敢于亮剑,才能生存--写在抗美援朝六十周年

jiejunyun 收藏 1 110
导读:敢于亮剑,才能生存--写在抗美援朝六十周年 Danny 今年的六月二十五日,是朝鲜战争爆发六十周年的日子。美国国会和南韩同时举行了纪念仪式。南韩的傀儡总统李明博在发言中上公然挑衅中国人民,伪造历史,胡说他们在朝鲜战争中打死了九十九万中国军队,六十万朝鲜军队云云。 相比之下,中国的官方媒体一如既往,鼓吹太平盛世,以世界杯,世博会作为压倒一切的头条,对抗美援朝只字不提。更有甚者,网上竟然出现了一贯以来兴风作浪,企图彻底否定当年抗美援朝的决策的沈志华教授一伙人的大量文章,攻击中国抗美援朝战争“得

敢于亮剑,才能生存--写在抗美援朝六十周年


Danny


今年的六月二十五日,是朝鲜战争爆发六十周年的日子。美国国会和南韩同时举行了纪念仪式。南韩的傀儡总统李明博在发言中上公然挑衅中国人民,伪造历史,胡说他们在朝鲜战争中打死了九十九万中国军队,六十万朝鲜军队云云。


相比之下,中国的官方媒体一如既往,鼓吹太平盛世,以世界杯,世博会作为压倒一切的头条,对抗美援朝只字不提。更有甚者,网上竟然出现了一贯以来兴风作浪,企图彻底否定当年抗美援朝的决策的沈志华教授一伙人的大量文章,攻击中国抗美援朝战争“得不偿失”,“错失了与世界接轨的机会”,等等等等。几年前已经被网友们痛斥的垃圾沉渣又浮了起来。


那边厢,美韩还趁“天安号”事件的机会要在中国的战略核心地区举行军事演习,企图将“华盛顿号核动力航母开进黄海水域,将包括京津塘地区在内都涵盖在演习威慑范围内。事态非常严重,逼得中国军方强烈反弹,与朝鲜一道,将黄海与东海的大片水域划为禁航区。


看来,这一次不对美韩亮剑是不行了。


那么,是什么因素造成美韩步步紧迫的态势呢?


问题主要出在我们的内部。不可否认的是,前一阶段,中国对美韩过于强调和谐了。须知,在国家和民族的根本利益面前,从来就没有和谐可言。有的,只是势力范围的争夺。改革开放以来三十多年的和平环境,让我们队伍中的不少人相信了某些别有用心的所谓“专家”“教授”的误导,只去关心个人的利益和权力,而忽略了国家和民族的利益,才是这个国家中每一个个人的利益的来源和基础。


一个国家或一个民族要成为世界强国,首先要整个民族有国家和民族的观念,让大家认同自己国家等于自己的家,而国家中的每一个人(包括国家带领者和官员)都是家庭中成员之一,大家必须爱护及保护这个家,这是一个非常重要的价值观。如果一个民族从来没有有国家和民族的观念,这个民族永远成不了强国。


很早以前在新加坡与日本同事谈起中日两个民族的特性时,一位年长的日本同事提到,日本人尚武,中国人尚文。所以日本的儒家文化有很多都是从中国传过来的。


再深一步研究,这个问题就很有意思了。


有一个道理是很显浅易懂的:打架或是打仗,是集体行为,每一个参与者必须团结,必须懂得相互配合,一致对外,才能打胜仗。懂得并具有这种特点的民族,是尚武民族。尚文的民族呢,则不需要具有上述特点。因为要在文化上达到最高的修为,重在每个个人的努力,不需要任何集体行为。甚至在文人取得自己成就的过程中,文人与文人之间的相互攀比竞争行为是必须的。因此,以前中国人被外界评为一盘散沙。


这就是两千多年来中华民族不断地接受孔子的儒家思想教育的后果。日本也尊儒,但并没有放弃尚武的民族性。也许是他们整个民族外部生存环境恶劣导致了他们必须随时准备使用武力的原因。


毛泽东时代的一大特色,是全体中国人民具有很强的凝聚力。毛主席号召大家“能文能武”。1966年在天安门城楼上接见女红卫兵宋彬彬的时候,还说她的名字起的太文雅了,“要武嘛!”。要尚武,要提倡国家意志和民族的团结,这是中国成为现代化强国必不可少的条件。人们看看那些近代发展最快的国家如日本、德国和苏联。德国和日本由于统治集团大肆宣传本民族优越论,客观上造成德意志、大和民族具有很强的凝聚力。苏联是用共产主义理想凝聚人心,也使其各民族具有高昂的战斗力。中国在毛泽东时代,不是在打仗,就是在准备打仗。因为西方阵营要灭掉中国之心始终不死。1969年,又加上了同一阵营的苏联向中国开战。为了捍卫自己的生存权,在毛泽东的领导下,亿万中国军民众志成城,世界上没有任何国家敢惹。可以断言,如果毛泽东在世,给美国天大的胆子也不敢炸中国大使馆。


