攻守兼备、无往不胜--- 陆军第26集团军

唯楚有财 收藏 2 1772
导读: 攻守兼备、无往不胜--- 陆军第26集团军 中国是有几座被共产党的军队敬之为“圣山”的,井冈山就不用说了;而一曲《在太行山上》还是那样令人热血激荡;再下来就要算是沂蒙山了,尤其是在第三次国内革命战争中,再也没有“他山”能与沂蒙山比肩。在这一片雄伟的山脉中,诞生了一支勇猛无比、举世闻名的部队,这就是赫赫有名的“沂蒙雄师”第26军。26军的前身是华东野战军第8纵队,粟裕大将在1980年代就曾经明确点评过,华东野战军的六个主力纵队是:1纵、4纵、6纵、8纵、9纵和3纵。 现在网上有

攻守兼备、无往不胜--- 陆军第26集团军


中国是有几座被共产党的军队敬之为“圣山”的,井冈山就不用说了;而一曲《在太行山上》还是那样令人热血激荡;再下来就要算是沂蒙山了,尤其是在第三次国内革命战争中,再也没有“他山”能与沂蒙山比肩。在这一片雄伟的山脉中,诞生了一支勇猛无比、举世闻名的部队,这就是赫赫有名的“沂蒙雄师”第26军。26军的前身是华东野战军第8纵队,粟裕大将在1980年代就曾经明确点评过,华东野战军的六个主力纵队是:1纵、4纵、6纵、8纵、9纵和3纵。

现在网上有些介绍第26集团军的文章中说“第26军的前身为抗日战争中八路军鲁中军区的地方武装”,非也!有史书为证。翻开《中国人民解放军第三野战军战史》第13页倒数第10行有文如下:“在日本宣布投降的第二天,山东军区即根据中共中央的指示,将滨海、鲁中、胶东、勃海、鲁南军区的部队约6万余人,编成第1至第8师,担任机动作战任务。将各军区基干武装近6万人,编成第1至第11警备旅,担任内线作战任务。”

是时山东有八路军27万,虽然抗日战争还没有野战军一说,但主力和地方武装还是有区分的,27万人马只算12万主力,我想这是决不为过的。尤其是八个主力师,日后个个“出人头地”,为共产党争得天下立下不世之功,38集团军的112师、113师,就是当年的1师、2师,谁能说“万岁军”的前身是滨海军区的地方武装呢。

毛泽东是雄才大略的,日本人一投降,立刻就作出了进军东北的决策,而且为抢占这个战略高地不惜动用血本,把当年的中央红军――115师来了个大腾挪,好家伙!山东的8个师,一下子走了6个,只剩下鲁中的4师和鲁南的8师。

当时地处沂蒙腹地的鲁中军区编有3师、4师及警备1、2、3、4旅,在山东八路军中兵力最为雄厚。3 师和警备1、3旅去了东北,编为东野3纵(号称旋风纵队、后来的四野五虎之一的40军),4师和余下警备旅就编为今日26集团军的前身华野8纵。说26军的前身是地方武装,完全是对历史的无知。抗战胜利后,鲁中军区部队先是参加津浦路战役,协同兄弟部队打破国民党军自徐州沿津浦路北进华北、东北的计划;继而攻占了鲁中要地淄川、博山,并一举解放胶济线西段重要据点张店、周村,使鲁中、渤海两解放区联成一片。

