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到一个故事,心里有个声音不停地告诉我,要让更多的人看到

stonealone 收藏 2 648


跨入二十一世纪的中国,依然持续而平稳地发展着,然而发展的脚步已显出些许沉重和蹒跚。失业、


贫富差距、腐败,一个又一个日益严峻的问题面前,人们继续歌舞升平着,纸醉金迷着,劳劳碌碌着,浑


浑噩噩着,苟延残喘着。


对于即将过去的中国二十一世纪头五年而言,平平淡淡,大事小事乏善可陈。而大事丄件终于还是发生


了。


事丄件已过去很久了,随着各种秘密文件的解密,事丄件中各个细节也水落石出。作为事丄件亲历者的我,


回想那些惊心动魄的瞬间,却仍然感觉得到浴火重生,仍然感觉得到热血激荡。


在当时,谁也想不到,这惊天大事丄件的主角,竟然是一个普通人,一个恐怖分子。


第一章粽子的威胁


2005年3月28日;


当电话铃声响起时,我正在梦里大嚼母亲亲手做的湖州粽子。用全力睁开眼,“今年端午节一定要下


定决心不怕下岗,排除万难争取回家. ..”胡思乱想中却一时想不起身在何处。


伸手擦了擦嘴边的口水和粽子的余香,才想起自己已经两年没回家了。“姥姥的!这记者我他妈真不


想干了!”随着牢骚出口,短路的大脑恢复正常,各种信息如滔滔江水连绵不绝,试图搜索出自己在哪里



我是一名记者,央视记者,CCTV二十四小时新闻频道里众多三流马仔小记中的一员。CCTVNEWS自2003


年开播便立志成为中国CNN,再不济也要B BC。这可苦了一帮老小记们,驱牛赶马般被轰到世界各地,哪


儿乱钻哪儿,都成一群苍蝇了。我不幸赶上这大好时机,整天鸡飞狗走刨根问底。而一旦寻到宝贝或刚闻


到丁点油腥味,总部便会派出大牌或准大牌的名记接手进行报导和直播, 我则被踢到另外的地方继续当


矿工。


好不容易熬到能偶尔露一小脸,可分派的活儿——唉!不提也罢。这不,大过年的去西伯利亚吹了二


十来天地狱的寒风,调查俄罗斯核弹头失踪内幕,到处碰壁不说,差点让老毛子驱逐出境。回到国内气还


没顺过来,又被派来报导《联合国气候变化框架公约》缔约方第五次会议。不过这次居然给我租了卫星直


播车,配了摄像、采编,嘿嘿,看来我快混入准大牌行列了。


可成天看着那些发达国家代表叽叽歪歪长篇大论说什么也不让步一脸的为富不仁,憋气得紧!更可气


的是美国以“减少温室气体排放将会影响美国经济发展”和“发展中国家也应该承担减排和限排温室气体


的义务”为借口,宣布拒绝执行这《京都议定书》. ..对了!我在东京!手机铃声响到第三声时,我终于


想起自己身在东京。


摁下接听键时,我看见时间,6:27AM。天!我昨晚上网查资料顺便考察了一下日本成丄人网站,泡到4


点半才睡啊!怪不得大脑会短路。未等开口,一个急促的声音炸响:“CCTV的李记者吗?”


“嗯...”我将手机稍微拿开。


“我是中国大使馆秘书,昨天我们见过面的。现在有一个紧急事丄件,东京警视厅通知我们,一名怀疑


为中国籍的男子身缠爆丄炸物挟持三名人质与警方对峙,该男子要求,只要C CTV和CNN的转播车到现场直播


他的声明,就释放人质。大使已派人赶赴现场,大使请你们立刻赶到现场,全力配合日本警方。”


“哦,我们立刻出发!”


不到五分钟,我们几人已跳上转播车。翻译兼司机回头问到:“去哪你还没说呐!”MyGod!看来我


今天还不是一般的大脑短路。幸好昨天和那位秘书交换了名片!


放下电话我足足楞了一分钟,才挤出四个字:“靖国神社!”


车在飞奔,车上的人都默默无语。这鬼地方太敏感了!我拨通北京总编家里的电话,刚起床的顶头上


司显然和我一样处于大脑短路中,半天才说:“好吧,你们尽量配合。至于转播,我要请示上面后才能安


排。对了,你们注意安全啊!”


