兵心不悔 正文 第三十五节 塘边摔斗

潭城隐士 收藏 16 99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515.html


因赵伟明家里有事不能应邀去城外,雷疾群只好跟着杨涛来去了向红大队。

这人生的命运就很是难讲,杨涛在小学期间就一直是副班长,到了中学却只落得当了个体育委员。雷疾群这小学时代的顽皮鬼却进中学就当了班长,对这一情况雷疾群也打趣了杨涛一下。

走在乡间的路上,雷疾群对他说:“杨涛,你说我到底是好人还是坏人,或者说我是好学生还是坏学生呢?”

“哈哈,你嘛,什么人都不是,就一个小混蛋!”

“跟你说正经的呢!我在小学跟本不想做坏事,也没有做什么见不得人的坏事吧,甚至还做了不少好事呢,为什么同学们就不记得我劳动比赛、体育比赛以及美术活动都给班上带来的荣誉呢?!可在入红小兵的问题上我们班那些班干部就掌握了我的命运。难道他们就没有毛病吗?为什么不能原谅和理解我呢?搞到毕业才勉强加入红小兵。说实在的,我对此很是不解!

你看,我现在就是班长,我至今也不认为我就比其他同学做得特别好,更不会对后进的同学产生歧视,甚至还愿意去找他们谈心。这倒不是我有什么很高的思想境界,纯粹是我把他们当成小学时代的我来看待。因为我有一种感觉,我不认为一个人天生就是坏人。人之初,性本善——一点没有说错!很多时候人都是被自身的性格和外部环境所影响的,做好人或做坏人有时真没有办法把握的。”

“疾群,你说得很对,这人嘛,不光是活在美好的虚幻中,必须与现实相融合。我父亲曾经告诫过我,他说对一个人的评判是要根据他的立场和观点,要看一个人的影响力来评定,家庭、社会和国家的角度去评断一个人的话,可能有很多不同的结果。就象你热爱的那些英雄一样,他们的牺牲对家庭成员来说是悲痛的,但他们是为了国家而牺牲的,那他就是英雄。而那些剥削阶级他们相对于他的个人和家庭来说,肯定是好人,但对于社会和国家来说他就是坏人了。我父亲告诫我做人要堂堂正正,个人的行为一定不能损害国家的利益。我父亲是一个经过部队磨炼的老共产党员,对党、对军队和国家是忠诚的。

受父亲的影响,我从小就没有把同学分成什么好同学和坏同学,对任何人都是一样的看待的,因为我知道,只有自己不‘坏’,才是最重要的。”

“是啊,这点我是深有感触的。”雷疾群颇有感慨地说:“你到底是军人家庭教育出来的人呀,觉悟就是比我们高!当时我向你讨要那枚子弹时还真不敢相信你会给我呢,你既不是我们班的,又是好学生,没想到你还是那么爽快地给了我,我就觉得你就和那些所谓的‘好学生’不一样,所以就交定你这个朋友了!”

“那也不见得吧,我俩的交情确实超过了一般的朋友感情,那主要是取决于你对军事的热爱,对学习的认真。你在和我的交往中没有和你那帮同学的胡闹才走得这么近的。要是你胡来,我可不会跟你交朋友的啊!”

“呵呵,不得了了吧!捧说你两句好话就不知自己是谁了吧!你可得搞清楚,现在我是班长,你在班上还是个什么委员啊,你的思想觉悟能有我的高吗?真是的!”说罢哈哈大笑起来。

乡间小路上回荡着这俩个小伙伴欢快的笑语声,那些半懂事半天真的对话好似乎他们成熟了很多哦!

由于有杨涛在一起,加之年龄也大了一点,雷疾群与春伢子他们玩得已没有以往那份放肆的情趣。很多小时候玩的项目现在连提出来都觉得不好意思。反而是大家一起在晒谷坪上谈天说地的情形较多。

这话一说多了怎得要找点别的事做才好。雷疾群便提议哥们几个摔跤。这个提议很快就被身体强健的利坨欣然接受了。他自信城里伢子不会是他的对手,这凭力气的活不是让自己长脸的事吗?!

几个人来到池塘边的一片菜地,空余之地长满浓密厚实的草丛,即使摔下去应该也不会受伤吧。这确实是一块很好的“摔跤”场地。

这利坨也不找雷疾群比试,可能是觉得杨涛块头大,或者是认为他第一次来这里,下手可以不必太多顾及。真的和雷疾群对打他是不忍心伤及这个好朋友的,尽管他这番好意雷疾群那小子未必心领,但他能避则避吧。

想到这便对杨涛说:“我俩比试一下吧,看你的身段一定在学校是个“王”吧”

什么“王”?杨涛有点莫名其妙,疑惑地望着雷疾群。

雷疾群哈哈大笑起来,他告诉杨涛在这里的学生都是看谁的力气大、块头大,谁就是班上的“王”。你这体形在他眼里就是“王”,当然他在学校也肯定也是“王”了,那你们俩只老虎就先斗一下吧。

