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女点心 朝鲜战争中美军如此诱惑志愿军

jiwuy 收藏 0 1095
导读:   1950年至1953年的朝鲜战争,是二次大战后的第一场现代局部战争。在狭窄的半岛上,美军倾泻了330万吨弹药,相当于二次大战总耗量的一半及后来海湾战争的30倍,中朝军队的前线后方昼夜都是铁与火交织的场景。不过长期较少有人提及的是,美军依仗着物质生活优势,在“硬摧毁”同时也施展了“软拉拢”,曾出现过世界战争史罕见的一些志愿军第38、第50军在汉江南岸实行阻击期间,当夜晚战斗沉寂时,美军见志愿军火力薄弱,竟派坦克到前沿扯起银幕,向饥寒交迫的中国战士播放电影,镜头中出现了摩天大楼、美女歌舞、美国式的灯红酒绿
近期热点 换一换

1950年至1953年的朝鲜战争,是二次大战后的第一场现代局部战争。在狭窄的半岛上,美军倾泻了330万吨弹药,相当于二次大战总耗量的一半及后来海湾战争的30倍,中朝军队的前线后方昼夜都是铁与火交织的场景。不过长期较少有人提及的是,美军依仗着物质生活优势,在“硬摧毁”同时也施展了“软拉拢”,曾出现过世界战争史罕见的一些志愿军第38、第50军在汉江南岸实行阻击期间,当夜晚战斗沉寂时,美军见志愿军火力薄弱,竟派坦克到前沿扯起银幕,向饥寒交迫的中国战士播放电影,镜头中出现了摩天大楼、美女歌舞、美国式的灯红酒绿……以玻璃袋精美包装的水果糖和点心,经常空飘到志愿军阵地及后方纵深,还夹有漫画、照片和“安全路条”;满天盘旋的飞机,又不分昼夜用高音喇叭喊话,其中有台湾特务劝诱也有投敌分子现身说法;在三八线附近的春川狭小地段,美军还创造过5分钟向志愿军撒放154万份传单的纪录。据有人计算,若把美军在朝鲜战场撒放的宣传品堆积起来,可筑成150公里长的纸墙。这种以猛烈空炮火力相伴的糖弹、纸片攻势,经常是遮天盖地而来,构成了朝鲜战争中的另一个特殊作战领域。


心理诱惑是美军战略攻势的重要一环从古至今,战争都不仅是军力和经济力的竞赛,还是人的精神心理素质较量。现代科技手段的进步,使心理战的手法和渠道也日益复杂化和多样化。在朝鲜战争中,美军对志愿军展开的“心理作战”规模之大和手段之多,是人民解放军历史上前所未遇的。


美军对心理作战一直很重视,自第二次大战期间起各集团军、军和师都设有“心理作战”处、科、组,并配备了专门的宣传部队,情报机构也大力配合。朝鲜战争一开始,美军“第一无线电广播和传单散发大队”便进入战区执行心理作战任务。美国在此领域依仗的有利条件是拥有最发达的经济基础,能放手实施物质收买诱惑,以图达到“不战而胜”。其心战手段虽不断发展,基本方针却始终如一,那就是宣扬本国的“自由人权”及生活水平,引诱对手丧失斗志,从而在精神上屈服。


巧克力、可口可乐和野战饭盒,是二次大战中美国官兵随身不离的三件受用物,对其所到之处的军民也印象尤深。自诩“二线球员”的美国直至1944年才大规模参战,400万出境军人在一年中竟喝掉了10亿瓶可乐!外表吊尔郎当的美国大兵所到之处,嘴里总嚼着巧克力,高兴时还向周围儿童撒放,那些被战祸搞成破落户的西欧人看着多羡慕不已。战时大骂“米英鬼畜”的日本兵,若未按“武士道”要求自尽而当了美军俘虏,多数人很快被其生活水平折服而甘心效劳。过去日军常以亚洲其他较落后国家为对照,宣扬“大和民族优越”,日本兵为吃到袋装米、干菜团和“战力面包”自豪,可是一见到美军每餐配给吃完便扔的铝饭盒,便马上自惭形秽。这种野战饭盒里不仅有涂好黄油的面包片,有午餐肉、沙拉佐料,边上还夹有两支骆驼牌香烟和三根火柴,饭后还可抽上几口。后来美军占领了日本,饥肠辘辘的日本人最羡慕的也是这种剩余物资仓库中可随意取出的饭盒。


美国出兵朝鲜后,马上也把优裕的物质生活水平当作炫耀资本。据统计,三年朝鲜战争中美国运去物资7500万吨(其中多数用于生活消费),而兵力数倍于美军的中国人民志愿军消耗国内运去的物资不过560万吨(当时在朝基本不能就地取给)。美国兵日均消费物资30公斤,为中国军人的十几倍,其用品质量也普遍高得多。美军平均不到4人便有一辆机动车,志愿军平均100多人才有一辆机动车。靠着这种不是一个等量级的物资技术差距,美军对志愿军进行了无孔不入的“心战”攻势和诱惑。


