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强死前用力拥抱儿子 叮嘱儿子不要埋怨社会

阿基琉斯 收藏 129 69398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文强死前用力拥抱儿子 叮嘱儿子不要埋怨社会


本报记者在茶楼里采访文强的儿子文伽昊。本报记者 田文生摄


本报记者独家采访文强儿子文伽昊——


“爸爸给了我今生最用力的拥抱”


文强告诫儿子不要仇视社会


网上曾长时间盛传文强的儿子文伽昊“失踪”、“下落不明”的消息,事实上,文伽昊拥有完全的自由。今天8时,文强得知最高人民法院核准了自己的死刑判决并将立即执行后,在法院见了他的儿子和大姐两人。


今天下午,中国青年报记者在重庆某茶楼的麻将桌旁独家采访了28岁的文伽昊。一头短发的文伽昊戴着黑边框眼镜,没有任何想象中的官家子弟的纨绔习气。


因为文伽昊需要前往法院领取文强的骨灰,采访被迫压缩到半小时


文强告诫儿子不要仇视社会


中国青年报:你今天和你父亲会面,聊了多长时间?


文伽昊:大约10分钟。


中国青年报:你爸爸今天对你说了些什么呢?


文伽昊:他主要说,让我保重好自己的身体,等妈妈去监狱后,要去看她。


他还说,不要仇恨社会,不要受他的事情的影响,不要去恨别人。


中国青年报:他让你不要仇视社会?


文伽昊:他说,这是他自己做了错事,不要去恨别人,要怪就怪他(记者按:指文强自己)。他说,他原来曾经立过功,辉煌过,现在犯了错,同样也应该受到处罚。


中国青年报:他当时的情绪状态如何?


文伽昊:刚见面时,我和爸爸、大姑都很激动,间隔了两三分钟,才开口说话。当时,突然相见,怎么说呢?很多话突然说不出口了。


“我希望爸爸能有一次生的机会”


中国青年报:他对你以后怎么生活说什么了吗?


文伽昊:他让我以后自己去找个工作,自己做点事情,早点结婚生子,把妈妈照顾好。


中国青年报:他让你不要仇视社会,因为你爸爸的事情,你觉得你仇视这个社会吗?


文伽昊:也谈不上仇视,我对我爸爸也不是很了解,怎么说呢?还是有点感触。


中国青年报:你怎么看待你爸爸案子最终的这个结果?


文伽昊:我还是希望党和政府给他一次生的机会。虽然,中国有句话:功过不相抵,但我想,我爸爸干了这么多年的副局长,对重庆市的刑侦工作还是有很多贡献的,我心里还是希望他能被改判。


“我很崇拜我的父亲”


中国青年报:作为高干子弟,你有过优越感吗?


文伽昊:从小到大,很少与爸爸干其他的事情。我很本分,在外人眼里,我爸爸曾经是高官,我肯定有些优越感,但我真的从来不这么觉得。


中国青年报:你对未来有什么打算吗?


文伽昊:未来的打算?先休息几个月再看。毕竟,心态还没有恢复,等心态平复了,就像爸爸给我讲的那样,自己找份工作,找个女朋友,结婚生子。


中国青年报:你怎么评价你的父亲?


文伽昊:说实话,我还是很崇拜我的父亲。他从农民开始,能走到以前那一步,包括最辉煌时,抓获张君、破获抢劫运钞车案等。现在,虽然他犯了事,犯了错,我还是佩服他好的一面。


中国青年报:你母亲呢?


文伽昊:她只是一个家庭主妇。我认为对她判罚过重,而且我母亲一直有病,这次也遭受了很大的打击。我很害怕母亲出现意外,我已经失去父亲了,母亲被判8年,我认为过重。


我个人认为,我母亲只是个很本分的家庭主妇,她没有索贿、收钱不办事这类行为,我觉得受贿应该是我父亲的事情。


儿子给文强的“功”打90分,“过”打-80分


中国青年报:你刚才说到找工作,如果有机会,你愿意当警察吗?


文伽昊:我原来比较想做一名警察,但因为好高骛远,没能当成警察


中国青年报:在你眼中,你父亲是个好警察吗?


文伽昊:这么说太片面,他有功有过,每个人都有正面和反面,在这些方面,应分开来说。


中国青年报:如果一个人的“功”最高分是100分,最低分是0分,你会为你父亲打多少分?