1946年1月7日,新四军兼山东军区成立,下辖鲁中、胶东、滨海(当年7月撤销)、鲁南、渤海等5个军区。鲁中军区司令员王建安、政委向明、参谋长张仁初,政治部主任李培南。下辖第4师(师长孙继先、政委王一平)、第9师(师长钱钧、政委李耀文)、鲁中警备旅(旅长周长胜、政委陈美藻)等部队。6月,内战全面爆发,国民党军从济南、潍县沿胶济线两路对进,向淄博解放区进犯。鲁中军区部队参加胶济路西段地区阻击战、淄博地区保卫战和文(祖)埠(村)战斗、西坡地、危山、安邱等战斗。1946年12月,鲁中军区部队参加鲁南战役,与兄弟部队密切配合,全歼国民党军第1快速纵队等部,取得了鲁南战役的胜利。1947年2月,鲁中军区主力部队整编为华东野战军第8纵队,王建安任司令员、向明任政治委员、孙继先任副司令员、张仁初任参谋长、王一平任政治部主任。下辖第22师(原第4师、师长孙继先(兼)、政委王文轩)、23师(原第9师、师长陈宏、政委李耀文)、24师(原警备旅、师长周长胜、政委陈美藻)师和一个炮兵团。全纵队共3.3万人。

这里要特别提到的是,鲁中军区主力编为8纵,并不是因为其战斗力排第8,而是事出有因。华野的前6个纵队,以新四军山东和华中两野战军的部队组成:1纵由原新四军第1纵队组成;2纵以原新四军第2纵队为主组建;3纵原为新四军山东野战军第8师为主组成;4纵原为新四军华中野战军第1师; 6纵原为华中野战军第6师;7纵原为山东野战军第7师,这些原新四军山东和华中两大野战军的部队,为了方便起见,多保留了原来的番号顺序,因此排在了前面。而原山东八路军的鲁中、胶东和渤海军区,因为是新组建的野战军,就分别编为了8、9、10纵队。而原新四军苏中和华中军区则分别编为11、12纵队。

第8纵队成军不久,就赶上了华野的一场大战,那就是莱芜战役。这一仗华野10大主力除13纵队还没“出生”外,悉数登场亮相。此役歼敌5万6千,自损不过8千,比起前些日子的苦战来,真是一块“大肥肉”。胜利后粟裕大喜过望,对参战各纵队“论功行赏”,有一番评点,我不妨录之如下:“第一纵队最吃力,虽然缴获不多,但在整个战役中起了决定作用,应算第一功。第八、九纵队迅速解决敌第七十七师,打开战场,使我能腾出兵力,功也不小。其他各纵队都有功劳……”粟裕“举贤不避亲”把头功封给了老部下,但8、9两纵队也是旗开得胜,“稳坐次席”,深得统帅好评。是役八纵歼敌1万3千。从此,8纵即成为粟将的主力,每战必担当重任。

歼敌5万6千,战役规模不可说不大(在当时我军已是最大的战果)。但莱芜战役还不能称作是一场硬战,“沧海横流,方显英雄本色。”接下来华野又是一场大战,这就是百万军中取上将首级的孟良崮之战。要说这首级取自“何人”,那就是蒋介石的五大主力之首的“首级”――整编第74师。

孟良崮战役歼敌3万2千,不及莱芜战役;我军伤亡1万2千又甚于莱芜战役。但这一战的意义非同寻常,国军号称五大主力,即新1军、新6军、5军、整编11师、整编74师,要吃掉这样任何一个敌手,我军也是费尽心机,以后这些国军王牌虽然先后覆灭,但都是在大势以去,土崩瓦解之时。真正与你在堂堂正正的较量中败北的,也就是整编74师。可以说参加孟良崮主攻的5个纵队,在军中历来另眼相看,个个青史留名。

此役,8纵和1纵象两把利刃,从74师左右两冀穿插,配合6纵(24集团军)封闭合围口。据战史记载:“第8纵队从埠前庄、鲁家庄向依汶庄、荆山、磊石山攻击前进……割断整编74师与整编83师的联系……主力迅速向万泉山、户山突击……”。被割裂出来整编74师和整编83师的57团全困在了孟良崮、芦山一线,总攻时,8纵主攻芦山,与各路大军胜利会师,8纵为全歼整编74师立下大功,这话不为过吧。是役8纵歼敌8300人,战果颇丰。