在无法封堵敌宣传时以我军批驳为主进行防范志愿军入朝之初,美军因大感意外,在狼狈败退之际未组织起系统的心理攻势。进入1951年初之后,美军在反扑时便发起各种渠道的心战,并召来台湾的“政战”人员配合。这种心理攻击常同空炮打击相伴,一阵猛烈的火力覆盖后,低空盘旋的飞机和坦克上的扩音器便传来喊叫:“联合国军的飞机大炮厉害不厉害?”接着又是女特务柔声劝降。发现来自华东、西南的新部队后,美军喇叭中又常出现山东、江苏、四川等相应口音的喊话,播音和传单中还很注意针对中国的国内政策和部队供应困难进行挑拨、威胁和利诱。


战争初期,美军的心理攻势对新中国久经锻炼的一些英雄部队作用并不大,只引诱了个别不良分子。志愿军在汉江南岸实施阻击战时,是衣食弹药不济的最艰苦阶段,某师虽伤亡减员过半,总共只有三人叛逃。其中一人是在辽沈战役被俘时隐瞒了国民党卫生营长身份混入第38军当卫生员的王顺清,他被美军送去接受特务训练后,还委任为战俘营中最高的俘虏官。还有一个东北老解放区入伍的副班长受美色诱惑投降,几天后美军飞机便向该师阵地大量投撒他与两个裸女在一起的合影,只引来大家骂其无耻。抗美援朝战争开始时,全国军民已深入进行了“三视”(仇视、鄙视、藐视美帝)教育,加上解放战争时期美国支持蒋介石的旧账犹在心头,部队又养成了艰苦朴素的作风,指战员对敌方几近下流的诱惑一般都采取鄙视态度。不过随着“一把炒面一把雪”的日子持续数月未得改善,加上大批缺乏思想准备的新部队入朝,志愿军中一度也出现了少数部队短期不巩固的现象。


入朝之初,志愿军各部沿用国内战争中的政治保卫方法,对敌方宣传和诱惑单纯采取查禁防堵,要求不听、不看、不议论,不拿其投来的物品,违者给纪律处分,结果因美军心理战手段广泛而防不胜防。第五次战役前大批部队入朝仓促,如第3兵团刚编入大批刚起义投诚的国民党军又来不及严格审查,政治教育也仅强调美帝是“纸老虎”,少数人入朝后感到正面教育与严峻的现实不符,遇到挨饿、挨炸的恶劣环境感到出乎意外,便对原来的教育产生怀疑,在敌火力和心理双重攻势下出现思想动摇。第五次战役后期北撤时,少数单位遭敌追袭一度出现混乱,混在军内的原国民党骨干分子乘机破坏煽动,结果出现了2万人失踪(其中第3兵团失踪1.6万人),这里面的一部分人便属投敌分子。如第180师在无组织的分散突围时,就有一个姓郭的连长带领两个排向敌缴械就俘。朝鲜战争中的志愿军战俘,绝大部分都是在此次落入敌手,投敌分子们随后还在战俘营中胁迫人去台湾,起到极坏的作用。


第五次战役后期志愿军出现这次最大的损失,显示出对抗敌军心理攻势也是一项严峻任务。政治机关总结经验教训后感到,敌人的心理攻势正是利用了我方思想工作中的弱点,必须根据新形势改变过去的内防方式,并决定采取积极清理、加强内部控制和主动揭露批驳三项措施。从1951年夏天起,各部队开展了内部清理和评比,将来历复杂和不可靠者调离前线,并在各单位建立了政治保卫小组,同时又以主动揭露批驳敌宣传内容作为主要措施。


当时美军有绝对制空权且具备远程投放手段,空投传单、物品和广播煽惑等无法防堵,志愿军政治部门便索性将敌宣传内容向指战员们公开,再发动干部战士提问题,展开辩论,由政工人员解释,并寻找其弱点组织批驳,使干部战士从整体上都不予置信。


在朝鲜战场上,美军对志愿军进行宣传存在一个根本弱点,就是用国民党特务机关的材料和惯用口吻说话,往往只适合于国内被打倒的豪绅的心理。如美机大量投撒一种精印的贺年片想动摇中国指战员的军心,上面绘着一个穿旗袍的漂亮女人怀抱衣着华丽的小孩,旁边写着唐诗──“可怜无定河边骨,犹是春闺梦里人”。多熟出身于贫苦农家的指战员们看到后不仅不懂诗意,还对这种脱离自身生活的画片心生反感,纷纷骂:“不知是哪个地主婆子!”


