猫镜 正文 五十 邱笑苍被抓

秋硕 收藏 0 21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6380.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6380.html[/size][/URL] 几个人同时问询地看着她,柳青说:“刚才那服务员,好象和杨姨是啥亲戚的,她如果和杨姨说起什么双胞胎的事情,我们就露馅了,这可怎么办?” “我觉得我们躲躲藏藏,反而容易让人怀疑,不如就公开走出去,天下长得象的人多了去了,未必都是影子吧,一般人也不可能往这上边想。不过在驿站这地方,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380.html


几个人同时问询地看着她,柳青说:“刚才那服务员,好象和杨姨是啥亲戚的,她如果和杨姨说起什么双胞胎的事情,我们就露馅了,这可怎么办?”

“我觉得我们躲躲藏藏,反而容易让人怀疑,不如就公开走出去,天下长得象的人多了去了,未必都是影子吧,一般人也不可能往这上边想。不过在驿站这地方,说你们是双胞胎姐妹,就不行了,不如编个别的吧。”邱笑苍说。

“最好能让我们有一点细微的不同的地方,这样就好和别人说了。”柳烟说道。

“我觉得没必要,就说你们是在外边的时候认识的,因为长得太象,两人就成了好朋友了,有意在各方面都弄得一样,觉得好玩,这样只会使人觉得有意思,就不会太好奇了。”邱笑苍说。

两人觉得也好,只是这样解释起来就麻烦了点,到时候再起借口吧。

“那我们还往下查吗?”柳青问道。

“萧影为了我,在那山洞里死了两次,不把事情查清楚,我怎么向死去的萧影交待啊。还有,事情没个结果,只怕叶小青的病也好不了,李驷到底哪去了也弄不清。还有你们俩又将怎么办,更别提这个什么鸟印记了,这印记不去,我们肯定是逃到哪里都不会安宁的。”邱笑苍缓缓地说,“反正没了萧影,我是更没什么牵挂了,不把这事继续查下去,我是真不知道自己该干什么了。至于你们俩,可以商量一下,以后怎么办,你们可以回省城或者去南方,我可以拖S市的朋友帮你们找工作。”

“我们没有地方去,不把事情查清楚,我们也不会安宁的。”柳青和柳烟同时说道。他们是同时开口,就象同声朗读一样说出同一样的话。

几个人大大方方的去前台作了登记,再出门吃过早饭,柳青和柳烟自然是引来不少诧异的目光,几人假装见怪不怪。然后他们商量,大家先休整一天,明天去市去采购补充野外用品,顺道看望一下叶小青。两天后再出发去猫头山,找师公和再进那山洞进行调查。

虽然可以让镜魅帮着变出些东西,但邱笑苍觉得用的东西,还是自己采购的好,不到万不得已,尽量少麻烦那两件宝物。

邱笑苍一直掂记着李驷,用旅馆的座机再拨打李驷的手机,依然是不在服务区内,李驷到底哪去了,邱笑苍想破脑袋也想不出个结果。他心中有愧,不敢给吴静打电话问李驷的消息,更不敢想象没有了李驷,吴静母子以后的日子怎么过。还有叶小青的女儿,爸爸突然死了,妈妈又疯了,这对孩子的心灵将会造成多大的阴影,邱笑苍长长地叹口气,决定下午先去县城一趟。

听说邱笑苍要去仙源县城,柳青和柳烟都嚷着也要去,邱笑苍说她们两人走在一起,太容易引起轰动效应了,最好只去一个,可是两人谁也不愿意留下来。没辙了的邱笑苍说:“你们想办法把两人弄得不一样一点,不然我带你们两个一模一样的两个大美女走在仙源县城,还不被别人用目光电死,你们自己想办法吧,要把两人弄得能分得出来,否则,你们谁也别跟着我。”

邱笑苍关上门回自己房间去了。柳青和柳烟相互看看,找出梳子,发卡等一应物件。两人配合很默契,试着给这个盘盘头发,给那个画画淡妆,但不管怎么弄,两人实在长得太象了,根本就不可能弄得让人看起来不一样。

两人失望地坐在床上没了主意。她们并不是怕邱笑苍一人跑去县城,而是觉得两人这样一模一样的出现,太过醒目。

没了主意的柳烟拿出铜镜,说:“不知她是不是能帮我们变变。”

柳青点点头:“现在也只有靠她了。”