文伽昊:我会给他打90分左右。


中国青年报:如果一个人的“过”的最低分是负100分,最高分是0分,你给他打多少分?


文伽昊:我给他打负80分。看过这么多的报道,应该说,他的过错还是相当大的。


中国青年报:你是通过什么渠道得知你父亲犯的罪的?


文伽昊:通过报纸、电视、网络的报道。


孩子劝告,文强说,这是大人的事情


中国青年报:你觉得以你父母正常的收入,能维持你们家这么优越的生活吗?


文伽昊:这个怎么说呢?我觉得过年过节时,别人完全没给我父亲请托事项,相当于朋友之间给个红包,其中相当一部分没请他办事,不存在权钱交易。比我们家过得好的家庭很多,我们家没有车。


中国青年报:你会不会觉得,有些“红包”太厚了呢?你担忧过吗?


文伽昊:我想过的。我担心过。


中国青年报:你劝过你父亲吗?


文伽昊:我劝过他。


中国青年报:他怎么答复你呢?


文伽昊:他也没怎么答复我。他就对我说,这是大人的事情,你不用担心。他的这些事情,我基本都不知道,也没想到父亲的问题会这么严重


“他今天的结果主要是个人不对”


中国青年报:对于你父亲的这个结果,你觉得是他个人的原因还是制度的原因?


文伽昊:大部分是我父亲个人不对,但也有制度的漏洞。


中国青年报:你认为制度有什么漏洞?


文伽昊:有多大的权力才犯多大的过错,他犯这么大的过错,这么多年一直没有纠正,如果早点纠正,也不会有今天的下场。


中国青年报:你觉得为什么没有纠正过来?


文伽昊:第一,可能是我父亲工作成绩很好,掩饰了他的问题。第二,监督的力量也少了,否则我父亲也不会这样。如果明知做错事会被发现,制度足够严密,想犯错误的人都不敢了。


中国青年报:你怎么看待腐败问题?


文伽昊:我想,这个问题任何国家都存在。


中国青年报:你觉得,像你父亲这样的人多吗?


文伽昊:我认为,像他这样犯这么大错的少,犯小错的多。


破了张君案后,文强曾趁酒兴向孩子讲案子


中国青年报:你怎么看待金钱?


文伽昊:我的生活并不像外界想象的那样,我穿的衣服都是我父亲的,我出门最多打的,并不像外边说的那样“开跑车”。父亲案发前,我每月的开销在两三千元左右,我能养活自己,能自食其力。


中国青年报:你怎么评价你父亲的性格?


文伽昊:他很刚烈,说一不二。做事很果断,这种性格对破案有用,但这种性格也可能导致犯错。


中国青年报:你父亲给你印象最深刻的一幕是什么?


文伽昊:我十八九岁时,父亲等人破了张君案,他拿奖金举办庆功宴,喝酒以后,绘声绘色地对我讲这个案子。


中国青年报:你听说过张君对你父亲说“十年后你会变成我”这句话吗?


文伽昊:我真没有听说过。


中国青年报:随着你父亲的官职提升,他的变化大吗?


文伽昊:我看不出太大变化。平时我和他的交流也比较少。


拥抱儿子后,文强哭了


中国青年报:你父亲今天对谁说过道歉之类的话吗?


文伽昊:他说,他很对不起我和我妈妈,对不起很多人,我感觉到了他强烈的后悔。他还对我大姑说,自己很想念各位姐妹,希望大姑能向其他人带声好。他说,“我很想念他们”。


中国青年报:你父亲拥抱你了吗?


文伽昊:最后,我向在场的领导申请,能不能和父亲拥抱一下,得到同意了。我和父亲紧紧地拥抱了。


中国青年报:“紧紧”是怎么个“紧”法?


文伽昊:我长这么大,这是我记得的爸爸抱我最用力的一次。我们拥抱了10多秒钟。最后,我又给他磕了个头。


中国青年报:你注意到你爸爸当时的表情了吗?


文伽昊(眼泪盈眶):他……落泪了。


中国青年报:你觉得你能实现你父亲对你说的那些话吗?


文伽昊:我肯定要做到他要求我做到的。


中国青年报:最后一个问题,传说你“失踪”了,请问你自由吗?


文伽昊:我曾经因为涉嫌毁灭证据罪进了看守所。后来,检察院决定不予起诉,从今年6月2日以来,我是完全自由的,我的自由没有受到任何影响。


本报重庆7月7日电

24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29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