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雄鹰 天高任鸟飞 第二十八章节 智取宣城(4)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421.html


肖柏、郭天柱和其余的十五名战士牵着鬼子的鼻子兜圈子,每次都是让鬼子看到抓住自己的希望,却又不和鬼子纠缠,打几枪就跑,鬼子追近了就用诡雷和机关阻扰他们一下,鬼子距离远了,又故意停下来骚扰他们一番。

绕了南湖边上的丘陵兜了一个圈子,又把鬼子引到苏皖交界的山区兜上几个圈子。

河下清谷耐心特别好,他发誓不抓住肖柏决不回南京报道。其实他也不需要回去了,死了那么多小特务又抓不住肖柏,他反正要“向天皇陛下谢罪”。假如不想“谢罪”,唯一的出路就是拼命去抓肖柏。

肖柏他们从山梗头过了一条小河,忽而钻入山林,忽而在河网地区和鬼子兜圈。反正他也不必担心会有鬼子追上自己。在这江南河网和丘陵交错的地带,又是竹林和树林密布的宣城,鬼子能用骑兵追上自己那才怪了!

和肖柏他们喜欢竹林相反,河下清谷他们特别害怕竹林,每次经过竹林,他们都要小心翼翼,不然一不小心掉下陷阱就是浑身插满竹子;否则就是被竹箭射穿身躯;要不就是被竹子钉在地上。反正竹林是太可怕了!

可是宣城盛产的就是竹林!不仅山里有竹林,丘陵也有竹林,湖边水边也是竹林!就连平原上也不时一片竹林!要不,怎么号称宣城竹海!

连绵的竹海,又是阴雨季节,烧又烧不掉,否则河下清谷真恨不得一把火把宣城的竹海全部烧光。

距离攻击发起的时间还早着,肖柏并不介意把这一大群疯狗一样跟着他们的鬼子带到江苏境内逛一圈再回来也不迟。

二十七日上午八时,宣城南门,因为城内的鬼子已经不多,在城门口的检查也没有那么仔细,只有两名鬼子站在城门口检查过望行人。其实所谓的检查很简单,就是男人经过要塞给鬼子钱才放行;女人经过要被鬼子借着检查的名义,被这些畜生的脏手在身上乱摸一番。过往老百姓虽然心中忿恨,嘴上根本就不敢说!要知道,若是有人敢于反抗,马上就被会鬼子一刺刀挑死!

当年日军刚刚占领南方,也还没来得及给老百姓发“良民证”,所谓的检查,主要都是为了捞点油水。

就在前几天,鬼子为了抓一名当地出名的美艳女人来当慰安妇,就不惜把好几户人家给灭了门。

城门口走进来一对挑着菜担子老农民夫妇,两名鬼子拦住他们:“你们地,什么地干活地!”

老农民浑身抖得像筛子,他对着鬼子连连拱手:“两位老总,我们是进城卖菜的农民,请老总行行好吧,放我们进去。”

鬼子听不懂那么长的中文,其中一名鬼子只是伸出手:“钱,钱!”

老汉摸出一块铜板战战兢兢的递给鬼子:“老总,鄙人只有那么多了,请老总见谅。”

“八嘎!”鬼子嫌钱太少,其中一名鬼子一下打掉那块铜板,抬起一脚狠狠踢在老农民的胸口上。

老农民在地上翻了几个滚才坐起来,他“哇”一声吐了一口鲜血。

老妇人连忙上前抱住老汉放声大哭,另外一名鬼子吼了声“八嘎”,用日语骂道:“晦气!杀了他们!”

就在两名鬼子端着上好了刺刀的步枪,向老农夫妇恶狠狠刺去。就在这对可怜的夫妇就要命丧鬼子刀下的时候,却见一人上来,一手抓住一杆上好刺刀的步枪,那两名鬼子怎么都刺不下去。

“八嘎!”鬼子大骂起来。

那人是一名富商模样的人,他操着一口流利的日语说:“两位太君,请息怒!这两个老农民是叫花子,他们没钱,我给你们钱吧。”

鬼子面面相窥,放下了步枪。

只见这名富商从怀里摸出一把大洋,用双手捧着毕恭毕敬的递给鬼子。

鬼子眉开眼笑,这名富商又说:“两位太君,日后我经常会来宣城做生意,我可以经常给两位太君一些钱让你们寄回家,有时间,我请两位太君喝酒。”

其中一名鬼子排着这名富商的肩膀:“你地,良民!皇军地朋友!”

这名富商让手下的挑夫扶起老农民夫妇就要进城,却听到鬼子在后面喊了声:“站住!”

“太君,什么事啊?”

“还有,拿来!”

富商无可奈何的又掏出钱递给鬼子,还把身上的哈德门香烟也掏出来,也毕恭毕敬的递给了鬼子,他一脸无奈的说:“两位太君,小人还得留点钱做生意,等小人下次来,一定多多的给太君进贡。”

鬼子还想要搜身,却看到城外又来了一名年轻女子,这两名鬼子连忙丢下富商,拦在少女面前:“哟西,花姑娘!”