哼,不出所料。这种敏感地方的敏感新闻在国内多半是要被Cut。不知什么时候开始,中国政丄府对日


本都采取了这种奇怪的鸵鸟政策,不论老鬼子小鬼子怎么折腾,不管日本民间如何歧视、仇视中国,总是


拿“中日友好”这床锦被遮着捂着,实在遮掩不住,才不痛不痒地喊两嗓子。


到了。手表显示,7:07。我的手表是北京时间,而东京时间则是8:07了。日本警察已将道路封锁,


警戒线前一个小头目跳上我们的车,检查证件后将我们带到神社前的停车场。绕过两辆防暴车,一眼就看


到100米外神社白色门楼下停着一辆装甲运钞车,车尾有三个身着校服的女学生被捆在一起,在她们身后


,从车尾探出半个身子的,应该就是恐怖分子了。围绕在前面约三十米则是十几辆警车,二十多个警察以


警车作掩护持枪待命;外围还有一些警车、防暴车,再往后停着两辆转播车,分别打着C NN和NHK的标志


。*!总是比他们晚一步。我们的车停在CNN旁边,小头目态度生硬地请我们不要下车,然后去汇报了。我


看了看三个同事:“不管他!你马上拍摄周围环境和事态发展,你马上开启设备随时准备卫星传送,你立


刻联系总部值班人员搜集这鬼社的相关资料,包括围绕它发生的事丄件!我和翻译去联络警方!”


跳下车就看见小头目带着一个穿西装的中年男人匆匆走来,而旁边CNN车门打开,出来一个金发美女


——我认识,CNN大牌萝丝,原来她们也刚到。


几个人在防暴车后围成一堆,西装鬼子开始介绍情况,态度还不错,可能是美女当前吧。萝丝和我的


翻译则比赛似的开始干活。


“给你们添麻烦了!我是片山,隶属东京警视厅反恐特别小组,这里由我负责。


“情况是这样,今天七时左右,一名男子驾驶运钞车撞开停车场围栏冲到神社前,神社保安员上前察


看,该男子突然亮出胸前捆的炸丄药状物,并从车上拖下三个被捆绑的女学生,威胁其他人退后。警方接报


于7 :07时赶到,我的小组和特警于7:12时到达,局面形成对峙。爆破专家通过观察,初步判断男子胸


前是黄色炸丄药和雷丄管,而缠在三个人质身上的是拆房子用的爆破索。


“我们一边安排狙击手和拆弹小组,一边和他对话,发现他只会一点点日语,主要是用英语和我们交


流,他要求CNN和CCTV直播他的声明,然后就释放三名人质。因此我们请两位来,如果我们没有别的可行


方案,只有麻烦两位了,拜托了!”说着一个鞠躬。


“他到底是那里人?”为节约时间,我用英语问到,让两个翻译彻底下岗。


“不好确定。不过对话中他说了几句什么,我的同事认为是中国话。因此我们猜测他可能来自中国。


”片山的英语还算流利,不过发音怪怪的,C hina被他说出来怎么听都像“支那”。萝丝轻启红唇,刚欲


发言,就被一个声音打断了:“让记者过来!别耽误时间!”


我们——包括两台摄像机从车后探出,只见那人高举着什么。“我手上是起爆器,套着我的手和手臂


的是用钛合金和多层凯夫拉订作的防弹铠甲,我头上戴着警用防弹头盔。不论你们的狙击手打哪里,我都


可以在最后一刻起爆!”


一个警察拿着小喇叭用英语喊道:“请相信我们,我们不会伤害你,不要做傻事!放了人质,我们可


以和你好好谈谈。”


“我不想伤害任何人,只要记者过来转播,我就放人!”


“不要激动,记者刚到,可能需要时间调试设备,请等一下!”


对话结束片山一回头,看见两个摄像已站到空旷处拍得起劲,连忙把他们拉回车后,遮住镜头,“危


险!还有,没有我同意,请暂时不要拍摄和发新闻,拜托了!请先回车上吧,那里安全一点。”“那为什


么N HK可以拍?”我抗议道。“我们需要你们配合我们的行动。而且,”他犹豫了一下“在事态没有明朗


以前消息扩散,可能会引起国家间的误会。总之请谅解我们。我去布置一下,失陪了。”


