根据地 正文 第六节血战山谷[20]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368.html




阵地上静悄悄的,范长江伏在掩体里,只露出头注视着鬼子向山坡上慢慢爬行,不仅哑然失笑。看着鬼子惊慌失措中的那种笨拙的模样就像一群猪,一群穿着黄色衣服 的猪,在他们的铁蹄下蹂躏着我们的国土。大部分战士都被命令坐在战壕里,只有排长才可以趴在战壕上观察敌情。但是每一个战士的心中都憋着一腔的怒火,双手紧握着枪,只要有命令,就会马上把怒火随着子弹,射进鬼子的躯体里。

显然他们已经发现了阻击阵地,呈冲锋队形,二百多人都是猫着腰,端着枪,小心翼翼的攀登。

范长江认真仔细的观察着敌人的一举一动,鬼子正在一点一点的靠近,已经能看清那个鬼子手执指挥刀的指挥官面目。他悄悄的蹲下,冲身边拿着步枪的战士赵巧摆摆手,示意他把步枪递给自己。赵巧明白,但并没有递枪,小声说道:“营长,你的枪法没我准,还是我来吧!”

范长江听完,眨眨眼,命令道:“赵巧,等一会我和你把那个带刀的指挥官给灭了。”

“是!你老就瞧好吧。”赵巧兴奋的回答,马上就要执行,被范长江一把拽住,示意他等一会。转身对旁边的战士说道:“你把枪给我,马上往下传,我和赵巧的枪响了,大家也不要露头。没有我的命令,谁也不允许打枪射击。”

“是。”回答完毕,马上把枪递给了范长江,转身对其他战士传达范长江的命令。

范长江慢慢的猫着腰站起来,小心翼翼的露出头,观察一会,看着鬼子已经爬到离阵地不到七十米的距离,示意赵巧开始行动,自己把枪慢慢的伸出战壕外,对赵巧说道:“咱俩一起开枪,目标就是那个举刀的鬼子指挥官,明白吗?”

“明白!”赵巧干脆利落的回答,马上探出头,顺着范长江的枪口方向搜寻鬼子指挥官。待发现了目标位置,毫不迟疑的把枪伸出战壕,迅速左眼闭着,右眼半眯着,用步枪的瞄准星两点成一线,立即瞄准了鬼子指挥官,锁定了目标。

范长江看他干净利索的出枪瞄准,不由得心中暗暗称赞,说道:“赵巧,你爆他的头,我打他的胸。”

“明白。”赵巧点点头。

范长江迅速的说道:“从我喊开始,你我在心中各数五个数,数到了就开枪。”

赵巧点点头,算做回答。

范长江把枪口瞄向鬼子指挥官,轻声说道:“开始。”自己心中数着一、二、三、四、五立即扣动扳机,子弹带着他的愤怒与仇恨,从枪口中射出,随即射进鬼子的胸膛,指挥官在中弹时刹那的惊呆中,一发子弹射进了他的额头,随着“嘭”的一声他的头骨掀开,脑浆喷射飞散,令人作呕。

枪响后阵地上仍然静悄悄的,就好像没有人一样。

鬼子们见指挥官被击毙,在片刻的惊愣后,迅速的做出反应,纷纷毫无目标的向阵地上开枪射击,有的射向了天空,大部分射进来阵地前捆扎的树木中,只有寥寥子弹射在战壕上,激起数股尘土而已。射击一阵,发现只是白白浪费子弹而已,就停止了射击。眼望着寂静无声的敌人阵地,迷惑的不知所措。

范长江和赵巧射击后就迅速躲回战壕里,只在隐蔽的同时看了一眼射击的目标。

一发迫击炮弹落在阵地前沿爆炸,又一发在离范长江射击位置不远处爆炸,显然是鬼子在调整炮距。

范长江听见炮声离自己很近,马上冲身边的战士摆摆手,示意撤离,战士们立即向两面分散,刚才两个人开枪的地方成了无人的阵地。

随着一发炮弹正落在壕沟里爆炸,稍时炮弹此起彼伏的连续不断在战壕里和附近炸响,弹片四溅,巨大的威力像是要摧毁一切。爆炸的火光,像是要烧焦一切能够燃烧的东西。炸起的烟尘将阵地笼罩,像是要吞噬一切,制造一个无人的阵地。其实就是一个无人 的阵地,炮弹摧毁的只是用山土挖掘修筑的战壕,烧焦的只是阵地附近的野草灌木,引燃了几捆 树木而已。

在炮弹爆炸声中,鬼子就已经在一个小队长的指挥下向阵地爬来,待炮声停止,鬼子小队长手执指挥刀冲着阵地嚎叫着:“压机给给,压机给给。”随着他的嚎叫,鬼子们鬼哭狼嚎般的向山顶阵地冲来。他们的身后不远,大约有一千的鬼子,将整个山坡覆盖,漫山遍野的紧随其后,明显是要一鼓作气拿下阵地,打通出山的道路。

范长江眼望鬼子兴师动众,竟出动如此多的人,夺取这么一个弹丸之地,完全是出乎意料之外。但这一切并没有使他胆怯,而是激起了他不怕一切困难危险,蔑视一切困难危险的豪气。立即对战士们喊道:“准备战斗!”

战士们听见命令,个个精神抖擞的马上从战壕里钻了出来,举枪瞄准鬼子。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