妓女救国?名妓赛金花下跪为慈禧求情是真是假?

我母亲从小生活在大家庭,大家长樊樊山是个清末民初的名人,老先生曾在清朝任高官,清亡后以诗文名闻天下,一生写了三万多首诗。樊写了那么多诗,但有一首最出名,在民国初年是个轰动的文化事件。这就是他拟写了梅村体长篇诗作《彩云曲》,咏名妓赛金花事,风靡天下。


按现在的说法,由于樊的《彩云曲》,掀起了一股恶炒赛金花的风,多年不衰。《彩云曲》是一首叙事诗,分为两部分,即前曲和后曲。前半叙述的是赛金花(傅彩云)传奇生涯中早年的事情。她十三岁被拐骗到卖身行业,以及她十四岁脱离青楼,被比她大三十五岁的洪钧买去为妾。洪1868年状元及第,1877年后陆续被任命出使中国驻柏林、圣彼得堡维也纳和海牙使馆。因为当时中国女人对参与公开政务顾虑大,彩云就以夫人的身份陪同出使外国。赛金花嫁给洪钧为妾的“婚姻”以及她替代大使夫人出国,在历史上是真实准确的。而且,她是第一批到国外旅行和居住的中国妇女之一。他们在到达柏林之前,先去了圣彼得堡,又去了伦敦和巴黎,后来常驻柏林。一个妓女能够达到这样的地位,也算个传奇。


依据传说,彩云开始学习德语,她迷人的风度和姿色使她在柏林社交界显得非常出色,当她的丈夫埋头做学问和参加外事活动时,她积极参加社交活动,甚至有传说她与一位认识的德国军官有染。《前彩云曲》结尾描写她和丈夫一起从欧洲返回中国,对丈夫有一连串不忠行为。而洪钧回国后很快去世,随之而来的是彩云命运的衰落。


《后彩云曲》写于民国期间,主要叙述赛金花在庚子年闹义和团前后的传奇。一开始,描写八国联军进入北京及其对反洋人的义和团的镇压。慈禧太后和光绪皇帝逃往西安。德国将军瓦德西被任命为八国联军最高统帅。他几年前在柏林任皇家卫队官员就与彩云有过接触,这次进入北京后即派人去找赛金花。传说两个人一起在紫禁城皇帝的寝宫里,像中国皇帝和妃子一样住了几个月。樊山在《后彩云曲》序中言:“因思庚子拳董之乱,彩侍德帅瓦尔德西,居仪鸾殿。尔时联军驻京,唯德军最酷。留守王大臣,皆森目结舌,赖彩言于所欢,稍止淫掠,此一事足述也。仪鸾殿灾,瓦抱之穿窗而出。当其秽乱宫禁,招摇市黡,昼入歌楼,夜侍夷寝,视从某侍郎使英、德时,尤极烜赫。”


樊樊山尚如此论说,民间传闻就更神了,当年闹义和团,最大的事件之一是乱军将德国公使克林德打死在长安街上,所以八国联军以德国将军为司令,德国报复心很强烈,德国占领军要求惩办祸首慈禧太后的呼声很高。特别是克林德的遗孀,非让慈禧老太太偿命。据说,赛金花为此事费力沟通,并几次跪在克林德的遗孀面前代为求情。最后事情以修建克林德碑牌坊的方式来了结克林德被害一事。该汉白玉牌坊现仍在中山公园大门内,不过,匾额改成郭沫若题写的“和平万岁”。到底赛金花起了多大作用,很难说,但当时联军确实有一种要求惩办慈禧的呼声。老佛爷在西安也惶惶不可终日,赶紧请李鸿章往北京赶,后来谈判有了转机,提出杀庄亲王载勋等,慈禧简直迫不及待让快杀他们。当时庄亲王被赐自尽,给了他根白绫,王爷是个大胖子,上吊后居然绫子断了,他再也不自挂了,这边老佛爷一劲催,最后太监们急了,进屋给王爷按倒,用沾湿了的白棉纸一层一层往王爷嘴上糊,生给王爷憋死赶快去交差,你看老佛爷为保命给急的。


赛金花救没救慈禧、睡没睡瓦德西也无从考,算有这么一说吧。但在联军占领北京期间,她倒是经常出入德国军营,也给中国人讲了情,京城人对赛金花多有感激,称她为“议和人臣赛二爷”。当时有个学者齐如山,他懂德文,被请去做翻译,他经常见到赛金花。但他说“同她来往的人都是中尉、少尉,连上尉都很难碰到一个。因为上尉已是一连之长,举动上便需稍微慎重”。他不太相信赛与八国联军总司令老瓦的艳史,也不相信两人在故宫金銮殿上闹春。不过,因为赛金花当时已经又沦为妓女,士大夫们小看她,这显然有点自以为是。她当年是以公使夫人出洋的,在西方社交界确曾引起轰动,西洋人没见过中国上流社会女子,结果把咱中国使臣的妾当成贵夫人。她的衣装、做派等,都引起西人强烈好奇,她在英国,被女王请进王宫,私下招待,并合影留念。她在德国柏林居住时间也很长,瓦德西曾任过德皇的侍卫官,在一些场合认识她完全可能。所以,赛金花的故事不是没有根据的。


赛金花由清末民初第一流大诗人樊樊山作长诗《彩云曲》吟诵,特别是民国后发表的《后彩云曲》,虽然不如白居易的《长恨歌》来得响亮,但也够轰动了,因为樊樊山曾慧眼发现齐白石,提携他而得以为世人所知。我母亲说,齐不仅尊樊樊山为师,而且樊家子女婚庆,齐白石必送连对联带画的一套作品,我外公和外婆的贺幛是画的一幅鸳鸯戏水,是“文革”后仅存的一张字画了。樊还帮梅兰芳改剧词,让梅剧生色不少。所以后来很多文人墨客跟风大写赛金花,非常有名的《孽海花》很多章节写的洪状元和赛金花的事,张春帆的《九尾龟》、樊子东的舞台剧作品《颐和园》等都以赛金花故事为主要内容,熊佛西和夏衍的剧本《赛金花》还拍了电影。北大教授刘半农曾专程到上海采访仍活着的赛金花,做了个长篇考察报告。甚至德国人斯蒂芬·封·门登也写了《赛金花传奇》一书。当然这个妓女救国的故事听着是挺别扭的,新中国自然很少提到这种故事,所以就说赛金花救老佛爷,更能接受点儿。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