们拭目以待吧)


国内中小民营企业生存艰难,而他们却雇佣了中国大部分劳动力(约80%),中小企业的兴衰关乎到国内社会的稳定,这是众多爱国学者达成的共识,而大部分中小企业多年来却游走在中国经济体系的边缘,在外资与国内大型产业资本不屑的领域勉强挣扎(如服装,小商品等领域),这些企业缺乏国内金融资本的支持,只能依靠地下融资即高利贷方式过活,国家宏观调控政策稍有变动便对其形成致命打击,在国内整体消费能力严重不足的大背景下,我国大部分中小企业将目光转向出口,沦为国际资本麾下的加工车间,正是这些中小企业组成的血汗工厂10多年来为中国经济抗起了一片天,对外遭受外资的疯狂压榨,获取极为微薄的利润,对内上缴的是沉重的税收,双重盘剥之下这些中小企业只得舍弃工人的利益,一切为了生存,如果换做是我或许也只得这么做,没办法啊,一旦提升产品价格就意味着放弃外资的定单,后面高利贷的债主们就得找上门来,就意味着卖儿卖女,老婆去站街!然而这一切情形如今却发生着,自国际金融危机爆发以来大量中小企业破产,无数企业主无望之下自杀,2亿农村劳动力被迫反乡,中小企业这一只独秀的辉煌不复存在了,以中小企业支撑起来的世界工厂遭遇到了沉重打击,如今人民币升值幅度愈演愈烈,恐怕众多中小企业将会进一步大规模破产,众多农村劳动力会沦落成失业大军,前景着实堪忧啊!因此,国内大牌专家学者所倡导的世界工厂,国际分工理念被彻底打破,因为世界没有永久的和谐,只有疯狂的剥削与压榨,这在西方教科书上是永远不会被提及的。


哎,可怜的中小民营企业,在国内属于姥姥不疼舅舅不爱的角色,举步维艰的情形下将一切赌注压在了对外贸易上,最终在所谓“国际金融危机”打击下落得个全面溃败,悲哀啊!这就是遵循国际分工的终极下场,拼命的燃烧自己温暖他人,最终遭到他人无情的抛弃!我无奈的苦笑一声,脑海中随即产生这样一个疑问:国际分工理论的始作俑者,国富论的作者亚当斯密同志到底是个什么人?


打开百度网页打上亚当斯密四个字进行搜索:亚当斯密1723年出生于苏格兰,卒于1790年,1723至1740年在家乡苏格兰求学,1740年至1746年步入牛津大学学习,但学习期间并未获得良好教育,唯一收获便是阅读了大量的书籍,1750年在学校任教,担任逻辑学和道德哲学教授并负责行政事务,《道德情操论》就在他这一执教时期产生,1764年离职并于1768年着手编纂《国富论》,3年之后问世引发轰动,随后200多年来被世界经济学界推崇为圣经,受到顶礼膜拜,亚当斯密也由此成为西方经济学说的奠基人,被推上“鼻祖”的神坛。


然而这位对世界经济学说做出巨大贡献的鼻祖同志200多年来在西方学界却是个颇有争议的人物,与他针锋相对的则是身处于同一时代的德国经济学家李斯特,后者对亚当斯密提倡的看不见的手,国际分工,政府守夜人,个人利益最大化理论展开了深刻的批判,并将矛头直指当时对外鼓吹这一理论的英国政府:“在斯密理论中,有个人利益,有世界利益,就是没有民族和国家,实际是利用个人摧毁国家,让英国控制世界!”他还深刻的指出:“英国有一个不可告人的准则,认为一个国家用工业品交换农业品,这样的贸易才能达到国家于富强,实则他们利用廉价销售的手段扩展他们工业品的市场销路,从而摧毁自身的工业对手!”李斯特最后得出结论:亚当斯密的国富论实则是英国剥夺世界,同时抑制他国民族工业发展而刻意输出的一种政策理论,典型的殖民意识形态!历史证明后来的德国政府是睿智的,最终采纳了李斯特的理论和建议,排斥当时红及一时的斯密主义,构筑贸易壁垒,实行高额关税,同时在政府统筹之下大力发展民族工业,成为继英国之后第二个欧洲工业强国。