萝丝一脸茫然嘀咕:“为什么这种事会影响国家关系?”看来这名记也只是绣花枕头,我懒得理她,


扭头回到车上。不过也难怪,一个美国小妞怎么可能理解靖国神社在中国人心中意味什么,她也难以预测


一个中国人在靖国神社前这么做会演变成什么。


拨通总部电话,老编已赶到了。听完叙述老编指示:“尽量配合,见机行事,注意安全。将已拍到的


图像先传过来进行制作,我会安排卫星线路供你们使用。至于发不发,待会儿台里领导到齐后开会研究。


”“还要研究啊?人家CNN可不会等,说不定现在已经直播了。”我对这些官僚已经没什么脾气了。“不


要着急嘛,看事态的发展再说。”“我有预感,这是一个大新闻!”“好了好了,你就把现场报导实时传


过来,我会看情况插播的。”


东京时间8:45时。西装鬼子片山终于召集我们:“看来要想不伤害人质,只有请你们两位试试了。


我们派人装作你们的摄像师,保护你们。这是防弹背心请穿上。”哪里是要保护我们,明明就是不许我们


拍摄,而且可以摸清状况,看有没有机会下手。我眼珠一转,拎着防弹背心回到车上。“我们的针孔摄像


机和发送器呢?快给我装上!”


“记者过来了,请你不要伤害他们!”喊话声中,我和萝丝穿过警察包围圈,慢慢*拢,身后跟着扛


摄像机的两名特工。我注意到萝丝的腰间防弹背心下和我一样鼓起一块,不禁微笑,这妞反应也不慢。


十米,五米,两米,我的手心在出汗,不知道是因为终于捞到大新闻的激动,还是因为害怕,我全身


在微微战抖。


StopPlease!”随着声音,终于和恐怖分子零距离了。这男人身高约1.75米,戴着头盔,看不清脸


;引人注目的左手整个套在一个炮弹壳一样的筒子里,筒子表面覆盖着黑色织物,看来他没说假话,筒子


里面应该就是起爆器,不可能远距离破坏的起爆器。


他一身黑衣,可衣服鼓鼓囊囊,缠着各种各样的导线,看着别扭,也不好判断他的胖瘦。他整个人看


起来就像...


“抱歉我今天看起来像个粽子,”他一口懒洋洋的牛津英语。“为了这次行动我不得不穿了三件凯夫


拉。”我居然笑了。


“还好我已经把它脱了,”他指着脚边一件绑满炸丄药的背心,“要不看起来会更糟。”这次连萝丝也


不禁微笑。


他的话语和声音仿佛是在和朋友喝下午茶,一下化解了剑拔弩张的戾气。


“请问你是哪里人?您这么做有什么目的?您要发表什么申明?”这回让萝丝抢了先。


“先别着急,亲爱的小姐。我需要验证一下。”粽子掏出手机拨了个号码。


“喂,大刘吗?”标准的普通话,他是中国人!


“好久不见了...我在东京...来你家聚聚?我有事啊。请你帮个忙好吗?...请你看看电视,你那儿


能收到CCTVNEWS吧?...在播什么?.. .财经新闻?”我感觉到他盯了我一眼,我真恨不得暴扁老编一顿



“嗯,我没事,你再看一下CNN,...哦...哦,NHK呢?...哦...好的,谢谢你...你别问了,看下去


就知道了。可能一会儿日本警察会找你麻烦,不好意思给你添乱了。”他迅速合上手机,从头盔里扯出耳


机,一起扔回车上,转向我:“怎么回事?C NN和NHK都在直播了!”“我也没办法,播不播我控制不了


啊,粽子大哥。”我有些慌乱,旁边三个人都茫然地看着我俩,他们听不懂。


“怎么才能让他们直播?”“大哥,你是知道国内的新闻控制的...不过,也许,发生了爆炸性的大


事他们就会直播...”


粽子有点烦躁,来回走了两步。“我不能等了!爆炸性新闻?哼!我看他们播不播!”


他站住了,头转向警察包围圈,那个西装片山正拼命打手势,两个扛摄像机的特工也拖住我和萝丝的


手臂,看来他们也发现自己上电视了,所以要拖我们回去。


“都住手!我现在宣布,”所有人都安静下来看着粽子。“我要毁掉身后的这个地方!”


