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峰文集 律诗词曲 六丑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154.html


六 丑


词牌名为“六丑”。此曲为周邦彦创作“中吕调”慢曲。据周密《浩然斋雅谈》,邦彦曾对宋徽宗云:“此犯六调,皆声之美者,然绝难歌。昔高阳氏有子六人,才而丑,故以比之。”一百四十字,前片八仄韵,后片九仄韵。


依此牌填词者不多,始于邦彦。故依邦彦律,亦用入声韵。


近段日子,抽空整理旧作,目前主要是整理旧年所填一些诗词。今录“六丑”,原序中中云“对律一气呵成,然词意凄切,不达“世道如今已惯,我心到处悠然”之境。”,便生发表于铁血之念。多年前,即对上述意境深有体会,然一直无法释然。只有至今年年初时,始在个人QQ签名上,加上“世道如今已惯,我心到处悠然”。


见长空万里,夕阳下,红云将熟。


有风横掠,吹长发披目,


满眼生蹙。


感四时更迭,一年惘怅,懊恼填心谷。


深秋又过冬赓续,


朔雪寒风,霜莲败菊。


猿山鹭水幽独;


更长堤短坝,有时踟躅。



* * *



西山残绿,


剩一顷修竹。


小涧声幽咽,如夜哭。


黄花数望相逐;


静浮冷意,如说荣辱。


山岩下,对吟寒木。


思往事,多少胸怀又负,破帽难束?


长门事,怨妇心毒?


看重湖,浩浩烟波里,千帆斜矗!



[南峰按:此曲分段以韵而分,分段以标点为准。]


此曲贴在铁血网之时,许多朋友认为,此曲较为难懂。特在此说明。早先几年,本人就朝着“世道如今已惯,我心到处悠然”的心境方向发展。但在早先,总以为自己各个方面的知识均有涉足,总以为自己很了不起,常常有抱负难施的感慨。这样的感慨,在早期的许多作品(尤其是诗词),表现的成为明显、强烈。


此曲也是一样,而且“六丑”作为一种比较少见的慢曲,而自己在词中,同样也有那样的感慨。只是此曲中用的典故较多,只是在序及后记中,没有一一说明,诸位将就了。词中比较明显的典故有“破帽难束”、“长门事”、“共吟寒木”三个。


破帽难束:化自宋著名词人刘克庄“贺新郎”中“常恨世人新意少,爱说南朝狂客。把破帽年年拈出。”出自典故“孟嘉落帽”。


刘克庄之“贺新郎”,词境与鄙作“六丑”倒有许些相似。


孟嘉,东晋大将桓温麾下的参军。桓温继任江州刺史,他见孟嘉待人谦逊而正直,很是看重他,便任命他为参军。那年的九月初九重阳节,桓温带着属下的文武官员游览龙山,登高赏菊,并在山上设宴欢饮,桓温的四个弟弟和两位外甥都列席。当时大小官员都身着戎装。山上金风送爽,花香沁人心脾。突然一阵无头风扑面吹来,竟把孟嘉的帽子吹落在地,但他一点也没有察觉,仍举杯痛饮。桓温见了,暗暗称奇,以目示意,叫大家不要声张,看孟嘉有什么举动。但见孟嘉依然谈笑风生,浑然不觉。后多用“龙山落帽、孟嘉落帽、孟嘉帽、参军帽、落帽参军、风落帽”等称扬人的气度宽宏、风流倜傥、潇洒儒雅或借指具有这种气度的人。


长门事:此典则较为通俗易懂。源自司马相如之《长门赋》,所言失宠帝后,所作种种不可想象的丑事。此典与“金屋藏书娇”一样家喻户晓,故在此也不作具体说明。

然而,纵以相如之才,终身也未见重用,尤其晚年云浮充当皇帝陵园的看管者,可谓是是一介“闲人”。即便如此,还是有许多人对其百般刁难,并向皇帝告发。故相如在《长门赋》中,隐隐约约的,通过文中主人公之口,也说了自己怀才不遇,际遇不幸的感慨。另一说,则是汉吕后在“长门宫”毒杀“情敌”、“政敌”、“功臣”之事。


在宋词之中,用“长门”典故者较多。作者所要借喻之事,也大同小异,就不一一列举了。


共吟寒木:出自唐朝孙逖《淮阴夜宿二首》诗句。水国南无畔,扁舟北未期。乡情淮上失,归梦郢中疑。 木落知寒近,山长见日迟。客行心绪乱,不及洛阳时。


(二)永夕卧烟塘,萧条天一方。秋风淮水落,寒夜楚歌长。 宿莽非中土,鲈鱼岂我乡。孤舟行已倦,南越尚茫茫。


其第一首中的“木落知寒近,山长见日迟”。两句说因叶落知秋天已到;山高遮住日光,早晨很晚才能见到太阳。


此典也颇有“书生老去,机会未至”的感慨。


旧年如此心境,实是遗笑大方矣!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