细细想来李斯特对斯密主义的批判是非常有道理的,譬如后者多提倡的国际分工,个人利益最大化,看不见的手种种理论都是有待商椎的,甚至可以说是充满空想的乌托邦,例如个人利益最大化原则,按照亚当斯密同志为我们的描述:自私逐利是人与生俱来的本性,如同狼生下来嗜好吃羊的本能一样(这点本人认同),一个明智的政府对此不应强行压制,反而应当充分放任并加以利用,在一个没有政府管制、充满自由竞争的市场经济体系中,个人由于逐利的本性往往能够将社会资源的配置以及生产效率提升至最大化,每个人都会为谋取自身最大的经济利益,把自己的资本,技能投入到能产生最大收益的领域,而社会是由无数个人组成的总体,由此一来,社会经济将会得到最大程度的发展,在整体逐利——社会资源达到最优配置——生产效率获得空前提升的美丽框架之下步入天堂。啊,多么的美好,多么的和谐,多么的充满期望与遐想的动人理论,好象人类由此步入了大同,那里没有烦恼、痛苦与悲伤,只有富足,安逸与祥和,真正的共产主义通过亚当斯密同志的理念实现了,而这一切真的可能吗?这只是一相情愿的幻想而已,如同一个懒汉成天坐在家中等待天上撒钱的春秋大梦。这个梦永远不会实现!因为亚当斯密忽略了其中最为关键的因素:为追求利益最大化而产生的剥削现象。


一部资本主义经济史实则就是一部剥削——反剥削的斗争史,“资本主义制度的基础矛盾就是生产社会化和生产资料私人占有的矛盾。”这是马克思资本论中世人皆知的名言,也可以说,是对亚当斯密理论的彻底批判,自《国富论》问世后的一百多年间,世界经济并未按照斯密同志先前设计的美好框架下前行,而是冲突危机不断,每十年左右便爆发一次经济危机,企业破产——工人失业——经济萧条——政府不得已下开辟海外市场——遭受拒绝———发动战争,周而复始,或许当时资本主义国家或许会扪心自问:这是怎么了?难道伟大的斯密理论不灵了吗?其实原因无他,正是斯密倡导的个人利益最大化原则,导致社会两极贫富日益急剧的拉大。


其实正如亚当斯密所言,自私、贪婪,逐利是人与生俱来的本性,在一个没有政府的监管、法律的制约、道德的束缚的纯自由市场体系当中这种本性会被无限止的放大,产生破坏性结果:经济大萧条,因为作为市场经济结构的组成主体资本家出于获取利润的目的会最大程度追加投资,同时将劳动者的工资水平压缩到极限,即使获取利润之后也会出于惯性将其中大部分转化为再投资,劳动者付出血汗后从中得到的只是能够勉强维持生存的微薄薪资,这正应了马克思的经典理论:资本主义经济危机的产生无非源于社会化大生产下投资无限止扩大和劳动者的绝对贫穷。早期资本主义发展过程真可谓饱含血泪,充满了肮脏与黑暗,由于资本家逐利的本性导致残酷剥削、压榨,使得占整体社会人口大多数的劳动阶层处于绝对的极度赤贫地位,经济危机以10年左右一个周期频繁发生,无数资本家自私贪婪所招致的灾难最终祸及自身,企业破产倒闭自杀者不计其数,经济的大规模萧条,劳资双方日益升级的冲突,政府的残酷镇压,一幕幕悲惨的场景在斯密同志描述的“美好天堂”中不断上演,马克思的资本论就是在这一历史背景下产生,可以说,资本论不仅是对资本主义制度的批判,更是对以斯密为首经济学家们所倡导的自由市场经济理论的批判,而这一点,却被我们当今国内主流经济学家们所忘记了,叹!


即个人利益最大化原则(经济人)之后,我联想到斯密同志的核心理论——看不见的手,他认为在自由市场经济体系当中存在一只“冥冥之手”时时刻刻起着主导和调节作用,这只冥冥之手就是价格,通过价格的涨落机制可以自发调节市场的供给与需求,当某一产品由于供给不足需求上升引发价格上涨时,利润的信号会诱导投资者不断涌入这一产品领域参与生产,随着供给不断的加大同时需求逐步达到饱和,产品价格随之下降,投资者所获利润持续下滑,由于无利可图使得投资者纷纷放弃生产退出该领域,生产日益减少使得供给与有效需求再度达到平衡,进而开始一轮新的循环。可以说,正是这只“看不见的手”构成了两百多年来西方主流经济学的核心理念:即在充满竞争的自由市场经济体系中,透过价格机制自发调节市场供求关系,使社会整体资源达到最优配置,政府应当尽量减少干预,充当监管的角色,同时大力进行法治化建设,为参与者提供一个公平公正的市场环境,使之通过激烈的竞争最大程度地提升生产效率,近而优化市场结构,让每一个参与者均能从中获取最大的收益。多么令人怦然心动的美妙理论!每当看到媒体上大牌学者们论及此处时脸上往往洋溢着陶醉的神情,在他们看来这早已是无可质疑的真谛,他们为有幸接触到这一真谛而深深感到骄傲与自豪,然而西方经济的繁荣果真是依靠这只被他们万般信奉的“看不见的手”的调节予以实现的吗?答案是不言而愈的。