“而且,”他掏出表看了一下,“现在是9:03时,还有14小时57分钟,日本将再次成为核打击的受


害者!”他拉开运钞车的尾门。

第二章交锋


车尾箱里纵横交错焊了许多钢管支架,而支架中央所包围的是一个大铁箱子,箱子里布满复杂而有序


的导线和各种不知名的仪器,这堆东西下面露出一个墨绿色的圆柱体,上面有一些编号和文字,是——俄


文。


我极度震惊之余,看到箱子上一个倒计时正显示到14:56:15。


所有人都呆了,现场安静之极,只听见那三个捆在一起的女孩子在低泣。


粽子走过去,解开她们身上的爆破索和胶带。“去吧,让你们受惊了。”三个女孩子迟疑了一下,跑


向警察。警察包围圈这时炸了窝了,西装鬼子和其他几个头头声嘶力竭地打电话,几个警察上前接应人质


,那个小头目挥舞着手向其他警察喊着什么,那些警察听到后将枪慢慢放下。


而这场混乱的制造者仿佛无视这一切,淡淡地对我们说:“我是个信守诺言的人。”


“不错,你是放了三个女孩。可现在我们,在场的所有人,全东京的市民,都是你的人质了!”这小


妞居然没有歇斯底里,那么快就镇定下来,让我不由得佩服。


“你错了,亲爱的小丄姐,不是全东京,这颗只是五千吨级的战术核弹,杀伤半径1500米,而且污染较


小,是所谓的‘干净的核弹’,它原本属于. ..”


“它原本属于俄罗斯第79导弹部队,”我插话道,“根据美俄削减导弹的进度,本来应该于去年底销


毁,可在送往西伯利亚的途中,和另外两枚弹头一起失踪。没想到在这里出现了。”


“完全正确。我看了你前几天的跟踪报道,做得不错,资料很丰富。”我似乎感到他口气里的讽刺。


“好了,咱们待会再聊。”他转身指着打电话的西装片山喊到:“你!请你过来一下!”


片山满头大汗,脸色铁青,嘴角不停抽搐:“你怎么能这样!你怎么能这样!”


粽子还是懒洋洋的:“请冷静。我现在通知你,这枚核弹将于今晚24时准时起爆。你们有十四个小时


的时间,也就是说,今天23:00时,你们必须撤出方圆十公里内的所有人员,包括你们在内。我不是恐怖


分子,更不是刽子手,我不希望哪怕一个人的伤亡。


“我希望日本政丄府完全配合我的行动,不要试图阻止我的行动。更不要试图拆除核弹、破坏核弹,因


为不会成功的。我手中的遥控可以随时引爆,我身上和车上装了多个传感器,只要触动立刻起爆。比如说


我突然摔倒、车门车身被撬动、我和车周围温度气压突然变化等,换句话说,我不能中枪,车不能乱动,


不要试图轰炸。


“即使解决了遥控器和传感器,还有定时起爆控制系统。这是我花了二十万美元请最好的专家设计的


。完成后专家说就是他自己来拆,如果不知道密码,也得十多个小时还不一定成功。


“都听明白了吗?”


“是,是...可你行动的目的是什么?你有什么要求?是要钱吗?”


“看来你是昏头了。我再重复一遍,我的目的是毁灭这里,我的要求是不要阻止我,我不是来勒索你


们。我,不是恐怖分子!”


片山连滚带爬回去继续打电话了,两个特工也扔下摄像机跑了。而我的摄像趁警察六神无主跑了过来


,对我说:“播了播了,老编自作主张,全播了!”“好!拿起你的摄像机!”老编毕竟没有丧尽天良啊



“你们开始直播了吗?”粽子凑过来用中国话问。“你确定吗?”


“当然!”我的摄像说,“我们车上可以看见后方导播室,可以收到卫星信号。哥们儿,我支持你!



“好,把你们的车开上来。”


片山已经完全崩溃了,我没怎么费口舌就把车开到运钞车前。中国大使馆的人也到了,不过是个小角


色,不敢乱说话,只是捧着电话汇报。


萝丝也不甘示弱,于是我们两辆车和运钞车形成个三角,我们车门拉开,监视器上CCTV、CNN、NHK的


直播一览无遗。两台摄像机架起,背景则是运钞车和里面的核弹。天啊,再没有比这更刺激更完美的直播


现场了!


