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放军上将当兵记:中士班长上将兵

2野劲旅 收藏 4 1114
导读:作者:赵占豪,原题:《许世友上将当兵记:中士班长上将兵》 一个师政委下连当兵引起毛泽东的注意 1955年我军实行军衔制后,一些干部误把正规化理解为等级差别,出现了干部脱离战士和粗暴管理等不良现象,部队内部产生了形式主义、官僚主义的问题,引起了党和部队领导的关注。1958年2月,昆明军区第十三军第三十七师政委何云峰大校、副师长张化民中校身着战士服,佩戴列兵衔,分别前往该师红军团(第一O九团)第八连一班和四班当兵。他们以普通士兵的身份和战士们同吃、同住、同劳动,一起摸爬滚打了两个多月,彼此建立了深厚

作者:赵占豪,原题:《许世友上将当兵记:中士班长上将兵》


一个师政委下连当兵引起毛泽东的注意


1955年我军实行军衔制后,一些干部误把正规化理解为等级差别,出现了干部脱离战士和粗暴管理等不良现象,部队内部产生了形式主义、官僚主义的问题,引起了党和部队领导的关注。1958年2月,昆明军区第十三军第三十七师政委何云峰大校、副师长张化民中校身着战士服,佩戴列兵衔,分别前往该师红军团(第一O九团)第八连一班和四班当兵。他们以普通士兵的身份和战士们同吃、同住、同劳动,一起摸爬滚打了两个多月,彼此建立了深厚的感情。同时,在当兵的过程中,他们也摸索出了一些政治工作和军事训练方面的经验,从而有力地指导了全师的工作。他们的事迹被报道后,立即引起了毛泽东的注意。


1958年8月21日,毛泽东在北戴河召开的中共中央政治局扩大会议上指出:“我们的军官,像云南的一个师长,一年当一个月兵,我看这是好办法……这样,我们的军队就是永远打不散的军队。”8月30日,毛泽东进一步提出:“我看所有的‘长’——军长、师长等,都至少当一个月的兵,头一年最好搞两个月,要服从班长、排长指挥。一年你管人家十一个月,人家管你一个月还不行吗?有些过去当过兵的现在多年不当兵了,再去当一下。”9月20日,总政治部根据毛泽东的指示做出了《关于军队各级干部每年下连当兵一个月的规定》。《规定》下发后,各级军官积极响应,全军上下迅速掀起了干部下连当兵的热潮。


许世友笑着说:“怎么,看我老了?老兵能打仗,有战斗力!”


总政通知下发时,南京军区正在召开党委扩大会。第二天,毛泽东到南京接见党委扩大会的代表,他非常关心地询问军区司令员许世友:“世友同志啊,现在地方上规定每个领导干部要有一段时间进工厂当工人,下乡当农民,你们部队干部可不可以下连当兵?可不可以作个决议?”一向对毛泽东的指示说一不二的许世友坚定地表示:“完全可以!”毛泽东走后第二天,南京军区党委扩大会就作出了各级干部下连当兵的决议,全体代表都报名申请第一批下连当兵。9月23日,南京军区党委批准了许世友等30名将军第一批下连当兵的申请。当晚,被批准的几个将军兴奋地举行了一次“士兵座谈会”。许世友在会上说:“三十年前我当过兵,那时官兵不分你我,不分老少,都像亲兄弟一样,生活在一起,战斗在一起,个个心情舒畅,精神愉快。正是这些优良传统和作风,培育了部队的成长,培养了我们成为军官。今天,我们当了高级干部也不能忘本,在我五十一岁的今天,又第二次下连当兵,我真高兴。我这次下去一定要把兵当好。”


10月17日,许世友头戴船形帽,身穿士兵服,来到海防前线某步兵第六连七班,当起了一名“上等兵”,他的直接领导是中士班长张吉生。许世友刚到住处时,房东老大爷站在门口惊奇地打量着这位老战士,孩子们也从窗口伸出头来看。许世友笑着说:“怎么,看我老了?老兵能打仗,有战斗力!”放下背包,许世友马上参加了班务会。他对大家说:“我这兵很老,1927年就当兵。这次到七班来当个老兵,希望同志们多帮助我。共产党员嘛,能上能下,能官能兵。”


