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倡自立精神 析当前国势

镜里花魂 收藏 7 257
导读:上网这几年,虽然由于个人条件所限,看的网上论争少,但是就这有限的观察而言,我觉得中国现在问题的根源,和一百年前推倒清王朝之初没多少本质的区别,特别是在为何没能解决问题这个最关键的问题是上,还是与一百年前一样,都是因为中国的知识分子不能肩负起应有的职责。我们都知道,解决社会问题,依靠的是知识,具体就是拥有知识和能力的知识群体,如果知识群体不称职,就会无法解决社会问题,或者出现差错,例如说宋朝儒家社会的失败后,知识群体不能及时反思,到了元末,朱元璋集团也就只能继续在儒家社会的圈子里建立王朝,不过呢,假如朱元璋集

上网这几年,虽然由于个人条件所限,看的网上论争少,但是就这有限的观察而言,我觉得中国现在问题的根源,和一百年前推倒清王朝之初没多少本质的区别,特别是在为何没能解决问题这个最关键的问题是上,还是与一百年前一样,都是因为中国的知识分子不能肩负起应有的职责。我们都知道,解决社会问题,依靠的是知识,具体就是拥有知识和能力的知识群体,如果知识群体不称职,就会无法解决社会问题,或者出现差错,例如说宋朝儒家社会的失败后,知识群体不能及时反思,到了元末,朱元璋集团也就只能继续在儒家社会的圈子里建立王朝,不过呢,假如朱元璋集团采用更错误的知识,例如沿袭了香教的教义组织,将中国转变为宗教社会呢?到了太平天国时候,不管洪杨造反的理由有多么充分,拜上帝教也是个***分支中的邪教之一,如果太平天国成功了,中国不就是个邪教社会了?再如民国时期和建国后,知识分子们只是指责国共没做到什么,做错了什么,可是就不照镜子看看自己,从不反思自身群体没尽到应有的职责,没在做好学术和调研的基础上剖析清楚社会,为社会提供科学客观的认识,特别是为从政者的决策提供相对科学合理依据。本文就是分析中国知识群体的弊病,同时提供我对中国当前形势缓急节点的分析,以与大家在讨论中求是求真。


倡议自立精神



为什么中国知识分子至今都不能尽职,却不思悔改、甚至死不悔改呢?根源就在于他们没有自立精神,无论在精神上还是人格上,只有教徒意识和依附意识。


什么是教徒意识呢?就是将自己的精神和人格限制在虚拟或实际的存在体所确定的范围内,并从属之,这是宗教徒。我国的知识分子则是逐渐被儒教变异成了儒教徒,形成了教徒意识。那为什么将崇信儒家思想的儒生称为儒教徒呢?


首先,孔子讲学时候就带有宗教色彩,例如类似***的极端排斥其他思想,利用权势杀害不同学术的少正卯,再如排斥当时的神灵崇拜,“不语怪力乱神”,免得学生被虚无缥缈,也容易迷惑人的神灵所惑,分散了对自己的崇拜,也不允许逾越自己限定的范畴。大家看现在的洋教徒,从尊奉毛泽东改换门庭后,就极力诋毁、全盘否定原来的信仰,这不是依附奴仆式的教徒思维是什么?


其次,宗教很大程度上是源于人们对大自然的不理解和难以抗拒,所以才虚拟出神灵,而儒教的特色,却是由于自身缺乏竞争力,属于百家争鸣中最废的废物,才不得不借助权势独尊后排斥其他世俗学说,并在汉初借助虚假宣传将孔子提升为神格,以作为自身群体特权地位合理存在的依据。例如董仲舒等人著作中的孔子形象,再如《史记·孔子世家》说孔子生下来脑顶门下陷,好像生来就练成密宗神功似的,《太平御览》说孔子脚比一般人大得多,《淮南子》说孔子一脚能踢死一只老虎,《琴操》说孔子比六指神魔还厉害得多,鼓琴能招来暴风,吹散敌军,还有记载说孔子鼓琴能捉妖怪的,等等,和那些邪教神棍套路差不多。以后的有些说道,简直就将孔子和摆明了是宗教的道教的太上老君,佛教的释迦摩尼并列了,也将儒教列为三教之一。我们看儒生们建孔庙,拜孔像的行径,和宗教徒有什么区别?且由于自身群体废材,所以就比教徒多了依附奴仆的意识。现在的洋教徒就不同了,洋大人就都是新孔子,所以随时都能膜拜,随时都能把自己或老婆女儿当成奉献给洋教主得祭品,随时都致力把国家当做祭祀给洋教主的牺牲。只要洋人没失势,这些人大概就会一直做奴才式的教徒。