我们手脚利索地搞好这些后,我和萝丝站到各自镜头前开始正式的开场白。“各位观众,这是CCTV李


涛为您现场报道。”在我简要叙述事丄件始末时,粽子在一旁静听,不时看看监视器。“接下来我们要采访


这一事丄件的主角。”


粽子站到镜头前:“对不起萝丝小丄姐,我不想再说英语了。我想李先生应该可以为你翻译的。”我立


刻说:“不用我来,我的翻译英语也很好。”


“这样更好。”这时突然开进几辆轿车,跳下七八个身着黑西装的人,为首的走到片山面前噼里啪啦


几个耳光,大声咆哮着。我不禁可怜起这个很合作的西装鬼子了。“不管他们鬼打鬼,我们开始吧。”


“六十年前,1945年8月15日,日本战败投降。结束了给中国和亚洲人民带来大灾难的‘大东亚圣丄战


’;可是,日本人从不愿叫这天为‘战败日’、‘投降日’,只称这天为‘终战日’。他们不承认战败,


更不愿讨论战争的罪责。1 978年,日本政丄府偷偷把东条英机等多名甲乙丙级战犯的牌位以‘昭和殉难者


’的名义放进我身后的‘靖国神社’,从而使这地方增加了宣扬‘扩张有理、侵略合情’的新内容,为战


争罪犯翻案!屠丄杀他国人民的刽子手竟成为‘英灵’,日本政要争相对他们顶礼膜拜,还辨称是‘追悼保


卫祖国的阵亡者’。


“日本长期坚持的是‘不反省、不道歉’的立场,日本军国主义阴魂不散,蠢蠢欲动,随时企图卷土


重来!这决不是空洞的威胁!作为曾深受日本皇军荼毒的中国人,我们不能再听之任之,不能再麻木不仁


了!


“我叫江伟。我是中国人,确切的说,是新西兰国籍的中国人。我今天是替所有中国人民和亚洲人民


来讨回六十年前的债的!我要摧毁日本军国主义的大本营!”


“江先生,我想问你几个问题。”萝丝插话。这小妞真讨厌,不过得承认她对采访对象和话题的控制


能力,在她的很多节目中,被采访人往往不知不觉就被她牵着鼻子钻进套子。


粽子——江伟点头。“您这么做有意义吗?战争结束很久了。”


“萝丝小丄姐,你去过珍珠港亚利桑那号战列舰纪丄念馆吧?你们为什么修建它?”


“为了纪丄念死去的两千六百多水兵,让人们不要忘记那次耻辱的失败。”


“那么这些水兵的亲人恨发动偷袭杀害他们的日本军人吗?”


“他们不宣而战卑鄙偷袭,确实可恨。不过那是战争,他们是军人得执行命令。”


“很好,可这个卑鄙偷袭的命令是由山本五十六发出的,对民用机场、救援船、医院自由攻击的第三


波攻击命令是由南云忠一发出的。而这两个战犯的牌位,就在里面被当作英雄供奉着。你怎么想?那些死


者的亲人怎么想?”


“我...”


“如果说他们作为将军,命令向敌人军队攻击是天经地义的话,那么同样是将军的松井石根、本间雅


晴、武藤章、植田谦吉、香月清司、土肥原等等,他们下的命令却是针对平民的屠丄杀、强*、释放毒气细


菌!而他们的牌位也在里面!


“平顶山万人坑的冤魂、731部队的‘木头’、缅甸被虐待杀害的二十万盟军战俘、南京城四十三万


尸骨、中国三千六百万受难者、亚洲五千四百万条人命,他们怎么想?他们会因为战争结束六十年就瞑目


了吗?!


“所以,我今天,就是要为他们,讨回公道!”


萝丝憋红了脸。相信此刻我的脸也涨得通红,因为我浑身热血奔流,胸口被一团火焰灼烧着。


这时,现场涌进大批军车。车上跳出全副武装的士兵,他们身着防化服,头带防毒面具,迅速接管了


警察的包围圈。而警察则全部撤走,只留下片山可怜巴巴地跟在黑衣人后面。这时是东京时间9 :35时。


NHK的报道画面上东京街头已出现骚乱了,警察和自卫队士兵也出现在各主要路口。


为首的黑衣人拿起喇叭:“这里已实施军事管制,请记者停止转播,立即撤离!否则我们将采取必要


手段强迫离开!”


“你们大概忘记这里谁说了算数吧?”江伟又恢复了他那懒洋洋的语调。“这些记者是我请来的客人


,什么时候送客得听我的。”


黑衣人尴尬之余,只得对江伟说:“江先生,我能和你单独谈谈吗?”


“要谈请过来谈,没必要躲躲藏藏的。想必你们很想看看这枚炸丄弹吧?你可以带一名专家一起过来。


其他人不许再往前,而且,我警告你,如果你想用电磁干扰中断现场直播的话,”他扬起左手,“我将用


它来发言!”


