犬魂 上卷 较量 第六十三章 日本人的秘密(4)

beifanggulang 收藏 4 26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414.html


“高奇”闻言一愣,眼中闪过一丝惊慌,但是他马上又镇定下来,道:“张先生,我不知道你说的是什么意思?”

张铁鸥走到他的面前,道:“那么‘高先生’是否可以告诉我,你今年多大岁数了?”

“高奇”一愣,忙道:“我今年二十九岁,怎么了?”

张铁鸥点了点头,又道:“你的老家是哪里的?”

“高奇”想了想,道:“中国奉天。”

张铁鸥的眼睛死死地盯住了“高奇”,道:“我很佩服你的演技,但是你却露出了很多破绽!当然了,这并不能怪你,冒名顶替这个活儿可不是什么人都干得了的!”

那个“高奇”一愣,道:“对不起,我听不懂你在说什么。”

张铁鸥笑了笑,道:“听不懂没关系,看总能看得懂吧?你看看这个是什么?”说着,张铁鸥取出那个小本本递到了他的手里。

那个“高奇”接过小本本,打开看了看,道:“没错,这是我的证件,咦,你在哪里找到的?”

张铁鸥双眼一瞪,道:“你还在和我装糊涂吗?你根本就不是高奇!你是日本人!”

“高奇”苦笑一下,道:“你真会开玩笑,我怎么会是日本人呢?我是他们的翻译!”

张铁鸥走到他的面前,眼睛看着“高奇”,冷冷一笑,猛地伸出手去,在高先生的脸上扯下一张脸皮来!

一张陌生的脸出现在众人面前。

顿时,所有的人都呆住了,他们没想到,这个人的脸皮居然能撕下来,虽然张铁鸥已经跟他们说了,但是却没有想到竟然是这样的。当然了,更吃惊的应该是这个被撕下面具的人。

他的眼中闪过一丝慌乱,但是他不愧是久经训练的日本特务,此刻见真实的身份已经暴露,他冷冷一笑,腰板也挺直了,双眼中闪动着狡黠,看着张铁鸥道:“你果然很厉害,岗井说得没错,你的确是个人材,可惜你却得不到中国政府的重用,如果那样的话,我们也就不敢如此大胆地在你们中国的土地上从事谍报活动了。”

张铁鸥冷冷地一笑,说道:“现在你可以说出你的真实身份了吧?”

这个日本人道:“好吧!事已至此,咱们就打开天窗说亮话吧!不错,我不是高奇,他已经在昨天晚上的袭击中被那些土菲打死了!而我,就是刚才我跟你说的那个山原一夫!不过我很奇怪,你是怎么看出来的呢?要知道,我化妆的水平在我们组织里是最高的了,我扮成高先生的样子,就连高先生自己都看不出来,我们两个站到一起,他们都分辨不出哪个才是真的高先生,可是居然被你识破了,能告诉我你是怎么看出来的吗?”

张铁鸥道:“这和你的化妆水平没有关系,我也承认,你的化妆水平很高,几乎可以以假乱真了。可是你却露出了很多的破绽,你想听听吗?”

山原一夫点了点头,道:“我承认,我败在你的手里了,我只是不明白,我露出了什么破绽。”

张铁鸥道:“你还记得我刚见到你的时候说的话吗?”

山原一夫点了点头,道:“你叫我‘高先生’,我知道你和高奇见过面,所以我就承认我是高奇,事实上我假扮的就是高奇。”