其实,刚才的富商就是李振华,他的挑夫和随从都是特种兵战士装备的,那对老农夫妇,也是特种兵战士装扮的!刚才,鬼子准备搜身的时候,李振华的心已经提到了极点,他担心自己身上的手枪被搜出。一旦手枪被搜出,他们就只能执行第二套备选方案。

就在他准备和鬼子拼个鱼死网破的时候,却意外的出现了一名少女,替李振华他们解了围。

看到鬼子拦住这名女子,脏手在她身上乱摸,化装成挑夫的范青憋着一肚子气,却被李振华一个眼神制止。

小不忍则乱大谋,李振华使了个眼色,这些特种兵战士迅速混入城内。

受到凌辱的女子眼泪都快要掉下来,可是她却不敢乱动。前几天,就有一名十三四岁的女孩因为反抗,被鬼子一刺刀捅死。

进入了城内,李振华和范青他们总算是松了口气。此时,范青不由得有点担心城外那名女孩的命运,李振华悄声对他说:“老范,别担心她了!只要那女孩不反抗就没事的,鬼子为了笼络人心,他们也不会随意杀人。”

“可是,鬼子会不会把那个女孩抓走……”

“那只能看她的造化了!老范,说实话我心里也很难受,但是我们要干大事,不能顾及到每个人啊。”

特种兵战士们进入城内之后,李振华找了一间客栈,让大家安顿下来,然后着手安排晚上行动的事情。

下午三时,泾县和宣城交界处,一支队伍隐藏在丘陵的竹林中,这支队伍就是肖柏的金陵独立团。

小路上有一个哨卡,里面有一个小组的鬼子在放哨。

这是算是一条鬼子比较少的道路。若是要走大路,那里鬼子更多!而普通的独立团战士又不能像特种兵战士那样,从没有路的地方绕过去,他们还没有练到那么强的本领。

何涛看了耿敬雷和牧军峰一眼,就像是在问他们:“你们有办法吗?”

正当何涛他们头疼这个难题的时候,突然有人指了一下哨卡的对面,何涛顺着那人手指的方向看去,只见一名美貌的少女带着十多名家丁正向着自己的方向走过来!那名少女不是唐薇又是何人!

原来,范青和李振华带着二十三名特种兵混入城内,他们却不敢让唐薇进城,因为她长得太漂亮,恐怕会被鬼子截留下来送进慰安妇营。以唐薇的性格肯定会反抗,那样一切计划都会被破坏!

即使唐薇听从命令不反抗,可是李振华他们总不能眼睁睁看着自己的女战士惨遭敌人的蹂躏吧!所以唐薇没有进城。

现在,唐薇带着十多名穿着便衣的特种兵战士向泾县方向走去。

哨卡的鬼子猛然见到迎面过来一名美貌少女,他们纷纷流下口水,几名鬼子马上就拦了上去:“站住!”

唐薇装作一副害怕的样子,她被鬼子逼得连连后退:“你们,你们要干嘛?”

一名鬼子军曹用生硬的中文说:“花姑娘地,皇军是爱护地!”

“哟西!花姑娘大大地好地!”另外一名鬼子也上来动手动脚。

唐薇“吓得”快要哭出来,她用袖子抹了一把脸便流下眼泪:“几位老总,行行好吧,小女子还是黄花闺女啊!”

美貌少女哭的样子,更是让这些鬼子兽性大发,十三名鬼子全部围上来,把唐薇围在核心。

就在这些禽兽们要扑上去的时候,突然唐薇手里亮出一柄短剑,“嗖”寒光一闪,鬼子军曹的人头滚落在地上。

十多名特种兵战士突然同时动手,距离远的战士用钢针、飞镖、飞刀和弩箭射入鬼子的要害,把他们送回天照大神那里报道。

距离近的几名战士用匕首和拳头,把这些鬼子轻轻松松全部杀死。

有一名鬼子动作比较快,他的已经抓起哨子要吹,却被唐薇一剑先挑飞了哨子,紧接着又是一剑,刺入鬼子的咽喉,结果了他的性命。

从唐薇亮剑开始,前后不超过两秒钟,所有的鬼子就全部变成了死鬼子!这样的配合可谓是默契到极点!

唐薇收回了短剑,但是她还是泪流不止。

牧军峰走到唐薇面前:“三妹,你真厉害!说流眼泪就流眼泪了啊!”

何涛上前道:“唐姑娘,鬼子都已经死光了,你怎么还流眼泪啊!”

唐薇把藏在袖子里的一块洋葱丢在地上:“难道姑奶奶愿意哭啊!要不是这块洋葱,我怎么骗得过鬼子!”

看到丢在地上的洋葱,大伙们都笑了起来。

城内客栈里,刚刚布置完任务的李振华正躺在床上闭目养神。

就在此时,突然门“吱呀”一声开了,一条人影冲到李振华面前:“好你个李振华!居然看着中国的女人被别人欺负还置之不理!”

李振华这个军统特务在这里居然听到有人能叫出他的名字,他心里“咯噔”了一下,暗叫一声:‘不好。’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