“我是黑田,日本防卫厅长官助理。”


“好了,”江伟一挥手,“我们待会再谈,让你的专家先工作。我给你五分钟时间,不许碰炸丄弹,不


许上车。”


那专家全套防辐射服,头戴防辐射面罩,拿出一个嗒嗒作响的小仪器慢慢走近车门。越接近炸丄弹,那


仪器的嗒嗒声越来越急促。我看见萝丝俏脸发白,便安慰她:“这是盖革计数器,嗒嗒声还没变成报警声


,说明这里有辐射污染,存在放射源,但还没超出安全界限。”那专家又是记录又是拍照,手忙脚乱折腾


了五分钟回去了。


“那么黑田君,你想和我谈什么?你现在应该关心撤离市民才对啊。”


“我代表日本政丄府想请江先生放弃行动,您的其他要求日本政丄府会认真考虑的。”黑田嘴里客气,眼


里却闪过一丝怨毒。


“认真考虑?!中国人民和全世界已经让你们考虑了六十年了,现在需要行动来让你们反省了!”


黑田又一次尴尬,可他不得不坚持:“只要您不引爆炸丄弹,我们会考虑您今天的声明,您的任何要求


我们都可以尽量商谈。”


“我的要求?你又错了。应该是中国人民,和所有深受日本军国主义迫害的人们的共同要求!多少年


来,我们要求你们正视历史,反省过去,认真道歉。可你们呢?置若罔闻!而且公然篡改历史,美化侵略


,祭拜战犯!


“我听说日本崇尚武士道精神,而武士道给人印象最深的就是勇于承担责任,如有过错不能挽回就剖


腹谢罪。如果你们真有武士道精神,那么我们的要求不难实现。而你们的所作所为,看不到任何武士道精


神。或者,你们这个民族标榜的精神根本就是谎言!


“一个被宣判有罪的、残忍的杀人凶手,非但不忏悔谢罪,还无视事实强词夺理,那么只有两种解释


:要么这人是精神病,要么他根本是禽兽!


“如果你们的天皇能向德国勃兰特总统学习,跪在世界人民面前,真心忏悔,诚意谢罪,那么等我毁


灭这靖国神社后,我再考虑用不用核弹!”


铿锵激昂,掷地有声!江伟越说越激愤,一把将头盔摘下。


东京初春的寒风中,一张极为平凡的面孔,微微冒着热气。国字脸,胖瘦适中,年纪三十出头;不大


但有神的双眼,清秀的眉毛,略低的鼻梁,双唇紧抿着,尽力压抑着心中的激动。就是这张非常普通的脸


庞,在这刻,却是全世界瞩目的焦点。


我心醉神迷,热泪盈眶。萝丝也深受震撼。而黑田瞠目结舌,过了半天才回过神来,通过耳咪低声说


着什么。我们都沉默了。我在回味江伟的话,被压抑太久的声音,被压抑太久的情感,今天终于爆发了,


痛快淋漓地爆发了。


黑田结束通话,脸色越发难看了。“江先生,我们已经下令疏散市民,可时间太紧了,十四个小时根


本不够啊。”


“看来你的专家对核弹的真伪作出判断了,”江伟恢复了平静,用他那懒洋洋的语气嘲弄道。“可时


间是不会延长的。23:00必须全部撤离,0 :00准时起爆。大和民族不是号称最有效率、最有纪律的民族


吗?”


“可你看看已经引起了多大的恐慌了?”黑田指着监视器气急败坏地嚷道。


NHK的画面上,街道一片混乱,人们四处乱跑,还有人则发狂一般哭喊着;交通陷于瘫痪,汽车横七


竖八堵在一起,拼命按喇叭。警察和士兵徒劳地指挥着,更多的士兵出现在街头。


“哼!”江伟冷笑。“如果不是因为日本皇宫也在爆炸范围内,你们也不会那么快下令疏散吧?你们


紧挨着靖国神社安置了十所学校、两家医院,真是做贼心虚!如果不是这样,你们连恐慌的机会都没有!



“不管你的主张是否有道理,这些人们是无辜的啊!”黑田大喊。


“无辜?也许是有小部分人是无辜的,所以我才给他们十四小时逃命。但更多的日本人,跟着你们抹


煞事实,认为日军当年的暴行都是被逼无奈,甚至不承认日军的兽行,认为我们无理取闹,为的是诈骗日


本的援助。这些人能捡回性命已经是我的宽恕了。”黑田语塞。


过了一会,江伟指着监视器:“还有这些人,你能说他们是无辜吗?”