看来两人想问题也基本是一模一样的。柳烟再找出一枚针对着镜面,柳青也爬过来看,黑黑的镜面里,一会儿就出现了一双含着一种说不出落寞的大眼睛,象是在柳烟诉说着千古的寂寞,柳青看看镜中,再看看柳烟,那眼睛和柳烟和她自己的太不一样了。柳烟拿起针对着自己的眼皮,镜中的眼睑上也出现了一个拿着针的手。柳烟咬咬牙,轻轻刺破自己的眼皮,立即有一滴鲜血滴落下去,落入镜中的瞳孔。镜中瞳孔里立即有了一团红血的血影,在瞳孔深处不停地旋转并且越来越大越来越清晰,一会儿整个镜子里面全是燕儿舒展水袖的舞影。燕儿在镜子里边不停地甩着长袖,红光一次次从镜中泄出,以至于整个房间也被眩目的红光一次次晃动,最后镜内一片红光倾泄到地面,镜面又回复到一片漆黑。

燕儿跌在地板上,还在不停地旋转,水袖在屋内舞出一片红光,柳烟叫道:“停,停,你就不能直接出来吗,舞来舞去累不累啊。”

燕儿终于停了下来,嗓音婉转地说:“小女子生前以歌舞为生,在镜子里有太长时间没有跳舞了,妹妹叫我出来,我高兴不已,就自然舞起来了。”

“燕儿,有没有办法把我和她弄得不一样?”柳烟问道。

“啊,以前都是把两个不一样的人弄成一模一样,现在可怪了,要把两个一模一样的人弄得不一样,这还不容易啊。你们打算让谁改变样子,弄成什么样子?”

柳青和柳烟想到看看,柳青悄悄地说:“要不,把你弄得象萧影,怎么样?”

“别,弄成她的样子,我有心理障碍,更怕姓邱和认错人,还是把我稍微改别一下就行了。”

“哎,你们想好了没有,要改变到什么程度,比现在更美呢还是丑一点,比现在年轻还是老一点?”燕儿问道。

“也没要改变太多,比现在稳重一点,看起来象她姐姐就成了。”柳烟说指着柳青说。

“可是你们现代人是怎么打扮的,我还不太知道,最好让我看一些别人的画像,我好知道该怎么改变。”镜魅说道。

正好旅馆的桌子上有一本时尚画报,柳烟翻开画报说:“来,过来看看吧,你要把我变得有种成熟的儒雅味,千万别把我变丑了。”

“什么是儒雅味啊?”燕儿不解地问道。

“儒雅味就是看起来象是读书人的样子。”柳青解释道。

“我知道了,就是象鱼玄机那种神态的,这还不简单啊。”燕儿说。

“鱼玄机?你认识她?”听燕儿这么说,柳烟觉得好奇。

说漏嘴的燕儿并不回答她,翻开画报,一页页看下去,边看边问:“这些画是怎么画上去的啊,怎么和真人一模一样的,就是吴道子,韩晃,李思训也画不出这样的画来。这看起来不象是画,就象是镜子里的影子一样。”

柳烟笑笑说:“姐姐说的没错,这不是画出来的,是用照像机照出来的。”

“照出来的,怎么照的啊?”看来燕儿的好奇心特别是的强。

柳烟摸摸口袋,才记起手机早已经丢了,不然用手机照上一张片片,就好解释了。“就是你坐在那儿,用照像机一照,你的样子就出来了,然后印在这画报上。”

燕儿似懂非懂地说:“我知道了,还是用镜子啊,把镜像显现在纸上,改天我用铜镜试试,看成不成。”

见燕儿是这样理解的,柳青和柳烟想到望望,摇摇头,知道一时是给她解释不明白的,只好让她这样理解了。

燕儿很快就把画报翻完,扔在床上,说:“好了,我知道怎么让你看起来更象读书人了。”

柳烟见真的要变了,紧张地说:“你可要认真点,别把我变得人不人鬼不鬼的。”

“你就让她给你变吧,变得不好了,大不了再把你变回来,有什么大不了的,是不是啊,燕儿?”柳青在旁边说。

燕儿很有信心地说:“你就放心吧,点本事都没有,我还叫什么镜魅啊。只是,”燕儿指指柳烟的胸说道:“读书人的这地方都不是很大的,你要不要我帮你变小一点?”