毛泽东领导中共与内外敌人斗争了几十年,曾经积累了大量丰富的经验,形成了以弱胜强的毛泽东思想这种强大的思想武器。这才几年的功夫,全被主流精英们抛进垃圾堆,堂堂的中国法律最高学府中国政法大学,堂堂的中央电视台,竟然一幕又一幕的上演反毛的丑剧,让一个又一个反毛的小丑登上大雅之堂。而毛泽东的书却在美国畅销,连白宫高官都是毛泽东的粉丝。


中国国家价值观的崩溃是导致内耗、分裂主义活动猖獗的主要原因,这与苏联二十年前的解体的情况同出一辙。今天社会的主流价值观居然是拜金主义、享乐主义,比美国的自由主义或保守主义至少要落后一百多年。至于官方某些媒体提倡的儒家思想,即便是在二千多年前都不是强势或先进的世界观。


用毛泽东思想来评比世界观,次序为:社会主义优于民族主义;民族主义优于自由主义;自由主义优于儒家思想。这是被无数的事实所证实的。纳粹德国兵败于苏联,以美国为首的16国联合国军兵败北朝鲜,都是因为遇到了更强大思想武装的军队。而甲午战争中,GDP为日本六倍的中国惨败于曾经是中国附庸国的日本,则是对儒家思想对抗民族主义的最好的注释。


上世纪六十年代,毛主席就说过:国家要独立,民族要自由,这是当代世界发展的主要潮流。 历史已经进入二十一世纪,社会主义价值观又重新被认识,民族主义早已成为潮流。而中国官方却采纳少数所谓精英的建议,推崇二千年前的儒家思想。当然,存在于中华文化内达两千多年的儒家思想,自有它的长处。如“礼,义,廉,耻”,当为中国社会,特别是官场的基本道德。至于“己所不欲,勿施于人”,“受人滴水之恩,当以涌泉相报”等儒家思想,用于国内教化当然可以。但如今外交部将其引申为外交和战略思想,未免有些天真。甚至海军司令也声称中国的海军是和平的海军,要建设和谐的太平洋等等,更是匪夷所思。


慈禧太后“量中华之物力,结与国之欢心”的慷慨壮举难道不比“和谐”更能成人之美?结果怎么样?在信奉国家利益至上的西方民族主义的面前,还不是自取其辱!建国初三十年中国的外交斗争可以说是如鱼得水、得心应手,而后三十年则处处被动、被别人牵着鼻子走。为什么?思想武器不如人!而今天我们中华民族的生存环境是不是改善到可以放弃使用武力了呢?绝对不是的。当年所有的敌人不但依然存在,而且围剿中国的战略和花样更是提到了一个新的高度。



中华民族五千年的历史上,第一位巨人毫无疑问是毛泽东,因为他起到了其他人无法代替的作用。他诞生的时代,中华民族正处于历史上的最低点,面临生死存亡的危急关头。众所周知,当时的世界上没有谁瞧得起中国人,“东亚病夫”和“华人与狗不得入内”成为中国人深切的耻辱和隐痛。正是毛泽东使中国站起来了,朝鲜战争使全世界都对中国刮目相看,从此中国人扬眉吐气。中国成为举世公认的世界军事强国。


但中国成为世界军事强国,并不等于世界经济强国。20世纪强国与弱国、富国与穷国的主要标志是工业化的程度。又是毛泽东使中国在短短二十多年内走完了西方发达国家上百年才能走完的工业化道路,成为世界主要工业强国之一。到1980年,中国的工业规模已经超过世界老牌工业强国英法两国,直逼在西方强国中坐第三把交椅的西德(见美国著名学者保罗·肯尼迪的名著《大国的兴衰》)。20世纪80年代中期,中国的工业总产值跃居世界第三位。


经过毛泽东时代的短短三十年,中国实现了从农业国到伟大工业强国的历史性跨越。中国实行的是赶超战略,即瞄准西方先进的工业水平,别人有的我们要有,别人没有的我们也要有。到毛泽东去世前夕,几乎所有西方有的中国都有了。天上有喷气式飞机,地下有汽车、火车和轮船,卫星、导弹、原子弹样样俱全。而“四小龙”能造什么?它们是典型的殖民地经济,只能造服装鞋帽之类。它们赶上了冷战时期的好时光,那时西方殖民地各国的反帝独立斗争风起云涌,对西方来说,只有在美英刺刀保护下的“四小龙”才是安全的,因此投资都集中于它们,造成了它们的短暂繁荣。但它们没有发达的制造业和核心技术,繁荣根本长不了。20世纪初期的阿根廷靠养羊也曾富得流油,1930年代就有了现在还是城市现代化标志的地铁系统。但现在如何呢? 冷战结束后,“四小龙”的经济发展很快陷入困境,而中国却仍在高速前进,因为中国有自己的制造业,几乎什么都能够制造。而中国的工业化基础正是毛泽东为中国人民奠定的。