画面上,一群日本人,有老有少,头上缠的布带写着“武运长久”,有的还穿着六十年前的皇军军服


,举着“保卫神社”、“杀光支丄那猪”的标语;有的手持棍棒,与警戒的士兵发生冲突。这是日本右翼团


体分子。“这些右翼分子和军国主义狂徒,在你们日本,每年正以十二万人的速度递增!”


“黑田,我们的谈话结束了。你可以回去认真考虑了。”


第三章风萧萧兮我心悲狂


“我需要安静一会,失陪了两位。”


说完江伟钻进运钞车,关上所有车门。


现在大概10点40分,我们也回到车里。几乎所有主要媒体都在报导这一惊天动地的消息。CNN和CCTV


请了一些专家教授到演播室,对事丄件进行背景简介和分析,以及事丄件的发展态势等等。CCTV还插播了一些


反映日本侵华的资料片。


NHK除了对现场和街道进行报导外,还反复播放一个简短的东京市政丄府紧急通告,大意是谴责恐怖活


动,宣布警戒区域,劝告市民保持镇定,服从军警指挥,迅速疏散云云。


接下来的一个多小时,各国政要纷纷发表声明,几乎都是对事丄件表示震惊,谴责恐怖分子的行动,希


望日本政丄府能尽快解决危机。美国总统还表示已经派出最顶尖的危机控制小组和核弹专家协助日本方面行


动。而韩国和几个亚洲国家的声明,除了震惊和谴责的套话外,还加了一句希望日本政丄府正视历史,反省


过去,避免类似事丄件的发生。


中国政丄府则保持沉默。。 日本也保持沉默。只有石原慎太朗那疯狗以个人名义对着镜头一通歇斯底里的漫骂,称这是战争行为,中


国要为此负责等等。当他旁边的记者忍不住提醒他江伟的国籍是新西兰时,他先是愣了一下,然后扯其它


的问题去了。


江伟始终没有出来。黑田几次要求对话,都被冷冷地拒绝了。


CNN的演播室内几个专家教授在讨论着核弹爆炸的后果和日本可能采取的行动。俄罗斯的发言人称从


现有资料图像判断,不能确定这枚核弹是否就是失踪弹头。而C CTV的画面上,北丄京上丄海等城市街头行人


稀少,人们都聚集在有电视的地方,默默地关注着。


老编来电:“上面要求我们只作客观报导,不要评论,配合日本政丄府解除危机的行动。江伟的资料也


找到了。如果事态恶化,你们必须立刻撤离。”资料显示在屏幕上:江伟,男,35岁未婚汉族,原籍大连


。无犯罪记录。2004年投资移民新西兰。唯一亲人母亲75岁,现居北丄京,父亲兄长亡于文革期间。


黑田派人送来水和面包。


3时30分,江伟出来了,他又戴上了头盔。我递过一瓶水。


“这水我不喝,我车里有。我有些工作要完成,抱歉让你们守在这半天。天下大乱了吗?”他指着监


视器问。


我微笑。简短叙述了各方动态,我问:“可以继续我们的谈话吗?”“当然可以。”


“可以谈谈你的经历吗?”


“没什么特别的。大学毕业不甘心在单位混,就出来闯荡,吃了些苦头。后来慢慢有钱了,可又不知


该干什么了,空虚堕落了几年。”


“那你怎么想到要进行这次行动呢?”


“三年前一名爱国青年在这门口喷漆以抗议日本首相参拜的事丄件还记得吧?我灵魂深处的某种东西苏


醒了,我觉得那是一种使命感,我必须做这件事。我开始搜集资料,等待时机。”


“那你想过这样做的后果吗?”


“后果?这个问题我现在不想谈!”


我只有转换话题:“我注意到你说南京四十三万尸骨,可中国官方只是说三十万人遇难,这是怎么回


事?”


“1946年9月,中国检察官陈光虞根据十四个团体的调查,向国际法庭提出‘南京大屠丄杀’确定的被


杀害者为391171人,未确定者4至6万人。因此‘南京大屠丄杀’最少有四十三万人遇难。可南京市政丄府不知


出于什么考虑,纪丄念碑上只刻了3 00000的数字。我不知道那屈死的十三万冤魂什么时候才能超升...”


