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为何要求中国石油Petrochina南方炼厂停止使用苏丹原油

侯福斗 (凤凰网博客)

今天,以路透社为主的外媒普遍批露了一条有关苏丹石油的消息。消息称,美国政府要求中国石油旗下PetroChina建在中国南方的炼油厂停止加工源自苏丹的原油。原因是该公司是在美国上市的公司,而1997年开始美国对苏丹进行制裁,对包括在美国上市的美国公司要求不得与苏丹进行任何贸易往来和经济活动。

虽然设在香港总部的PetroChina公司负责人拒绝证实和评论该消息,但Google中国网站不难发现来自中国广西这座石油炼厂在2009年12月的一则署名文章。文章显示,千万吨级广西石化迎来首船10万吨苏丹Nile Blend原油,这意味着新建的广西石化已经进入开工准备阶段。接近广西石化的人士表示,广西石化10万吨级原油码头和30万立方米原油自用储罐已正式投入使用,而整个炼厂预计最早能在2010年3月份正式试运行。

文章还表明,广西石化是中石油Petrochina在华南的首个千万吨级炼油项目,设计主要加工苏丹原油,产品市场辐射西南地区,未来可能有成品油出口。其主要装置包括1000万吨/年常减压、220万吨/年连续重整、220万吨/年加氢裂化、350万吨/年催化裂化等加工装置等。

由此看来,或许就是这样一些消息引发了美国人的不满,Petrochina以及广西炼厂也大可不必彻查是谁走漏了消息,因为庞大而发达的经济间谍网也可以轻松获取这样的消息。不管怎么样,路透社消息说,中石油出于政治压力,已让广西钦州炼厂更多地转用西非原油。另外,还有人替中国石油出主意,干脆将炼厂资产转移母公司中国石油集团的门下,因为该集团并没有在美国注册上市,这样或许规避了美国对苏丹制裁条款。

其实在笔者看来,Petrochina积极寻找解决方案的同时,我们或许暂时搁置这个问题,回头看看美国对苏丹的制裁故事。

关于美国VS苏丹问题,我们可以追溯到上世纪60年代,当时美国雪佛龙公司伙同英国BP等西方公司登陆苏丹国土进行了早期的石油勘探活动,其中美国石油公司还在南部发现了一些油田,据说美国前国务卿赖斯小姐就效力于雪佛龙在苏丹的公司,后来由于美公司内部财政问题以及波斯湾中东地区石油战略的需要,加上苏丹因为石油发现爆发的内战,美国人撤离了苏丹。随后,由于苏丹政局突变,美国人不喜欢的人当上了总统,1993年,美国将苏丹列入支持恐怖主义国家的黑名单;1996年联合国安理会在美国胁迫下通过了对苏丹进行外交和航空制裁的决议;1997年美国又单方面对苏丹实施经济制裁。从某种角度来说,联合国的制裁在实际执行中形同虚设,因为安理会并没有建立制裁委员会来监督制裁的具体措施,而是要求各成员国直接向秘书长报告制裁的实施情况,其结果是造成各国对苏丹制裁实施程度的差异。起初,只有埃及、英国和美国采取切实行动完全履行决议,对苏丹实施外交制裁,而其他国家只有部分履行或根本没有履行。事实上,埃及、英国和美国的外交制裁到后来也形同虚设,因为制裁实施后不久,由于各种原因,它们就与苏丹恢复了不同程度的外交关系。另外,90年代末期,苏丹石油资源的发展前景已引起大国的注意,法国、加拿大、马来西亚、印度、中国等一些国家已不同程度地参与了开采苏丹石油的活动。

或许眼红苏丹石油的发展以及外国人的继续染指,2007年5月29日,美国总统布什宣布,在美国长期以来已经对苏丹实施经济制裁的基础上,对苏丹采取新的制裁措施,包括禁止美国公民和企业同苏丹政府控制的30家国营或合资公司以及2名政府官员和1名反政府武装组织头目进行商业往来等。在这些措施的影响下,英国、加拿大等西方国家在苏丹最后残存的利益被牺牲,他们纷纷撤离苏丹油田,有的把股份专卖,有的白骨撤退。但也有例外,法国人的Total和斯仑贝谢公司就勇敢地留了下来!

