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军营回忆』战友的“小对象”死活不吃方便面

鹅毛般的大雪下的正紧,天地间早已成了一个雪花飞舞的世界。“河东”部队通向新沂市的大道上,只能依稀看到两个士兵冒雪前行的身影在风雪中时隐时现。

那是北风和邓文书!

好大的一场雪!三米之外的景物已不能看清了。望着漫天的雪花,北风不觉中停驻了脚步,任雪花亲吻着脸颊,覆盖着全身。北风突然感到一种前所未有的激动洋溢着全身,忍不住对着长空就是一通嚎叫:“一夜北风寒,万里彤云厚,长空雪乱飘,改尽江山旧。。。。。。”寂静的街道响彻着北风的声音,“哈哈。。。。。。”北风仰天大笑。

笑声彻底感染了后面袖手缩脖的邓文书,邓文书虽不会背《梁父吟》,但他开始晃动着他那颗硕大的脑袋,挥舞着胳膊,对着飞雪嗷嗷直叫:“瑞雪兆丰年!”“哈哈。。。。。”笑声阵阵。

两个年轻的士兵在雪中忘情的喧泄着,狂笑,嚎叫,军容军纪全抛下。自穿上军装以来,在军营外从未敢有如此的张狂,如此放肆的笑声。雪花象窗帘一样挡住了一切,不用再担心会出现团首长那威严的面孔,纠察班那凶狠的目光。也只有在着大雪飞舞的天气,才敢不假外出,才敢如此的肆无忌惮。

平日,军规军纪象绳索紧紧束缚着他们,使他们不敢越雷池半步,军营里那压抑的气氛使他们感到窒息。如今,在这大雪中响起的阵阵笑声和嚎叫声是那么得痛快淋漓,胸中的郁闷早已荡然无存!如此地纵情,使他们几乎忘记此行的目的—火车站接人。

那是92年最大的一场雪,也是北风迄今为止所见到过的最痛快的一场雪!


那天下午,在郯城外训的陈涛打来电话,其女友来部队,请北风去火车站代接一下,其随后就到。

当北风和邓文书匆忙赶到时,那里已了无一人,静悄悄。把那个小站里里外外寻找一遍,未见有女孩的踪影。望着下个不停的大雪,天色已晚。北风和邓文书只得一路急行军,跑回营房。

刚进直属队大门,我俩就被总机班的鸟兵叫住,其一脸的兴奋,“陈涛的小对象已经到了!”在部队管女友都称为“小对象”,奇怪的称呼。在总机值班室,北风看到了那个文静的女孩,静静的坐在那里。周围那几个总机兵是一脸的殷勤。

北风与邓文书带着那个女孩回宿舍,邓文书一旁再三解释,我俩刚才是如何如何的辛苦。让人感到,即使未接到人,功劳也是大大的!那女孩含笑不语。一路上,迎着那些鸟兵们好奇闪烁的目光,北风与邓文书昂首挺胸趾高气扬,好似带着自己的小对象相仿!

如同接待贵宾,桌子擦拭干净,拿出珍藏的方便面,那可是当兵的奢侈品!二人又将碗筷烫洗一遍,泡好后,小心翼翼地端到那个女孩面前。

可无论怎样催促,那女孩总是口中答应,就是不动筷子!开始还以为她是不好意思,后来大概是被我们催促急了,她涨红了脸,低着头才发出蚊子般的声音:“我,我是医生!”

天哪!是嫌我们的碗筷不卫生!!!

陈涛后来被我俩骂得狗血喷头!!!


陈涛,化名。此兄得知北风要写此段故事时,要求隐其姓名。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北风通信连的战友:91杨万臣和89刘立学

本文内容于 7/8/2010 2:08:49 PM 被一夜北风寒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