尘封的勋章 正文 第五十九章 锄奸

新世纪流星雨 收藏 1 92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6388.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6388.html[/size][/URL] 根据对大虎带回来的汉奸的审问和汉奸提供的名单,八路军敌工部一举摧毁了完县的日军情报网。 随着时间的推移,周边敌情越来越严重。根据地内到处都在坚壁清野,民兵、自卫队在村庄路口和主要路段都埋上了地雷,各个村庄都有民兵日夜站岗放哨。 9月20日,部署完毕的日军出动了两万人,由保定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388.html


根据对大虎带回来的汉奸的审问和汉奸提供的名单,八路军敌工部一举摧毁了完县的日军情报网。

随着时间的推移,周边敌情越来越严重。根据地内到处都在坚壁清野,民兵、自卫队在村庄路口和主要路段都埋上了地雷,各个村庄都有民兵日夜站岗放哨。

9月20日,部署完毕的日军出动了两万人,由保定、定县、望都分三路向晋察冀根据地发动了进攻,先后攻占了三分区所属的完县、曲阳、唐县的一些村镇。由于八路军已经有了充分的准备,将地雷战、麻雀战、阻击战有机地结合在一起,使日军攻占这些地方付出了伤亡两百五十多人、数十匹战马的代价和近三天的时间。

日本华北方面军第一军香月清司司令官,对战果非常不满意,于23日又增加一万兵力,分别由曲阳、易县、蔚县、广灵、浑源、代县、定襄、盂县、井陉、正定同时向晋察冀根据地发动了向心攻击。

晋察冀军区以小部队和地方武装沿途袭扰,同时集中主力歼灭其有生力量,使日军受到沉重打击。十月初,日军先后攻占涞源、灵丘、五台、阜平等城镇。日军攻占根据地大部城镇后,急于寻找八路军主力决战,先后数次扑空。随即在根据地内大肆修建据点炮楼,收买汉奸、变节分子,组健伪组织。同时转入对抗日武装的分区围剿。

看到日本人占了上风,一些原本摇摆不定中间势力纷纷投向日军怀抱,充当起了可耻的汉奸。

为了打击日伪的嚣张气焰,震慑汉奸、叛徒,晋察冀敌工部将工作重点放在了锄奸工作上。敌工部领导指示同志们人自为战,狠狠打击敌伪势力,一定要震慑投降卖国行为。敌工部的同志纷纷深入敌后开展锄奸活动。

晋察冀军区原先在阜平县城,鬼子扫荡开始后,转移到了城南庄村。接到命令后,大虎离开了城南庄村,悄悄潜入敌占区。为了方便在敌后活动,大虎一身特务打扮。头戴礼帽,上身穿蓝湖绸夹袄,下身黑色灯笼裤,脚蹬一双圆口黑布鞋,二十响盒子枪斜跨在身上,鼻梁上架着一副墨镜。

大虎走的路线是从城南庄往东,奔平阳镇、灵山镇方向而来的。过了平阳进入灵山地界,就进入敌占区了。灵山镇属于曲阳县,原是晋察冀军区三分区司令部所在地,煤矿资源丰富,是重要煤炭集散地,保定市的煤炭一大部分是这里供应的。

因此日军扫荡开始后,集中重兵对这里发动了进攻。为了保存有生力量,晋察冀三分区部队在大量杀伤敌人后,主动撤离了灵山镇。日军占领后灵山后,立刻在灵山修建据点,并建立了伪政权。

灵山镇的大财主秦松龄被选为伪大乡长。这个家伙最善于见风使舵,一张圆脸见人总是笑眯眯地,一肚子坏水。八路军在的时候,什么政策他都支持,他知道“胳膊拧不过大腿”,与其被动地接受,还不如主动点好,能落个好印象。对八路军减租减息政策虽然恨得牙根痒痒,表面上却是心悦诚服。

这回日本人打过来,他认为八路军的日子长久不了了,立刻投入日本人怀抱,疯狂迫害老百姓,给日本人当奴才。

大虎先是来到灵山镇洼子村一户堡垒户家里。这个堡垒户姓王,四十多岁,祖辈都是窑工,生活贫穷。是八路军到来后实行抗日民主政策,才过上了衣食不愁的日子,还娶了一房媳妇,跟八路军绝对是心贴心。

