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中国成立以来最严重水灾:大坝溃决2.6万人死亡 转自:青年参考

huffmanqd 收藏 4 3259
导读:——编者(注:此为《青年参考》编辑2007年注释) 1975年8月,河南省驻马店地区的板桥、石漫滩两座大型水库,以及两座中型水库和58座小型水库在短短数小时内相继垮坝溃决,57亿立方米的洪水,使驻马店地区的10个县(镇)尽成泽国,加上许昌、周口、南阳,受灾人数1100万,死亡人数2.6万,经济损失近百亿元。时任水利电力部部长的钱正英说:这是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以来受灾面积最大、死亡人数最多的大水灾,是水利工作最惨痛的教训。 在驻马店大水32周年之际,记者采访了当年中央慰问团成员、时任总政群工部副部
近期热点 换一换

——编者(注:此为《青年参考》编辑2007年注释)


1975年8月,河南省驻马店地区的板桥、石漫滩两座大型水库,以及两座中型水库和58座小型水库在短短数小时内相继垮坝溃决,57亿立方米的洪水,使驻马店地区的10个县(镇)尽成泽国,加上许昌、周口、南阳,受灾人数1100万,死亡人数2.6万,经济损失近百亿元。时任水利电力部部长的钱正英说:这是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以来受灾面积最大、死亡人数最多的大水灾,是水利工作最惨痛的教训。


在驻马店大水32周年之际,记者采访了当年中央慰问团成员、时任总政群工部副部长的宋英奇先生。


1.想炸坝,前方电话不通


1975年8月3日,来自太平洋的第三号台风穿越台湾岛,在福建晋江登陆,窜到湖南常德后,它从中央气象台的雷达监视屏上溜掉了。


一般台风都是到了江西、湖南就偃旗息鼓,而1975年的第三号台风并没有消失,它北渡长江,在驻马店地区遭遇南下的冷空气,连续三天,降下相当于当地两年雨量的三场暴雨,雨势先大后小再特大,形成典型的双峰型。暴雨中心在驻马店以西45公里的板桥水库和洪河上游、舞阳县境内的石漫滩水库一带。据当地人回忆,当时只要用盆接雨水,伸手就是一盆,鸟雀也被密集的“子弹”击毙,七、八十岁的老人都没有见过这么大的暴雨。


8月7日12时的第三次暴雨最大,板桥水库附近的林庄,6小时降雨853毫米,超过当时的世界最高纪录——美国宾夕法尼亚州密士港782毫米的降雨。


三面环山的驻马店地区太适合修建水库了,全区拥有4座大型水库(宿鸭湖、板桥、薄山、石漫滩),156座中小型水库,总蓄水量30亿立方米。这时,河南省水利局和驻马店都在召开紧急会议,讨论的重点是宿鸭湖、薄山等水库,因为当时被称为“铁壳坝”的板桥水库没有报险。板桥水库和石漫滩水库一样,都是1951年淮河流域修建的第一批水库,水容量4.6亿立方米。


河南从1971年起连续4年雨量偏少,1975年旱情更重,人畜饮水都困难,所以板桥水库超蓄了0.32亿立方米的水。河南省水利局总工程师陈惺建议炸掉板桥水库的副泄洪道,赶快放水,但当时外界和板桥水库联系不上,因为电话断了。8月8日零时30分,集水面积230平方公里的石漫滩水库先垮坝。1时30分,暴雨骤停的同时,板桥水库的大坝垮了,水流奔涌而出,5个小时后水库见了底。


2.京广铁路被拧成“麻花”


浪高10米的洪峰席卷而下,汝河两岸宽15公里、长55公里的地区被一扫而空。板桥水库底高是海拔120米,而下游的遂平县城海拔才65米,洪水一小时就冲到45公里外的遂平。落水者被冲到几十公里外,水中的漂浮物成了救命“稻草”。遂平火车站50吨的货运车厢被冲出5公里,60吨重的油罐被冲走8个,最远冲到20公里外的宿鸭湖水库。京广铁路有103公里长的铁路被毁,铁轨或被冲走,或被拧成“麻花”,中断运行18天。


遂平县城南门、车站大桥和京广铁路是三道鬼门关,一些人被沿途的电线勒死,更多的人是洪水翻越京广铁路时,坠入漩涡而死。在没得到洪水警报的文城,3.6万余人遇难一半。


3.特急电报:300万人危急


8月9日,驻马店地区党委向党中央发出特急电报:300多万人被洪水包围,困在房顶、树上已有两三天,万分危急!当天党中央召开紧急会议,立即组成中央慰问团,由政治局委员、国务院副总理纪登奎为团长,中央委员、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乌兰夫,农林部部长沙风,解放军总后勤部卫生部副部长丁志辉,国家计委副主任邓东哲为副团长。据时任总政群工部副部长的宋英奇回忆:“8月10日晚上,我正在北京小西天看戏,突然总政副主任田维新来电话,说河南发水灾,总政派你参加中央慰问团。当时,北京只下了点小雨,我也不太了解情况,戏也不看了,赶快回家准备。”


8月11日,中央慰问团带着中央的慰问电,飞往郑州。在空中看到如此大面积的灾情,大家普遍惊叹。8月12日拂晓,中央慰问团到达河南李新店军用机场,在河南省委第一书记刘建勋的陪同下,换乘两架米-8直升机,在50米的高度视察京广铁路以东,飞了半小时仍不见陆地,只见5座县城和零星“小岛”上密集的灾民,很多人站在水里或骑在树上,不停挥动双手。午饭后,中央慰问团再乘直升机视察铁路以西。

