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来,一股对中学课本文字进行“清洁”之风乍起,似有燎原之势。先是《鲁提辖拳打镇关西》因“渲染暴力,对尚未成年的十几岁的孩子影响不好”而有人希望该文从中学课本拿掉。最近,丁启阵先生又在自己的博客中,赞成把朱自清先生的散文《背影》从中学课本中删掉。丁先生认为,朱自清先生的散文《背影》,某些观念是不健康的,他的文风是孱弱病态的,近乎于无病呻吟,如此而已。为了说明这一点,丁先生拿2003年武汉某晚报披露的一项对中学生的民意测验中,朱自清先生的散文《背影》得分很低,中学生不喜欢《背影》,主要理由是,文中的父亲“违反交通规则,形象又很不潇洒”来为删除《背影》造势。


对于中学生遵守“交通规则”的意识,我持赞成的态度。可丁先生也把“违反交通规则”,当做删除《背影》的理由,未免就有点小儿科了。不论是《鲁提辖拳打镇关西》,还是《背影》,那些主张删除的“砖家”们,都是用现在的眼光和标准来衡量经典作品的。丁先生也不例外。可以说,“交通规则”是一个现代文明社会规范交通秩序的一个准则。是属于法治的范畴。我想说的是,一个国家从权治走向法治,需要漫长的进程。朱自清先生的散文《背影》出版于1928年,当时中国还处在半封建半殖民地的阶段,法治这一概念,在当时恐怕无从谈起。何况朱自清先生的父亲还是一个旧时代的官员,封建官僚意识是占主导地位的。拿“交通规则”来约束他,无疑是天方夜谭。在这一点上,丁先生是违背“历史唯物主义”的。反过来说,假如有人生活在现代,写出诸如父亲越过铁道去买橘子的事,你说他父亲违反交通规则我看没人和你争辩。但恰恰是1928年就出版的散文《背影》,从一些细节的描述中,展现了伟大的父爱,这是《背影》最为闪光之处。也是人类社会一个永恒的主题。至于父亲这个人物“形象又很不潇洒”主要是《背影》有这么一段描述:“我看见他戴着黑布小帽,穿着黑布大马褂,神青布棉袍,蹒跚地走到铁道边慢慢地探身下去,尚不太难。可是他穿过铁道,再爬上那边月台,就不容易了。他用两手攀着上面,两脚再往上缩,他微胖的身子向左微倾,显出努力的样子。这时,我看见他的背影,我的眼泪很快地流了下来了。”父亲穿长袍马挂与现代人西装革履相比,自然是“形象不潇洒”了。当代的中学生因为不了解旧中国,发出那样的言论,是不知不为过。可丁先生是一位大学的老师,应该知道散文《背影》写作背景和年代。也应该知道文章所表现的精髓。而盲目地迎合那无知的言论,就使人匪夷所思了。


再看看丁先生所说《背影》的“某些观念是不健康的”。他讲到,朱自清先生的父亲曾纳过妾。用现在人的说法是包过“二奶”,一个包过“二奶”的父亲,何以就有“父爱”?丁先生惊呼这真是一个“奇迹”。这是丁先生用现代眼光看《背影》所得出的另一个删除的理由。他同样犯了唯心主义的错误。如果用丁先生的逻辑思维,你就无法想像范仲淹杜甫这些曾做过旧官吏的人怎能写出《岳阳楼记》和《茅屋为秋风所破歌》这些不朽的作品了。如是,那样的作品也不应该出现在中学的课本里才对。


假如,我没看到丁先生的博客,我还真的不知会有删除《背影》的言论。丁先生可以说是“与时俱进”。但这种“与时俱进”必须是在尊重历史唯物主义的基础上的。我喜爱朱自清先生的散文,特别是他平白隽永的细节表述,来表现人与物的美,恨与爱,是我们所推崇的。至于几年前武汉某晚报对朱自清先生的《背影》搞的一项中学生民意测验所谓得分很低是不是一种“戏说”,也值得商榷。当时,不是也有很多的学生家长反对删除《背影》吗?我想,在今天,我们读读朱自清的《背影》,提倡一种人性的美,人与人之间的爱,树立正确的人生观价值观,是很有必要的。我们不能过多地放大作品的某些描述的负面作用,而应分清写作的背景,加以引导,把作品所蕴含的积极的东西加以提炼,被我所用,这才是对待经典作品的正确态度。作者:天真遇到单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