消灭官架子


许世友知道,连队的干部、战士对他这样的人在班里当兵是有顾虑的。见着连长高立山的第一面,他就问:“连长,我到连里来当兵,你有顾虑吗?”连长说:“没有。”许世友说:“没有是假的。首先我向你表示态度,我这个兵好领导,一定听党支部和行政上的话,叫做什么就做什么,绝不会找你们的岔子。”为了消除大家的顾虑,许世友经常向连队干部、战士交心,要求他们大胆管理,强调自己是来锻炼的,不是来行使首长职权的。他对班里的同志说:“我们这些人做干部做了几十年,管人管了几十年,已经养成了管人的习惯。甚至说话声音、生活习惯、走路的样子等等都有这种表现。这种习惯势力是很顽固的,只要稍不检点,就会流露出来。希望大家以后从这方面经常督促我,帮助我拿下官架子,搞臭官架子。”排里组织政治学习时,许世友又发言说:“我们要把官气消灭掉。我们共产党员,不管你职务有多高,都要平等待人,连我在内,要下很大决心做到这一点。”


第一天吃饭时,班长和战士们都抢着帮许世友舀水盛饭,他谢绝道:“班长同志,我在你们班当兵,你就是我的上级,就要大胆管教我,不要太客气了,要让我拿下官架子。一个战士要班长盛饭,这还了得!”周末晚上,驻地村庄放电影,请连队去看。许世友已经看过那部片子,但为了遵守集体活动制度,也为了与战士们同娱乐,他还是随队前往了。临走时,班长张吉生要替他背步枪,许世友不肯,两人把着枪争来争去,最终还是许世友获胜。背着枪的许世友幽默地说:“我要打掉官架子,你不能培养我的官架子。”还有一次,许世友和战士们正在锄草、扫垃圾,有个干部拿着照相机请求他停下来拍个照。许世友没有停,他边扫边说:“人民公社五六十岁的老社员,一天干到晚,也没有人给他照相。我们干了一点活,就要照相,我看还是不照。”许世友还利用空余时间同战士们谈心,谈自己的全部经历乃至家庭开支、儿子的工作情况等。班里的战士本来还有点拘束,看到他那么平易近人,很快便消除了顾虑。一开始,战士们称许世友为许同志,后来称老许同志,最后干脆叫老许,个别爱开玩笑的战士甚至叫起许老头子了。



不当特殊兵


下连队当战士后的许世友对自己要求严格,坚决不搞特殊化,不要大家的照顾。雨后天凉,班长怕许世友着凉,就悄悄地对战士们说:“大家快穿上棉衣,咱们不穿他是不会穿的。”战士们于是很快穿上了棉衣。许世友身上穿着毛衣,本来并不觉得冷,但是见大家都穿上了,为了不显得特殊,他马上脱下毛衣,换上了棉衣。


许世友知道,只有主动刻苦地去做士兵的各种工作,才能使班里的战士感到自己是普通一兵。他常对大家说:“我年纪大了,过一年少一年,今后当兵的机会不多了。你们青年同志应当多让我干一些战士的活。”


为了学习打背包,许世友请班里的战士邵世好教了一遍,然后解开重打。邵世好说:“老同志歇歇吧,看你头上的汗!”许世友说:“我不歇,我重打一遍,学会它。打错了你们不要吱声,等我打好了再指出不对的地方。”邵世好说:“你在红军时代就打背包,还用学?”许世友说:“那时背的是毯子,不是背这种背包。”背包打好了,邵世好满意地说:“打得对。”许世友这才歇手。


晚上开班务会时,班长宣布了新的站哨名单。许世友问:“班长同志,怎么把我的名字漏了?”张吉生说:“你年纪大了,不要你站。”许世友说:“我放哨最拿手,什么样的紧张情况下我都站过。”张吉生出了个点子说:“同意老许同志不站岗的举手!”全班除许世友外都举起了手。张吉生说:“不是我不叫你站,是大家一致通过的。”许世友说:“你们早商量好了,我有意见。”在他的坚持下,班长最后还是给他排了岗。由此,许世友也得出了一个结论:一切工作要主动去做,如果不主动抢着做,那自己就什么也做不到。一天上午,全连下河练习游泳。秋雨初晴,河水冰冷,班里的同志都劝许世友不要下河。许世友说:“不,我不游泳,只洗个澡。”其他人也来劝说,许世友爽朗地笑道:“你们不要看我年纪大,力气不比你们青年同志小呢!”他最后还是下河了,并且和小伙子们一样,一直游到了河中间。下午,班长知道让许世友不下河很难,就提出让他在岸上做观察员。许世友笑着说:“不,我的眼睛不行!”