七月分兵后,华野一直打得不顺,最苦的要算是1、4纵队的叶陶兵团,差点给包了“饺子”。8纵队所在的陈唐兵团,纹上、济宁也没拿下,8纵不是主攻部队,亦无所斩获,但比起损兵折将的友军来说,8纵算是幸运的了。叶陶兵团与陈唐兵团会师后,华野的战局很快有了转机,新局面是以围歼整编57师开始的,这就是对华野来说非常有意义的沙土集战役。战役于9月7日打响,9月9日结束,歼敌近万人,俘敌7千,中将师长段霖茂也束手就擒。据战史记载:“第三纵队首先以奇袭动作歼北门警戒部队,从北面突破沙土集围寨。9日,第8纵队从东南方向突入……”仗虽不大,但这是华野外线出击以来第一个胜仗,在军中一直很有影响,8纵在沙土集战役中也立下汗马功劳。


在以后日子里,华野的外线兵团扫荡中原,真是攻无不克战无不胜。故事虽多,但最能让人记住8纵功勋的还数开封战役。

开封战役可以说是粟裕的经典之一,其中突出的就是粟裕“知军善任”的用兵之道。3、8两纵队奔袭开封,激战4 昼夜,歼敌3万,一举拿下开封,这是自解放战争以来,我军在关内攻克的第一座省城。当时华野外线出的6个纵队,最能攻坚的就是3纵和8纵,迅速攻克开封,不仅老蒋震惊,兄弟纵队也深为叹服。

两个纵队一起攻城,一定也是卯足了劲,都想抢头功。在战前的作战会议上,8纵司令张仁初和3纵司令孙继先两员虎将同问陈士榘:“谁为主攻?”陈士榘答:“谁先突入谁就是主攻!”结果,8纵首先突破新南门,吸引了守军主力增援,反被阻滞。接着3纵乘虚从宋门突入,随后两个纵队都大举攻入。你说谁的功劳大?3纵和8纵是老搭挡了,同是在沂蒙山里吃红暑长大的,也就不要分你我啦。不过,意外的是,突入宋城的还不是3纵的主力8师,而是9师。9师来自滨海军区,论辈还是今天38军的“小老弟”。

应该补充的是,打开封时8纵只辖两个师,24师带着71团组建豫苏皖军区第5军分区去了,70团调拨22师,72团成了纵队特务团。这样,22师就是有4个团,主力就是主力嘛。第3纵队也照此办理,以后,在中原作战的3、8、10纵队清一色都只辖两个师。但战力比起原新四军的1、4、6纵队一点也不弱,当时在华野有这样的说法:八路军擅攻坚,新四军擅野战。攻坚正是3、8两纵的特长(9纵攻坚也是了得,但留在了内线作战,所以我觉得这话当时还是对3、8纵队而言)。

打完开封后,8纵立刻投入了睢杞战役,睢杞战役和开封战役统称豫东战役,豫东战役是三年解放战争中数得上一场大战,共歼国军9万4千余,上次是攻城,这回是野战,唱主角的轮上擅长野战的1、4、6纵队了,让疲惫3、8两纵和10纵阻击邱清泉兵团,能攻的部队还担心守吗?于是,打的“邱疯子”连连碰壁,于是就有了后来的名句:“排炮不动,不是3纵就是8纵”。豫东战役中,8纵攻如猛虎,守如泰山,打出了威风。

随后,8纵参加济南战役,编在打援集团,由于敌军未敢来援,等于是进行了一次“休整”。如果这算是休整,那只是为更伟大决战准备。时下中国人说话都有些过头,但淮海大战称之为震惊中外,实不为过。战争用兵的规模是世界级的,战争搏杀的惨烈是世界级的,共产党人战争艺术的完美是世界级的。