中央军委命令北京、广州、南京、武汉、济南、兰州、成都7大军区紧急出动。武汉军区司令员杨得志、政委王六生赶到救灾第一线。陆海空7万余人急赴灾区,还出动了飞机、登陆艇、汽车,仅空投的食品(郑州等地饭店、居民做的大饼、馒头)就有2290吨。198支军队和地方医疗队带来大批药品。国家拨的救灾款达3.7亿多元,全国各地捐赠的物资折价也有3亿多元。


4.关键时刻:还得靠森林救命


这时,驻马店地区还没垮的两座大型水库——宿鸭湖和薄山水库也报了警。宿鸭湖水库位于汝阳县境内,坝长35.3公里,集水面积4715平方公里,总库容量10.42亿立方米,是亚洲最大的平原水库,在驻马店4座大水库中“地位(地势)”最低。


板桥水库的洪水越过京广铁路,一部分顺汝河及右岸洼地涌到宿鸭湖水库,8月8日上午,宿鸭湖水库出现每秒3.7万立方米的特大洪峰,洪水距坝顶仅0.34米,坝外水深4米。大坝内外恶浪翻滚,大坝上还挤着近5万名灾民。如果宿鸭湖水库垮坝,十几亿立方米的洪水将冲走下游的几个县。李先念要求立即采取紧急措施,说宿鸭湖水库再也不能出事,再出问题,它就是催命鬼。纪登奎说:如果宿鸭湖水库再出问题,我们就下地狱了,决升不了天堂。8月14日11时,乌兰夫代表党中央到宿鸭湖水库慰问。


宿鸭湖水库本来就是险库,万幸在大水前8天,刚“康复出院”。但它上游的三座大水库垮了两座,如果流域面积575平方公里的薄山水库再垮坝,宿鸭湖就无回天之力了。而此时另一座小水库——竹沟水库垮坝后的洪水进入薄山水库,除去三天的泄洪,最大库容4.3亿立方米的薄山水库要装5.4亿立方米的水。如果暴雨短时灌入,薄山水库肯定决口。垮坝的板桥和石漫滩水库,由于砍伐,森林覆盖率仅20%,而薄山90%以上的森林覆盖率拖住了暴雨的“后腿”。8月15日,3000多名解放军官兵开始修复大坝,经过军民奋力抢险,宿鸭湖水库转危为安。


5.河南省委书记含泪求助


险情是暂时解除了,但驻马店地区还泡在57亿立方米的洪水中,水深1至7米,正常排水至少要一个月。8月13日6时,纪登奎派水利电力部水政司副司长盖国英和陈惺乘直升机察看,同时组织有关人员座谈,讨论如何加速排水。8月13日21时,河南省委第一书记刘建勋含着泪,让陈惺随中央慰问团的沙风回北京汇报,说:“你去,代表我,代表河南,只有一个请求,炸开阻水工程,解救人民。”


8月14日零时,在国务院会议室里,李先念召集中央各部委和中央军委负责人开会,沙风汇报了中央慰问团和河南省委关于加快排水的意见。大水已经5天,白天烈日,晚上寒流,吃的全靠飞机。每天都有灾民因体力不支(尤其是那些老弱者)死亡。说者泣不成声,听者泪流满面。李先念说:“为了救人,你们说炸开哪里,我们就同意炸开哪里。”中央慰问团提出:“要尽快疏导洪水,必须炸开班台闸。”


6.炸闸,安徽百姓作出牺牲


班台闸属于安徽,它上面的洪汝平原水深3、4米,而下游淮河水位却较低,流量也不大。李先念征求水利电力部部长钱正英的意见后,要她起草国务院和中央军委的联合命令,然后征得主持中央军委工作的邓小平同意,下令武汉军区南京军区的舟桥部队紧急出动,在中央慰问团的指挥下执行爆破任务。时间紧迫,李先念要求部队先出发,由他亲手签字的命令随后由空军空投到各部队所在位置。凌晨3时李先念亲自通知安徽省委,安徽省委书记王光宇急赴班台。纪登奎任命沙风为组长,陈惺等为组员,组成爆破指挥小组,武汉军区领导随行。


为什么炸班台闸要党中央出面?因为班台闸是安徽1958年修的,目的就是堵来自河南的洪水。因为排水问题,河南和安徽矛盾很深。爆破指挥小组乘直升机到了河南新蔡,遍地是水,又转乘柴油机船赶赴班台闸。随行的驻马店负责人不敢暴露身份,怕安徽的老百姓揍他。8月14日10时,武汉军区副司令员孔庆德报告,9.5吨炸药已经装好。班台闸炸开,下泄了55.13亿立方米的洪水,没有遭灾的安徽阜阳地区6个县150万人承担了最大的牺牲。


7.水利部长主动承担责任


1975年11月,水利电力部部长钱正英在郑州主持全国防汛和水库安全会议,提出758暴雨对全国的水利工作提出了警告,钱正英部长说:“责任在水电部,首先我应负主要责任。一是过去没有发生过大型水库垮坝,产生麻痹思想,认为大型水库问题不大,对大型水库的安全问题缺乏深入研究。二是水库安全标准和洪水计算方法,主要套用苏联的规程,没作出符合国情的规定。三是对有关水库安全的紧急措施,缺乏明确的规定,包括板桥、石漫滩基本上都无汛期准备。在防汛最紧张时电信中断,指挥不灵,造成极大被动。四是防汛指挥不力。”


石漫滩水库1976年以后经过多次复建完成,大坝改为混凝土重力坝(主要依靠坝体自重来抵抗上游水压力),加大了泄洪能力。板桥水库1978年3月经水利电力部批准筹建,1980年12月停工。1985年,驻马店地区领导拿着省领导的信,到北京要求复建,钱正英当场批准。1986年2月板桥水库复工,1992年5月建成。记者曾登上长城一般的板桥水库大坝,感觉真是“铁壳坝”。

3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