柳烟红着脸,不满地说:“你就变变我的脸和头型就是了,身材就不用变了吧,千万别自作主张给我变小啊,不然我和你没完。”

燕儿眼柳烟凶巴巴的样子,吐吐舌头,开始在柳烟前边翩翩起舞,柳青只见一团红光遮住了视线,让她看不清柳烟。燕儿的舞蹈实在太优美了,柳青只顾着看燕儿跳舞,大约七八分钟后,燕儿停了下来,柳青看到了对面的柳烟。

只见柳烟戴上了个无框眼镜,皮肤更为洁白细腻,浑身透出一种说不出的儒雅书卷气息,原来直直的长发中,有几缕打着卷的头发稍稍遮住额头和耳朵前边的脸颊,透过镜片的双眼,更显出天生的睿智,看得柳青眼睛都直了,狠不得改变得是她自己。

柳青递过镜子,柳烟吃惊地看着镜中的自己,满意得不停地夸燕儿。这一夸,燕儿就更得意了,过来对柳青说:“你要不要我把你也变成那样子啊?”

柳青刚要点头,柳烟急叫道:“不行不行,好不容易才把两人弄得不一样,你再变下去,我们又分不清谁是谁了。”

“那我把你变成别的样子,你看这个样子怎么样?”燕儿翻开画报,上边是某某明星的照片。

柳青正要说话,外边响起了敲门声,红光一闪,燕儿又藏进了镜中。柳青过去收好镜子,柳烟打开了房门。

邱笑苍站在门口,看着开门的柳烟,连说对不起,敲错了房门。

柳烟见邱笑苍还呆在门口,看着门牌号在嘀咕着什么,忍不住笑出声来。邱笑苍看了门牌至少五遍,确定没错后,推开虚掩的房门,对站在门后的柳烟点一下头,说:“请问你是?我找柳青,她在吗?”

柳烟终于忍不住放声大笑起来,柳青也走了过来,看着呆呆站在门口的邱笑苍,大笑不止。邱笑苍见两人笑得奇怪,再仔细看看柳烟,那脸型和身材和柳青至少有九分相象,可她身上透出的那种气质,和柳青是截然不一样的。

“你们,你们搞的什么鬼,怎么一会儿能有这么大的变化?”邱笑苍不解地问道。

“这是秘密,不能告诉你。”二女异口同声地说。

改变了形象,他们出门就不怕被人围观了,下午他们一起来到县城,正好是幼儿圆放学的时间。邱笑苍和柳青柳烟到幼儿园门口接叶小青的女儿章含蕊。

幼儿园的门口挤满了来接孩子的家长,三四个全副武装的警察在门口维持着秩序。邱笑苍大吃一惊,难道这幼儿园又出什么事了吗?

家长们都伸长脖子,象企鹅一样地看着走出院门的孩子,几个警察惊惕地来回巡视。邱笑苍一下真有点蒙了,好好的,警察站在幼儿园门口干什么,如果是出什么事了,他们应该进去在里边处理事情才对啊。还有,怎么这接孩子的家长会有这么多啊,都站在那儿三五一堆地议论着什么。邱笑苍想听听都在说什么,可他往人堆中挤挤,人家马上惊惕地看看他,不再说话了。

他伸长脖子,想找找叶小青的父母,可是这围的人太多,望来望去,没见他们的影子。正东张西望的邱笑苍不仿被人突然从后边扭住了胳膊。转身一看,是两个警察扭住了自己。正发蒙得不知所措,人群突然沸腾了,那些接孩子的家长纷纷围了过来,乱哄哄的,邱笑苍听到有人高喊:“打死他!打死他!”一些家长已经把手中的种种杂物劈头盖脸的向邱笑苍扔了过来。

另外两个警察忙过来拦住群情激愤的孩子家长,两个警察已经给邱笑苍手上套上了铐子,把他带上警车后,拉响警报,开回了公安局。

柳青和柳烟看着这一幕,不明白邱笑苍为什么被警察抓走了。柳烟很是激动,正要追上去质问警察为什么抓人,柳青悄悄拉她一下,示意她先别动。

两人慢慢离开幼儿园门口,柳烟喘着气,气哼哼地说:“什么狗屁警察,问都不问就乱抓人。走,我们去公安局问问。”边说边拉着柳青。

“别急,我们先弄清情况再说吧。邱哥应该没犯什么事吧,为什么会莫名其妙地被抓了呢?不好,”柳青突然记起一件事来,“该不是傻子母子的尸体被发现了,人家以为是邱哥干的吧。”

------------------------------------------


终于在逐浪上架了,我将继续在搜狐上传,直到把公众章节传完,就不得不停更了。说的情节需要,马上要写一段幻境了,里边需要短暂出场若干人物,有想名字进小说的报名,角色有将军,公子,仕女若干,还有一个变态的草头皇帝。83376939书友群,欢迎进来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