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 友谊井[蓝剑军团]

梦回沙场秋点兵 收藏 24 298
导读: 友谊井 今年,是抗美援朝战争胜利六十周年。在此之前我已发了十八篇文章介绍我们部队在巨里室北山的防御战斗和英雄们的亊迹。这次陆军论坛为了纪念抗美援朝胜利六十周年,专门征集有关文章。我沒有长辈参加那场战争,只好写老部队了。 为了纪念中朝人民用鲜血凝成的战斗友谊,现将我在一九七四年整理部队历史沿革时,副师长田景荣老首长介绍的朝鲜停战后,四零四团(现485团)六连官兵为朝鲜老百姓挖井的故亊这篇资料原汁原味地整理出來,让我们一起回顾中朝人民用鲜血凝成的战斗友谊,怀念浴血奋战的英雄们: 撤军前,

友谊井


今年,是抗美援朝战争胜利六十周年。在此之前我已发了十八篇文章介绍我们部队在巨里室北山的防御战斗和英雄们的亊迹。这次陆军论坛为了纪念抗美援朝胜利六十周年,专门征集有关文章。我沒有长辈参加那场战争,只好写老部队了。

为了纪念中朝人民用鲜血凝成的战斗友谊,现将我在一九七四年整理部队历史沿革时,副师长田景荣老首长介绍的朝鲜停战后,四零四团(现485团)六连官兵为朝鲜老百姓挖井的故亊这篇资料原汁原味地整理出來,让我们一起回顾中朝人民用鲜血凝成的战斗友谊,怀念浴血奋战的英雄们:

撤军前,四零四团六连的官兵们,正在热火朝天地粉饰营房,美化驻地环境的时候,突然来了一位朝鲜客人。

客人是一位六十三岁的名叫唐淑碧的老大娘。头上顶着一包她特地炒的苞米花,带着自己的小孙子从五十里外的东山里来到六连。为什么这位老大娘不辞劳苦远道跋涉来到六连呢?说起来话就长了:

今年二月间,六连因为执行施工任务來到了东山里。从那时起,六连的官兵和东山里人民的深厚友谊,便被许多新鲜的内容更加丰富和充实起来了。当地人民不仅让出了自己最好的房子给六连住,而且,每天当战士们穿看汗水湿透的衣服,带着满身灰尘从工地回来的时候,阿妈尼们总是象对待自已的儿子一样,抢着给战士们洗衣服,有的衣服破了,阿妈尼们就一针一针的给补上。战士们呢?虽然每天劳动都在十个小时以上,日夜苦战,但下班回来后,总象住在自已家里一样,把院子扫得干干净浄的。有时,还牺牲自已的休息时间,帮助东山里的人民浇秧抗旱,或送粪、挖水渠........。

这天,住在唐淑碧老大娘家里的战士赵万武同志从工地下班回来,正好看到唐老大娘从二百公尺外的水井提水回来,颤颤悠悠的非常吃力,他正想过去把水桶接过来,不幸,老大娘一不小心摔倒在地上了。赵万武扶起唐老大娘后想:井水这么远,阿妈尼天天要用水,太困难了。若是她家门口边有口井该多好啊!一边想、一边就张望看唐老大娘的屋子周围,看在什么地方打井最好。忽然他发现门口边有一口被土填满了的士坑。"把这口旧井挖出来吧。"他和同屋住的邓明聪商量后,两个人马上就动手干起来了。

班里的同志看到他俩抽空给唐老大娘挖井,也都争着来参加。几天之后,已经挖了一公尺多深了,但还沒有泉水漏出来,而且这个班的同志还要搬家到一里多远的村庄去,怎么办呢?赵万武只好把这件亊告诉新搬来的八班。八班的同志一听说,都高兴地接着挖下去。井,越挖越深,清凉的泉水终于象鲜花似的喷射出来了。战士们又用石头把井砌得非常牢固、美观了,才去请唐老大娘来看。唐老大娘看见这口志愿军战士挖好的井,不但比原来儿子挖的还好,而且还上了井盖,在井边种上了树苗和花草,不由得流下了感激的眼泪。她激动的说:"志愿军真好,和我的亲儿子一样"。一说到亲儿子,辛酸的往事,就象泉水似的涌上她的心头。

八年前,唐老大娘的大儿子为了捍卫祖国的独立与自由参加了人民军,二儿子看到母亲天天要走很远的路顶水,自己因工作忙照顾不过来,便在门口掏了一口井。从此,唐老大娘再也不用跑那么远去顶水了。每天他来到井边上,看到那明镜一般的清彻的井水时,心里总是甜滋滋的:"只有自已亲生的儿子才能这样体贴自已的母亲啊!"以后,这井虽然被大雨冲塌了几次,但他的儿子一次又一次地保护着这口井,让清清的泉水永远长流着,给年老的母亲带来许多的方便与欢乐。

天灾突然袭到了这和平的村庄。美国强盜燃起了战争的火焰,东山里也弥漫了烈火和硝烟,劊子手们肮髒的铁蹄踏进了这块美丽而圣洁的土地。唐老大娘的大儿子为祖国壮烈牺牲了。唐老大娘还沒擦干眼睛的泪水,他的二儿子在执行一项艰巨的仼务中,又不幸被敌人抓去了。残暴的美李匪帮将这个坚强不屈的战士,拉到她母亲面前,用刺刀杀害了他。唐老大娘也被匪徒们打得死去活来,但是她沒有流泪,也沒有悲伤,他深深地埋下了这刻骨的仇恨。

不久,英雄的朝鲜人民军赶走了盘踞在东山里的敌人。这里的人民重新获得了解放,但唐老大娘门口那口井已经塌了。年复一年,月复一月,这口井便被土填满了。七、八年过去啦,每天出去顶水的困难,经常引起母亲对儿子的怀念,同时也引起她对敌人的愤恨。

六月,施工仼务完成了。东山里人民热情欢送六连的同志们。唐老大娘含着满眶惜别的热泪,把战士们送了一程又一程。战士们再三向她告别,劝她回去,她还要一直看着战士们慢慢地消失在绿色的禾浪中,才依依不舍地回去了。

一个月过去了,唐老大娘对战士们总是念念不忘,好象分别了好久似的。尤其是每天出来顶水,看到那口清泉洋溢着中朝友谊长流水井时,他看见了志愿军,就象看见了自已的儿子似的。最近,听说志愿军要回国了,她的心怎能平静呢!所以就带着礼物和小孙子看望六连的同志们来了。

在朝鲜的心目中,志愿军和自已的儿子是相同的;在志愿军看来,而朝鲜的妈妈和自己的母亲,又是多么难分啊!再见了,阿妈尼!让我们的情谊象泉水一样永流不断吧!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27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2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