听雷疾群这样一解释,杨涛也笑了起来。欣然接受利坨的邀请,不过还是笑着和他讲清楚说自己不是什么“王”,和同学们都是好朋友,现在和他比试也只能是朋友之间娱乐活动,不必计效输赢的。

俩人在青草地扭打了起来。这利坨确实力气大,初次和杨涛交手就把杨涛摔倒了。俩人交手了几个回合后,杨涛已明白利坨的实力,他只是力气大,却并没有什么路数,再说也给足了雷疾群带他来做客的面子,便施展父亲教过的擒拿技巧,没几下就让利坨摔了几跤,直到把他摔得心服口服为止。

杨涛很有风度地说些什么“利坨承让”的谦虚话,虽是摔打却还算是欢笑愉快。春伢子不喜欢摔跤,他只做裁判,这把雷疾群就晾在一边了。

利坨既已认输就不愿意再摔了,杨涛也累得不行,再要跟雷疾群摔又有点说不过去。这摔跤的活动倒搞得疾群兴味索然。杨涛似是看出了雷疾群的不快,便笑着对他说:“我俩比试一下好吗?听伟明讲你练的‘巫家拳’很有起色,那我也来感受一番嘛!”

“你不是刚摔过吗?那我赢了你也不光彩,下次吧!”

利坨在一旁说:“群伢子你怎么会是他的对手呢,不用三跤,这个同学就能把你摔倒的!”

“说什么呢,你以为你这身蛮肉所向无敌吗?你认为我会摔不过他?”

“怎么啦?那我俩就摔一跤吧!我摔他不过难道还摔不过你!”利坨本来没摔赢杨涛就不高兴,这时也顾不得雷疾群交情了。说罢竟捋起衣袖准备和他摔跤了。

杨涛见玩得有点过份了,再这样斗嘴只怕不好收场。这个利坨可能是跟自己摔跤负气,加之雷疾群这小子是因为没得玩不尽兴,最好只有自己和雷疾群闹一闹才好收场,便对疾群说:“听伟明讲你近段时间练‘巫家拳’有很大进步,我是不大相信的,今天倒要领教领教你的真本事哟!”

他这样说是给这个利坨听的,好让他不要奇怪雷疾群真的有点功夫,不至于他与雷疾群摔跤后利坨再纠缠不清。可雷疾群却不这么想,他是一定要把杨涛摔赢才甘心的。听他这样说便跳到草地当中与杨涛扭打起来。

两人摔了二个回合,雷疾群还是觉得杨涛身体强健。虽然与利坨先行摔过,却余力还在,似乎没有什么便宜可占,心想如果这样的情形下还摔不过杨涛,那以后就不必再和他较量了。为此不禁焦躁起来。扭打时终于瞅准机会,在抱摔不动杨涛的情况下,使用巫家拳“游龙探海”招式,从右侧向他腰部挤去,靠身法借力向立足未稳的杨涛撞了上来。

这个动作做到位会将对手撞翻,可杨涛的体形结实,雷疾群此时也收势不住,只能借自己的身体一道撞过来,这样的结果就是两人同时撞在草地上。

杨涛借势发挥,倒在地上便说:“哈哈!没想到你小子还真的有两下子啦!”

说罢,对站在一旁的春伢子和利坨说:“好了,我们可是好朋友嘛,不能再摔了,要不大家都会摔成敌人了!”

就这样,在一片欢笑声中结束了这场“比武”。杨涛在回家的路上对雷疾群说:“疾群,通过这两天的农村玩耍,我能理解你对农村的喜爱了。这里的人纯朴、热情,这里的乡土气息很有趣味,农村其实很美好啊!”

“那是当然啰,不然我会叫你来玩不!你有好的事物可得记着我呀!最好是能带我去看你父亲他们的实弹射击训练,好吗?”

“这个……”杨涛颇为犯愁地挠了挠头皮,却不知如何回答雷疾群不知提过多少次的问题了。


2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热门评论

 以下是引用jnd0827 在第14楼的发言:
难道是我搞错了?这一节和前面的第三十四节在内容上脱节了,中间似乎应该还有些内容的。不然怎么一下子就从疾群当上班长直接蹦到去农村玩了?

谢谢好友关注小说,为了尽快进入战争环节,主人公在中学阶段的学习和生活经历尽可能在他们的对话中去概括了。因为在主人公的小学阶段己基本塑造好了这几个主要角色,中学阶段只是过渡,不作重点描写了。这是一部战争小说而非自传,其实后面的内容大都与前面的章节有关联的。可能笔锋转得太快让您觉得别扭了吧,这应该是我没注意好的一个方面,谢谢您的批评指教哟。

16楼海绪

难道这样的年纪能在相互的争斗中还把握的住分寸,这对于他们这个年纪的孩子来说是很难得的。也就避免了一次游戏变成了反目成仇的结局

那时候娱乐场所很少,男孩子就将打架摔跤当成了娱乐游戏。

当时读中学时期的学生,干部子弟和工人子弟分了很清。

就是啊,那时候能让孩子们玩儿的地方本来就不多,不打架干什么啊!

16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