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近山的六纵血战汝河:将十几个师追兵挡在北岸

2野劲旅 收藏 0 1630
导读: 1947年8月,我刘邓大军在党中央的指示下,千里跃进大别山。根据战略部署,刘邓大军兵分3路进行跃进。晋冀鲁豫野战军第六纵队随中原局和野战军指挥部由中路挺进。当部队突破敌人的围追,越过黄泛区后,蒋介石才觉察到我军意图,慌忙派重兵堵截。我中路大军渡过沙河后,又分为两路向汝河前进。   在跃进中,中原局、刘邓总指挥部均在第六纵队的警卫和掩护下进军。其时,六纵17旅旅长李德生率全旅为左路,掩护纵队炮兵和辎重部队由岳城过汝河,16 旅旅长尤太忠率全旅为右路军后卫,随刘邓及中原局由汝南埠过汝河。8月23日下午,

1947年8月,我刘邓大军在党中央的指示下,千里跃进大别山。根据战略部署,刘邓大军兵分3路进行跃进。晋冀鲁豫野战军第六纵队随中原局和野战军指挥部由中路挺进。当部队突破敌人的围追,越过黄泛区后,蒋介石才觉察到我军意图,慌忙派重兵堵截。我中路大军渡过沙河后,又分为两路向汝河前进。


在跃进中,中原局、刘邓总指挥部均在第六纵队的警卫和掩护下进军。其时,六纵17旅旅长李德生率全旅为左路,掩护纵队炮兵和辎重部队由岳城过汝河,16 旅旅长尤太忠率全旅为右路军后卫,随刘邓及中原局由汝南埠过汝河。8月23日下午,右路军的前锋18旅赶到汝河北岸时,敌军3个旅已先于我军占领汝河南岸的渡口和村庄等有利地形,企图阻我南进。汝河水深三四米,两岸陡峭,水流湍急,不能徒涉,而渡口船只又早已被当地反动民团破坏和掠走。这时尾追我军的国民党十几个师的先头部队已同我后卫掩护部队16旅46团接火,情况危急。


前有阻军,后有追兵,中间横着一条不能徒涉的汝河,形势正如刘伯承司令员所说,是“千钧一发、险恶万分”。他对第六纵队司令员王近山等同志说:“能否在短短几个小时内抢渡汝河,关系到整个跃进行动的成败,从而也关系到整个战局。”刘邓首长命令先头部队在最短时间内想尽一切办法送一支部队过河,趁敌立足未稳抢夺一部分阵地,连夜架设浮桥强行渡河。


听了刘邓首长的指示后,官兵们群情振奋。纵队司令员王近山、政委杜义德都下到团指挥,各旅长下到营指挥。浮桥架好后,刘邓首长下令,部队立即轻装,中原局、野战军直属队和随军南下开辟新区工作的地方干部分3个梯队抓紧时间强渡。这时离天明只有四五个小时,不能有丝毫的耽误。16旅除以46团担任后卫阻击追兵外,还要接替汝河南岸渡口两侧阵地,抗击敌人,保护浮桥和通道,掩护全军过河。纵队首长命令:46团要在全军过河后才能撤退,如果来不及脱身,就留在当地打游击,以后再归建。领受任务后,16旅尤太忠旅长和张国传政委立即赶到46团,传达作战任务,决定由已在46团指挥作战的旅参谋长赖光勋带电台继续指挥46团以机动防御阻击追敌,保证大部队安全过河,坚持到最后胜利。尤太忠旅长即同张国传政委亲率47、48团奔过浮桥,接过汝河南岸渡口两侧阵地。他指挥部队一边抗击敌人,一边加固工事,准备迎接天亮以后敌人更大规模的进攻。


次日拂晓以后,敌人以飞机、大炮向我汝河渡口两侧阵地狂轰滥炸。接着便分兵几路同时向我阵地猛扑,企图切断我军南进通路。敌人几次冲锋始终未能突破我军阵地。在敌人强烈炮火下,浮桥曾被打断,尤太忠旅长立即命令工兵连干部带头抢修,保证机关和部队过河。激战到下午,阵地仍牢牢掌握在我军手中,敌军未能前进一步。此时我左路军掩护纵队炮兵和辎重部队已从下游岳城过汝河,李德生同政委何柱成率 17旅由南岸向汝南埠火速开进,从敌后侧发起攻击,配合16旅打击敌人。炮火中,刘邓首长、中原局和野战军机关、纵队直属队、南下工作团共计2000多人于24日16时全部安全地渡过汝河。16旅胜利地完成了掩护任务,尤旅长随即命令46团炸毁浮桥,将国民党尾追的十几个师全部挡在汝河北岸,然后率全旅官兵边打边撤退,随大部队继续南进。


血战汝河,是刘邓大军挺进大别山途中最紧要、最严峻、最关键的一次战斗,也是一场最激烈的战斗,它不仅关系到整个纵队的安危,更重要的是关系到中原局和野战军首长、统帅机关和南下干部的安危,关系到我军能否完成中央突破的战略任务。汝河之战展示了刘邓首长洞察全局、高屋建瓴的伟大气概,沉着、冷静、果断的性格和卓越的指挥才能,也显示了英雄的第六纵队官兵不怕牺牲、勇往直前、英勇顽强的战斗作风,保证了战略跃进任务的完成。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