淮海战役我军共伤亡13万4千,超过了辽沈战役(6.9万)和平津战役(3.9万)的总和。是役,我军60万,蒋军80万,可以说势均力敌(可用兵力蒋军占优),一口谁也吃不了谁,所以按刘伯承的话来说我军是“吃一个,挟一个,盯一个”。吃一个,吃得就是黄伯韬兵团。

在围歼黄兵团的战斗中,8纵在开进中奉命迅速占领运河车站和炮车车站。此时,黄兵团大队人马混乱不堪,撤至运河铁桥,各争退路,拥挤不堪。直至11月9日,主力才通过运河。8纵22师、23师在追击过程中歼敌2000余人,至9日21时,我23师69团追至运河桥东,迅速歼灭桥东敌守军四十四军的两个团,敌人放火烧桥被我扑灭。8纵跨桥继续尾随追击。黄百韬兵团窜至曹八集,前锋被我山东兵团阻截,至此,我军形成前后夹击之势,黄百韬兵团被我军围困在碾庄周围地区,固守待援。69团抢占运河桥,为大部队西进围歼黄百韬兵团赢得了时间,新华社以:“运河桥头争夺战,围歼黄匪立首功”为专题,播发了他们的事迹。

粟裕为吃掉这个黄百韬兵团,出动了华野5个攻坚最出色的纵队(4、6、8、9、13纵),第8纵队就在其列。突击碾庄圩打得很惨烈,蒋军的25军、44军、64军、100军悉数全歼,兵团司令黄伯韬战死;而我军5个纵队,也使出浑身解数,前赴后继,终于取得第一个回合的胜利,从这个角度说,8纵是有“头功”的。在淮海战役中8纵歼敌2.6万。

淮海战役结束不久,全军又进行了大整编,8纵更名26军,隶属第三野战军第8兵团。接着就是百万雄师过大江,过江以后最大的硬仗,就是上海战役,中国历史上最大的城市攻坚战,26军有幸参加了,还担任了主攻。

26军从昆山战起,攻嘉定、克大场、夺真如、克江湾,从苏州河北岸一路打进大上海,比起28军、29军在月浦3天伤亡八千余人来说,这场硬战对26军可以说是所向披靡,更让军长张仁初得意的是战绩可用的上“辉煌”两字。参战8个军,总共歼敌15万,其中26军歼敌4万2千,其他各部没有数字,但这回26军肯定是要盖过27军了,26军在淮海战役不过瘾的话,在大上海可是美美饱餐了一顿。

以后三野大军扫荡东南,不料胜利大进军的乐曲中突然响起一个让全军上下都震惊的音符,金门九千登陆将士片甲无回。但毛泽东“宜将剩勇追穷寇”的大略不为因此中断,于是一支精锐攻台第一梯队兵团(9兵团)组成了,在光荣的9兵团里就有沂蒙雄师26军。如果不是韩战的爆发,搞定台湾谁有疑问吗?连美国人都不怀疑。

不过,9兵团接到的却是火速北上的命令,这边是“火”,那方可是“冰”。在第二次战役中,9兵团在长津湖大战美军王牌陆战一师及美7师,这一仗打得很苦,真可谓“血地冰天”。在这场大搏杀中光芒万丈的还数20军和27军,20军出了个杨根思,成了人民解放军永远的经典英雄;27军生生啃掉美第7师的31团,这面躺在军事博物馆里北极熊团军旗,成了多少劲旅瞩目的荣耀。

26军没有上述两军出彩也是有原因的,据战史记载,当时26军被定为预备队,而且是东西两线的总预备队。预备队不是个小角色,38军在辽沈战役时也担任过预备队,可见志愿军总部对26军还是很看重的。战役发起一个星期后,26军才投入战斗,接替20军围歼困在下碣隅里美陆战一师。当时也许毛泽东包括彭德怀的“胃口”都是很大的,但以后很快也明白,在没有制空权的条件下,再加上气候因素及9兵团仓促入朝的具体情况,要达成战役目的确实是勉为其难。据战史记载,26军这一仗也有失当之处,因距离前线过远,行动“缓慢”,有两个师未能在预定的时间到位,以至让美军冲了出去,虽然竭尽全力,也没堵上缺口。其实这都是官话,26军的失利,完全是上级指挥的失误造成的(是谁就不好直说了)。但26军的损失,比起其他两个军还算是轻的。而20、27军直到第5次战役才重上火线。