我们陷入沉默。


“江先生,中国大使馆的人想请李涛先生过来一下。”黑田在远处喊道。


找我干什么?过去一看,原来是大使亲自到了。


“小李,日本方面希望我们协助解决危机,他们提出一个方案,希望我们找到江伟的母亲,通过她来


作江伟的工作让他放弃行动。他们想通过你和CCTV的连线让他们母子见面。国内已经同意这个请求了。”


“这...这样做,不就意味着拿他母亲来要挟他让他有所顾忌?会不会刺激他?而且...怎么帮日本人


啊?”


“小李同志!注意你的立场!我们怎么会用他母亲要挟他?我们是负责任的大国!这是国家的决定,


是命令,你必须执行!”


“除非现场直播,否则我不参加这次连线!”江伟听完我的转达后,沉默半天,咬着牙留下这句话,


便再也不说什么了。


东京时间15时,几番磋商交涉,大使和日本方面终于同意直播。连线开始了。全世界关注此事的电视


台都转用了CCTV的信号。


北丄京演播室。主持人和一名护士搀扶着老人就座。这是一个普通的北方老太太,衰老且虚弱,头发全


白了,身穿一套崭新的浆得硬硬的棉袄,只是样式已古老得有些古怪了。岁月的沧桑全刻在她慈祥而又平


和的脸上,脸色异常的苍白。


江伟摘下头盔,嘴唇哆嗦着:“娘,我连累您了...”


老人眯着眼睛,努力想看清屏幕上的儿子。


“儿啊,你好像瘦了。”


“娘,我很好。您身体怎么样?血糖控制得好吗?”江伟极力让语调轻松。


“别担心我。我没想到你会做这样的事啊...”


江伟嘴唇咬得发白,不说话。


“去年你带着我去了好多外国,边治病边看西洋景儿,那日子多开心啊。”


“娘,我还会带您去的...”


老人仿佛没听到,继续说着:“妈最大的心事就是没给你娶上一房媳妇儿,生几个大胖小子...这段


日子你老不回家,我想你啊...”


“我也想您,可...”


“我做梦老梦见你带着媳妇回来看我...我没想到你会做这样的事啊...我也梦见你爹啦,我们一起回


老家...”


“娘,我这么做...”


老人已完全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梦呓般继续说:“我没跟你说过,咱们老家可美了,那山那小河,


那房子...你姥爷姥姥,你舅舅,他们都来接我了. ..真想家啊...回不去喽。”


“娘,我跟您去。我从来没听您提过,我也想看看老家。”江伟眼中的泪终于流下来。


老人抬起眼,脸上泛起红色,话语变得清晰而急促:“回不去了。我十岁那年村子没了,亲人全死了


,全村活下来的只有你爹和我。你爹拉着我钻在粪堆里才逃了命。”


“儿啊,全村几百口人啊,全让小鬼子杀光了。我不和你说,是怕你心头恨呐,我没想到你会做这样


的事,这都是天意,也是天理儿!”


所有人全呆了,谁也没想到老人会有这血泪斑斑的秘密。


“这里领导找到我,跟我说你干的事儿,要我劝劝你。我答应了,我是要好好劝你。这小鬼子是你江


家的仇人!灭门之仇啊!”


老人越说越激动,脸色更红了。盯着上前想说什么的主持人,眼里竟闪出寒光,“我还没说完呢!”


“儿啊,你这么做了,不愧是江家子孙。我老了,没几天好活了,你不要挂着我。能在死前看你给全


村人报了仇,我高兴。我可以高高兴兴去见你姥爷姥姥,去见你爹,去见村里乡亲了,我和他们会在九泉


下等着你. ..”


老人声音越来越低,脸上呈现出不正常的樱桃红,主持人和护士慌忙扶住,江伟急得大叫:“医生!


快叫医生!”


老人微笑着摇头:“傻孩子,没用的...我刚才自己注射胰岛素,把二十天的全用了。儿啊,你没见


妈把寿衣都穿好了吗?妈死也瞑目了啊。”


江伟五雷轰顶,扑通跪下。


演播室里乱作一团。老人任由人们围着她忙乱,始终死死盯着屏幕上的江伟,眼中满是慈爱和柔和的


光芒,但这光芒正一点点黯淡,消失. ..


“儿啊,妈真想你...”


信号中断。

3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我们足球都赢啦,这里岂能服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