张铁鸥道:“你说得很对,我也只是被你那高超的化妆术蒙蔽了,我还真以为你就是那天和岗井一起跟我谈话的那个高奇,可是你忘了,高奇是中国人,而你是日本人,你不会想到,恰恰是你们之间文化的差异让你露出了破绽。你说话的语气和音调,只能说得上跟高奇很象,但绝对不是高奇,可是我当时并没有在意,真正让我怀疑的是,你对我说了那么多关于你们组织的秘密,你想,虽然你们把高奇发展成了你们的谍报人员,但是他毕竟还是个中国人,你们会相信他吗?你说那些情况是你偷听来的,这可能吗?虽然我不知道你们要干的事情是什么,但是我知道,你们根本就没安好下水!这是个机密的事,你们防备得绝对严密,你们会让他知道吗?万一他变卦了或者被中国人抓住了,把这些情况报告了中国方面,中国方面会让你们的计划得逞吗?所以,如果是高奇偷听了你们的谈话,那么高奇可能早就让你们弄死了!对吗?‘神行太保’不就是个例子吗?”

山原一夫点了点头。

张铁鸥道:“当然,你告诉我这些也是有你的打算的,那就是取得我们的信任,把一些真真假假的情报告诉我,在我们对这些情报进行核实的时候,你好借机逃出去。可是你的算盘打错了,我们不是正规军,我们只是一群爱国的土匪,这个你懂吗?”

山原一夫叹了一口气,低下头去。

张铁鸥接着说道:“还有,你说那个爆破专家同时也是个绘图高手,对吗?而且他们从朝鲜入境之后,一路上的所见所闻,他都做了记录,对吧?这就说明,他们从朝鲜潜入中国,是有目的的,虽然我还不知道你们的真正目的是什么,但是我隐隐地觉得,和你所说的这个爆破专家有关!试想,如此重要的东西,他竟然会轻易地毁于一旦,这可能吗?”

山原一夫抬起头来,说道:“那张图我已经深深地印在了我的脑子里,所以要那张图就没有用处了,自然,当我到了安全的地方,我会凭着记忆再把它画出来的。”

张铁鸥哼了一声,道:“你以为我们会相信你的话吗? 你的脑子也许真的很好使,可是你想过吗?万一有什么地方记错了,那画出来的图又有什么用呢?最重要的一点,万一你在这个时候突然死了呢?在一个死人的脑子里取一张地图,这可能吗?再一个,你刚才说过,凭你们的身手,对付几个受了伤的土匪,而且是在他们毫无防备的情况下,你们想要脱身,这并不是一件很难的事,对不对?你们冒着被识破的危险,心甘情愿地被他们带上山来,肯定是另有目的,我说得对吗?”

山原一夫听了这话,眼睛里闪过一丝惊慌,他感到了张铁鸥的可怕,他到底是干什么的?他真的是土匪吗?

张铁鸥见他不说话,又接着说道:“你越是这么说,越是值得怀疑。你想知道我是怎么找到这个高奇的证件的吗?其实告不告诉你都没有什么意义,现在我不想再耽误时间了,我只想知道,那张地图到底在哪里!?”

山原一夫闻言,不由得一哆嗦,眼睛却下意识地看了一眼刘元庆手里的公文包。

张铁鸥把他的一举一动都看得清清楚楚,见他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架势,张铁鸥强压怒火,道:“你现在不说是吗?没关系,我可以从另外两个人身上找到答案!现在我给你机会,等你想清楚了再告诉我们,不过,我只给你半个时辰的时间!半个时辰之后,你要是还不说,可不别怪我不客气了!哦,对了,为了加深你的印象,先让你见识见识什么叫生不如死!”说着,他向烈风摆了一下手。

早就对这个山原一夫虎视眈眈的烈风见了到张铁鸥的手势,忽地一下扑了上来,两只大爪子搭在山原一夫的肩膀上,张开血盆大口就要往下咬。

山原一夫是个老牌特务,他在受训的时候,什么样的严刑拷打都尝试过了,所以他根本没把张铁鸥的话放在心上,等到他看到烈风扑到他的身上,张开大嘴要咬向他的脖子,他怎么也想不到张铁鸥会来这一手,面对着烈风那血盆大口,他再也坚持不住了,“嗷”的一声惨叫,摔倒在地上,晕了过去。