当时美方宣传中国的土地改革是“人民挨饿”,志愿军绝大多数官兵却感到自家在土改中得到了世代盼望的土地。再如敌方宣传镇压反革命运动是“屠杀人民”,志愿军指战员却亲身感受到被镇压的是欺压人民的恶霸。政工人员抓住这些谬论大力批驳,使广大指战员认为美军宣传完全是颠倒黑白,以后越听便越起到逆反效果,只是在心理上增加恶感。


增强实力提高凝聚力是抗击敌心理攻势之本批判的武器代替不了武器的批判,物质力量只能用物质力量来对抗和摧毁。朝鲜战场上的事实也证明,靠政治鼓动和理论教育虽能让人们一时对敌物质诱惑产生鄙视,然而想长久地打赢心理对抗战,也需要增强自身的经济实力和生活水平,以此增强内部凝聚力。


抗美援朝战争中,美方宣传中始终抓住志愿军的一项真实弱点,那便是物质条件落后。例如双方阵地对峙时,敌方曾大量撒过来一种带有联想性的传单,上面印着“联合国军”均戴钢盔的照片,并写着“防炮防弹防碎石,钢盔戴头很重要”,想让中国官兵由此对上级不配发钢盔产生不满。由于历史形成的差距,新中国成立时国民收入总量只有美国的1/24,人均收入则仅有其1/70,在相当长的一个时期又难以追上对手。是以开放的眼光正视这一问题,还是用封闭的心态回避此事,成为当时志愿军政治工作亟需解决的难题。


当时新中国刚刚成立,充满着朝气蓬勃的进取精神,对旧社会留下的残破家底并不避讳,并坚信以自己的努力可以改变。志愿军的政工人员针对中美物质条件的差距,采取了实事求是的承认态度,同时进行针锋相对的解释,以摆原因、再看发展的教育方法,说明艰苦主要是由旧社会遗留以及现在敌人的轰炸封锁造成,同时我军上下都是同甘共苦,今后随着祖国的支援和国内经济发展,物质条件一定会得到改善。这样的解释使指战员们心悦诚服,大家都认为经过短期忍耐困苦,从长远来看在物质条件上也一定可以追上美国,而自己进行的保家卫国之战恰恰是在保障国家的建设发展。


在环境艰苦时,志愿军各级领导通过以身作则的榜样作用影响着基层战士。部队吃不上菜时,彭德怀司令员几个月坚持不吃菜,并同大家一样穿带补丁的军衣。毛泽东的儿子也一样上前线,牺牲在朝鲜,埋葬在朝鲜。在这种模范作用影响下,基层部队的指战员遇到生活困难也不埋怨领导,美军的挑拨性宣传诱惑便无缝隙可钻。由于志愿军指战员们增强了抗敌诱惑的意识,内部便日益巩固。在1952年内,数十万第一线部队中只有数十人投敌,仅占总人数的万分之一。后来到处飘撒的美军传单只有一项最大的用途,便是解决了指战员的手纸供应,还能充分满足烧柴引火、糊信封或用其反面作练字本的需要。


经过两年九个月的抗美援朝战争,志愿军越战越强,士气越来越高,对敌心理攻势的防范能力越来越强,这其中还有一项重要原因,就是前线的物质条件随着祖国建设的快速发展不断有所改善。1951年2月,彭德怀曾从朝鲜赶回北京向毛泽东说明困难,并对夫人浦安修讲:“我们部队在朝鲜的生活,可以说比过去任何一次战争都苦!”出朝时任第19兵团司令员的杨得志也回忆说,长征时部队多数时候还能吃上热饭,入朝头几个月因敌空袭威胁不能生火,连一顿热餐都没有。指战员们因连续几个月雪水伴炒面,许多老战士此后多年间一见油茶面便产生了反胃恶心。当时部队里有句笑话:“把装炒面的干粮袋挂在树上,连飞机都不打!”由于几个月吃不到菜,不少指战员得了夜盲症。如此困苦的条件,使许多人体力忍耐达于极限也无法再坚持,第四、第五次战役中因病减员数一时还超过了战斗减员。


转入阵地战后,国内在“边打边建”中经济迅速得到恢复,志愿军后勤部门也采取了许多有效方式,不久便解决了部队缺粮断炊问题。毛泽东当时还特别叮嘱,必须保证前线每个战士一天吃一个鸡蛋。后勤部门开始运输生鸡蛋,在突破敌机轰炸扫射的运输途中因颠簸往往会打碎大半,国内便改以提供特制的蛋粉,并运来大批罐头、海产和干菜。当时国内部队多供应高粮米、小米,志愿军供应定额却是米、面这样的细粮占70%。部队又普遍在战地种植了蔬菜,加上散烟遮光灶的推广使敌机难发现做饭的火光,前线部队基本都能保证有热饭菜和开水。到了1953年春,除前沿少数执勤人员外,指战员们早餐还都有油条豆浆。


志愿军的生活条件在战时得到显着改善,极大提高了士气和对抗敌心理攻势的能力。多是吃糠咽菜长大的中国战士们每餐能端起香喷喷的大米饭,并有罐头肉和蛋粉炒的菜,心中便升腾起满足和自信感。他们明白自己的生活水准还不如敌人,却也深感祖国蒸蒸日上有着光明前途,那些美国巧克力、玻璃袋装奶糖和野战饭盒也就此失去了诱惑力。到了抗美援朝战争后期,志愿军指战员们对于敌人的“心理战”已经司空见惯,对其传单、广播和各种投放物嗤之以鼻。美军耗资巨大的心理战攻势最终黔驴技穷,徒呼奈何,完全无法撼动“我自岿然不动”的坚强政治防线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