再次,宗教的特点之一,就是教权大于世俗政权,宗教利益大于国家民族利益,例如金庸美化成抗金英雄的全真教,其历史上的实际行为,却是根本没有民族意识,其宋元时期的发展借助的都是非汉族政权的势力。儒教也一样,皇朝可以换,儒教却不可以换,民族可以亡,儒教却不可以亡,宋末和元末民族沦亡危机之际,儒教徒采取的是服侍外族的行为;到了外族建立的朝廷,却是极力排斥其他干预世俗地位利益的宗教,例如元朝时候,儒生士大夫就对皇帝重用其他思想或宗教人士极端反感,不加掩饰地要求只用儒教徒;日本侵华时期,儒教徒也是提出“宁可亡国,也不能亡道统”的口号。现在的洋教徒呢,就成了把洋教凌驾于国家民族前途利益之上的东西。例如那些普世者。


最后,其他的宗教,不管怎么说,都摆明了是宗教,宗教机构和世俗机构还多少有区别,唯独儒教,却是垄断了世俗,断绝了其他思想和科技滋长的希望,同时也就断绝了改正自身错误认识的希望,把民族禁锢在儒教教义的范畴之内。


所以,在儒教的禁锢下,中国的知识分子都成了披着世俗外衣的教徒,当西方文明冲击东方文明的时候,在教徒思维下,新文化运动就成了各类洋教和国教的抉择,也就是该当哪家的教徒,或者是在没有儒教思想文化禁锢之下,该怎么用国教和洋教的东西,至于基于现实的选择,例如民国初期有些人提议学习秦始皇和德国,先暂时稳定住局势再说,可教徒们却对此不屑一顾,认为比较和选择作哪家教徒比什么都重要,当了教徒就能用新四书五经解决问题,结果根本不考虑中国文化思想和西方文化思想的得失,也不看看日本没有全盘西化也能成为列强的事实,就改投了洋教。例如陈独秀和林琴南的辩论,就有将儒家思想当成全部中国文化思想代表的倾向,根本没弄清楚中西文化是怎么回事就随便臧否,不过呢,不能不承认这些先辈的学识功底,根本不是目下装模作样的人所能比的。


我们都知道,解题的前提是得理解公式和具体问题,从小问题到社会全局问题莫不如此,不求甚解地生搬硬套,只能得出错误的答案,中国儒教徒转职的知识分子,却是根本不去思索中西文化思想的由来和客观优劣,就以简单的效应来取舍,再以没能真正理解的西方文明圈得出的公式去解非西方文明圈的中国问题,这样怎么能得到真正的知识,怎么才能解决问题呢?就以这样的教徒德性,如果侵华的是奥斯曼帝国,我看这些教徒搞不好就要转职做阿訇的!带着汉族人民做***教徒,这样唯一的好处是能从妻妾成群减少到娶四个老婆!


中共的早期实践,就是这种盲目的教徒思维,僵化地执行马列教条,完全听从莫斯科的指令,若非有毛泽东基于对中国历史的理解,对社会现实的调查基础上的独立认识,中共在教徒的教条主义下根本成不了气候。


再说其他教徒,比较能务实的,就是梁漱溟、晏阳初等人的农村改革试点,比较切实的调查了解了中国农村的一些弊病,认识到了中国儒家社会存在的“自私自利、知足自得”、“守旧”、“残忍”等客观现象,也对试点的教育、科技等作出了些努力,但是总体上仍然属于根据各类宗教的既有认识思考行事的教徒思维,既有教义认识不到的地方,他们也认识不到;其他的教育救国、实业救国等思维,虽然客观上有些效力,但是却不免以偏概全,还不如梁漱溟他们务实。


其实民国初期最实际的做法,还是先稳定住局势再图其他,这样至少内政上不至于受制于人,知识群体也有时间和精力去做好自己的本职工作,而不是读了几本洋四书五经后就以为掌握了真理,兴冲冲地去搞政治,在各种国教洋教之间不停地倒换门庭做教徒,折腾了中国上百年,把什么也折腾得没了,成了文化思想的荒漠。


儒教徒的另一面,也是比较普遍的一面,就是利益的集合体,不管是否真的信儒教,真的尊奉儒教教条,现实的特权地位和利益,都使得他们心甘情愿地做儒教徒,就像汉初首先取得依附地位的叔孙通为他的废物学生谋得官职,因而被学生们称为圣人一样,也因为他们是废物,所以依附性也就更强。这种依附意识简单地说就是有奶就是娘,只要有利益就会做足教徒的表面功课,眼里只有赤裸裸的私利,行为上也就只能体现出教徒恶劣的一面。现在的某些贪污腐败的党员,就是这种传统的变体。