在毛泽东时代,中国与西方强国的经济差距飞快地缩小着。美国耶鲁大学教授莫里斯·迈斯纳称毛泽东时代为“世界历史上最伟大的现代化时代之一,与德国、日本和俄国等几个现代工业舞台上主要后起之秀的工业化过程中最剧烈时期相比毫不逊色。”美国在20世纪70年代出版的《日本与俄国的现代化》一书中认为,新中国取得了其它任何国家都没有取得过的成就。


但是近20年来却有一种流传甚广的谬论,认为1960年中国的GDP与日本相同,1980年则降为日本的1/4,到1985年更降为日本的1/5。其实这是某些经济学家的错误计算。他们是用当年中国和日本的GDP各为多少美元进行比较,而忽略了两国货币对美元汇率的变动。80年代前后,日元对美元大幅升值,使日本经济出现了虚拟膨胀;而同期人民币对美元的汇率大幅下降,使中国经济总量看上去似乎大大缩水。因此,用美元总值进行的中日经济比较,就与实际有很大的差异。


事实上,正是在20世纪80年代,中国经济的实际规模已经超过日本。还应该说明的是,所谓日本在20世纪80年代后期超过苏联成为世界第二经济强国,也是日元升值使日本经济凭空膨胀给人们的错误印象。如果比较当时苏联和日本的工农业总产量,日本较苏联相距尚远。例如,苏联解体前的最高年钢产量和最高年发电量,日本至今也未能超过,而中国到90年代已经超过。今天,中国钢产量是日本的3倍,年发电量是日本的1.5倍。目前中国的钢、煤、水泥等许多主要工业产品的产量,已经超过美国居世界第一。


诚然,毛泽东时代的中国人民生活水平提高得并不快,但这是为了筹集中国工业化的资金。西方工业化的资金来自殖民掠夺(英法)、剥削黑奴(美国)、对外征战获得赔款(德日)。而象苏联和中国这样的社会主义国家,只能首先节衣缩食积累工业资金,将自己的工业发展起来,然后利用工业创造的财富享受美好生活。在毛泽东时代,中国首先建立了大量的矿山铁路,然后是钢铁厂,再以后是机械厂。当机械工业初具规模后,就可以建立各种轻纺厂、自行车厂、电视机厂等等,以改善人民的生活。但毛泽东就在中国即将从积累时代转向消费时代的时刻离开了我们,没有看到人民生活获得极大改善那一天的到来。这是他一生的遗憾。而许多不明道理的人,却将毛泽东时代看成贫穷的时代。


今天中国的现实,就是在所谓的“韬光养晦战略”指导下长时期的太平盛世。官方媒体有意宣扬的歌舞升平假象,导致我民族精神萎靡、人心涣散;文官爱财、武将贪生、醉生梦死、耽於酒色;自由主义,个人主义盛行....处处呈现出家败国亡之征兆。近三十年来,中国外交处处被动。一方面是高层缺乏国家战略上具备前瞻思维的策士,更主要的是国家价值观的崩溃。


国家价值观的建构,从来都依靠学校和媒体。很遗憾,我们现在掌控这两大部门的一伙人在干什么呢?按常理,他们是中国最能辨认出西方民主的真实含义,最能分析出市场经济的弊病的群体,但他们从整体上却是赞同西化,赞同美国的政治、经济、文化主张最坚决的群体,并引导小资产阶级与他们形成一致意见。在中国国家利益与西方和其他敌对中国势力发生冲突时,他们往往会说出最“中立”的言论,成为整个中国最偏向对方的群体。


媒体宣扬与共产党传统价值观对立的吃喝玩乐世界观的,最典型的有湖南卫视。湖南卫视在毛泽东的故乡经营另类价值观多年,看来是成功的。今年还将青海卫视收入旗下,不知道往后还有多少个省级的电视媒体要落入这一伙人的控制中。有人要问,为什么广电总局不去管呢?那么,这里就是回答:比起湖南卫视,广电总局直属的国家媒体中央电视台走得更远。央视八台长期以来是廉价的韩剧,印度剧,甚至是菲律宾剧的舞台;而央视十台的百家讲坛,则敢冒天下之大不韪,至今还让反毛斗士袁腾飞每天上台去胡说八道。而央视新闻台的名人白岩松,身为共产党员,却写文章说“共产主义太过飘渺”,不足以成为他的信仰。公然与党章唱反调的人,为什么还能成为共产党员?


