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于台湾大多数所谓的“七年及世代”而言,那场发生于73年前的战事已经是模糊的历史了,甚至还有部份年轻人认为,由于“八年抗战”发生于中国大陆,因此采取了比较“事不关己”的态度,认为人在台湾的自己没有参与纪念的必要。当然,更有极端少数人士认为,台湾在当时属于日本殖民地,因此与那个时代的“中华民国”属于“敌国”,进而站在侵略者的立场看待这段历史。

在今天的台湾社会,不要说本省人的小孩了,就连很多出生于外省家庭的第3代都已经对自己祖父辈的战争相当陌生了,也因为这个原因,从高中时代就开始研究中日战争历史的我,被周遭的同辈视为“怪咖级”的人物,因而再美国留学时无法与太多来自台湾的同学打成一片,甚至还遭遇到了一定程度的“孤立”。

至于中国大陆的同学,虽然对抗日战争的历史稍微有些兴趣,但也因为过去60年来两岸分裂的时空背景下,与来自台湾的笔者有着截然不同的历史认知。

过去在台湾时,我们被教育的历史是先“总统”蒋公领导对日抗战,不但在最后击败了侵略者,也光复了被日本殖民统治长达50年的台湾与澎湖,而大陆同学告诉我的则是完全不同的观点,指出日本是被毛主席领导下的八路军所击败的,蒋介石则是“消极抗日,积极反共”,坐在峨嵋山上观战,直到日本军队为同盟国与中国共产党所共同击败后,才下山“摘桃子”。

而当时人在美国的我,也曾经观看过一些大陆所拍摄的抗日电影,如[地道战]与[地雷战]等,影片内所出现的八路军官兵全部都没有按照历史事实那般,在军帽上佩带青天白日帽徽,相反的却可以从伪军的帽子上看到这个从小以来就十分亲切的标志,由此可见在那的“极左”的时代里,国民政府军队在抗战时的贡献不但遭到了抹杀,甚至还被严重的丑化成了汉奸的队伍,让身为国军后代的我看了相当无法接受。

所幸的是,这些诋毁抗日先烈的电影拍摄手法,在改革开放后的中国大陆便逐渐消失了,取而代之的则是[血战台儿庄]中,国军官兵英勇抗敌,乃至于蒋中正先生遭遇日机轰炸时临危不乱的正面形象,总还算是拨乱反正之举。

到了2005年,中共领导人胡锦涛先生总算是承认了国民党在“正面战场”的功劳,从而在中国大陆已经越来越少人质疑蒋中正当年领导对日抗战的努力了,这种诚心面对历史事实的态度,是大陆迈向强权的第1步,也是重新建立自信心的开始。

如今俄罗斯联邦,都已经公开为过去白俄时代的将领,如邓尼金还有高尔察克等人平反为“民族英雄”了,我期待有这么一天中国大陆也能以更宽大的心胸承认在敌后战斗的国军英烈,才能在意义上将国共两党的心防解除掉。

前阵子笔者前往中国国民党党史会观看展览时,不但看到了毛主席与周恩来等共产党早期领导人的手稿,也看到了当时国民政府颁发给董必武先生,任命他代表中国共产党参加联合国成立大会的委任状,由此可见现在的国民党也逐渐摆脱了过去意识形态的纠葛,不再以“游而不击”的心态看待延安方面的抗日历史了。

对日抗战的历史是属于全体中华儿女的荣耀,并不仅只是国共两党的辉煌而已,即便是在日本殖民统治50年的台湾,也发生了许多可歌可泣的故事。

若要加强两岸的交流,首先就要让台湾年轻一代认同中华民族,而认同抗日战争便是加强这个认同的开端。

过去国民党曾经以“日本走狗”的心态看待台湾民众,从而促成了“二二八事件”等省籍议题的导火线,未来中国大陆的政府与人民更不可以犯下国民党过去的错误,在两岸人民之间制造更大的矛盾。

在这半个世界的殖民统治岁月中,台湾人不只在岛内举行了武装或者非武装的抗日行动,甚至也有许多人跑到了中国大陆参加国民党或者共产党的抗日阵营,其中最有名者毫无疑问是由李“友邦”将军所领导的“台湾义勇队”,还有邱念台先生的“东区服务队”等等。

这段过去台湾人对中华民族的贡献,海峡两岸的政府都应该牢记并加以宣扬,以促成台湾人对抗战历史的参与感,进而加深他们对这段历史的认同。

虽然笔者不认同今天大多数台湾年轻人对抗日战争历史采取冷漠的态度,但是却能理解他们冷漠的原因,其中最重要的原因是海峡两岸的政府长期以来都没有灌输他们正确的历史,其次则是在于台湾人民的抗日历史近年来遭到了严重的抹煞。

所以若要是两岸政府能够修正过去这些历史上的错误,相信慢慢还是能得到台湾青年认同的。

(作者:许剑虹 台湾台中市 硕士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