众所周知,充满智慧的人类往往又是极为愚蠢的,在激情、狂热的大环境背景下通常集体“奋不顾身”。例如像牛顿这样伟大的科学家在南海泡沫正酣时都丧失理智参与其中并最终亏损,更何况他人?往近了说,07年我国爆发的全民炒股热则是最好的例证,当时人们整体陷入“非理性”狂潮之中,人人炒股、人人说股,每一个人都俨然成了索罗斯,巴菲特,这正常吗?因此,看不见的手成立的关键前提:即市场经济中每一个参与者(无论是投资者还是消费者)都是理性的,而这一前提在现实环境中则是根本不存在的,只是美好的幻想而已。


投机如此,投资更是亦然,除却剥削因素之外,正是在价格信号引诱之下的盈利预期,使得投资者更容易陷入“非理性”狂热之中难以自拔,结果酿成一次次投资泡沫甚至爆发经济危机,原因无他,当某一个产业兴盛之时必会招致其它参与者纷纷加盟投资扩大生产,试图从中分得一倍羹,然而正当他们争先恐后涌入之时或许忘记:市场是终究有限的,有效需求不可能永远处于上升途中,最终必将回落,随着投资规模日益扩大,市场需求逐渐下滑,生产成本不断上升,企业间竞争步入激烈,产业危机便已经孕育成熟,当投资产能超过需求并达到极限,“价格大跳水”的趋势不可避免,此时企业将从天堂直线落入地狱,降价——再降价,一切为了收回成本,利润二字早已成了昨日的黄花,当大量企业坚持不住亏损连连而破产倒闭时,经济危机便产生了,首先涉及的便是银行,因为大部分企业主自有资金毕竟有限,为了扩大投资借贷成为不二法则,而放贷者作为主宰银行的金融家们大都也是贪婪的,为了获取利益他们也会对先前繁荣的产业采取优先照顾,其结果导致双输,并由此产生可怕的多米诺骨牌效应:大规模企业倒闭——放贷银行出现严重亏损——引发储户恐慌——纷纷挤兑提现——银行无奈之下宣布破产——激起更大规模群体性恐慌——导致其它银行遭受挤兑——银行集体紧缩银根予以自保——实体经济一时陷入困境(缺乏信贷支持难以运作)——失业率持续上升——进一步引发萧条——企业更大规模破产倒闭——银行难以回收资本——进一步遭受挤兑…………陷入恶性循环之中。这一连锁反应情形在20世纪20年代末的世界经济大萧条中被上演到极致,最终促使二战的爆发,而这却又是斯密同志所提倡的“看不见的手”所始料不及的,当然,我们的主流经济学家对此仍然是不屑于顾的,他们信奉的依旧这只“看不见的手”!悲哀!(我国银行目前属于国家掌控,政府为前者提供信用支持,并充当最终贷款人角色,因此上述情形不会轻易发生,但不绝对排除这一可能,或许导火索便集中于当前热议的人民币汇率上)。


唉,亚当斯密同志闭门造车式的空想竟然造成如此沉重的灾难,明智的政府应当将其彻底扬弃才对,可是当时的英国为何默默忍受痛苦并大力对外加以宣传呢?对,是误导,绝对的误导,因为这样一来才可以通过国际分工来化解自身国内的经济危机,通过大规模出口来缓解本国各个产业所遭受的空前压力,以贸易的形式占领对方的市场,以低廉的产品价格压制对方的民族工业,同时掠取对方关键的资本——黄金。英国最终的目的达到了,正是通过亚当斯密同志的理论使得英国登上了霸主的舞台,通过自由贸易、船坚炮利两者相结合的方式一举征服了世界,斯密理论从中起到了举足轻重的作用,为世世代代英国君主所敬仰,他们甚至可以大声呼喊;亚当斯密同志,我们永远不会忘记你为帝国所做出的功绩,大英帝国君臣永远感激你,牢记你,斯密万岁!大英帝国万岁!