1952年1月25日,美军乘我军补充间隙,发起全线进攻,企图将我推回“三八线”以北。在这关键时刻,我军发起第4次战役,对进攻之敌实施运动防御作战。彭总急调2次战役损失相当较小的26军参战,谁知就这一战,26军一鸣惊人,打出了威风!

1951年2月7日,26军奉命连续八个夜行军由永兴急进至议政府,抱川、涟川地区,当面之敌是美军第三、第二十五师、二十四师之第五团、空降兵一八七团、土耳其旅、英军第二十七旅两个营共3万余人。配置重炮400门,坦克300多辆。26军的任务是:在正面40公里,纵深55公里的地域内,阻击至3月底。最后坚守“三八”线以北之葛末面、高台山一线。3月16日战斗开始,美军在飞机、坦克、火炮的支援下,以连、营、团等规模不停的向我冲击。我军在敌人的冲击下,伤亡不断增加,阵地被炸塌,子弹打完了,就同敌人展开白刃格斗。战斗异常残酷。议政府—祝灵山一线阻击战厉时20天,我军完成预定任务,于3月25日撤出阵地,进入七峰山至抱川第二防御地带。25日,美空降兵187团在我防御侧翼空降,与朝鲜人民军激战一天后,友军未向我通报即撤离,美军向我暴露的侧翼发起进攻。美军在空、坦、炮掩护下,向我第2防御阵地发起进攻,我坚守七峰山、海龙山的部队与敌人展开殊死争夺达11次,阵地前留下敌人大量尸体。3月27日,在扼守七峰山的战斗中,78师234团3营9连班长雷保森,率全班战士勇猛战斗,击毁美军11辆坦克和1辆吉普车,全班无一伤亡,创造了我军战斗史上用步兵武器击毁敌坦克的光辉战例。至31日,二十六军胜利完成了阻敌至3月底的任务,隧撤离第2防御地带。

为争取第五次战役有更多的准备时间,26军奉命在“三八”线以北的种子山、釜谷里、君子山一带部署了第3防御地带,下达了再坚守10—15天的命令。自4月1日起,敌人在飞机、坦克和火炮的掩护下发动了连、营直至3个团的进攻,26军指战员英勇阻击14天,完成了任务,奉兵团命令撤出阵地。在玉女峰、185高地、忠细里、亭浦里组成第4防御地带,继续阻击敌人前进。4月15日,敌军又向我第4防御地带发动大规模进攻,16日晚,我为诱敌深入,主动撤至高台山和葛末面一线防守。此时,彭德怀司令员亲自打电话给军长张仁初,指示要坚守阵地,再接再厉,阻止敌人的进攻。张军长深知,战役的每一个环节都关系到全局,关系到为第5次战役争取到宝贵的准备时间。他立即命令坚守一线阵地的78师,要求他们咬紧牙关,坚持到底,减少不必要的伤亡,可以诱敌深入,逐步消灭。在敌人强大火力轰击下,我阵地被炸塌、损坏,我军指战员与阵地共存亡,浴血奋战,阵地几经争夺,始终牢牢的控制在我军手中。4月22日,志司发起第五次战役,26军第4次战役运动防御的任务胜利完成。此役,26军与美军激战38昼夜,成功阻击了西线敌人的主攻集团,歼敌15000余人,击毁坦克76辆,使敌人平均每天只推进1.5公里,付出了极惨重的代价。此战,26军不负众望,打出了威风,完成了志司交给的艰巨任务,受到了上级的表扬和广泛的赞誉。

