炮手 正文 第十五章 消息

诺基不亚 收藏 0 1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6498.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6498.html[/size][/URL] 抹抹嘴角的油脂石小男举着水囊大口的灌了起来,甘甜的桦树汁不时的从他的嘴角流了出来滴到地面的枯叶上。这可是他耗费了近两个小时的功夫才得到的好东西,在林间休息的时候石小男就瞄上了几颗大桦树。对于前世电视里那些呆在林子里还被渴的冒烟的猪脚,石小男极度的鄙视弱智的编剧,守着大山这座宝库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498.html


抹抹嘴角的油脂石小男举着水囊大口的灌了起来,甘甜的桦树汁不时的从他的嘴角流了出来滴到地面的枯叶上。这可是他耗费了近两个小时的功夫才得到的好东西,在林间休息的时候石小男就瞄上了几颗大桦树。对于前世电视里那些呆在林子里还被渴的冒烟的猪脚,石小男极度的鄙视弱智的编剧,守着大山这座宝库猪脚还能被憋屈成那样,只能说明编剧压根就没有在山里生活的经验。

望远镜中的十字分划牢牢的套住了那一头被汗水浸湿的秀发,石小男蹲坐在大树上看着那秀丽的满是汗水的面孔有些心痛。

你咋就那么心狠呢?不知道山里人最痛恨的就是被人在背后打黑枪吗?

有些无奈的摇了了一下头,石小男有些无聊的掉转望远镜四处的乱晃。在他的镜头里不时的可以晃过一片村落,那可能就是他们的歇脚地吧?在心里问了一句,随后石小男自嘈的笑了。

望远镜的镜片里晃过村落晃过它旁边的土路,晃着晃着石小男他拿着望远镜的手就不动了。他略微的仔细的看了一下,随后收起望远镜的石小男像蛇一样慢慢的滑下了大树。

被雨水洗礼过的山林就有一点好处,被泡过的枯叶草木显得格外的柔软,让石小男经过的地方没有一点的响动。扭着他那有些硕大的身体,石小男就向山边的土路摸了过去,那里有他的两个朋友等待着他热情的招呼呢!

轻快的脚步无声的在林间奔跑,显示出他的主人心情有些愉悦。赵二杆子有些兴奋的向大哥的位置跑去,已经有些日子没有碰到可以下手的羊沽了,再要不打食他们哥俩这能上山插香挂住了。

自从大帅被鬼子整死了,跟着鬼子干了一场后。不愿意跟着少帅进关的哥俩就扛着枪开了小差,本意是在这关东大地上插香起窑跟鬼子死磕的哥俩,在蹉跎了四五年后才发现理想跟现实的差距实在是不小。

谁能想到当初打闷棍敲了几回鬼子后,自信满满的哥俩最后被人挂画撵的满东北乱窜。被肚皮逼得没有招的只能守着条破路别梁子打野食。虽然么满脑袋乱七八糟的,可是这并不耽误他在林子里飞奔。

负责上托的他苦熬了一宿后终于发现可以下手的吃食了,虽然俩货没有走大路而是钻林子,让赵二杆子有些纳闷,不过这并不能打消他的好心情。不断地倒腾着他的两条小腿儿在地面飞奔,快要成功的喜悦心情让他快飞了起来。

飞起来了,突然赵二杆子发现她真的飞了起来。跑着跑着他觉得自己的脚下一拌,自己的身体就腾空飞了起来。在空中的时候他还纳闷呢!自己一直看着脚下呢,也没有树枝什么的可以绊倒自己啊?

从一株大树后闪了出来的石小男略微的活动了一下自己被踢得有些痛的脚丫子,就揉身扑向那个跌出有两三米远的人。他那身一百多斤的肉没等跌倒的人反映过来就砸在上面,并成刀指重重的就砍在那人的后颈上,听着身下的人闷哼了一声呢一歪脖子软了下去,石小男有些得意的站了起来。

虽然自己也是第一回学着从旅直侦察连套来的手法,效果还是不错的吗!

牛皮腰带就有一点不好,捆起人来不是那么顺手。看着被自己捆着双手吊到大树上的家伙,石小男将一条破裤子给他勒到了嘴上。满意的看了一眼自己的杰作,扭着身体他就消失在树林中了。

还有人需要自己提前打扫呢!

