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斗 第二章 卧薪尝胆 第二章 卧薪尝胆6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510.html


学生罢课以后,云南省政府代理主席兼国民党云南省党部主任委员李宗黄恼羞成怒,他在与云南警备司令部总司令关麟徵协商以后,立即通知召开大中学校长会议。在会议上,李宗黄警告说:“据报,二十五日的讲演会上有乱党分子作反对政府的宣传,引起了社会的动荡。因此,省政府研究决定,凡是已经罢课学校的校长,必将给予惩戒,未罢课之学校校长将给予嘉奖。政府决不能任由这样的内乱发展下去。今天来参加会议的各位校长,回去以后必须抓紧时间督促复课。如果在二十八日以后再不复课者,将对校长进行严厉惩处。”

李宗黄说完之后,各大中学校长都在下面窃窃私语,纷纷表示不平。关麟徵一看,心里很恼火,便大声说:“各位有什么话不妨明说,不要交头接耳,乱发议论!”

云南大学校长熊庆来说:“据我们了解,本月十九日,重庆各界代表组成了反内战联合会,他们认为八年抗战刚刚结束,国共两党的争论是兄弟间的争论,可以摆到桌面上来谈,不应该诉诸武力。因此,提出‘内战必先停止,是非再付公论’的主张。二十五日,在联大草坪上举行的时事晚会是为了响应重庆方面的号召。原来是定在云大致公堂召开,后来我接受军政当局之要求,没有将致公堂借给师生们开会使用,他们这才将会议地点改在了联大图书馆前的草坪上。他们的目的是为了和平,而不是为了内乱。并且,几位在会上讲演的也都是一些有良知的名流,他们的身份也是很明确的,决不是什么乱党。在这里,我想很有必要把几位登台演讲的先生的身份说清楚。钱端升先生曾就读于美国哈佛大学研究院,24岁获哲学博士学位。曾在北京大学、清华大学和中央大学任教,钱先生的演讲题目是《对目前中国政治的认识》,他反对的是内战,他说‘内战必然毁灭中国’、‘我们需要联合政府’,这些观点是合乎民意的,也是合乎世界民主发展形势的。费孝通先生曾经在英国留学,1938年获伦敦大学研究院哲学博士学位,现任云南大学社会学教授,他是有着国际声望的大学问家。伍启元先生早年毕业于沪江大学,留学英国,现任西南联大经济学系教授,二十五日的时事晚会上,主讲当时经济和政治热点。他认为,抗战方息,不能再有内战了,内战发生,双方皆有责任。潘大逵先生毕业于清华学校,并曾赴美留学,在美国获得法学硕士学位,现任云南大学教授。他们四个人的身份我想是很清楚的,没有一个人是什么党的人,他们都是为民族利益着想,为国家前途着想。倒是在伍启元先生讲演之后,有一个自称是‘老百姓’的人要求登台演讲,别人问他姓名,他不肯说,也不肯说出自己的工作单位,只是说自己姓王。他登上台去说什么‘政府剿灭共党赤匪这不是什么内战,而是内乱,凡是说内战的都是糊涂虫。’他的这番言论明眼人都知道这不是老百姓说的话,结果有人认出了他,这位‘王老百姓’竟然是国民党云南省党部调查统计室主任查宗藩先生。现在李代主席说那些教授是什么乱党分子,这是难以服众的……”

关麟徵听不下去了,他打断熊庆来的话说:“熊校长,你身为党国的大学校长,竟然处处替叛乱者讲话,你居心何在?”

第五军军长邱清泉也对熊庆来大加斥责:“熊校长是忠厚长者,却是看事不明,刚才熊校长大力称赞费孝通先生学问好就能证明你的看事不明。在我看来,费先生文章不通,我虽然是一介武夫,人们称我为‘邱疯子’,可是我还是觉得能够与费孝通先生比较一番的。”

熊庆来一听邱清泉说出如此狂妄的话来,觉得很可笑。他很认真地说:“邱将军出身黄埔,乃是抗日名将,熊某很是佩服。我想,如果让费孝通先生和您邱将军去比较领兵打仗,费先生是有自知之明的,他绝不敢跟邱将军去比的。”

其他校长一听,都想大笑,可又不敢笑出声来。关麟徵也听出了熊庆来的话外之音,他刚想插话,却不想邱清泉也听出了熊庆来话中有刺,他勃然大怒:“熊校长,我邱清泉血战昆仑关的时候,你们这些国家的精英都到哪里去了?”

李宗黄深怕邱清泉继续说下去会把会议给搅乱了,忙插话说:“各位,目前,党国正处在戡乱的紧要时刻,大家一定要精诚团结,共渡危艰。云南是戡乱的大后方,决不能乱了阵脚。因此,各校必须于二十八日复课,如不遵令,政府将采用武力压制,不惜流血。”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