10月25日,连里组织劳动。上午,许世友上山去参加积肥。山很陡,大家不让他挑担子,可许世友一把抢过了一条扁担,说:“上山挑担子我最有经验。年轻时我挑过二百多斤粮,走三十里路,还翻一座大山。”说着,让战士往筐里加满碎草和泥土。许世友挑起担子走下陡峭的山坡,腰不弯,身不晃,扁担在肩上嘎吱嘎吱响。同来当兵的干部看着他的背影说:“老头子干劲大,不能再让他挑了。”但许世友一直坚持挑了三四担才被别人夺下担子。下午修水库,年轻人早把扁担抢光了。许世友就用双手提着两筐土,直奔大堤,让许多年轻的战士赞叹不已。


10月27日,连队进行攀登绝壁训练。一根粗实的绳子挂在绝壁上,年轻的战士挨个爬了上去。趁大家不注意,许世友也抓起绳子攀登起来。战士们赶紧前来保护。许世友边爬边说:“我能上去,你们别以为我年纪大了不行!”最后他顺利登上了顶峰。在当晚的班务会上,班长张吉生严肃地批评了许世友,说他年纪那么大,不该攀登绝壁。许世友说:“我接受班长的批评。但要说明一点,你批评是正确的,我锻炼一下也是需要的。”班长说:“你年纪大,应该休息休息。”许世友笑答:“要休息何必来当兵?我来当兵就是要和大家同吃、同住、同操练,我不当特殊兵。”


第二天,连里组织山地实弹射击。由于山地射击比水平靶场射击复杂,许多人都觉得没有把握。上午,连队首长要许世友对一号目标进行试射。许世友幽默地说:“我眼睛不好,子弹打到地球上还是有把握的。”玩笑归玩笑,拿起枪来的许世友动作非常老练。他瞄准很快,几乎端起枪来就打,连续打了步枪、冲锋枪轻机枪重机枪四种武器,全部命中目标。全连同志深受鼓舞,说:“老同志都成了全能射手,我们也一定能打好!”大家赞叹许世友的射击技术,他却谦虚地说:“我是瞎子摸鱼,碰一个算一个。”


10月31日下午,连里组织去海边挖工事。战士孙承仕怕许世友太累,想把他的铁锹夺过来,不让他刨石头。许世友执着铁锹,把小孙逼到了堑壕边,笑着说:“来吧,看谁的力气大!”小孙只好松了手。许世友脱下外衣干了起来,没多久衬衣就全湿了。晚上开班务会时,许世友感到有些疲倦,但仍强打精神坚持参加。会议开到一半,南京派人送来一份党中央的电报。班长张吉生知道这是大事,劝许世友赶紧到连部看电报。许世友说:“不,我现在是一个战士,不能不参加班务会,等开完会再去看吧。”于是一直坚持到开完班务会。他这种普通一兵的观念,让战士们感动不已。


除了劳动和训练,许世友还积极参加连里的娱乐活动。在一次野训的路上,三班的战士拉七班的老兵和新战士唱歌,许世友等人就一起唱了首《游击队之歌》。唱完后许世友对别人说:“我有几十年不唱歌了,在家里听到孩子唱歌还嫌吵呢,今后我自己也要唱歌了。”训练间隙,战士们知道许世友年轻时曾在少林寺习过武,武术功底深厚,一致要求他表演武术。许世友站起来双拳一抱,就虎虎生风地打了起来,许多战士看后纷纷要求拜他为师。


“永远是七班的战士”


许世友的平易近人换来了战士们的真心爱戴。一次,连队在海边山头上测试速爆杆的威力,通。”最后,全班一致评他为“五好战士”。


转眼间,许世友和战士们一起生活、学习、劳动、训练的一个月过去了。在这30天里,许世人员坐在离爆点只有20多米的山芋地里。在即将爆破的一刹那,战士孙承仕突然一下子坐到了许世友面前,挡住他的身体,原来他是怕石头崩到了老许身上。许世友让小孙坐到后边去,小孙死活不肯,许世友十分感动。他感到,一个高级干部只有平等地对待战士,战士才会平等地对待他,甚至不惜一切地爱护他。


11月1日,班里开“五好战士”评比会。评到许世友时,他说:“我一好也没有,提缺点我完全接受。”但大家都争先恐后地发言,高个子机枪手邵世好说:“老许第一个优点是像个兵样,没有一点官架子,干劲比我们年轻人还大。”孙承仕说:“老许比我们普通战士还普友了解了战士们的生活、训练和思想状况,与战士们建立了深厚的感情,将要离开时,彼此都恋恋不舍。班长张吉生代表班里给许世友作了详细的鉴定,许世友还成了连里的荣誉战士。后来,许世友还专门给七班的战士们写了一封信,谈了他一个月来当兵的感受,并称自己“永远是七班的战士”。


6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