是役,26军遇到一桩“奇事”,事虽不大,但不得不书。1951年3月25日,美军187空降团的直升机突然在我26军旺方山防线的侧后降落,攻占我两个班的阵地,这是世界战争史上首次直接使用直升机进行地面作战的战例。直升机作战在以后的越战中不断发展,特别是在海湾战争中,美军101师机降规模已是空前了,但追踪溯源,美军用直升机实行蛙跳战术还是和26军“过招”开始的呢。

抗美援朝五次战役以后,美军趁我消耗较大且补给困难,对我志愿军大举反扑。在这关键时刻,军长张仁初、政委李耀文第26军奉命进至铁原地区,担任坚守阵地阻敌任务。西方山、斗流峰是铁原、金华、平康铁三角的主要制高点,是敌人进攻和改善防御态势的必争之地。26军当面之敌是美骑1师、3师、25师,伪9师和加拿大27旅等敌军。战斗从1951年6月23日打响,一直打到1952年3月下旬26军在金化、平康地区防御作战近11个月,与敌反复争夺,大小战斗565次,在极其艰苦的条件下,以劣势装备共毙伤敌人2万余人,击落击伤敌机242架,给敌以重大杀伤,敌我伤亡对比为5:2。出色的完成了任务。1952年3月下旬,奉命将防务交给前来接防的15军,并手把手的把阵地防御的战术传授给15军,于是才有了后来的上甘岭战役。6月,26军奉命回国。

从长津湖到汉江边,从三八线南北到平康金化火线,都留下26军的脚印。惋惜的是手头没有更多的材料,《兵器学问》有一段相关26军的战事,现摘录如下:“现存的历史材料显现,正在最初的狙击作战中,驻守朝鲜火线中段金化地区的志愿军第26军队伍战果最为明显。1952年年初,该军第230团组织全团特等射手,正在与敌军阵地交界的前沿阵地,种种轻武器交替使用,开展“打活靶”比赛,以29发子弹毙伤敌军14人,令劈面阵地上的敌军魂飞胆破,几天之内没有一个别敢正在阵地上露面。”

26军于1950年11月进朝,1952年6月回国,可以说26军在和美军的较量中度过了朝鲜战局最紧急的时间段。据抗美援朝的战果统计,在歼敌最多的前10个军中,26军排第5位,总共歼敌38300人。

能打胜仗,就出英雄。在解放战争中,26军从山东到河南,从皖北到苏南,转战华东中原战场,涌现出9个英雄连队,1500名模范,252名英雄,其中三级英雄202名,二级英雄23名,一级英雄14名。在抗美援朝战争中,26军共涌现出王兆才、王德明、刘庆亮、叶君、林范洪(女)、陈德忠等许多战斗英雄和英雄集体。其一级战斗英雄的数量,更是名列参战各军前茅。

26军回国后,又回到山东老家。今日的26集团军,如果要一言蔽之,那就是实力空前,从装备编制上看,是1师5旅的集团军。不仅有强大的装甲8师和炮兵8旅,而且两次大裁军后,46军和67军的两个主力师都加盟到了26集团军帐下,那就是46军的138师和67军的199师。现在,26集团军拥有装甲第8师和77、138、199摩步旅;第8炮兵旅、防空旅、陆航团、防化团的强大阵容,镇守在山东半岛,首都的门户,真可谓使命光荣,任重道远。

在中华人民共和国欢庆50周年的阅兵大典上,出现了中国陆军最现代化的装甲机械化部队,这是中国陆军精锐的大亮相,这是中国陆军精锐的大排座。有消息说,在车辆第三方队中,就有目前第26集团军装备有热成象仪的国产最新型的主战坦克,令国人振奋,世界瞩目。

祝英雄的第26集团军雄风永驻,锐气常存!发扬老八路的光荣传统,争取新时期的更大光荣!


8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这游戏竟让你如此无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