令我们感到可怕的现象是,中国整个媒体机器基本由一伙特权阶层控制。即使他们不能完全实现表达他们真正主张什么,但完全实现了让他们不主张的言论从此没地方露头,成为“舆论一致”的最有效帮凶。这种地位恐怕连老蒋在世时也实现不了。近来典型的例子,有在汶川大地震中贪生怕死的教师范跑跑,居然能被邀请到凤凰卫视中文台去大放厥词;因实行道德败坏的*活动而被起诉的南京马教授,也能在凤凰卫视上接受另一拨道德更败坏的名人,如李银河之流的吹捧;至于最近在媒体上灸手可热的反共中学教师袁腾飞,更是由中央电视台一手捧红。


他们把持的文化界除了颠覆共产党多年来建构的社会主义伦理道德外,主要贡献就是将中国文学艺术无厘头化,使今天中国文学艺术比港台文化的品味还低,相信任何一个读过所谓的国家级诗人赵丽华写的所谓“诗”的人,都会有同感。而赵丽华这一类的人物已经占据了中国所家协会的重要位置。使得自古以唐诗宋词元曲闻名于世界的中国,现在只剩下了小品。


中国今天道德沦丧、一方面荒淫奢侈另一面贫困潦倒的局面,恰似十九世纪的欧洲。掌权的知识阶层对官员的批判更多来自对共产党这个组织并没有完全像俄罗斯一样彻底否定毛泽东,完全投降西方的愤怒,而不是来自对国家,对人民的公共责任心。


他们主导教育界和研究机构的代表人物中,除了厉以宁、吴敬琏、茅于轼、李锐,还有鼓吹修改中小学教科书,抹杀中国人民抗日战争抗美援朝战争历史的葛红兵,沈志华,马立诚之流。最近登场的,还有在法大讲演的那些反毛博士,而近来被央视捧红的袁腾飞,就是他们将颠覆活动发展到极致的70后一代的新贵。


有着中国特色的另类精英阶层,这个本应该是“民族良心”,“对社会现状不满且富于道德情怀的人”,“穷不失义,达不离道”的群体,竟然在今天占所谓“官、产、学、媒”四大统治阶级中两个,且与外国的反华势力里应外合,直接威胁到中国共产党的政权稳定。


当然,尽管中国的发展有许多不平衡之处,但也不能否认经济建设,特别是军队建设还是取得了引人瞩目的成就。国家的最高层领导,显然是很清醒的。


与上述亲西方的精英们宣扬的太平盛世理念不同,西方大国一直对中华民族磨刀霍霍。原因很简单:在现代大国之间的博弈中,西方国家为了达到他们所需要的地缘格局,维护其稳定的收益,或者反过来说,为了维护其稳定的收益,他们需要使世界格局处于一定的地缘结构中。


2010年5月3日,美国总统奥巴马强力支持美国之音关于中国中国政法大学反毛讲座的评论,并结合国内网民反击袁腾飞等反毛教师的行动发表讲话,指责中国没有言论自由。5月5日,奥巴马在澳大利亚发表声明,指出绝不能容许中国人民拥有与美国和澳大利亚人民一样的生活水平。并认为这将会使世界陷进灾难。换句话来说,中国在西方发达国家设定的角色中,必须是贫穷和弱小的。


在美国的操弄下,今天的中华民族实际上是处于前所未有的危机之中。


除了继续完善对中国的军事包围圈之外,美国一直在使用和平的与非和平的手段对中国发起一波又一波的主动进攻。企图瓦解中国的方式之一,就是通过买通国内掌握教育和媒体的所谓精英阶层,彻底否定毛泽东时代,大量地削弱毛泽东建立的强势主导自己命运的道德观和价值观,摧毁中华民族的思想武装,分裂中华民族,进而分裂中国。而分裂中国的另一种手段,就是尽可能利用中国的民族因素,挑起矛盾,分裂中国的边疆地区。


在这种形势下,破局的手段只有一个,就是继承毛主席在六十年前通过领导全国人民打赢了抗美援朝战争这一场中华民族的翻身仗所体现出来的大无畏的革命精神,面对强敌,敢于亮剑。我们外部的强敌,是以美国为首的企图继续维护旧列强势力范围的既得利益者;内部的强敌,是美国等西方敌对势力多年培养出来的腐败“精英”阶层。


如果中央能正视目前社会上的种种弊病,清理门户,重建先进的价值观,唤起民众的热情和积极性,发挥社会主义的优越性,引导中国人民团结起来,一致对外,合理扩大中华民族的生存空间,改善生存环境,那么在本世纪内顺利实现大国崛起绝非没有可能。


2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