之后,苏丹政府曾谋求改善同美国的关系,甚至在2005年1月在美国人的调停下,常年内战的苏丹南北双方签署了《全面和平协议》,但美国人以该协议落实不理想以及达尔富尔问题拒绝将苏丹从“支持恐怖主义国家”名单中拿掉及解除对苏丹制裁。2009年10月27日,美国新总统奥巴马不顾美驻苏丹特使关于苏丹已经着意改善两国关系的建议,坚持在向国会提交的一份报告,宣布将对苏丹的制裁延长一年。这份制裁包括禁止美国公司在苏丹投资或有贸易往来、冻结苏丹政府在美国的资产等内容。

但分析家指出,虽然美国人坚持继续制裁苏丹,但美国对苏丹的政策开始松动,就在奥巴马宣布延长制裁前一周,美国政府曾宣布一项针对苏丹国内局势的新策略,决定由以往的“孤立”转向“鼓励性接触”。祖籍苏丹努尔族人的奥巴马在声明中称:“如果苏丹政府切实推动当地局势改善、争取实现和平,他们会得到奖励;反之,美国政府和国际社会将进一步施压。”这些不光说说,苏丹大选期间,美国观察团的出现以及苏丹出现的大量美国商人也证实了这些松动。另外,苏丹人近日欢欣鼓舞地奔走相告,苏丹人可以在苏丹直接办理美国签证了,这标志这美国对苏丹的外交级别再快速上调。

从美国对苏丹制裁的故事我们不难分析看出至少两方面的问题。

一是制裁接触战略:美国人制裁苏丹的目的绝不是孤立,而是要接触、要干预。首先干预了苏丹的外交政策,美国人撤走的同时亚洲人闯进来了,在美国人最担心的中国人身边还有大量的印度人、马来西亚人、日本人、韩国人以及中东、欧洲人,这次是失败的;接着干预苏丹内政,南北停战CPA的签署标志美国人的二次干预成功;再次干预他国能源战略,当然现在还看不出结果。

二是州官放火的双重表演,一方面演绎胡萝卜加大棒拉拢苏丹人,另一方面板起面孔教训他人不得靠近,这次限制中国石油企业加工苏丹原油就是活生生的写照。

当然,我们还不能简单地说要求中国炼油企业停止加工苏丹原油是美国人搞双重标准。前一段时间,美国人把对苏丹问题与对伊朗、对朝鲜核问题捆绑起来胁迫中国本身就说明一个道理,苏丹问题是美国与中国战略接触的一个筹码,现在需要了,苏丹问题就可以拿出来了。

另外,我们还担心的发现,最近美国人再次调用苏丹这个砝码的时机有些蹊跷,军事观察家不难发现这或许与美国太平洋战略扩张不无联系。目前,美国协调“亲戚”的多国海军在新加坡水域大规模军演以及美韩海军计划近期在黄海联合军演都在试图寻找一个突破口,莫非他们会利用阻滞运输苏丹原油的油轮为借口在第二岛链关门,以“反介入”为名打压中国人民解放军的活动空间?

当然熟悉国际事务的政治经济学家会认为上述担心过于敏感,一是美国对苏丹的制裁一年后就到期,而且苏丹人对美国人很乖巧,美国人没有理由在延续制裁;二是美国干预中国炼油企业作业没有道理,即便是苏丹的原油,也不一定是苏丹政府的油,因为印度人、马来西亚人一样在苏丹拥有自己的份额油,这是他们风险投资的回报,进入中国石油炼厂的原油本就是国际原油市场的正常买卖,谁也不会免费加注进中国炼厂的储油罐;另外,目前苏丹南北在大选结束后聚焦的是2011年的南方公投,此时美国人向中国石油发声,无非就是希望中国政府与美国人合作,协助全面落实苏丹CPA 条款,顺利地将苏丹南方“解放出去”

其实,苏丹南方是否分离解放,说到底要看苏丹人们自己怎么看?如果南方人觉得“解放”后马上就能够首先“共产主义”,日子绝对比以前好,可以效仿1993年厄立特利亚与埃塞俄比亚分离一样;如果没有多少好处,或许可以再缓缓,弄不好大家摒弃前嫌,再谈祖国统一大业呢,毕竟南苏丹也是苏丹呀!

苏丹以及苏丹的油,关美国人什么屁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