当黄羽慧和姜坤踏上了表面有些泥泞的土路时,他们的心情有些激动。在山里摆脱了鬼子的纠缠,在踏上这条路时也预示着他们距离成功又迈出了坚实的一步。

看着远处以燃起炊烟的村落,黄羽慧和姜坤不自觉的加快了脚步向着他们预定的地点做了过去。有些激动的两个人在土路上快速的行走时谁也没有发现,在他们经过的草丛中有一幕奇异的景象呈现在天空下。

两只黝黑的眼睛在距离不到一尺的地方对视着,两双眼睛中一方的眼神里充满了戒备,而另一方有些警惕可是更多的确是戏谑。听着鞋子砸在路面上的脚步声从给身边不远处经过,石小男将自己的左手食指竖在了嘴唇中间,一个通用的噤声手势让对方明白自己的意思。

看着对方老实的按照自己的意思办,石小男冲着他露出了一个无声的微笑。略显亲热的拍了了一下对方的肩膀,谁知石小男的手刚放到对方的肩膀上就感觉对方一抖,看着自己的左手滑了下来,他只能无奈晃了一下手中的撸子。

直到脚步声远远的消失,趴在湿漉漉的地上感到浑身难受的石小男才慢慢的坐了起来,不过他手中的撸子始终指着在他不远处的火山,是的他感觉的到那是一座快要喷发的火山。

“兄弟哪条线上的朋友?是绺子还是单搓?要是绺子在那座山上插香?在下也能给大掌柜的博个面子,放了我那不懂事的小伙计。”

听着满嘴的黑话石小男想起了《林海雪原》,看来这干哪一行都不容易啊!

看着对方的眼神透着焦急,石小男赶紧解释起来。倒不是他怕了对方,不过是从对方的语气中能发现是个性情中人,没有必要挑逗人家罢了。

“小哥让我放倒挂树上了没有大碍,朋友话说开了就好。咱们只是护着斗花子,防着被狼叼去,一路平安自好再见。”

真他妈累啊!石小男没有想到跟人切口能有这么累,妈的绺子就不能好好说话吗?偏偏的整这些没用的?极度的鄙视中!

“里口来的刚出鸡毛店吧?托线孙列捻?”

头痛石小男极度的头痛,怎么就不能好好说话呢?

“咱也不跟你废话了,整这些切口我脑袋痛。跟你明说了咱是护着路上的那姑娘到镇子里的,人到了就完事了。大哥你也别跟我打马虎眼,我也看出来了你们也不是上线别梁子的人,不然熟路的谁在这里打食啊?”

首先扛不住的石小男只能投降,好好的将这些话说完让他舒舒服服的喘了一口气。直起身子的石小男撇了一眼已经消失的身影,略微的放下心的他看是打量起身前的这个人来。

一米七十多点的个头破旧的军装套在有些干瘪的身体上,满脸的胡子茬也掩不住凹下去的脸颊。不过两只眼睛到时蛮有神的,从他的眼神中石小男能看出杀气,这种玄而又玄的东西也只是石小男干了一沓鬼子后才体会出来。

感觉到对方可能挨了好几天的饿,为了怕对方误会石小男缓缓的从身上的背包里掏出一包饼干。当饼干掏出来后石小男明显的看见对法的眼睛一亮,心中叹了一口气他将饼干放到了地上,随后缓缓地向后退去。

直到退到石小男感觉安全的距离,他看到那双有些枯廋的凸显着骨节的手抓住了放到地上的饼干。颤抖着要打开包装的手,随着他的主人犹豫又停了下来。

“鬼子的单兵口粮,看来小兄弟也是条好汉。”

听见传入耳中的话语,石小男知道对面的汉子也不是一般鸟。不过他没有过多的解释什么,有些事情大家心里明白就行了。

丢下三字:“跟着我。”石小男转身就向林子里钻了进去。

将那个汉子领到地方石小男没有多说什么,转身就要回二道岭去。

“线上有绺子发的消息,今天有绺子要到你的斗花子那里砸硬窑。”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这才叫游戏:仅13天风靡全球场面堪比战争大片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