其实中国知识分子不求甚解的教徒思维,也与这种人身依附的历史有关。儒教徒不是通过学说实践,而是通过谄谀依附来取得独霸世俗社会的特权地位的,不像法家是经过长期的实践检验才得到认可;在观念上,只是学教祖孔子的奴隶主贵族思维,认为自己享受特权地位是天经地义的,根本不需要竞争和实践来证明,也不需要承担学说实践失败的责任,不像其他家派,例如法家的韩非子就将权力和承诺挂钩,对秦王说没实践效果就烹了他;而且,孔子言论中自私的明哲保身,使得儒教徒在改朝换代时候,只会坐享其成,没能参与社会崩溃后重建的过程,只是在建立王朝后进行些具体的事务;所以,中国的知识分子,不但没有独立的学术精神,从来没有解决问题所必须的调查分析下的方法和解决问题过程的经历,只有享受既有成果,或者简单的宗教教条一套用,就出成果,就可以享受的意识,最多只是在窃取独尊地位后,获得了些办具体事务的经验罢了。


例如我以前说过的有些知识分子搞得什么个人自由,就是既没学习研究西方社会的个人自由是怎么构成建立的,也没研究中国的实际情况,结果还不如前辈能盖个烂尾楼,得到的是外形相似本质却相反的结果,诱导和放纵青少年自由交配,让大学生自由结婚,结果却是一种巴比伦式的放纵,或者无节度地宠惯小孩子,青少年非但不能像西方那样在自立的基础上追求自我价值,然后行使社会自由的权利,反而却更依赖传统的宗族亲戚、乡党和江湖小群体,自由的结果就是没能树立现代社会意识的同时,进一步破坏了传统的社会结构,导致社会更烂。这就是活生生现实事例,这样把事情办糟了呢,教徒们却不以为是宗教的错,也不以为是自己的错,就像以前的儒教徒一样,只会把错误推倒别人身上因为洋教现在洋人的国土上相对成功,所以他们这些洋教徒在中国东施效颦办的事再烂也是绝对正确!反过来说,就是反右时那样的即使自己说对了,也在教徒思维下认错,并且以教徒思维去绝壁上写万岁来赎罪!为什么我推崇章乃器呢?就因为他是不同于其他知识分子的人,是真正的知识分子!即使没有完全的独立思维,也有独立人格!


在中国近现代,唯一具有独立思维的人,就是毛泽东,不过即使毛泽东,也没摆脱传统的一理统万理的习惯,结果建国后错失就越来越多了,但是,毛泽东在才从儒教社会惊醒的中国的历史条件下,已经多少超越了历史局限了,如果不按照教徒思维去臧否,应该说毛泽东是中国的幸运!在今天,毛泽东的独立思维,依然是中国知识分子所缺乏的,毛泽东依然是中华民族复兴的旗帜!那些以教徒思维或个人恩怨得失来否定、攻击,甚至造谣污蔑谩骂毛泽东的人,只会在历史中越来越显得龌龊和渺小。另一面旗帜就是章乃器,不管私人方面如何,能够在公事上尽职不徇私,在人格上坚持自己所认识到的真理,就是真正的知识分子了。人不可能什么时候都能做对事情,认清事理,但是只要认真地去做事情,终究就会有所进步,而儒教徒,却只会以因为没做事情而没犯错为荣,以攻击做事情的人的错失为能,可以说是最低劣的败类了。


现在,我们这一代人的责任,就是从相对的自立,走向完全的自立。什么是完全的自立呢?就是全面检验人类文明的经验得失,得出真正属于自己的知识,不再为他人的理念所左右,更不能再做他人的教徒和依附者。无论是西方文明,还是中国的传统文明,我们都要学习理解其正误得失,从而能够融会贯通,对于中国社会,我们也要切实地调查分析,客观务实地认识中国现状、目的和方法过程。这么说的话也许有人会觉得这样的工程实在浩大,可是呢,在中国自春秋战国百家争鸣因被儒家阉割而浪费了两千多年后,前人给我们留下的,就是这么个浩大的工程;有人也许会认为西方的现代文化思想已经相当完善,也不好全面理解和追赶,可是在我看来,西方的文化思想在教会禁锢后起步晚,虽然这几百年发展越来越快,但是错漏颇多,且一直没能达到阶段性的突破,所以也没什么不可逾越的;虽然这个工程确实浩大,但是正因为浩大,所以才有做不完的事情,才有真正的认知领域等待我们去发掘,在这样的过程中,出现一大批大师什么的,也是正常的事情。对于中国文明,也许有人信心不足,不过我可以负责任地说,中国文明经过革新扬弃,和现代文明融合后,是可以将西方文明再度抛在后面的,当然,既然是革新扬弃,就不能像新儒教徒那样把孔教原封不动地搬出来作幌子,那不是继承和发扬中华文明,而是对国人之于自身文明信心的进一步打击,因为儒教虽然有可取之处,但是整体上却属于早已在百家争鸣中失败,并在历史实践中证明失败的学说——或宗教,再抬出来也是整体失败的结局。我们中国文明再度领先世界并非遥不可及,但是,前提之一是自立,另一个就是不管怎么难都要开始做!



本文内容于 2010-7-16 13:49:17 被小编a7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7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女白领玩的军事游戏:输了要扒衣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