琴岛女婿 正文 68贝比夫妇。

预备役海军上校 收藏 0 7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490.html


“女士们先生们,我们的飞机马上就要降落在上海虹桥机场,机场现在的地面温度是摄氏24度,请大家系好安全带,在飞机没有停稳之前不要站起来,以保证各位的安全。”


空姐清脆甜美的声音从广播里传出来的时候,孔庆福刚刚做完了一个好梦,他睁开眼睛开看看四周,摸了摸肚子上的安全带,坐直了身体深吸了一口气:“要降落了。”


孔庆福十五个月的外派生活结束了,按合同他们干到十二个月时公司就派人来接班了,孔庆福还想干几个月,从工作角度上说,如果全班人马都换走,新来的人就会与孔庆福他们接班时一样,一个小时接了班,十几个小时后就开航,一切都摸不着头脑,工作上有困难。


从私心的角度说,孔庆福还没接到戚向军的信,不知道这时回去能不能参加船长考试,如果只是回家休假,他对在家要过的日子有点恐惧。


劳伦斯早已经干完了八个月的合同走了,接班的船长是个英国人,这几个月与孔庆福相处得不错,他听孔庆福说想留下来再干一个航次,等接班的人都熟悉了公司再派一位大副很赞赏。


就这样,孔庆福又干了三个月才交班,独自一人从巴拿马坐飞机转道阿姆斯特丹,东京到上海。


出了机场,孔庆福坐车到火车站,到售票厅买了车票,出了售票厅他正琢磨去那里待一会,一个人叫住了他:“老孔!”


回头一看,是贝比提着行李在不远处站着,贝比的妻子挽着丈夫的胳膊,两口子满脸幸福地看着他。


孔庆福快步走过去:“这么巧,你们两口子怎么在这?我刚下飞机,你也刚下火车?”


贝比握着孔庆福的手说:“不是,我三个月前就下船了,这是刚接到上船命令,再过一小时的车去南京上船。你买到票了么?什么时候的?”


孔庆福说:“还有两个小时开车。你这一年多怎么样?”


贝比说:“我还行吧,要不找个地方坐坐?”


孔庆福摇了摇头:“快算了吧,还是在这聊聊吧,你马上就要走,别和我瞎耽误什么功夫了。”


贝比说:“去你的吧,不差这一会。”


“你的事怎么样了?”孔庆福关切地问。


“这一年阿拉在船上努力工作,组织上看在阿拉对党的事业忠心耿耿的份上,下船前下命令恢复阿拉的船长职务啦。”贝比有些得意。


“好事啊,祝贺你!咱们得再拉拉手。”孔庆福伸手拉住贝比的手一用力。


“车那!你搞什么搞?”贝比缩回自己的手叫着。


“哈哈!太太看着心疼了吧,给你留点纪念。上那条船?”孔庆福问。


“翡翠轮”贝比说。


翡翠轮?孔庆福听了心里一沉,翡翠轮是一艘28年船龄的老旧船了。上那船可不是一件什么好事。


一艘远洋船从下水到十年算是新船,10到18年是旧船,18年以后在一些国家就不给注册了,很多船东都把这样的船卖了。以前中国穷的时候专买这样的旧船回来,那时候驾这些船的人们都知道国家穷的难处,咬着牙开着这些旧船跑大洋。


这些年日子好过了,公司也开始淘汰这些老旧船,买来的,新造的新船都派去发达国家装运价值高的货物。而中国进口的铁矿砂价值低,国内的钢铁企业付不起高运费,公司只能保留一些老旧船专门跑印度航线装运铁矿砂。


但翡翠轮实在是太老了,按它的船龄都该算报废船了,孔庆福听在那艘船上干过的人讲,那船上压载舱的隔断钢板都烂穿了,一旦有船损,根本无法保证隔断进水,保持浮力的作用。


开这样的船跑印度,如同开一辆报废的卡车装满货上青藏高原。可孔庆福能说什么?总不能在贝比出航前说不吉利得话吧。


“那船有个好处啊,从印度拉矿回来,不是靠上海就是靠南京,你们两口子团聚的机会多啊。”孔庆福挤挤眼。


他看见贝比的妻子脸红了,就说:“好了,耽误你们两口子临别前的美好时光了,我走了。”孔庆福向贝比两口子挥挥手,提起行李转身走了。


孔庆福从心里为贝比高兴,他觉得贝比能这么快恢复船长职务,这一年贝比在船上一定做得相当出色,如果不是时间不允许,他真该好好与贝比喝几杯了聊聊。


孔庆福没告诉贝比的是,他下船前接到了戚向军的信,戚向军已经给他办好了考船长证书的手续,等他回到琴岛就可以直接参加船长考试。也许,以后除了交接班外,他再没机会与贝比同船航行了,再想到翡翠轮那个情况,孔庆福心里忽然闪出一丝寒意。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