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看吓一跳:中国物价为何比美国还高?

美国给中国印发纸币,这些纸币为美国老百姓换来了所需要的各种商品。


很多去过美国的人发现,美国除人工服务费很贵之外,绝大部分商品的价格(绝对价格)是低于中国的,有些商品的价差之大,令人瞠目结舌。像苹果的产品,iPhone 3GS 16G 在美国是599美元,而中国联通引进的同一款货,开价6999元人民币。戴尔INSPIRON 14型号的电脑,中国的官方价格是5799元人民币,美国的官方价格是549.95美元。还有吉他,譬如泰勒110型号初级入门吉他,中国的价格是5200元人民币,而美国的价格是579.95美元。

更离谱的是汽车,同样一辆奔驰S600,在中国要222万元人民币,在洛杉矶的一个汽车网上,笔者查到的价格是147450美元。如果折算成人民币,刚好是100万多一点。也就是说美国的奔驰车比中国要便宜一半。如果是丰田卡罗拉1.8升,在美国的价格是15350美元,中国同样配置的价格是14.98万人民币,中国要贵5万元左右。

日用品方面,美国人吃穿用都离不开MADE IN CHINA,但奇怪的是,中国造的东西,一离开中国反而变得便宜了。例如里维斯牛仔裤Levi's 505 ,广东东莞生产的,它在中国商场价格是899元人民币,在美国的亚马逊网站上开出的价格是24.42美元,合人民币166元,价格相差5.4倍。阿迪达斯的一双男式复古休闲鞋,中国的市场价是615元人民币,而美国亚马逊网站上的价格是27.62美元,合187元人民币,价格相差3.2倍。

经济学家时寒冰曾经在其博客中如此描述他最近的美国之行:“到美国后才发现,美国除人工服务之外,绝大部分商品的价格(绝对价格)是低于中国的,有些商品的价差之大,有点瞠目结舌。”正因为中美商品价格上的差距,所以国内出现了不少“代购”一族,专门到海外买便宜货。

而人力资源服务机构ECA在2009年6月的调查也可以加以印证——继日本东京等4个城市之后,北京、上海、香港成为亚洲生活消费最为昂贵的城市。京、沪、港三市分别从上年度的全球104、111和98位,飙升至26、28和29位。在被调查的亚洲城市中,前十名中国城市占了半壁江山——北京、上海、香港、深圳、广州。此外,天津等10个城市也排进了前30名。

这已经是一种极不正常的现象,“工资向非洲看齐,生活成本向欧美看起”。


中国政府的管理成本太高

存在就是合理的,世界上存在的异常现象,一定会有合理的解释,中国的高物价现象也不例外。

《第一财经日报》副总编辑张庭宾认为,中国最容易被人反复提起的是“劳动力价格”的比较优势,但最容易被人忽略的是“国家宏观管理成本”的比较劣势,正是这个比较劣势造成了中国的畸形物价。

中国的宏观管理成本(其中主要是政府成本)是全世界最高的。张庭宾认为,2009年中国财政收入(包括土地转让费)已达GDP的30%左右,这个比例在全球只有北欧个别国家能达到。然而,与中国所不同的是,瑞典等北欧国家是全球最高福利的国家,他们享受“从摇篮到坟墓”的全部社会保障。而中国是世界低福利的国家,教育、医疗、养老、住房等大部分都要国民自己负担。

中国宏观管理成本在过去20年内日益膨胀,行政开支和政府投资不断扩张。当前政府行政开支、投资分别占到财政支出的18%和25%左右,在世界各国中遥遥领先。由于行政开支属于损耗性支出,加上政府投资效率极为低下,其投入产出率低于0.5,这使得大量国民财富在经济循环中被损耗,退出了经济流通,使得中国银行业的货币乘数不断下降,最低甚至达到3.5(国际上一般为8)。为保证经济活动的必要流动性,央行不断超发货币,形成了人民币实际购买力的对内贬值,民间总体购买力的不断相对收缩的现象。

加上市场经济带来的资本寻租,使得日益高昂的行政投资成本等,常常通过公权力转嫁到社会公众和守法企业身上,英国《金融时报》中文网专栏作家魏城惊人地发现:从中国大陆运货到美国的运费,竟然比从广州运货到北京还便宜!原因何在?竟然是权力腐败:由于中国大陆铁路货运超负荷,流通商要想申请 一个车皮的指标,运费之外的额外费用竟然高达5000到5万人民币之间;高速公路运输也不便宜,一位常年从广州送货到北京的司机说,广州到北京的高速公路,一路的过路费就有1400元人民币,除此以外,还要有大约7000元人民币的额外费用,这个费用不是汽油费,也不是汽车修理费,是什么费用大家用脑子去想。

这些因权力腐败所造成的成本,自然也都被摊到产品价格中去了,最后由消费者埋单。看来,腐败之害,不仅体现在政治方面,也体现在经济方面。也就最终形成了中国商品比美国还贵的奇怪现象。


美国玩转的魔方

由于中国一直实施的是出口导向优先政策,中国每出口1美元商品,国内就要按照汇率比大约1比7来增发7元人民币来平衡,目前中国外汇储备大约2.3万亿美元,国内由此增发的人民币超过16万亿元,相当于2008年3.4万亿市场货币流通量(M0)的近5倍,这些由出口结汇投放的巨额货币,全部以通货膨胀的方式转嫁到了老百姓头上,造成老百姓手中货币的大幅度贬值,物价自然会相应大幅度上涨。

于是我们在中国看到一个荒谬的现象:中国出口商品越多,赚取外汇越多,老百姓反而活得越累。而我们既把商品出口到了国外,由出口商品换取的美元也借给了美国,把由此增发的人民币留在了国内市场上,变成了没有任何商品做基础的“废纸”。由于这些增发的“废纸”与现有货币一样流通,必然会造成现有货币大幅贬值和物价大幅上涨。结果就是中国老百姓不仅损失掉了出口商品那部分财富,连手里的货币财富都在遭受贬值损失。

反观美国情况,恰恰与中国相反,美国市场上的货币流向了中国,中国的商品流入了美国市场,由于市场上货币减少商品增加,必然导致物价下降,美国老百姓手里的钱便能购买更多商品。

如果是站在中美两国老百姓的立场上——而不是站在国家立场上——看待这个问题将更加清楚,中国老百姓生产的商品,被美国老百姓用美元买走了,美元被中国政府拿走了;美国老百姓得到了商品,中国政府得到了美元,而中国老百姓唯一得到的,就是手里现有货币的贬值。结果就是,美国给中国印发纸币,这些纸币为美国老百姓换来了所需要的各种商品,中国则相反,用这些纸币从中国老百姓手里换走了所生产的各种商品。而形成这个财富魔方中最关键的环节,就是货币增发和商品增加之间的分离:新增加的商品流向了美国等西方国家,新增发的货币却留在了中国市场上,不断稀释着老百姓手里货币的购买力。


(本文摘自《看世界》2010年6月上杂志)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