佣兵之泪 正文 第六十章 螳螂捕蝉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466.html


我最终给自己挑中的是一条纵贯峭壁的岩石缝隙,就在军营背后的天险上,十几道缝隙中,只有这一条勉强可以挤得下我魁梧的身躯,花去半个上午的时间从军营的入口匍匐过层层阻碍,然后徒手从较为隐蔽的一侧攀爬上去,褪去身上的军装,用反红外涂料将自己全身上下装扮的像是一块比较普通的石头,最后只带上一杆M40侧身挤进缝隙中,勉强的撑起手臂,斜眼盯着已经有些人满为患的军营。

斟酌再三,我终究还是放弃了那具更具杀伤的M82A1,毕竟是孤军深入,尤其是在执行定点猎杀任务时,虽然大口径狙击步枪有着更远的射程和不可比拟的杀伤力,但如何不被察觉的开枪、之后全身而退对我来说才是最重要的!

况且那杆枪所在的位置显然太过适合了,有时候那未必就代表着安全,如果敌方狙击手也是个厉害角色的话!

因此我宁愿藏在更加不起眼的位置,相比较而言,只要一个脑子正常的士兵十有八九是不会把眼睛在这里多停留一秒钟的。

“任何受过狙击步枪基本训练的人都能在晴朗的天气下,在100米靶场里使用卧姿,并用沙袋架好枪打出一致性很好的10环。可是,作为一个特种分队狙击手,你可以引以为自豪的是因为你躺在泥泞中,埋在冰雪里,在大风雨里蜷缩在墙角中,并且冒着极大危险,在紧迫的环境下也能射得极准。”

耳边回想起鬼冢在训练时曾经教训过我的话语,承认这一点,你就必须想方设法适应困难的地形环境,这也是为什么完美的结果有时是从并不完美的条件中产生出来的。

瞄准镜的末端依旧是风平浪静,我也正好借此反复调整据枪的姿势以适应自然瞄准点,以便获得最佳射击效果,为此付出的代价便是左边肩膀上的几块肉被旁边锋利的石块硬生生的咬掉,非但体会不到疼痛,火辣辣的错觉却透着一股股难以言表的快感……

嘴角闪现出一丝自得的微笑,现在对我而言,最大的挑战是岩缝洞口捉摸不定的风速,卸下装有普通穿甲弹的弹匣,换上ET最新研制的子弹,加重的弹头和重新配置的火药不仅使子弹飞行的有效距离超过1000米,而且停止作用也被足足提高了20%,更为重要的是经ET亲手改装的底火击发时间竟然被缩减到0.02S之内,而对于一个在岩缝中苟且站立、洞口风速扑朔迷离的狙击手来说,这简直是天大的恩赐……

所谓击发时间(LOCK TIME),是指从扣动扳机释放撞针到撞针击中弹药底火之间所花的时间。现代专业狙击步枪的典型击发时间约为0.022到0.057秒,例如7.62mm口径的钢芯弹头飞过620mm长枪管之前需要花0.057秒,在这段时间内,如果步枪有任何微小的运动,子弹飞出枪口时瞄准镜内的箭头形准线就不会正确地停留在目标上。因而当你了解到狙击步枪的击发时间至少为0.022秒时,击发时间和稳定保持的重要性就变得更加明显了!

1小时45分钟过去,热辣的阳光已经游走至我的侧面,幸好我先见之明的给瞄准镜装上一个蜂巢状的防反光罩。为了使身体的各部分骨骼形成一个稳定的一体化刚性结构,并力图在后坐时使这个结构不发生变形,唯一的办法便是保持肌肉适度紧张,使各处骨骼在一定的状态下既不向上,又不向下;既不向左,也不向右;既不向前,也不向后。

“这种情形有点象你被迅速降温到-100℃以下变成了一个冰块,或者说你就象一座石头雕塑或固定枪架,假如这时有一台吊车将钓钩挂在你的腰带上并将你吊起来,你应该能在空中维持原卧姿状态不变!”在我问起时,沙皇“啪”的一下定格在原地,摆出一副难堪的惨状。

“Come on!Come on!Baby!……让爸爸的子弹舔你的小屁股!……”半个小时从我眼前流过,我只有不停的通过心理暗示转移四肢关节上的酸痛,而瞄准镜里依旧是说不出的平静。

“砰!——”

完全是毫无征兆的,900m外的军营便突然乱作一团,顿时间枪声四起,拥挤的人群仿佛是凭空一下子从地底下冒出来一样。几个派别的重要人物在手下的掩护下纷纷从一间房子里逃到外面的平地上,但很快便被埋伏在周围的狙击手一一点名,枪声嘈杂了不到十分钟便再次平静了下来,一具具尸体被堆积在了一块平地前,鲜血肆意的流淌着……

围在尸体堆前的士兵突然纷纷将脑袋拧向同一个方向,一种猎物就要出现的预感强烈的冲击着我的脑壳,稍加调整了一下呼吸,我如履薄冰般的将保险推到待机状态,轻轻活动了一下手指,然后将其搭在扳机上,眼睛则死死的盯着瞄准镜里那个在树枝遮挡下缓缓移动的猎物。

记得有一个名叫H·W·迈克白瑞德的一次世界大战狙击专家警告说:一个狙击手必须能够快速反应,否则他可能永远都打不出一枪去!

人影刚刚在堆积如山的尸体前站住,一个身材魁梧的男人便立即走上前去,弯腰在其耳边说着什么,不偏不倚正好将后者的身形完全挡住,就在说到一半的时候,两人几乎同时侧过身来讲目光投射到我所在的岩壁,凶狠的眼神先是不解,继而复杂,最后则是惊恐。

“砰!——”

似乎纯粹依靠感觉的扣动扳机,耳边传来顶针撞击在底火上“叮!”的一声脆响,从瞄准镜里可以清晰的看到子弹飞出枪口,在不到0.02S的飞行之后,精准的击中猎物的喉咙,血肉飞溅的同时,其整个人也被巨大的冲击力掀飞起来,最后重重的落在一堆尸骨中间。

“嗒嗒嗒……嗒嗒嗒……”我一下子有点懵,情报中并没有提到后援的事,可我刚刚的一枪明明更像是信号,枪声未落,接二连三的绿色身影却从我眼前一闪而过,从他们训练有素的索降动作和颇有节奏的点射声就可以略见一二。

如果我的视力没有问题的话,刚刚跳下去的一个家伙的腰间武器看上去怎么那么熟悉?NCS?NCS?……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