山原一夫睁开眼睛的时候,发现自己躺在一堆乱草上,身上捆着绳子,嘴里塞着臭哄哄的布团。

他看了看屋子里,一缕夕阳从一个通气孔透进来,照在他的身上。

山原想了想刚才发生的事,他深深地懊悔自己一时不慎,被那个中国人识破了自己真面目。不过,这似乎并不重要了,反正已经被他们识破了,自己是经过特殊训练的特工,什么严刑拷打对他来说都是小菜一碟,可为什么看到那个眼露凶光的象狼一样的大家伙却感到了说不出来的恐惧?这可是从来没有过的事。

这也许是来自人的本能,那是个什么家伙啊?它似狼非狼似狗非狗,却能让人产生深深的恐惧,他自认为,自己在熬刑方面绝对是最优秀的,这一点连他的上司都对他非常赞赏,他本以为张铁鸥会对他进行严刑拷打,他甚至都做好了熬刑的准备,却没料到张铁鸥会让这么一个凶狠的家伙来对付他,现在他都不敢闭上眼睛,那个家伙留给他的印象太深刻了,尤其是那双闪着凶光的眼睛,恐怕这辈子都无法忘掉了。

山原动了动,他想起了自己嘴里还有一个秘密的武器——氰化钾,这是干他们这一行必备的“后手”——一旦被俘,就用这颗牙齿里的药物结束自己的生命,这样可以减少一些痛苦,可是他却舍不得这样做,因为他还没有想过会败在那个中国人的手上。

不过他已经做好了准备——为了天皇陛下为了大和民族他可以舍弃一切,甚至自己的生命。

他现在唯一不甘心的就是那张地图,那上面有着太多的秘密,千万不能落到中国人的手里,无论如何也要想尽一切办法弄回来,即便弄不回来,也要把它毁掉。

否则他的组织也不会放过他的。想一想那个爆破专家的眼神,就让他不寒而栗。

他很后悔昨天夜里离开山寨时没有把那些纸全部拿走,都怪自己太大意了,明明他已经把画好的并且经过处理的图纸装进了这个公文包,为什么会变成白纸呢?如果不是那些土匪在半路上截住了他们,在土匪们搜查他的时候他没有在那些纸上看见自己做的记号,他还不会想到拿错了图纸,早知道这样,他就应该把那些纸全带走,做为一个出色的特工,他真的不应该犯这种低级的错误,换句话说,就是自己的一时大意坏了事!

他太低估了对手,他以为冒充中国人就可以蒙混过关,只要给他十分钟的时间,他就可以离开了,却没有想到最后还是栽到了中国人的手里。

就在他胡思乱想的时候,外面传来了一阵轻微的脚步声,山原的身体不能动,可是耳朵却能听见声音。

“哗啦”一声,房门被人打开了,接着一个身影闪了进来,这是一个脸上蒙着黑布的人,他走到山原身边,抽出一把锋利的匕首,刷刷几下就割断了山原一夫身上的绳子,扶起山原一夫,低声地说道:“山原君,快跟我走!”

山原一夫听到这个声音,顿时惊喜交加,他听出来了,这个人是那个从日本来的高级特工中的那个刺杀高手,虽然他并不知道这个人的真实姓名,但是他知道这个人是个罕见的高手,昨天晚上他们被那些土匪们打散了,只跑出去两个人,一个是岗井一雄,另一个就是眼前这个刺杀的高手,只是这个人的身份太过于隐秘,到目前为止,这些日本特务们都没见过他的真面目。

想不到现在他居然不避凶险,跑回来救自己了,一时间,山原百感交集,他还以为这个人是来杀他的中国人。

那个人显然对山原的反应很不满意,他低声地骂了一句:“巴嘎!还不快走!”

说着,他抢先一步跑到门口,看了看外面的动静,回身拉着山原一夫的手臂,扶着他走出门去。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