大虎到曲阳活动时经常到他这里落脚。大虎来到后,老王详细地向大虎介绍了灵山镇的情况:灵山镇现在驻扎着日军一个五十多人的小队,还有皇协军一个中队,共计二百三十多人,分驻两个炮楼上。

接着老王向大虎说起了秦松龄的罪行,气的大虎直咬牙。大虎向老王询问了秦松龄的具体情况,决定就拿秦松龄开刀。秦松龄虽然有鬼子做靠山,由于作孽太多,总是怕八路军除掉他,整天也是提心吊胆的,没事躲在家里不出来,门前有乡丁拿枪站岗。

第二天,大虎换了一身庄稼人打扮,混进了灵山镇。大虎知道,鬼子、皇协军肯定要出来糟害老百姓的。大虎的想法就是瞅准机会,将单个出来活动的倒霉蛋收拾了,然后换上他的服装直接去找秦松龄。

大虎在街里转悠还真碰上两个倒霉的皇协军,一个是少尉军衔,一个是上等兵。这两个家伙吃完早饭,溜出来想捞点外快,被大虎给盯上了。这两个家伙,在街里转悠着,忽然少尉发现小饭馆的老板娘长的有点姿色,起了坏主意。

两个人走进小饭馆,调戏起老板娘来。老板娘知道惹不起这两个坏种,想躲到屋子里去,没想到这下正中两个坏种的下怀,两个人淫笑着跟了进去。大虎一看机会来了,也闪身进了饭馆。进了饭馆就听见里面传来厮打和哀求声,大虎一挑门帘就进了里屋。这时那个少尉正搂着老板娘撕扯着衣服,上等兵拄着枪在看热闹,一看冲进一个庄稼人,顿时大怒。

上等兵轮起枪托砸过来,嘴里还不干不净地骂道:“滚他妈出去!”话还没说完,就被大虎一脚踹躺下了。大虎要留他活口,所以只用了三分力道,就这样这个家伙倒在地上好长时间喘不过起来。那个少尉就没这么幸运了,一则大虎恨他太色,二则他确实没什么用处,大虎需要的不过是他身上的那身皮罢了,所以一伸手就捏碎了他的喉骨。

解决了这两个败类后,大虎和蔼地告诉老板娘不要害怕,自己是八路军,然后脱掉死少尉的衣服穿在自己身上,对那个上等兵威吓、教育了一番,押着他走了出去,直奔秦松龄的宅子而来。

来到秦松龄的家,大虎连停都没停直接往里闯,看门的一看是皇协军的长官,也没敢问。大虎直接来到秦松龄正房,秦松龄正坐在太师椅上喝茶,抬头一看进来两个皇协军,正要说话,大虎左手一抖甩出一把匕首,正中秦松龄咽喉。秦松龄手一松,茶杯掉在地上,往后一仰,一命呜呼了。

大虎押着这个皇协军转身离开了秦松龄的家。刚出门走到街上,对面走过来一队日军巡逻兵。这个皇协军一看,撒腿跑了过去,边跑边狂喊:“太君,有八路!”大虎没等他喊出第二句,一枪将他的后脑勺给掀开了。随后大虎举枪连开数枪,走在前面的几个日军各个被爆头。就在日军往地上一趴的时候,大虎钻进小胡同跑了。等日军追过来时,连个人影都看不到了。

大虎跑出灵山镇,钻入山林之中,有绕了个大圈回到洼子村老王家,去了自己的东西,从兜里掏出一卷从少尉身上搜出的联合票(伪政府的货币)递给老王,然后离开了小村子。大虎在齐村、灵山、白合镇一带一连转悠了十来天,见着落单的敌人就下手,人多了就躲,搅得当地的汉奸、日伪胆颤心惊,都不敢单个出来活动了。

大虎看看闹腾的差不多了,离开了曲阳县,来到的唐县境内。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