继世界工厂之后,我又开始思索令众多专家学者振奋的2万亿外汇储备,这2万亿外汇储备是从哪里来的呀?不可否认其中一部分的确是外贸顺差,是依靠我们出卖资源,牺牲环境,强制压低劳动力价格赚回的血汗钱,但无论如何也不可能达到2万亿的规模,对了,还有国际产业资本对华投资,他们为了获取利润拿相当一部分外汇进入中国,换成人民币后投资建厂,雇佣工人,值得关注得是:国际资本对华投资分为两种方式——面向国内市场和面向国际市场,如果国际资本对华投资后所生产的商品是面朝国际市场,那么他所投入的原始资本的确构成了中国真正的外汇储备,如果面朝国内市场呢?那么在华投资建厂,生产出的产品销往中国本土市场,获取利润后不可能拿着人民币出国吧?毕竟人民币不是国际结算货币,况且中国政府对人民币进行严格管制,出于金融安全考虑禁止外流(人民币跨境结算政策的开启,这一情形将得到彻底改变),那么获取利润之后必定换汇而出,说到底是对中国外汇储备的变相剥夺,只不过为中国增添了亮丽的GDP数字,雇佣了一部分工人起到了缓解国内空前严峻的就业压力而已,除却对外贸易顺差和国际产业资本对华直接投资外,那么这2万亿外汇储备的其余部分呢?不会是热钱吧?!自2005年中国汇改以来,央行外汇储备规模乘几何倍数上升,一些金融专家透露其中不乏热钱的流入,规模保守数字5000到10000亿,10000亿!这说明中国外汇储备之中有一半以上属于热钱!这让我回想起07年美国逼迫人民币大幅升值,国内资本市场与房地产市场持续升温,最终中国股市上升到令人恐怖的6124点,一线房地产市场每平米价格破万,原来这都是人民币升值预期下热钱涌入在作祟,否则没有其它理由可以解释的了。


国际热钱属于短期投机资本,它们进入中国后不会投资建厂,雇佣工人进行长期经营,他们的唯一目的就是短期获利,进入一国后疯狂拉高资本市场与房地产市场,在高位时套现离场赚取暴利,在人民币不断升值情况下,他们的利润将成倍放大,比如先前美元与人民币汇率是1:8,我带100美元换做800元人民币老老实实在银行账户中呆着,这时美元与人民币汇率变成1:4,我手中400元人民币就可换做100美元,收回原始成本,剩下的400元人民币就是我的净所得,凭空又多得100美元,这不是空手套白狼吗?!况且我投机于中国资本市场与房地产市场,依靠坑蒙的方式又可获取天价的利润,套现离场之时收益可呈几倍放大,爽死了!因此,美国逼迫人民币升值与国际热钱套利可谓哼哈二将,两者结合起来洗劫对方的外汇储备,而我们对此再度浑然无知,对突然陡增的外汇储备沾沾自喜,可以说,这2万亿外汇储备暂时是我们的,实则是对国际投机资本构成的负债,对方迟早获利后要流出的,一切只是过眼烟云,如果到时对方要求兑汇我们无力支付怎么办?要知道,自金融危机爆发以来我们海外投资无不折戟沉沙,损失惨重,国际金融炒家在国际期货市场上大幅拉抬石油,铁矿石价格,我们通常高位接盘,我们4万亿投资救市计划严重耗费资源,急需从国外大规模进口,07年至今资本市场,房地产泡沫使得国际投机热钱大规模获利流出,此外国际金融危机大背景下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发达国家对我们实施严格的贸易壁垒,封杀中国出口,中国企业难以通过出口换取所需外汇,当前应国际压力,人民币再度升值,这一切说明什么?没错,国际金融资本联合各国政府,全力绞杀中国外汇储备!从07年至今步骤正在一步一步进行之中。国际金融危机爆发后我们推出4万亿救市计划,全国各地基础建设热火朝天,基础建设需要什么?对——钢筋,水泥。而这一切离不开石油,铁矿石等国际大宗商品,而这些则是中国所短缺的,那只有朝国际市场去购买,08年金融危机大背景下中国房地产市场如火如荼,为什么?对——国际热钱在配合国内地方政府和民间资本疯狂拉抬,他们从中已获取天文数字的暴利,美国爆发严重的金融危机,欧盟爆发严重的金融危机,为什么?对——两者联合起来封杀中国出口,断绝其外汇收入来源,此外通过欧元贬值,美元升值,人民币与美元挂钩变相拉抬人民币汇率,美国通过金融危机大力实施金融监管,金融机构大规模整合,为什么?对——制造美国即将步入辉煌的预期,一切为了美元重新步入坚挺,为世界美元大回流做前期准备,美国扶持印度,制造中印边境紧张,对台军售等,美国航母开进南海一系列举措为什么?对——制造中国四周边境紧张氛围,诱使国际资本整体回流,谷歌退出已经是明显的信号,而我们的大牌专家学者们对此则集体性保持回避、沉默,只有与之针锋相对、被边缘化的的左派及部分民间学者奋力疾呼,但被政府当局视做危言耸听抛至一旁不予理睬,继续在精英学者们哄骗之下追求着和谐盛世,继续在即将赶英超美的憧憬下奋力前行!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